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仁王>2.5 国家安全委员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5 国家安全委员会

小说:仁王 作者:月海星霜 更新时间:2017/3/21 10:05:10

元空等人此行的目的地是三清学院后方的青山之中。Lagonda顺着幽静的盘山公路蜿蜒而上,道路的一侧是层层叠叠的青翠山林,另一侧则可以俯瞰碧波万顷的水库、以及建立在崇山和湖水之间的凰城。眼中的景象、眺望的视野,都随着高度的爬升而越来越广阔。

在半山上的某处,Lagonda拐上一条干净而清幽的柏油马路,在道路的尽头,一个幽静的院子坐落一片山崖上的岬地间,俯瞰着碧蓝的狭长湖湾。有一栋白石青瓦的罗曼式大楼连着一片辅楼。附近坐落着数座中世纪建筑,周围环绕着石砌院墙,墙上爬满了青翠的爬山虎,就像西方奇幻小说里藏在山中的隐修组织。高大的白墙拱门旁挂着“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三清会”、“三一国际学校团体联合会中国分会”几个牌子,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学术机构,四处却都有着荷枪实弹的皇家宪兵以及各类安保措施。院子里一片清幽,大楼前的喷泉广场里停着一排皇室专用轿车,古铜色前盖的顶端各有一尊精致的小雕像——镶着红宝石的黄金龙凤,不远处还有一架眼熟的灰色AW-101直升机。

大楼里处处都透漏着一股老旧的气息,光照幽清氤氲。工整的大理石墙裙和地砖,精美而怀旧的吊灯、电器和装饰,红木的门窗家具都透露着复古的风范。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安静的各行其事,但是今天的安保人员却多了起来,四处都是面容严肃的黑衣特勤。这里的主人正是阿蒙真人沈牧野——三清会主席以及黄冈中学、玉清中学和三清学院的校长。

在顶楼的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沈真人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旁粉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松竹白鹤图,办公桌旁还放着一盆鹤形根雕和一个香炉,和周围的装饰显得有些反差感。同样给人反差感的还有身为道士和长者的沈真人,他总的来说还是一位德高望重、仙风道骨的老人——毕竟活了四百多岁,但神态之中总是流露着一股顽皮和狡黠。他穿着灰色道袍和褙子,精神矍铄,须发雪白,还留着一撮山羊胡子——难怪元空等人有时候叫他“老山羊”。

在这间办公室的印度紫檀大门外,站着最后两名黑衣特勤。在这间元空走进过无数次的办公室里,此时正坐着几个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原本熟悉的走廊自动的带上了一股沉默的威严。元空只是径直走过去,门口的黑衣特勤向他恭敬的一点头。若是按照正常程序,一位特勤会先向室内的领导请示,获得同意后才会为元空等人开门。然而正是因为来者是王元空,这个过程也照常被省略了,特勤立刻为他推开红木大门。

“来得很是时候。”沈真人笑道。

“我们收到了通知。”元空笑道,径直走进来,在一屋子重量级客人面前相当的淡定自如。坐在沙发一端的是一个斯拉夫人——正是安德烈·捷格加廖夫上校,元空等人的上司。虽然作为参加过上次大战的老兵,他年事已高,但依然健壮矍铄,身材高大。英俊的斯拉夫脸庞上总是带着一股严肃沉稳,灰白的头发整齐的向后梳着并扎着一个短马尾,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大帅哥。

而在上校身旁的是一个严肃的老人,虽然年纪看上去比上校还老,但坐姿端正,似乎毫无老态。他清瘦的脸庞冷若冰霜,锐利的小眼睛中透露着老鹰一样的神色,身上的陆军常服笔挺整洁,整齐的灰白发一丝不苟,露着宽阔的额头。这便是常庚少将,元空开玩笑的称他为“中国的菲利克斯·捷尔任斯基”和“现实版的荒卷大辅”,他的威严和权力可见一斑。但若非是这样的人,也不会成为元空和捷格加廖夫上校的上司。

在常庚少将对面坐着的,便是体态有些发福、神态衰老却隐约透露着一股狡猾的尚书令兼人大委员长。而坐在尚书令和少将两人中间上座的,是一个高雅而惊艳的少女,肌肤细腻、容貌秀丽仿佛巧夺天工的精致人偶,凤眼柳眉之间含着一股沉稳和端庄,身上穿着正红色大袖对襟齐腰襦裙和褙子,丝薄剔透层层相叠,轻盈又不失厚重,上面还有金线绣着牡丹、菊花和翟鸟,一根正红丝带将一头乌黑如水的齐腰秀发简单的束起——她便是年轻的女皇陛下武秋妍。元空见了她也并不拘谨,微笑着向她还有少将等人打了个招呼。

“王少校别来无恙。”女皇盈盈一笑,甚是清纯典雅,又冲着天浩等人微微一笑,“好久不见了。”

“诶,是啊……好久不见了。”小伙伴儿们都有些拘谨了起来。元空还是笑道:“可不是么,一直好得很。”

秋妍莞尔一笑。虽然她和元空见面并不多,但在她认识的同龄人中,也只有元空在她面前淡然自若。一向显得有些阴沉的尚书令也笑了起来:“你们来得正好,我们刚刚还谈起你们呢。”

“哦?”元空应道,径自在对面坐下。

“自从通过上一次的国家安全授权法案已经过去3年了,这三年当中‘梯队’逐渐恢复了正常运作,你们也成长很快。”常少将严肃的说道,“这次虽然没有签署新的法案,但中央都决定让安委会正式恢复全部职权。另外,解放军核生化防护研究中心也正式转入‘梯队’体系中。陛下这次前来,也算是顺路亲自向大家通知一声。为了争取这次决议,她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这可算是个好消息。”元空淡然的笑道。

“安委会过去几年的调整,给我国的安全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次主席力排众议恢复安委会全面运作,但也希望各位能意识到,自由意味着自律,否则所谓的自由也将不复存在。”秋妍轻轻一叹,又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

所谓安委会——不是国家安全生产委员会,而是国内与国际安全观察委员会,是直属于国家元首的文官部门。不过在这个文官组织之下还掩盖着一个神秘的庞然大物,没有正式称呼,只有一个外号——“梯队”,由常少将实际领导。“梯队”虽然有着庞大的编制和权力,却不像某些臭名昭著的同行那样名声在外,也不热衷于对他国采取不齿的行为,反而广为结交他国的社会名流和知识精英,与他国的权力精英、资本精英维护良好的私下关系。这一切都使得“梯队”显得更加神秘且非典型,以至于有时甚至显得“不务正业”。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梯队”是个乖宝宝或者和平主义者,相反,它比它的同行们都更加神秘而令人畏惧。它拥有四个不同功能和任务的“梯队”——高度合成化的海陆空天一体作战部队“第三梯队”;精锐步兵和特种部队“第四梯队”;深藏在世界各地的线人和间谍队伍“第二梯队”;以及一个规模微小、松散却最为神秘的特殊单位“第五梯队”——外号“混沌机动队”,也就是元空等人所在的单位。而“第一梯队”,则是“梯队”总部和位于世界各地的分部、工厂、基地等等设施,包括数学家、心理学家、物理学家等各类专家、研发和工程技术人员以及行政和勤务人员在内的十几万名雇员。它甚至还拥有一定程度的监察和执法权。任何官僚不论是因为何种原因而导致国家安全受到威胁,它有权搜罗证据并适时的转交给纪委和高检,甚至有权采取直接行动。

“梯队”就像一片巨大的影子——无处不在,参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就好像它的创立者并没有好好考虑过这个组织到底要去干什么,但事实上,“梯队”从始至终只有一个目的——采取一切高效率的手段,预防和对抗任何重大的威胁——不论是对于中国,还是对于整个世界。其中自然包括各种超越一般自然力量和事物的威胁,而鲜为人知、或者说理所应当的是,其中就包括那些曾经被人们称为“神”的远古力量,以及任何依附于它们的爪牙。

要完成这样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自然就需要“梯队”这样不可能存在的组织。虽然没人否认这些远古生物和力量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但不论是社会精英还是芸芸众生,人们似乎总是有意或无意的忽略一个问题——这些超越一般自然的存在真的已经远去了吗?就像房间里有一头大象,当一个问题太大时,人们只会当它不存在。不论是因为政客们想要逃避这个问题、不敢让民众知晓,亦或无法容忍一个庞大却不受他们控制的强权机构,“梯队”的历史一向充满了波折和神秘色彩,至今也依然是政府机构中的“黑户”。它的财政预算只有一小部分来自于政府财政,而大部分都来自于那个作为它的掩护、与它共生的巨型国企,以及它背后神秘的跨国财团联盟——而这也让它比起任何政府和军事机构都更加神秘而灵活。

而这样一个需要整个国家所有强力机构来制约的庞然大物,自然也需要考虑如何自我约束,如何尽量延缓所有官僚组织都不可避免的衰落。然而不论是元空还是少将都很清楚,无论如何高明的制度设计,都无法从根本上克服人类固有的弱点。无论是国家或是任何一种形式的组织,上升与发展都根本上取决于人的自觉,而当功成名就、开始守成之后,都无法避免被投机分子和官僚主义逐渐窃据——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好在现在的“梯队”还能认识到“程序正义也是事实正义的一部分”,在座的大家都能体会到年轻女皇话中的深意。但至于身后之事,大家也只能尽力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有理想的实干家和自私的投机者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千秋功罪任评说,海雨天风独往来。

“不过我和主席也充分的信任你们。有多少次当看似平稳的国际局势即将急转直下时,正是靠你们建立起来的国际资源才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恶化,甚至在矛盾产生之前就通过友好渠道化解了隐患。有时即使在双方交流几乎冷冻的情况下,也是得益于你们的资源和渠道而避免了零和甚至双输的最坏结果。尽管你们在这世上诸多军事和情报机构中是一个异类,但你们才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秋妍又端庄一笑。

“不因自身的利益或官僚主义的惯性而四处树敌,不以‘国家利益’之名行损公害国之实——这就是‘梯队’的底线。”少将沉声说道,“若非如此,这世界上不过只是又多了一群喜欢杀害他国人民、煽动游行暴乱、制造种族仇恨、控制毒品交易、颠覆民选政权、扶植恐怖主义和独裁国家的人罢了。”

“是啊,我也绝对不希望你们干出这些事情。”秋妍又嫣然一笑,意味深长的瞥了元空一眼。

“至少第五梯队确实用不着做这些事情,反正……哪个国家都不缺乏热衷于这些事情的人,未必轮得到我们呢。”元空狡黠的一笑。秋妍莞尔一笑:“说起来,王少校你们应该没有年满18岁,和我差不多的年纪。‘梯队’中最精锐的单位竟然是最年轻的人组成的呢。”

“运气使然吧。而且论战术和训练水平,我们也未必是‘梯队’中最精锐的。”元空又淡然笑道。倒不是他故意谦虚,即使在这个充满超自然事物的世界里,天赋异禀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而像他和小伙伴们这样被称为“巫师级”的人物更是寥寥无几——绝对不是仅靠努力就能成就的,还需要亿中挑一的运气和日式漫画男主角般的际遇。在“梯队”中,他们被称为“超级单体”,是通常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被“激活”的秘密武器。虽然他们在入行之初都接受了跨越一年时间的严酷训练——水下爆破和排爆、用日用化学品制作IED、独自横贯冬天的贝兰加山等等——任何能在间谍小说里看到的内容都是他们必须掌握的,并且此后也要定期进行训练,但他们并不像真正的军人那样频繁的执行军事行动,时刻处于训练和任务中。不过为了避免松懈和生疏,他们也要例行任务部署,不时的被塞进飞机里然后丢在几千公里外世上某个奇怪的角落。在他们执行过的绝大部分任务中,他们只是动用了自身超能力的一小部分甚至极小的一部分——不仅是因为他们没必要使出全力,也因为工作的敏感性质,依赖或滥用超能力只会适得其反。

“作为第五梯队的第一支且目前唯一一支实地行动单位,你们也算是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顶梁柱。从此之后,你们身上的责任会越来越重。”捷格加廖夫上校也说道,认真的看着他们。

“过奖,过奖……”小伙伴儿们显得有些懒散,完全不在乎如此严肃而高端的场合。元空也略带深意的笑道:“但是第五梯队扩充人员和编制的工作也需要尽快展开了。人少就是一种劣势,‘少而精’只是看上去很美好,实际上是不足以应对所有情况的。”

“当然,不过在扩充编制的同时,我也希望能尽量保证人员的水平。”常少将严厉的直视着元空,“虽然不可能再组建一只像你们这样的队伍,但至少要能够适应第五梯队的工作性质。所以我希望由你来主导后续队伍的建立,毕竟像你这样的‘巫师级’是只能靠缘分才能找到的。”

的确,像元空这样的人并不是靠政府的命令或笼络就会加入组织的。因为父亲的缘故,他很小就成了三清会的一员。而五年前父亲亡故后,他又以专家和实验人员的身份加入了第五梯队。虽然名义上是个科研项目和顾问团队,但第五梯队显然不是让人玩票的地方。那时的他在常人眼里也不过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显然不会因为什么年少的渴望或幻想而走上这条对于成年人来说都异常辛苦的道路,而是因为无法逃避的责任和缘分。虽然身为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他并不在意什么命运之类的事情,也不认同英雄史观,但像他这样的人物确实也只会因时势和际遇而相互吸引。

“那么王少校你们是如何加入第五梯队的呢?”秋妍又笑道。

“他们本身是三清会中扫地僧级的高手,专治各种不服,所以加入‘梯队’也是顺理成章。”沈真人打趣的笑道。三清会作为官方钦定的道教权威机构,具有在全国范围内监察各类奇人异士、防治超自然危害并进行相关学术研究和教育的职责,自然同安委会关系密切。

“那么……在我们上课的时候把我们叫过来,肯定不会只是为了叮嘱我们要好好工作吧。”元空又打趣笑道。

“那么言归正传。”捷格加廖夫上校这时说道,真不知道他这个苏联人是怎么把中文说得这么好的,“最近保留地极端势力活动频繁,其中有一群以所谓的‘勤国旅’为主干的恐怖组织。这个极右翼组织在过去一直默默无闻,但是近来却尤其活跃。而另一方,他们又暗地里积极的吸纳新成员,并进行内部改组——这和他们往常松散而不专业的行为非常不同。”

“看来他们最近突然变得受欢迎了。”元空讽刺的笑道。

“是的。有确凿的情报指出他们受到了大量的资助,主要是来自国内。”

“国内?”秋妍柳眉一蹙。

“是的,NGO、涉黑组织、私人资本甚至文艺界。”元空狡黠的一笑,“由于我国对于境内的外币流通管控严格,所以境外势力想要援助境内的极端组织,通常必须依赖于这些境内渠道。”

“原来如此。”秋妍轻轻一叹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由于涉及到许多麻烦的问题,不能急于一时解决。归根结底,是境外组织在幕后撺掇和协助勤国旅,其中还包括邪教组织和军火贩子。”

“为什么邪教组织会参与这些事情?”女皇很是有些纳闷和惊讶。

“虽然邪教组织通常没有什么政治立场和诉求,但是任何组织或个人发展到了一定地步,就总会参与政治来谋求更多的利益。更何况,利用世俗社会的一切机会来扩展自己的势力,宗教自古以来不就是这样做的吗?”尚书令阴冷又讽刺的一笑。

“什么邪教组织如此大胆……”

“是个叫做‘晨星会’的组织。也许陛下您还不是很了解,这其实是个历史悠久而臭名昭著的邪教组织,大本营设立在欧洲。和那些小打小闹、聚敛信众财产的小团体不同,‘晨星会’的势力和手段都厉害得多,也笼络了很多危险角色,就连大部分极右政党相比之下都逊色许多。”少将说道。

“你可以把‘晨星会’看作是现代邪教版的圣殿骑士团。”元空笑道。

“是的,所以此事非同小可。”少将又板着脸说道,仿佛会发光的小眼睛环视了元空等人一眼。

“明白。”小伙伴儿们说道。这时捷格加廖夫上校的工作电话响了起来,他掏出那个军绿色的小方盒子放在耳边,不一会儿便神色一变。

“勤国旅的人劫持了尼伯龙驻凤凰城的领事馆。”上校放下电话,沉声说道。办公室里的气氛瞬间为之一沉。

0

2.5 国家安全委员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