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江山风雨>第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小说:江山风雨 作者:淄河之子 更新时间:2017/3/21 8:02:48

躲在乌云背后的月亮,羞答答的露出半边脸,悄悄地窥视着。就像是卢沟桥那边的日本人,对中华大地垂涎三尺,却又不敢一口吞下。当然,老百姓们却不知所以然,只有躲在金陵城的蒋公之流才考虑这些事。

一个小县城,犹如漫空中一星,有时你瞧得见,有时,弄权者却又忘了它。此时的城仿佛已让人忘却,静悄悄的只有光秃秃的树丫映在月下。街上偶尔走过几个行人,都是急匆匆的,把脑袋缩到长短衣的领子里面,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受的一点心得暖。不过,禁不住寒风从衣领中,从袖口中钻进去,只能瑟瑟的抖着。远处,唯有县政府的衙门里面,不知“疲倦”的公务员在忙碌。老百姓本是一介杂民,就不要多多的议论了。

一个挑着担子的小贩在寒风中走来,担子的一头是一个小煤炉子,咕嘟咕嘟的火苗燃起一点亮,在阴暗的路灯下仿佛更亮。另一头是一个簸箕,里面盛着包好的水饺,此时已经冻得梆梆硬。小贩一边走一边喊,胡萝卜下包(鲁中方言,胡萝卜水饺)——。寂静的夜里,声音传得很远。

临街的一扇大门开了,出来一个人喊道,给我来二十个。各位看官,这么晚了,咋还有买水饺的?原来,这些小贩专门这时候出来,为得是那些有钱的人家,做生意的店铺里。打牌打得肚子饿了,牌桌上又赢了钱,出来要上几十个水饺,热乎乎的吃上,然后再继续。

别看县城不大,这晚上做生意的还是不少。为啥?当今有些人称赞的“国民盛世十年”,老百姓肚子饿啊,只能晚上这样出来糊口,睡不想睡个安稳觉?你看,那边又一个挑着担子的过来了。挑着两个坛子,看到大门里有人出来了,远远地喊道,油辣菜——。拖得声音老长,在寒风中回荡。这油辣菜是什么?这是鲁中的地方小吃。辣疙瘩(鲁中方言,芥菜)切成细丝,用开水一沏,自然凉透,一股钻鼻子的芥末味就出来了。吃的时候,芥菜丝再舀上一些汤水,加上一点盐,倒上些许的醋,然后点上几点香油。残酒将尽的人吃上一口,顿感清爽。这也就是为啥这个时候来卖这种小菜,为的就是给您醒酒。

那个买水饺的人招招手,小贩一溜小跑的过去。接过那人手里的碗,用一个铁丝钩子往坛子里一伸,雪白的油辣菜捞了出来,再舀上一小勺的清汤,倒上点醋,用一根筷子蘸蘸香油,然后接过客人给的几个铜板,挑起担子走了。油辣菜——,寒风中,声音在飘荡。这一晚上虽然冰寒刺骨,可是,明天,老婆孩子的饭有了。一座座高高的楼洞子外面,那个声音在回荡着——。

街道的那头,洋车的铃声传来。穿得本身就单薄的车夫,此时头上却冒着热气。车上蜷着一个人,穿着一件皮外套,好像还耐不住冻的冷。只不过身上的酒,早已驱赶了夜的寒。

车停在了吴府的门口,车上人下来,扔给车夫几个银毫,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大门前。身后,那个车夫千言万谢,感谢公子给的车钱,比别人多了一倍还要多。憨厚的车夫说给多了钱,这个公子哥一瞪眼,“你还问我再要钱?”车夫只能忍气吞声,却又心中乐滋滋的走了。

此时的吴子贤脑袋晕轰轰的,本来不胜酒力的他今晚多喝了两杯。报社的同事们热情,都夸他写出了好文章。端着酒杯,一杯一杯,最后茫然不知所措,却没忘记了结账。同事们都喜欢这位吴公子,只要是出来吃饭,你要是结账,他马上会一瞪眼,说,瞧不起我?于是,大家都瞧得起他,把结账的事让给了他。有了此种威信的他,也就乐此不彼了。

家人听到咚咚的砸门声,这时的速度要快,从门房里跑出来一刻都不得耽误。守夜的人问都不要问,这是公子回来了。角门打开,吴公子呕的一声,嘴里的污物如利剑一般,直喷家人的脸上。各位,看过街上打把式卖艺的,咱知道人家的身手好,反应快。可是,您知道人家开门的人?只见那个家人说时迟那时快,一闪身,一歪头,吴公子的“利箭” 擦身而过。有人会问了,这个家人会功夫?呸,那个家人保证会这样。为啥?上一次公子回来,没躲得及,脸上身上喷得到处都是,回家挨了老婆的骂。这一回再不长记性,回家还不得跪搓板?

只见家人躲过公子的“利箭”,然后身体飞快的挪回了原位,吴公子也正好一头扎在了他的肩膀上。家人悄悄的说:“少爷,您回来了?”吴子贤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也不知道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来几块大洋,说:“给小红把账结了。”家人心想,有情有义啊。可是,突然想到,老爷还在书房呢。于是说:“少爷,老爷在书房里等你,说是再晚都让您去”。

吴子贤扑棱一下醒了,爹?爹在哪儿?家人又说了一遍,吴子贤此时的酒醒了,浑身都是汗。不对啊,这么冷的天咋还出汗?当然是吓得冷汗了。吴子贤怔了一怔,对家人说:“我去书房,你赶紧去通知我娘。要快,晚了就来不及了。刚才给你的钱我不要了。”家人心想,刚才你没喝醉啊?

一阵寒风吹过,身上的酒气去了不少。不过,头顶上却冒出了些许的凉汗。吴子贤尽量放慢自己的步子,心里不住的骂道,这些混账的下人,咋还没把娘请来?呵呵,这么晚了,老太太早就睡了,一时能起来?就连坐在书房里的吴老爷子也是昏昏欲睡,坐在椅子上打盹。就在准备第二天教子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都说知子莫如父,一听这脚步,吴老爷子厉声的喊道:“孽障,还不滚进来?”

吴子贤虽说没有滚进去,可是当爹的这么一喊,脚下还真是有些拌蒜,差点摔倒在台阶上,一头把门顶开了,把当爹的倒是吓了一跳。好在吴老爷子历经风雨,不为惊吓所动,稳稳的坐在椅子上,耷拉的眼皮下一双不算浑浊的眼睛盯着进来的儿子。儿子怯怯地看看他,问:“爹,这么晚了你老还没睡觉?你年纪大了,得注意休息啊。”

本来吴老爷子满腔怒火,想要发作一番。可是,儿子少有的关心感动了他,唉,儿子不愧是在外面读了书,懂事了。于是,脸上的表情稍微放松一些。可是,这小子,你关心你爹,你就更不应该在外面惹事了?一拍桌子,问道:“你最近在外面惹得好事?我从今没你这样的儿子了,明天我就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酒醉未醒的吴子贤,此时的脑袋感觉发胀。爹刚才说的话,只听到了后面一句。于是,抬头看看爹,不解的问:“爹,我在报社挺好的,你咋还让我去当警察?我不去。”

吴老爷子看看这个混账儿子,气得浑身哆嗦,拿起拐杖就扔了过去。吴子贤面对着爹,没想到拐杖飞了过来。要是平时也不要紧,今天喝多了反应能不慢?正好打在了眼眶上,血一下就流了出来。吴子贤啊的一声,捂着脸就倒了下去。吴老爷子以为儿子故意装出来的,可是一看血顺着指缝出来了,吓得就跑了过去,抱着儿子问:“子贤,咋了?爹刚才失手了,没事吧?”吴子贤只是喊疼,哪里顾得上回话?

吴老爷子急眼了,喊道:“赶紧来人,把少爷送到医院去。”外面的下人听到屋内的动静也都吓坏了,进来一看这还了得?有的忙着去套马车,有的赶紧找布想给少爷包扎。可是,血水哪里止得住?

这时,当娘的来了。一看儿子血流满面,抱着儿子就哭了起来。管家赶紧说道:“太太,这个时候不是哭的时候,咱们还是赶紧把少爷送医院。”然后一瞪后面那几个下人,骂道,“还不赶快把少爷扶到马车上去,赶紧送医院。”说着,带着人抬着少爷就出去了。

屋里,太太一下就扑在了老爷子的身上,吴老爷子没有心思躲闪,脸上立刻留下了几道指印。当娘的哪能不疼儿子?哭着骂道:“你个老不死的,你这是想杀了我们娘俩,好跟着你那些狐狸精去过?我不活了,我就死在你的怀里。”说着,一头就把吴老爷子顶翻在地。

这时,二姨太和三姨太也都来了,一个扶老爷,一个扶太太。没想到吴太太更是来气,照着两个女人啪啪就是两个耳光,骂道:“就是你们这两个挨千刀的挑唆老爷,我今天非杀了你们不可。”说着话,又扑向了那两个女人。两个女人哪里敢还手?只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眼泪哗哗的,可是却是一声不敢吭。

就在这时,众人拥簇着老太太来了。老太太一看眼前的样子,气得浑身哆嗦,“你们这是成何体统?咱们吴家虽说不如大清朝的时候了,毕竟还是诗书人家,你们这是要气死我?”

吴太太一看老太太来了,与地上那两个女人一起站了起来,拽拽身上的衣服,一声不吭的站在了那里。吴老爷子早被下人扶了起来,看到母亲来了,赶紧过去说:“娘,我正在教育你孙子,没啥大事,咋还惊动您了?深更半夜的,你得早休息啊。”

老太太被人扶着坐到椅子上,看着儿子,流着眼泪说:“你也是半百的人了,膝下就这一个儿子,你就忍得下手?你看着他不争气,干脆打死他好了。我们娘们也都碍你的眼,子贤他娘,你让人收拾包袱,明天早晨咱就走,咱让他守着眼前的狐狸精过日子。秀芝(二姨太),你也别在这里碍事,跟着我们一起走。”

二姨太自己也挨了打,虽说泪痕未干,还是强作笑颜地说:“老太太,太太,这都是我们的不是。老爷教育少爷本是应该的事,都怪我们没在跟前,要是我们在跟前,哪里会发生这样的事?”

老太太不满的看看儿媳妇,说:“你也是,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秀芝给打了。秀芝这孩子我知道,人老实,没少受你男人的难为。你还不快给她陪个情?”太太还没过来,二姨太就赶紧过去说:“太太快别这样,俺比你年纪小,你这样让俺哪儿有脸出去见人?”

正在说着,只见一个下人进来说,“少爷已经送到德国人开的医院去了,大夫检查以后说,没有伤到眼角膜。只要包扎好伤口,好好地养一段时间就行了。”屋里的人虽然不知道眼角膜是咋回事,可是听到大夫说没事这才放心了。老太太嘱咐下面,多去几个人守护少爷,想吃啥买啥,不能让少爷受委屈。吴老爷子也想交待几句,不过,看到娘狠狠的剜了自己一眼,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一夜,吴家大院里没几个睡着觉的。老太太心疼孙子,太太心疼儿子,二姨太感觉委屈,三姨太不但委屈还满腹的嫉妒。吴老爷子更是睡不着觉,看着窗外的月亮,忍不住老泪纵横。自己就这一个儿子,咋还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0

第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