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砺刃>第十三章 第二方案(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第二方案(上)

小说:砺刃 作者:风之烛 更新时间:2017/3/21 8:12:28

等守卫离去,顾慧华和沈志强都围上来,焦虑地问怎么回事?宋炎华依旧一幅失神落魄的样子,就在两人急得团团转时,突然咬牙道,“明晚行动!”

“啊?”

宋炎华细细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听完,顾慧华和沈志强都沉默了,表情也愈加严峻。

“小鬼子这招太狠了!”沈志强突然愤愤地骂了句,又嘟囔了句,“队长,感觉有点怪!”

“怪?”顾慧华心中一动,注意到宋炎华嘴角动了动。

“对呀!”沈志强嘴巴一撇,“感觉小鬼子在逼队长越狱似的!”

“咦!”顾慧华低呼起来,给对方一说,他也感觉还真像是这么回事。

“都井小鬼子打的就是这主意!”

其实在办公室,宋炎华就想通了这点,都井睦雄先设局彻底孤立他,又安排顾慧华和沈志强与他同一囚室,再利用他的真实身份,就是给他制造越狱条件!

等宋炎华分析完,沈志强整个人都傻了,他只知道有人千方百计越狱的,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绞尽脑汁逼迫人越狱!

这是为什么?沈志强和顾慧华都沉思起来。

“任由小鬼子千般诡计,我们一力破之!”宋炎华安慰起俩人。

“对!”

不同于挥拳鼓劲的沈志强,顾慧华敏锐地捕捉到宋炎华眼中那抹一闪而过的忧虑。

“今晚你俩必须熟悉路线!”

“嗯!”

还有点时间,三人又演练起来。当残月西移,“梯子”架设好,在谁第一个出去问题上,沈志强却和宋炎华争抢起来。

“队长,还是我先出去!”在宋炎华反驳之前,沈志强自嘲地笑道,“我这人笨,不会动脑筋,有我没我一个样,队长你就不同了!”说完就爬上床铺桌子,顶开窟窿钻了出去。

默默收拾好后,顾慧华叹道,“宋队长,你这个弟兄很聪明,也很义气!”

没接话,宋炎华走到囚窗前,努力聆听起来。他当然明白沈志强抢着出去的原因,既然这一切都是都井睦雄布的局,外面很有可能就有一张罗网等着他们。

“宋队长,沈副连长不会有事的!”

闻言,宋炎华转身死死盯着一脸悠然的顾慧华。

“宋队长,我想你已判断出都井小鬼子的最终目的了吧!”在宋炎华惊讶表情中,顾慧华也收起笑容,“我以为,我们有必要制定第二套方案!”

“第二套?”

“对!”

顾慧华斩钉截铁地点点头,然后与宋炎华耳语起来。宋炎华的表情急剧变化起来,一等对方讲完就白着脸连说不行。

笑笑,顾慧华轻声道,“宋队长,这就是备用,也许是我俩多虑了!”

“那也不行!”宋炎华的态度很坚决。

没有再争,顾慧华走到床边,哗啦一声,撕下一块被面,然后在宋炎华目瞪口呆中咬破中指写了起来。

宋炎华跳过去一看,就想阻止,却在顾慧华的低话中停下动作。

“宋队长,你是为了陈洁同志,我是为了陈洁同志和其他同志,都必须做好最坏打算!”

写好血书,顾慧华仔细检查了几遍,递给木若呆鸡的宋炎华,“宋队长,请务必收好,这能证明你的清白!”

“真要这么做?”宋炎华颤抖着伸出手。

“宋队长,如果真如我们所判断的话,你还有其它方法吗?”顾慧华的眼神也黯淡下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身体一颤,宋炎华接过血书收在怀中。

两人对视着,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悲哀、伤感。

“顾同志……”

“我现在是新四军第五师机要科科长!”顾慧华纠正了宋炎华对他的称呼,“哦,对了,陈洁同志是机要员!”

听到顾慧华第一次亮明身份,宋炎华知道他的心意已绝,正如对方所说,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好了!”顾慧华双臂一振,勉强笑道,“两个大男人,弄的这么伤感干嘛!”

在宋炎华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中,顾慧华说起具体方法。

“宋队长,以我估计,在一段时间内小鬼子对你的监视肯定十分严密,你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特高课宪佐队队长高同,嗯,只要让他知道我被捕就行!他自会明白!”

“他也是你们的人?”宋炎华听到高同的身份吓了一跳。

犹豫了下,顾慧华点点头,“情报就是他提供的!”

“行,我记住了!”

“不要让沈志强知道!”

“为什么?”

“只有蒙在鼓里,才会有最真实的表现!”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宋炎华的心情无法形容,他实在无法明白,面对生死,对方还能如此冷静,不由脱口而出,“为什么?”

又一句为什么!可顾慧华偏偏就读懂了宋炎华眼中的困惑,伤感的笑笑,“宋队长,其实我知道这对你才是最不公平的!”

明明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宋炎华竟也听懂了。死亡是一瞬间的事,而自己将要承受的痛苦却是无穷无尽的。

决绝在两人眼中腾起,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的内心,两双有力的手坚坚握在一起。

接下来,两人如同老友似的天南海北聊起来,聊各自的经历、理想,直到外面传来信号。

“一切如常!”在沈志强轻松的声音中,顾慧华跃下屋檐。

晨曦中,宋炎华、加滕琴子、陈洁开始了各自的忙碌,没有人知道,在各种因素推动下,三人的命运又将纠缠。

跑操、清理屎尿、领取食物,宋炎华默默地吃着,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远处人群中的中校身上。

中校脸上又有明显的伤痕!宋炎华做出第一个判断,对方是昨晚被小鬼子审讯战俘之一。当中校又一次将食物分给其他战俘时,宋炎华认定其鼹鼠的身份。

“怎么了?”顾慧华发现了宋炎华异常。

“那个姜团长有问题!”

“什么问题?”沈志强也凑了过来。

张口欲说自己的发现,不过转念一想今晚就要行动了,多一事不如少一小事,宋炎华随口说了句,“我就奇怪姜团长怎么老不吃?”

两人也没有怀疑,附和一声又闷头吃起东西。

回到囚室,三人再没有演练路线,各自上床闷头大睡起来。

宪兵队,整个上午,松井三郎和加滕琴子先在福田大佐主持下和各部门负责人碰了个头,然后回到特高课,又和下属各部门头头开了个短会。

午饭之后,松井三郎在加滕琴子指导下,从大堆文件中选出最关键的看起来。

讲解了一会,加滕琴子回到为她特设的顾问办公室,盯着电话机发了会呆才拿起,犹豫中让接线员接通特别监狱。

听到线路接通,加滕琴子问了句,“都井监狱长吗?我是加滕琴子!”

“我是都井睦雄!”对方显然很意外,反问了一句,“请问是加滕真治阁下家的加滕小姐吗?”

加滕琴子确认后,说明她已在武汉,想了解下宋炎华近况。

听完对方的安排,加滕琴子满意地笑了,欲挂断电话之际,又说了一句,“都井监狱长,以后只要涉及到宋炎华,无论什么,都必须以我意见为准!”

“是!”话筒中传来有点犹豫的声音,加滕琴子俏眉微皱,婉转地表示以后对方如需要什么帮助的话,松井和加滕家族可以尽一分力。

在对方喜出望外的谢声中,加滕琴子挂断电话,心中的隐忧终于消失,有她就近保护,宋炎华的安全已无问题。

“琴子,过来下,这份文件我有点不理解!”

隔壁响起松井三郎的声音,加滕琴子苦笑着起身,她没想到自己的丈夫这么快就喜欢上情报工作。

监狱长办公室,都井睦雄好不容易从加滕琴子代表两个家族的许诺中缓过神,这才将嘟嘟个不停的电话机挂上。

自己的赌注成功了!都井睦雄兴奋地急喘几口气,这才想起,刚才一紧张,忘记告诉对方自己的计划。

手伸向电话机,想了下又收回,都井睦雄决定等事成之后再给加滕琴子惊喜,到那时,就是自己收取回报的时候,恍惚间,他又幻想起自己领兵征战的场景。

大洪山,新四军13旅旅部,陈洁和副旅长在旅长等指挥员叮嘱中上马向吕氏祠方向飞奔而去。至于安全问题,除了俞豪几个警卫员随行外,两个连已先行布置到位。

夜幕又一次降临,天字号囚室,宋炎华三人完成所有准备,躺在己被撕得七零八落的被窝中养精蓄锐。

直剩下条边的月牙终于西移,宋炎华发出了行动的命令。

只见三人以最快速度搭好“梯子”,等宋炎华爬到屋顶,顾慧华和沈志强将一切恢复原状,后者躺回床上,而前者却站在床边。

脚步声响起,沈志强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并不停翻滚,顾慧华俯身装出照顾的样子。

随着光柱射进,晃动几下照在沈志强床上,守卫的喝斥声响起,“你们的在干嘛?”

推了下沈志强,等他发出更夸张的呻吟声,顾慧华手足无措的样子朝守卫道,“太君,他肚子疼,可能得了什么重病,能让狱医来看下吗?”

“狱医?”守卫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吃吃笑个不停,在顾慧华不停地求救声中喝道,“你的上床,他的不必管!”

见顾慧华不动,守卫作势举枪,却只觉天上一暗,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黑影挟着风声从空中落下。

空中,一跃而下的宋炎华,腰肢一挺,双腿缠住守卫脖子,坠地声中,双腿全力一扭,咔嚓一声,拼命挣扎的守卫顿时没了动静。

先将电筒关闭,喘息了几声,趴着扫了眼四周,宋炎华快速地将尸体上的衣服鞋帽扒下换上,刚将步枪挂在肩上,绳索垂了下来,将尸体绑好,示意拉上去。

等顾慧华和沈志强跃下,宋炎华领头扑进黑暗,在日军巡逻哨碰头之前,他们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

突进、腾挪、伏身,三人行云流水般在探照灯、巡逻哨间隙中穿梭着。

十五分钟后,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快了点,三人已突破至厕所。

见时间足够,宋炎华拼命喘息几声,等气息均匀了点,将刺刀卸下倒扣在腕间,然后在顾慧华和沈志强紧张的目光中走出厕所。

故意放重的脚步马上引起值班室日军注意,“谁?”

“我,石川中尉!”模仿着石川中尉的口音,又故意卷曲着舌头,身体摇晃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一副喝过酒的模样。

“啊,是石川副监狱长!”两名守卫没有发现异常,忙走出值班室。

就在顾慧华和沈志强绝望地以为要完蛋的瞬间,宋炎华啪的一下打开电筒,光柱罩在两名守卫的脸上,“你俩是南野君和堀部君?”

“石川副监狱长,我是松尾,他是菊本,南野和堀本是前晚值班!”

眼睛被照得白茫茫的,根本看不清来人模样,含糊的日语,能报出其他士兵名字,这一切因素综合在一起让宋炎华在两名守卫毫无戒备下顺利地走到他们身前。

左手一翻,刺刀拉着一片残影,化成一抹寒光掠向左边守卫喉咙,右手一送,电筒如重锤直捣右边守卫喉部。

“噗嗤!”血箭飙射,“咔嚓!”喉骨粉碎,两名守卫痛苦地瘫倒在地,惨叫声因喉咙被毁只在气管发出呜呜声。

刺刀连闪,又是鲜血飞溅,两具心脏被洞穿的尸体躺在血泊中,还在神经刺激下抽搐着。

宋炎华扑到配电房,用滴血的刺刀撬起门锁,顾慧华和沈志强也冲到尸体旁,捡起步枪警戒。

“咇咇咇……”急促的哨声骤然响起,然后是日语尖叫声,光柱迅速向声响处移动。

宋炎华知道是巡逻哨发现同伴不见了发出的警告,下面小鬼子就会大举搜查,直接抡起枪托就砸。

乒乒乓乓马上引起至处乱窜的巡逻哨注意,有几个更是小跑过来。

“呯!”铁锁终于砸脱,一脚踹开门,宋炎华冲进去就是一阵乱砸。噼里啪啦电花闪过,整个监狱陷入彻底的黑暗。

顿时,哨子声更急更密,手电筒光四晃,守卫,驻监狱日军纷纷出动,可在近乎绝对的黑暗中,根本发现不了目标。

“走!”宋炎华冲出配电房,向铁丝网扑去,顾慧华和沈志强紧跟在后。

将枪支扔过铁网,宋炎华三人将木碗绑好,先后攀爬上铁丝,用力挣脱扎进碗壁的铁刺上升一步,速度虽慢,但也就两米左右高度,数分钟后就到了另一边。

顾不上庆幸,宋炎华三人捡起枪拔脚狂奔,只有摆脱追兵,才能说越狱成功。

2

第十三章 第二方案(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