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六国灭亡录>灭赵(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灭赵(4)

小说:六国灭亡录 作者:婉若游龙12 更新时间:2017/3/20 21:51:29

李牧的军前奏报快马送到了赵王宫内殿,赵王迁看完奏报,大喜道:“李牧真是我赵国的绝世良将啊!一出马就让秦军溃败而逃,寡人一定要重重赏赐于他。”

  郭开满脸堆笑道:“李牧将军获此大功,全赖大王慧眼识英才啊!”豫让表情严肃,带着不屑的目光瞟了一下郭开,真是一副小人嘴脸,目光落在王上脸上,赵王迁很是喜悦地点点头,郭开的话又说到王上的心坎上了。轻轻叹息了一声。

  赵王迁脸色不悦了,“今天是大喜之日,爱卿何故叹息啊!”赵王迁看着豫让,白发苍苍的老者,已是风烛残年了,要是他的回答令寡人不满意,寡人一定要惩戒一下,这个朝中老臣。

  豫让缓缓拖着步子,向前拜了一拜,“王上,老臣是在为王上忧虑,故此叹息一下,扫了王上的兴致,望王上责罚。”

  赵王迁见如此老者,于心不忍,也不好过分谴责于他,柔声道:“爱卿有忧虑,但可直言,寡人不会怪罪于你。”郭开双手插入袖口,微微地捏了一下嘴唇,豫让虽是朝中老臣,但是要是扫了王上的兴致,王上对他的倚重之情,怕是要减轻了。

  豫让带着苍老声音道:“圣人常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与秦对战,今日之胜,只是一时之胜,秦灭赵之心不言而喻,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且我赵国常年征战,民生没有得到生息,粮草辎重常常难以补给,赵国只有固守之力,难有攻伐进去之势。与燕齐魏邻国盟定修好,划定疆域,休养民力才是长远之计啊!王上。”

  郭开轻笑一声,“豫让大人所言皆是我赵国治国良方,但是虎狼之秦,对我赵国攻伐不断,我赵国哪来空闲休养生息。再说与燕齐盟好了,他们皆是与秦国交好,又是趁火打劫之辈,如何接受我赵国盟好之意。”

  赵王迁拍拍了扶手,点点了头。豫让赶忙恳切地言道:“王上,唇亡齿寒的道理,想必燕齐各国想必是懂的,郭开大人所言确实顾虑,老臣愿拼了这身老骨头,和燕齐盟定修好,达成盟约。”

  郭开道:“豫让大人这是何必,”“你给我闭嘴,”豫让喘着气,脸色气愤,指着郭开大骂道:“老夫已经忍了你许久了,你这无耻小人,整日只知道谄媚王上,蛊惑王上。为自己一己私利,误赵国。”豫让情绪激愤,唾沫星子喷了郭开一脸。

  郭开也不用衣袖擦掉,躬身拜道:“王上,豫让大人所言极是,我郭开确实是一个小人,但我郭开始终忠于王上,天地可鉴。”

  豫让在一边顺着气,依旧很气愤,赵王迁也很是不悦,这两人把寡人当空气,板着脸:“今日是我赵国大喜之日,是来商议李牧的赏赐,不是让你们来斗嘴置气的。”

  豫让和郭开皆道:“微臣失态了。”

  赵王迁摆了摆衣袖道:“下王诏,李牧为赵国建此大功,封武安君,食邑两百户,赏金百斤。”

  豫让和郭开拜道:“诺。”

  赵王迁的王诏,几日后,送抵李牧军帐,李牧跪拜谢恩。军帐中部将皆欢欣鼓舞,李牧拿着诏书,却脸色显得有些忧色,背负这双手,背对着诸位将领,挥手示意他们都退下。

  一人对立军帐中,轻声道:“君恩难受啊!”

  王翦带军退守太原郡,今天听闻桓齕战败的消息,心中愧色道:“本将军不该把全部压力留给桓齕,”走到地图面前,看了看,唤道:“来人,”一名士卒走了进来,拜道:“将军。”表情严肃道:“给阏与守将下军诏,让其派兵侵扰武安的守军,”士卒道:“诺。”

  士卒带着王翦的军令,走过狭窄崎岖的山道,到达阏与。进城传达了王翦的军令,城中守将带领士卒,星夜奔向平原地带武安城,对武安守军,发起多次佯攻,侵扰武安。

  武安守将派两路斥兵,分别向赵王迁和李牧禀报军情。守到军情后,赵王迁头脑一热,也没有找大臣商议,立刻给武安君李牧下诏,让其回援武安。李牧守到诏书后,犹豫了半晌,决定给赵王写一封帛书再开拔去武安。

  李牧留守平阳时,败退到安阳的桓齕一直没有举动,当其收到武安被秦军攻打时,方才明白桓齕是在等待时机。如今王诏以下,自己不得不动身去武安了,离开武安后,邯郸南路就会有真空地带了,桓齕蛰伏在安阳的秦军必然会动手。离开之前,必先留下后手,这是李牧一贯的做法。

  桓齕听闻李牧开拔武安消息后,对着身边的部将大喜道:“王翦将军要我等待时机,现在时机终于来了,只要李牧这只拦路虎走了,邯郸就是一只待宰羔羊了。”

  部将们也很兴奋地摩拳擦掌道:“属下们几日在这安阳城憋屈坏了,今日终于可以一展拳脚了。还有那些赵国的寡妇也不会在寂寞了。”

  桓齕和部将们皆哈哈大笑起来。等李牧开拔有些时日后,桓齕立刻指挥着手下这帮嗷嗷待号的狼崽子,蜂拥出了安阳城,渡过漳水,一路拿下平阳、武城和宜安,直逼邯郸。赵王迁闻讯大惊,身子软的有些无力,瘫在在座位上,很是慌张地打量着殿下群臣,“诸位爱卿,为今之计,该当如何?”

  几个臣子向前进言皆是议和割地,赵王迁脸色很是不悦,但是面对实情,又不好对他们破口大骂,咳嗽几声,“爱卿还有和对策吗?”

  郭开站在那里默不作声,赵王迁几次目光都被他忽视了。此时,一个老者处着拐杖,缓慢走到殿前,苍老的声音道:“王上,老臣有一计。”

  赵王迁见豫让来了,真是大喜过望,起身挥手示意道:“来人快给豫让大人赐坐。”

  豫让走在坐在软垫上,喘了喘气,躬身拜道:“王上,老臣这里有一份李牧将军送来的帛书,上面写了应对之策。”

  赵王迁脸色大悦道:“来人,快快递上了,”内侍将李牧的帛书递了上来,赵王迁看了帛书,笑道:“李牧真是我赵国的良将啊!来人给司马尚下诏,让其领兵抵御来犯之敌。”

  豫让拜道:“诺。”

  提到司马尚,郭开便有些不悦了,是赵国的老将和豫让要好,虽然能征善战,但是处处与我郭开作对,还倚老卖老顶撞王上,不被王上待见,闲居在家中。此人要是被重用,我郭开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面带微笑,却又带着一丝丝苦涩。

  长史到司马尚府邸,给司马尚下王诏。司马尚虽然年过六旬,但是依旧身康体健,此刻正在院落中舞枪弄棒,儿媳带着自己孙儿在秋千上玩耍。自己的儿子过世的早,自己也只用孙儿这一脉传人了。长史进府拜见了司马尚,司马尚穿好衣袍,带长史进入大厅,长史读完王诏后,便离开了。

  司马尚让儿媳带着孙儿进入大厅,孙儿留着自己身旁,挥手示意儿媳下去。大厅内只有爷孙两人,孙儿在自己怀中,玩耍着自己的白发长髯,水灵灵的眼见望着爷爷。司马尚摸着自己孙儿光滑的小脸蛋,微笑道:“衢儿,爷爷要离开家数日,你家里要好好听你奶奶和娘亲的话,知道吗?”

  司马衢满脸疑惑地望着爷爷,奶声奶气地道:“爷爷为何要离开家,难道爷爷是要去打大坏蛋吗?”

  司马尚笑道:“是啊!爷爷要去大坏蛋,去保卫我们的国家,也保护我们的家。”

  司马衢稚气道:“孙儿长大后,也要成为像爷爷一样的人,去打大坏蛋,保卫家园。”

  司马尚搂住司马衢,“好,衢儿一定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司马夫人进了,“好了老爷,吃饭了。”

  司马尚捏着司马衢脸蛋,“我们先吃饭,在当大人物,好吗?”

  司马衢离开司马尚的怀抱,拜道:“诺。”

  司马尚和司马夫人见了孙儿这个样子,都笑了起来,司马衢起身很疑惑地看着大人,摸摸自己的小脑袋,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司马衢正疑惑的眨着小眼睛时,大人们已经坐在案几前,开始吃中饭了,自己也屁颠屁颠到自己座位坐下,吃饭了。

  司马尚到军营中点起兵马后,离开向肥下开拔去。肥下作为邯郸南部最后一道屏障,重要之处不言而喻,到了肥下后,司马尚离开开始修筑工事,挖好壕沟,里面插上削尖木桩,上面铺好芦苇草,掩好薄土,架好瞭望台,城楼上士兵轮流防守。

  拿下宜安后,休息的数日,肥下已经严密布防起来。桓齕站在城楼上眺望肥下,要攻打邯郸城,必取肥下,不然便有后顾之忧。看着肥下的布防,桓齕拍着城垛子,心中暗道:“又要打一场苦战了,”挥手唤来士卒,“传我军令,今日好好款待我大秦将士,明日随本将出城拿下肥下,直逼邯郸,”士卒道:“诺。”

  士卒在城中军营中开锅灶饭,宰牛煮汤,开坛饮酒,好不热闹。秦人行军大战,皆会饮壮行酒,难免就会长啤酒肚,喝到高兴处,身上盔甲都燥热的脱去了,彼此大肚皮都会露出来,互相会嘲弄几句。

  翌日,秦军士气高昂向肥下城邑扑去,轻松拿下几座小城邑,直逼肥下的治所。高大坚实的城墙易守难攻,秦军挥动剑戈义无反顾的铺了上去,冲锋在前的士卒一不小心,踏到了预先挖好的陷阱,脚一踩空,整个人立刻陷入进去,身体被削尖木桩贯穿了,前面一声声惨叫,使得后面冲锋士卒放缓了脚步,都面面相觑地看着身边的人。在后方指挥的桓齕发现了将士们的异样,依旧下达旗语,“冲锋,”面对着自己队友的惨死和难以抗拒军令,将士们硬着头皮,踩着前面的尸体逼向城门,一阵阵箭雨从天而降,冲锋的士卒,一个个被射成了马蜂窝,那画面太过于震撼,一环接一环的陷阱,接连不断的箭雨。

  将秦军的进攻,一波又一波打了回去,桓齕见城坚固难破,又有陷阱环绕,只好下令鸣金收兵。司马尚见秦军撤兵后,立刻让工匠在作坊内赶制箭镞,以备后用。在宜安城休整一晚后,桓齕派军立即攻城。桓齕撤兵后,司马尚立刻发动全城军民清扫战场,布置好陷阱,回城等待桓齕秦军到来。

  今日和昨日情况相差无几,桓齕秦军有无功而返,第三日也是如此。秦军士气陷入低迷,久经战阵的桓齕,知道自己的士卒不再适宜攻城了,应该退守城池以作休整。

  桓齕和司马尚的拉锯战开始了。

0

灭赵(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