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九子怪谈>起源篇 白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起源篇 白绢

小说:九子怪谈 作者:苏陌染 更新时间:2017/3/16 9:12:45

“白师父,你说的那个人,今天还来不来啊,都这么晚了……”少年一边打扫着置物架上的灰尘,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几颗星星也悄悄爬到了天空中。

“莫急,该来的总是要来。”白胡坐在椅子上,摸着自己光秃秃的下巴,虽然人叫白胡,但其实他并没有真的留胡子。

“白师父,你说的‘贵客’到底是谁啊?自从我到这来工作,还从来都没见你这么重视过哪个客人,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少年把手里的掸子随手一扔,便凑到白胡旁边,想要问个一清二楚,没想到脑壳上却被白胡狠狠的敲了一下。

“跟你说了多少次,打扫到一半的时候不要停下,也不要乱扔东西。”白胡抬抬下巴,示意少年接着去打扫架子,他自己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哼,不说就算了。”少年闷闷不乐的拿起自己随手扔到一边的掸子,堵着气故意在打扫的过程中弄出很大的声响。

白胡叹了口气,在渐渐黑下来的天色中继续等待。

再过几日,便是清明时节,按常理来讲,此时正是明前茶采摘的最好时间,而纪氏茶园的家主纪楠,此时却一蹶不振。

究其原因,依然是因为那块他捡回来的绣品。

自从上面的兽像少了一个之后,纪楠的噩梦却没有停止,因为每过几天,那兽像图上的绣像便会消失一个,时至今日,已经只剩下五个了。纪楠像丢了魂一样,他觉得这东西真的有什么蹊跷,几日的思来想去也得不到结果,他心中烦闷不堪,便想着找一天到后山的洞口那里,去看看有什么别的线索,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还有比这兽像消失,更加诡异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他将白布绣品整整齐齐的叠好,揣在衣服里面,结果一开门,就看到叔叔纪武站在门口,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叔,早上好。”纪楠出于礼貌打了个招呼,却间纪武一边比划着让他噤声,一边用个小树枝在地上圈圈点点的画着什么。

这是干什么……纪楠皱着眉凑过去看,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纪武歪歪扭扭的在地上画了好多奇怪的花纹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儿的简笔画一样。

“侄子,我跟你说,我前两天见了一个高人,可灵了,这是他教给我的符,说是画在人的门口,能治好失心疯呢!”纪武边说边憋着笑,看着自己侄子的脸越来越黑。

“叔,你就没点别的事干?”纪楠伸手把纪武推到一边,他可没忘了自己今天是要去干什么的,哪有时间在这里跟纪武多废话。

不过他刚要走,就被纪武伸出的胳膊拦住了,他把视线投过去,用眼神问纪武这是什么意思。

纪武神神道道的四周看了看,对纪楠说:“我昨天,去后山看了看。”

“什么意思,你去后山干嘛?”纪楠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听到后山这个词就直打哆嗦,他故作镇定地往门边一靠,眼睛直视着纪武的双眼。

“没什么意思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想去咱家茶园看看嘛,然后你这些天一直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就没打扰你,自己去转了一圈。”纪武说到这又停了下来,四处打量了一番,好像接下来要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侄子,你叔我啊,好久没回来了,昨天去后山啊,就想着去……去那个地儿看看。”纪武见纪楠又皱起了眉赶紧解释,“不过你别担心,我什么也没干,许是太久没去了,找了半天,还迷了路,最后也没找到在哪……”

“唉……我不是说过了,‘请神’的时候会带你过去的。”纪楠摇了摇头,“叔,下次别自己上山去了,万一让人撞见你去后山,不太好。”

“那行吧……”纪武挠挠后脑勺,“不过大侄子,你最近好像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啊,看看你这黑眼圈,今天上哪?又相亲?顶着这么个衰脸可不太好……”

“行了叔,我没啥事,就是最近快到清明,有点失眠,你别管了,我休息休息就好。”纪楠心里还惦记着兽像绣品的事,不愿意再和纪武站在这扯东扯西,赶紧好言相劝了几句,表示自己好得很,不用担心,纪武这才磨磨蹭蹭的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纪家一直保留着祖上留下来的平房和院子,不是不想住高楼,实在是这里离后山比较近,祖宗又有训言,说是房子住得久了有了灵性,不可以随便乱拆,这才一直保留了下来。

纪楠担心从前院走会被雇员多加询问,毕竟这些天来自己确实表现得有些异常,便从后门悄悄出去,又绕了个远,才向山上走去。

纪楠边走边在心里想着,已经是这个时候了,今年还没有下雨,虽说山上空气比较湿润,温度也适合茶树生长,但是没有天降之水终究是不行的,好茶需要好雨的滋润,不然就算长好了,摘下来,也炒不出那么浓郁的茶香。

然而想归想,纪楠却并没有那么在乎,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吃惊,似乎从捡了那幅兽像之后开始,自己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唯一一点没有变的,那就是依然爱钱。

只不过他的注意力从做生意赚钱,变成了变卖兽像来赚钱,按照祖父的说法,这兽像恐怕跟那山鬼一样,也是祖师爷级别的好东西,不是说越古老的物件便越是值钱吗?纪楠觉得这兽像一定能给自己换来一大笔财富,要远比卖茶叶多得多。

说道烦恼,纪楠边走边又想起了后山茶园的小刘,自从上次那事之后,纪楠就再也没有去过后山的茶园,自然也没见到小刘,不知道再见到他自己又能说些什么,但是纪楠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对这件事情倒也不是很在乎了,事实上他现在除了兽像消失这件事,别的都不是很在乎。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后山,他故意离茶园远远的走,只是往茶树那边远眺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看到小刘的身影,应该是去林子里边小解了吧,纪楠摇了摇头,瞬间就把小刘的事忘到了脑后。

熟门熟路地,纪楠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往山洞的所在地走去,双手时不时的便抬起来拍拍胸口,感受一下那兽像的所在,像是需要一遍一遍的确认,才能坚定的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失心疯或者是一个梦。

然而走了一会儿,纪楠忽然停了下来。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安小童坐在办公桌上,来回交替晃着自己的两条腿儿,自从上次白胡让他去了一次Y省,取回那个嘲风玉牌之后,他都好久没有从这间屋子里面出去过了,虽然他也知道这是特殊情况,但这里真的是很无趣啊。

“白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再出去啊?”听见白胡的脚步声,安小童从桌子上跳下来,磨拳擦掌的问道。

“快了,等今天那个客人来过之后,我想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出去帮我办一件事。”白胡掐指算了算,故弄玄虚地说道。

“天呐,白师父,那客人还来吗?这可都半夜了。”安小童做出一副震惊的样子。

“会来的,该来的总是会来。”白胡像是在回答安小童的问题,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对了,白师父,你为什么要把那几样东西,单独放在架子的一层上面呢?”安小童指着置物架的其中一层问道,“你看你其他的东西都是瞎扔乱放……哎哟!”

安小童揉着再一次被打的额头,使劲吸着气。

“唉,什么叫瞎扔乱放,你看着这些东西好像是随意摆放在那,实际上自有它们那样摆放的道理。”白胡向置物架那边走过去,边走边招了招手,示意安小童跟上。

“不过你算是还有点灵性,看出这几件东西与其他的有所不同。”白胡指着刚才安小童说的那层架子继续道,“这都是与龙相关的东西。”

“与龙相关?”安小童忍不住追问。

“没错,现在放在这里的,虽然只有这四件,但是我估计过不了多久,便会凑齐九件了。”白胡点了点头,像是在给自己树立信心的样子,“这四件中,嘲风玉牌你已经知道了,这一件是青铜狴犴,是铸造古剑湛卢时,一同铸造的;还有这件石像,雕刻的兽像叫做鸱吻,古代放在屋檐上做吞脊兽用;这一件石像则是霸下,你看它像是一个龟的形状,这是大禹治水之时帮助他的神龟,他背上……”

白胡停止了说话,转头与安小童对了一下眼神,就在他刚刚说话的时候,他感觉到,门外站着一个人。

“小童,你一会儿不要出来,也不要说话,我说的那位客人,已经到了。”

站在后山上,纪楠感受到了一阵绝望,因为有什么原本应该在他眼前的东西,消失不见了。

那个纪家祖辈相传,据说居住着山鬼的山洞,消失了。

纪楠一时间脑子有些发懵,他反反复复的确认了还几次,在周边方圆几百米的地方都转了一圈,没有错,那个山洞本来就应该在这个地方,一寸不偏一寸不倚,然而现在那里除了一片光秃秃的石头之外,什么也没有。

自己该不会真的是精神上出现了什么问题吧?纪楠开始怀疑人生,先是山洞里莫名其妙的吹出一幅绣像,然后那上面的图案竟然开始猪哥消失,这也就算了,存在于后山不知道几百年的山洞,也说没就没了?

就在纪楠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

“哎呀,侄子,你看我可没骗你,我是真的没找到那个洞口,因为它根本就是不见了。”纪武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一同从不远处传来,越来越近,纪楠又抚了抚胸口,转过身来,冷眼看着自己的叔叔像他走过来。

不同于往常的是,纪武也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纪楠还真是没怎么看过纪武严肃起来的样子,这么一来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

“小楠,虽然你什么也没告诉我,但是你叔我也不是傻子,你最近表现得真的很奇怪,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纪武朝着原本山洞的位置抬了抬下巴,“出了什么问题,你要不要跟我说说?”

纪楠在心里挣扎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捡到兽像图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他不想多一个人来分这笔钱,家族的事业是一家子的事,给纪武他应得的那份儿也没什么关系,但是这兽像图是他纪楠发现的,他不会和任何人分享这里边的好处。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山鬼洞消失对于纪家来说确实是一件严重无比的事,他知道山洞消失这件事一定跟他手上的这幅绣像有关系,虽然他还没能弄明白这其中的关联,但两件事之间不可能毫无牵扯。

“小楠,我知道你可能有什么难以开口的事,但是如果这事涉及到山洞的消失,就不仅仅是你纪楠一个人的事了,你也知道这上百年来我们纪家为了供奉这山洞,都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现在出了这么大的变动,你怎么能保证这不是上天给我们家的报应?”纪武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他看出了纪楠心中的动摇,无论如何也要逼他说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叔,如果我告诉你,你能保证不跟家里其他的人说吗?”纪楠松口了,他知道到了这份儿上,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已经不可能了,他只想让纪武跟他保证,这事就他们两个知道。

“你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纪武走到他身边,拍了拍纪楠的肩膀,“侄子,别看你叔我平时看起来不务正业,但其实我也是真的很在乎家里的事,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吧。”

纪楠叹了口气,把怀里的绣像图拿了出来,一五一十的把那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当然也适当的隐瞒了自己想要用它卖一大笔钱的想法。

“这么邪乎的事,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憋着不说呢?”纪武听了心里也是很震惊,这么大岁数了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事,他没有接纪楠捧在手里的绣像,总觉得那上面泛着一股邪气。

“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直到上面的图案开始消失,我才觉得这事有些不对。”纪楠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手里的绣像上,生怕那些图案在自己看不到的时候又开始消失……

“咱们在这站着也不是办法,先回去吧。”纪武示意纪楠把东西收好,叔侄二人沉默着往回家的路上走。

路过后山的茶园时,看见有个在茶园工作的男子在向他们俩招手,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向那男子走了过去。

“老板,不好了,刘哥他……”那男子结结巴巴说不清话,便示意纪楠和纪武跟上自己,纪楠知道他口中所说的刘哥就是小刘,心下一紧,忙跟着男子过去。

好不容易挤进一群茶工的包围中,纪楠在人堆里看到了小刘,他躺在地上,七窍流着血,俨然已经死了很久。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纪楠心里堵得难受,他往小刘那边走了几步,要蹲下又没又蹲下,旁边的茶工告诉他,小刘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大家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太多想,没想到今天正好采茶采到这一片地,有人发现了小刘的尸体,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或者什么时候死的。

纪楠不想再看着小刘的尸体,便说会让人过来处理,扒开人群往外边走,一次也没有回头,纪武跟在他后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门口,纪楠想了想,还是绕了一圈,从后门进了宅院,他坐在自己那屋门口的台阶上,纪武跟着他进来,站在纪楠面前的空地上。

“小楠,”纪武开口,“虽然你不说,但叔也知道你想用这兽像图干些什么,你听我一句劝,这东西很邪,不能拿来换钱。”

而纪楠坐在那,却没有认真听纪武说的话,他胸口处的皮肤在隐隐发烫,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纪武的话传到他的耳朵里全部变成了没有意义的音节,但他却从这些音节中捕捉到了一句话。

“杀了他,杀了他。”

纪武等了半天没见纪楠回话,只是看见他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既不吭声也不抬头,便上前几步,伸手晃了晃纪楠的肩膀。

“嗯?”纪楠一下从混沌中被扯回了思绪,刚才自己似乎有一瞬间的失神,他抬头看了看纪武。

“叔,你刚才跟我说话了?”

“当然我跟你说话了,这又没有别人。”纪武觉得自己的侄子莫名其妙的,他坐到纪楠身边,想了想说,“侄子,这图你不能拿来换钱,我记起在外边游历的时候,有个道士曾经跟我说过,他专门收集这些奇奇怪怪的物件,还给我留了地址,虽然我后来去找,并没找到他,但是我觉得他不像是骗子,就算你不把这个东西给他,拿给他看看门道总是好的。”

“门口的人别站着了,要进来就快点。”白胡煞有介事的往办公桌后一坐,等着门口尚在踌躇的人进门。

木门吱吱呀呀的响了几声,一个面容疲惫的男子走了进来。

安小童大大方方的站在白胡后面,也不怕被人看到,在白胡后面做着鬼脸。

“年轻人,你来这里所为何事?”白胡摸着自己一根毛也没有的下巴,一字一句的问道。安小童站在他后面,使劲地翻着白眼儿,明明知道人家是为什么来,还假模假样的问人家,有意思吗?

“白道士吗?您好,我叫纪楠,今天来访是想请您帮我看个东西。”纪楠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我这里只收东西,不看东西,你若不愿把它留下,我也没必要看。”白胡从椅子上站起了,绕着纪楠走了几圈,“怎么样,要把这东西给我吗?”

“如果你不看看我到来的这个东西,又怎么确定它是不是值得你收下呢?”纪楠想了想,这样回答道。

“哈哈哈,看来你也不算太傻,”白胡笑了两声,又坐回了椅子上,“我答应你,先看看你带来的东西。”

“哎哟,你带来的这个东西,很有意思。”白胡拿着一个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看着纪楠摊在桌子上的东西。

“是吗?您看出了什么。”纪楠不想透露太多,他只是顺着道士的话提问道。

“这个东西如果你拿给别人看,还真不一定有人知道。”白胡把手中的放大镜放到一边,“不过,这上边的绣像,并不完整啊。”

纪楠听了这话心里一惊,心说自己什么也没告诉这道士,他怎么会知道这上面缺了东西呢?

“这个东西,叫做‘龙生九子图’,绣于这白绢之上,但是从你拿来的这个白绢上来看,九子只剩下了五个,不是件好事啊。”白胡边说边摇头,脸上痛心疾首的表情看得纪楠心里一阵慌。

“看来您真的大师,我就不多隐瞒了,这……白绢,在我刚拿到的时候,确实是有九个兽像的,但有一天早上我便发现上面的绣像少了一个,往后几天又陆续的缺了一些……”纪楠咬了咬下唇,不再继续说了。

白胡眯起双眼看着纪楠,缓缓地吐字问道:“我觉得你的话还没说完,然后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吗?”

纪楠咽了咽口水,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家里也发生了一些怪事,有东西……呃,不见了,家里的雇工也不知因为什么而去世,就在前两天,家中的茶园还起了火……”

“你所说的这些怪事,在我看来,都不叫怪啊。”

安小童是真的听不下去了,这人在这装什么装,明明心里什么都清楚,非要套人家话,磨磨蹭蹭的让人着急。

“白道士,您就别卖关子了,我现在心里是真的很急,如果您知道什么,快告诉我吧。”纪楠知道这道士确实有些本事,赶紧向他请教关于这白绢的事情。

“在我告诉你之前,你不要忘了,我说过,我这里是收集物品的,如果我告诉了你这白绢中的秘密,作为交换,你愿意把它留在这里吗?”白胡看着纪楠的眼睛,认认真真的问道。

“这……”纪楠当然是不愿意了,如果这白绢这么神道,肯定也值个大价钱,如果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便宜了这个道士,自己作为一个生意人岂不是亏大了,但是眼下他想让白胡告诉自己关于白绢的事,便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我就给你来讲一讲,”白胡抄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这白绢上画的,顾名思义,是龙的九个儿子,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和鸱吻。这幅图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一旦它出现了,就意味着有九件奇闻异事,将要在这个世界上发生,每发生一件事,这白绢上的图案便会消失一个,直到九件事全部结束,人间才会恢复太平。”

“那当九件事全部结束后,这白绢上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纪楠忍不住问道。

“是的,到那时候这白绢也会从世界上消失,直到下一次再出现。”白胡又喝了口水,“但是这白绢本不应该在某一个人的手中,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的,我也不想问,只是如果你继续拿着这件东西,将会给你自己招来灾祸。”

“什么样的灾祸?”纪楠问完就后悔了,难道这还不清楚吗?后山山洞的离奇消失、小刘莫名其妙的死亡还有前几天的那场火……

“我想你自己已经想明白了,怎么样,把这件东西留在我这吧,这样你既不会再继续损失什么,我也好尽快将其封印,避免这白绢再去祸害其他的人。”白胡道。

纪楠没有听到白胡刚刚说的这些话,他又在冥冥之中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时而缥缈、时而清晰,似乎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能力。

那声音告诉他:“卖了白绢,你就能腰缠万贯。”

“诶?年轻人,想好了吗?刚才你可是已经答应了我,要把这东西留下来的。”白胡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纪楠,嘴角竟然浮现了一丝笑容。

“当然当然,我既然说了,就不会反悔。”纪楠回过神来赶紧回答,“不过,既然它已经在我这里这么多天,我能不能最后再看它一眼?”

“可以。”白胡说完便把白绢又递给纪楠。

纪楠接过白绢的一瞬间,便立刻将它揣进怀中,转身就跑出了小屋。

“我去,这人怎么不讲信用!”安小童从桌后边绕出来,就想去追纪楠。

“小童,不必追他,他还会再回来的。”白胡一副已经知道结局的样子,他冲着安小童招招手道,“还记得我说,今天的客人来过后,你便可以出去帮我做件事吗?”

“啊,对对对,我都忘了,白师父,这次是去哪里呀?”安小童瞬间把纪楠忘在了脑后,蹦蹦跳跳的跟在白胡的身后。

“这次,去见一位故人。”

0

起源篇 白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