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无乡>第二十六章 扮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扮猪

小说:无乡 作者:墨衣轻振 更新时间:2017/3/21 9:00:47

良子与申夜昭及四十铁卫,在墨旅军士如雷的呼喝声中,卷着烟尘驰进了大营。

来到帐前,翻身下马就走了进去,见张扬正以手扶颌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司徒青云则坐在侧方。

阳光只洒进一小半,洒在良子身上,望着坐在阴影中的张扬。

良子好像压根不知道张扬已经到了一般,极其惊讶的说道:“张大统领,您怎么来了?”

“这墨旅也是我锐麟军所辖,我来这里很出乎你的意料么?我的李校尉?”张扬声色低沉,仿佛在强自压抑着怒火。

“哈哈哈!”良子没心没肺的大笑了一声,道:“末将刚刚从南阳回来,万万没有料到大统领屈尊来此,方才也是无心之言,还望大统领饶恕则个!”说罢,大笑着就走到近前,一屁股坐在司徒青云的对面。

“司徒先生也在,小子这厢有礼了!”良子就这么坐着给司徒青云见了个礼。

司徒青云盯着良子看了半晌,除了志得意满、骄傲自大,没看到其他的东西,有些狐疑,又似乎有些失望,见良子向他见礼,拱拱手算是接了。

见良子这么大咧咧的坐在那,张扬的脸色极为不好,自己当初只觉这小子不仅勇猛,而且知礼,怎么如今才立了个功,去了趟南阳就变成了这幅不知进退的模样。

不禁有些失望,也打消了心里那一丝防备。

“李将军,此去南阳,王上想必大赏了一番吧?”张扬不阴不阳的问道。

“嗨!将军,别提了,本来我也觉得会有封赏的,但我在酒席上打了那个谏议大夫。又不知道因为什么,王上生了大怒,没治我的罪就不错了,哪里来的封赏!”良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还没问,统领此次来小青口,有何差遣?”

张扬终于再无法忍受良子的不知尊卑,站起来大喊一声,:“李良!你还不知罪!”

良子见状,连忙从椅子上滚落下来,伏在地上道:“末将何罪之有?”脸上努力的装出恐慌的样子。

“我问你,你前几日与敌骑接战,打赢了,为何不将战报速速报予我!”

“我报给您了呀?当夜就安排快马送去柳河口了。”良子抬头,一脸无辜的说。

张扬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忘了这一茬,想到这里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司徒青云。

“那你为何不与我请令,就敢擅领人马去了南阳!”

“我是接了王上的旨意去的,小子也不敢不从呀!”

张扬想到这里,真恨自己一步错、步步错,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借口来治良子的罪,出这口气。像个愤怒的野熊般在地上踱来踱去,一跺脚,大喊道:“来人,把这人给我绑喽!”

张扬名义上乃是墨旅的最高军官,因此他手下骠骑营的人早就接管了这座大帐,闻言,进来四名大汉,就要绑了良子。

“慢着!”司徒青云见事态已经不可控制,连忙阻止,说道:“统领息怒,李良做出逾矩的事,也是难抗王命,我们不妨听他说说。”

张扬听言,脸上浮起一抹厌烦,但还是挥挥手,示意军士退出去。

“我当初提拔你,是见你小子剔透玲珑,想必是个知恩报恩的人,没想到这才几月光景,你就敢在老子面前吆五喝六,不知尊卑,要不是念在我对你还有些喜爱,今日我就活劈了你!我看谁能把我如何!”

“末将不敢,”良子似长出了一口气般,“统领,那王上直接下旨让我去南阳移交降卒,我以为这事您也知晓,因为当初我只给柳河口报了战况,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误会,请统领勿怪。”

张扬本就有错在先,听了司徒青云的话,将战报送去南阳,现在自己又来兴师问罪,冷静下来之后,也觉此事确实是自己不妥在先,这李良虽然骄傲自满了些,也不足为怪。遂说道:“起来吧,这事有多般误会,也不能全怪你。”

良子听罢,老老实实的直起身来,站在地上,也不坐了。

张扬见状,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墨旅新设,感觉如何?我听闻军中都在传你那夜的神勇,想来武艺又有精进呀。”

“借统领之威,军士们士气较高,所以才有此大胜。”良子赶紧拍了个马屁过去。

张扬是个简单外向的人,舒舒服服的受了这个奉承,又道:“我听说你从山里弄了一匹大黑马,有如神物?”

“末将偶然得之,只是那牲口有些野性难驯,还要慢慢操练。”

“哈哈,是吗?走,随我去看看,要是老子驯服了他,你小子肯割爱吗?”说罢,审视着良子。

良子与那大黑马几近心灵相通,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泼辣主,也顺着说道:“如大统领,真能驯服得了,末将送给统领又何妨。”

张扬大笑一声,带头出了大帐。

张扬、良子等人来到马圈旁的时候,大黑马正在追着一匹母马咬,倒没下重口,只是把那母马的鬃毛用口水弄的水洗的一般,见良子他们来了,迟疑的跑了过来。

良子见大黑马跑了过来,道:“请大统领自去试试,我等祝您马到功成。”说完,朝着大黑使了个眼神,那大黑也竟似看懂了一般,没好气的打了个响鼻。

张扬爱马,但何时见过如此雄健的马!

眼中带着异样的神采,拉住大黑马的缰绳。大黑马没有挣脱,低眉顺目的十分驯服,张扬询问的眼神看了看良子,意思是不要忘了先前的约定。

良子点点头,竖起大拇指笑了笑,至于是夸赞张扬威武,还是夸赞大黑演的好,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张扬翻身上了大黑马,竟觉比自己的战马高了几乎一头,马颈的肌肉虬结,鬃毛随风飞舞,真如龙般风采。轻夹马腹,大黑马缓步向前,踢踏着小碎步,向前走去。

走出老远,张扬心里畅快的不行,勒缰就要回去告诉良子这匹马可真归了自己了。哪料想,大黑马根本没理睬他发出的指令,见来到了军士遍布的校场,猛地尥了一个蹶子,张扬哪里来得及反应,忽的就飞了出去,滚落在地。

正要发狠,就见大黑马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来到身边,用大脑袋拱了拱张扬的后背,张扬刚腾起的火气就没了。大喊一声道:“李良,你的马归老子了,我这就回柳河口,不必送了。”说完,在众墨旅军士的注视下,又上了大黑马,就要打马出大营。

大黑马纹丝不动,任张扬怎么叫唤也不管用,骠骑营的军士跟在张扬后面,也觉得这匹马神俊无匹,只是有些古怪。

众目睽睽之下,张扬见怎么也催不动大黑,那无赖的性子又上来了,唰的抽出腰刀,就要砍大黑马的屁股。

大黑马大眼睛一转,看见自己屁股要挨刀,哪里还敢站着不动,后蹄重重一踏,炮弹一般弹了出去。

两息,仅两息时间,大黑马就达到了远超普通战马的马速。

骠骑营众军士,连忙打马跟上。眼见张扬骑着马刚要出了辕门,就见那大黑马埋首一个急停!张扬就手舞足蹈的飞了出去。

大黑马这回不敢再玩儿了,唏律律一声嘶鸣,跑回了军营,把自己关进了马厩。

良子笑吟吟的看着大黑马跑了回来,悄悄的竖了下大拇指,见大黑没理自己,就抬首向营外望去,张扬与骠骑营军士已经跑的快看不见了,地上躺着被张扬泄愤杀掉的坐骑。

司徒青云策马从后方走过来,盯着良子看了半晌道:“李将军好手段!”

良子连忙装作惶恐的样子说道,“末将也不知这牲口如此过分,还望司徒先生回去帮我给张统领好好解释一番,我定会好好收拾这个畜生!”

司徒青云没答话,呵呵笑着纵马向着已经跑出很远的骠骑营追去。

王虎走上前来,见良子面上似有忧色,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良子摇摇头,道:“该出的事,总会出,一次示弱能搪塞过去,第二次就不会这么好用了,那张扬要是一个蠢货,也不会有今天境地,更何况那司徒青云人精一般。”

“师傅......”

“嗯。”

“我们的力量还是太弱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可是我们没有那么多兵源,就这三千人,折一个就少一个!”王虎忧心重重的说道。

“兵贵精不贵众,师傅你自去安排我们定好的事,剩下的我来想办法。”

说完,去了邹泰的军帐。

三日的光景,邹泰的伤口并没有发炎的迹象,良子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邹泰见良子刚刚从南阳回来,就来探望自己,心里很是受用,没矫情的起来见礼,说道:“不知将军怎么打发的那头狼?”说罢,还犹有深意的笑了笑。

“也不知你笑个什么,怎么见我被张扬折磨,你很开心?”

“哈哈,如今我与将军已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哪里开心得起来,不过我听张岑说,今次去南阳,将军还邂逅了穆大家?我还是对这事比较感兴趣。”

良子没心情与邹泰打趣,沉吟不语。

邹泰见状,也没再继续说这个事,道:“在想怎么自保?”

“嗯,”良子说道,“现在我们的境遇看似安全,实则如同行走在独木上,一个不慎可能就会万劫不复,如今这乱世光景,没谁有义务来看顾咱们,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力量才是真的。”

邹泰无言点头,表示许可。

良子继续说道:“我从未想着降服过你和你的兄弟们,如今我是棋子,你们是弃子,无论如何,咱们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弟兄,我不想让你们憋屈的死在权力的倾轧里。”

邹泰面色终于严肃起来,与良子隔阂的消除,从那一战后就已经开始,但良子的这句话,确是打破隔阂的最后一记。

“不瞒你说,”邹泰想了想说道:“我上月遣人去寻过黄老将军。”

邹泰的人前脚出营,后脚就有消息出现在了良子的案上,如今原赤字营的人已经在王虎的带领下,已经形成了既定运转模式,监视主要将领本就是内控中重要的手段,因此未对邹泰的话做出反应。

邹泰见良子如此,怎能猜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尽在这少年眼中,他秘而不宣,没有拿自己试问,就是仍然信赖自己,仍然愿意给自己机会,苦笑道:“将军也无需多虑,我只是向他禀报了铁卫营一切安好,军心也开始系在你一人之身,毕竟是黄老将军一手带起的铁卫营,不问问他的意见,我心难安。”

“黄老将军怎么说?”良子问道。

“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安心随你,不要污了铁卫的荣耀,另外......”,邹泰沉吟了一下,道:“如果事有不逮,逃了也罢,屁的荣耀也没有命来的值钱。”

良子听完,知道邹泰并未骗自己,黄绮善人心已老,没了征伐夺取的心思,明知铁卫营如果逃了,会给自己带来莫大危险,却能说出让邹泰逃跑的话,只能说明,黄绮善真的服了老。

“你抓紧养伤,一切都等好了再说。”良子想到墨冉交给自己的那些东西,打造一支强军的心思蓦然强烈。

......

荀雀的书房内,阳光直直的洒进来,霉味已经淡不可闻。

荀雀将自己埋在椅子里,温度还不算低,自己的身体却已开始畏寒,非要盖上毛毯,腿才能好受一些。

手中拿着刚刚传来的消息,李良已经回了小青口,张扬被大黑马摔落马下,气的纵马回了柳河口的事也有提及,只是没有两人在帐中谈话的信息。

“张扬还有心思要抢你的马,就说明还没彻底翻脸,只是何时我才能看见你不用苦苦挣扎、一飞冲天的那一刻。”

1

第二十六章 扮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