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西汉圣手>第二十章 医馆开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医馆开张

小说:西汉圣手 作者:自勉 更新时间:2017/3/21 1:17:48

三人快马加鞭地回到长安城;一进入雍门,公孙博就迫不及待地奔向医馆。

医馆已经安排妥当,药柜、铡刀、研钵等一应俱全,公孙卿题字“博济医馆”的木匾也做好了,准备开张时挂上去。

朱安世一早就站在门口,看见他们三人回来马上笑呵呵地迎上去:“哎哟,可把你们给盼回来啦,这一去也有十三天,你们看,医馆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你们回来开张。”

公孙博显得很开心,忙说:“你们看,什么时候开张好啊,要不要选个吉日。”

卢福也说道:“是啊,还是挑个吉日开张好。”

朱安世还是那样快人快语,大声说道:“哪要什么吉日啊,我看就明天吧。”

江充点点头说:“我也是认为明天就开张吧,还需什么吉日啊。”

公孙博其实也想医馆早点开张的,于是大伙就决定明天开张。

开张头三天,还真一个人都没进来瞧病。朱安世就整天嚷嚷地,埋怨没人过来看病,公孙博虽然默不出声,整天只顾跟卢福加工整理药材,不过可以看得出内心还是挺着急的,只有江充不紧不慢地,鼓励大伙要耐心等待。

第四天中午,正值夏日,大伙刚刚吃完饭都去里屋休息,只有公孙博自己在前堂坐堂。这时,来了两个士卒,一个手里拿着拐杖,走路一拐一瘸的,被另一个头部缠着布带的同伴搀扶着,两人衣衫褴褛的,满脸风尘,像是逃难的样子,一进门就瘫坐在地上,头部缠着绑带的士卒喘着气道:“大夫,帮帮我们吧。”

公孙博忙上前细看,只见两人像是打斗过受伤的样子,于是先倒两碗水过来给他们喝,再引领他们进左面屋里疗伤。这时江充他们也被吵嚷声吵醒,过来前堂帮忙。

公孙博先解开那位头部受伤病人的布条,发现是头部受到重物所击后产生瘀肿;先摸摸其头骨,发现头骨没有碎裂,筋也未断,只是淤血聚在一起引起肿痛。

于是公孙博先用推拿手法端提其劲、项、筋骨,再拿干净的白布紧紧地缠绕在他的头部;这时只见公孙博手里拿着一根振梃,在伤者的瘀肿处上下四旁微微振击。所谓振梃,其实就是一根木棒,长约半米,圆如钱大,样子像擀面杖;振击瘀肿处是因为受伤之处,气血凝结,疼痛肿硬,用振梃微微振击,使其气血能够流通四散,则疼痛渐减,肿痛也渐消。

振击一通后,见伤者瘀肿地带略微消肿,在用振梃轻轻拍击他的足心;其作用是令其五脏上下得到通宣,淤血开散,此时伤者脸色开始红润起来,公孙博忙问他:“你现在会不会觉得恶心想吐?”

那人答道:“现在觉得心神很舒畅,整个人都很精神,就是瘀肿处还有一点点疼痛感。”

公孙博笑笑说:“没关系,你稍微休息片刻,待会再跟你做多一次就好了。”

另一个要被搀扶着的年轻人一直躺在地下,江充见状也上前去问询:“小伙子,看你很痛苦的样子,你是哪里痛?”

躺在地下的人见江充在问,咬着牙关说道:“先生,我是从高处坠下的,估计脊椎骨摔坏了,现在站也站不起来,一动就痛。”

江充解开那人的衣服,仔细端详,发现其脊椎伤得不轻,如果不及时矫正,估计以后都站不起来。于是问道:“卢福,拿些木板麻绳过来,做一套桶木来帮他绑住吧。”

卢福应声进了里屋,不一会就拿出了一些木板出来,与江充一块制作桶木。具体作法为:取宽三寸,厚二寸,长度自腰起上过肩一寸许之木板,木板外面平整,向着脊背面需要用刀刻成凹形,使它在用起来时能与脊骨皮肉吻合,并按其长度划分为五分:第一分自左、右两侧面用各斜钻二孔;第二至三、四、五分,均自左、右侧面各斜钻一孔,每孔各穿麻绳。第一条麻绳由肩上腋下交叉紧缚于患者胸前,余可平行紧缚于腹部。

做好桶木后,江充令病人俯卧,先用两足踏其两肩,逐一将木板绑在脊背,绑之前令卢福取出棉絮软布贴身垫之,这样是防止该器械磨痛或磨伤皮肤。

其实此器具类似于今日之腰背支架。

绑桶木比较花功夫,宜慢不宜快,江充他们足足绑了一个时辰才绑好。公孙博也帮他外敷散淤草药,并令其先坐起来。

病人慢慢可以坐起来,并且不感觉到疼痛,然后再令其站起来,刚开始还需用拐杖才敢站立,慢慢地在江充他们的鼓励下,拐杖也可以不用就可以站立。

折腾了一个下午,眼看黄昏将至,江充吩咐他们明天再过来复诊,谁知两位还是有不肯离开的意思。

细细一问,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原来是跟随李陵将军出征的五千勇士中的一员,高个子脊背受伤那个叫曾登耀,矮点头部受伤的那个叫吴有焕。他们在浚稽山遭遇匈奴单于的主力,被匈奴三万骑兵团团围住。当时李陵将军命军队驻扎在两山之间,以大车作为营垒,他自己领兵冲出营垒摆开队伍,前排持戟和盾,后排用弓和弩,迎战匈奴骑兵。

匈奴骑兵见汉军人少,于是强攻汉军大营,李陵挥师搏击,千驽齐发,匈奴兵应弦而倒。匈奴军败退上山,汉军追击,杀匈奴兵数千。

但是匈奴兵毕竟多于汉军几倍,于是经过三天的激战,汉军向南且战且退,最后被匈奴围困在一个小山谷中。

讲到这里,矮个子叫吴有焕的激动得连拍柜台,满脸通红的,说道:“该死管敢,早知道当初我一刀把他砍了。”

“兄弟,那管敢怎啦?”在一旁听得入神的朱安世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吴有焕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管敢本是一军侯,胆小如鼠,想逃跑时被我抓住,就交给校尉都进;本来发生这样的事可以一刀砍死他的,但念及大家相处几年,就网开一面,都校尉也是训斥他一顿而没有处置他,谁知他又趁我们不留神时跑去投降匈奴;本来我们骁勇善战,已经杀了大半匈奴兵,他们都不敢再进攻我们,当时我们是有机会突围的;谁知管勇投降后说出了我们的现状,说我军并无后援,且箭矢已尽,现只有李陵将军麾下和成安侯韩延年手下各八百人排在阵式前列,分别以黄白二色作旗帜,派精兵射杀旗手即可破阵了,单于依计行事,我军惨败,突围时成安侯战死,见此情景,李陵将军为使我们能够逃出,下马受降。”

说到这里,吴有焕和曾登耀皆泣不成声。

此时,江充和公孙博也上去安慰他们,叫他们不要太过悲伤,好好养伤。

朱安世听到李陵将军投降后,忙问道:“大概一个月前我们在逍遥居时,听李陵府上的伙计郭文道说李陵将军生死不明,现在才知道是投降,真的投降吗?”

只见吴有焕生气地说:“不,李将军不是真投降的,李将军一直都想战死,他还叹息说兵败如此,不如一死,只是我们力劝他,说将军您威震匈奴,陛下不会让您死,以后可想别的办法回去,像浞野侯赵破奴虽被匈奴俘获,但后来逃回去,陛下仍以礼相待;当时我们突围时,他受降也是在为我们逃出争取时间,要不然我们都掏不出来的。”

“那你们又多少个人逃出来?”朱安世问道。

“总共有四五百人吧,突围出来就四散逃跑了;我跟登耀一起跑的,谁知他脚滑摔伤了脊背,我就背着他逃跑,一路潜逃到这里,幸好遇到你们,我们又身无分文,而你们还帮我们疗伤,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说到这,他们两人已经感动得直流泪。

这时江充说道:“两位都是为国效劳的勇士,值得我们钦佩,区区治点外伤算得了什么,以后你们就安心在此养伤吧,等伤养好了再说。”

1

第二十章 医馆开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