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风云时代之风云初起>七 仗义出手朱晓峰 适得其反该怪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 仗义出手朱晓峰 适得其反该怪谁

小说:风云时代之风云初起 作者:梅戈 更新时间:2017/3/20 9:19:28

对于帮石强去打架,朱晓峰一是看在大家都是老邻居上,二是看在石强实在冤屈的面子上,石强的话,他是非常相信,从小看着石强长起来,石强老实不老实,他心里是非常清楚,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他对石玲其实一直没死心,帮石强,就是想向石玲示好,石玲今年虽然才勉强十六,可早出落的不是一般的俊俏,早在她上初二时,朱晓峰就为她跟外面的人打了好几回架,可石强他爸是说什么都看不上朱晓峰,何况他们都还小。朱晓峰知道了石强他爸的意思后,虽然没再继续死乞白赖地追石玲,但是是一直没死心,现在有了机会能在石玲面前表现,他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另外他受侠义小说里好汉护三村的思想影响,也是不愿意看到自己街坊邻居的小孩在外面被人欺负。

石强跟朱晓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又问朱晓峰:“三哥,你干嘛不先替我打杨建军?!”

朱晓峰嘿嘿笑道:“这小子跟你是同学,好找,早晚跑不了,所以早打晚打他都无所谓,另外中午放学能看见我们替你打他的学生多,也算替你在你们学校树树威扬扬名!”

石强这下明白了朱晓峰的心思,两个人边走边聊就到了石强家门口,朱晓峰就问石强:“石强,你们家中午有人给你做饭嘛?!最近白天好像看不见你们家有人啊!”

石强摇了摇头道:“甭说平常,现在就是礼拜日也没人帮我做!我妈他们都忙着上班呢!”

“那你自己做?!”

“嗯,我妈给我从单位买了不少挂面,中午我就自己煮挂面吃!”

朱晓峰听了摇摇头:“哪能总吃挂面!”

石强苦笑道:“我们家今年新盖了房,借了亲戚朋友不少钱,我妈我爸着急还,能有挂面吃就不错了!我妈还不舍得吃呢!其实这挂面基本也就是我能吃到,连我姐想吃都没份儿!”

朱晓峰听了,不住地摇头,可他也没法说什么,本想跟着石强进石家坐一会儿,这时身后车铃声一响,石强的嫂子程红英不知出去干什么现在回来了。看见程红英回来,朱晓峰叫了一声嫂子,程红英也下车笑着道:“怎么?晓峰,跟石强聊天呢?!走,到家里聊去!”

朱晓峰叫程红英,是出于礼貌,但他从心里很不喜欢程红英这个人,石刚、程红英的婚礼,朱晓峰一家人做为老石家的近街坊是都来参加了,可从那天的婚礼起,朱晓峰就瞅着程红英别扭,但出于礼貌,见面了,朱晓峰不能不叫程红英,现在看程红英向家里让他,他对着程红英笑了一下:“我是可巧碰上石强,才说了一句话。好了,嫂子,您忙,我回家吃饭去了!”说完他对着石强也说了一句我回去了,人就掉头回了家,

石强看见自己嫂子也喊了一声,程红英是只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对于自己的小姑子、小叔子,程红英是跟丈夫一样,很不愿意搭理,朱晓峰走了,她也就推着车进了院。

对于嫂子对自己的态度,石强也不在意,自己进院回屋放下书包他就去生火煮挂面,程红英则又是肉又是菜地在自己厨房里忙活儿。

石强、曹国海几个人里面,刘向东的胆量是最大,说下午朱晓峰帮着石强去锅炉厂宿舍打刘军,刘向东就想跟着去看热闹,跟石强一说,石强丝豪没犹豫就答应了。

等下午放学铃一响,石强、刘向东两个噌噌就跑出了校门外,朱晓峰已经在离二中校门口不远的地方在等石强了。看见石强出来,朱晓峰吹了一声口哨,对着石强招了招手,石强就带着刘向东向朱晓峰跑了过来。

到了朱晓峰面前,不等石强给介绍,刘向东恭恭敬敬地就对着朱晓峰叫了一声:“大哥!”

朱晓峰看他是跟着石强跑来的,就冲他笑着点点头同时问石强:“你同学?!”

石强回道:“嗯,我的好哥儿们!”

刘向东这时也不顾他们就在校门口不远,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一盒还没打开封的大前门香烟,迅速撕开口抽出一支恭敬地敬给朱晓峰:“大哥,您抽烟!”

朱晓峰赞赏地说了一声:“懂事儿!”就从刘向东手里把烟接了过来,刘向东又飞快的从兜里掏出一盒火柴嚓地一声给朱晓峰才叼到嘴上的香烟点着了。

石强没想到刘向东还有这一手,顿时紧张起来,左顾右盼生怕有老师这时会出现,此时学生们开始从校门里向外涌,石强急中生智,朝着朱晓峰问:“三哥,就你一个人啊?!”

朱晓峰吐了一口烟笑道:“又不是来你们学校打架,都站你们校门口干嘛?!”说着话他向旁边的楼群里一指:“都在楼群里呢!”

石强看着不断涌出来的学生心里有点儿慌,就催着朱晓峰道:“三哥,咱们赶紧走吧!”

朱晓峰好像看穿了石强的心思,点点头就领着他俩向楼群里走去。

还没转过他们面前的这栋楼,也就才到楼角,石强就听见楼那边有不少人在说笑,等他们又向前走了几步转过楼角,石强就见楼那边黑压压站了一大片人,粗粗一数,没有三十个也差不多,他不由得就惊呼了一声:“这么多人?!”

朱晓峰取下嘴里的香烟,笑道:“我从工地上叫了十几个人,路上又碰上两帮哥儿们,打架不嫌人多!”

刘向东看朱晓峰带来这么多人,比刚才更兴奋了,只是他中午只买了一包烟,这么多人可就不够分了。

朱晓峰却不管石强跟刘向东都在想什么,走到他的这帮哥儿们面前一招手,说了声:“咱们走!”然后叫着其中一个人道:“老五,你带着这小哥儿们!”手就指了指刘向东。

被朱晓峰叫做老五的小伙子挺黑挺壮,嘴里答应着朱晓峰的话,推着自行车就过来了,刘向东是赶紧又给他敬了一支烟,其他人就呼呼地开始骑车。

朱晓峰也推起自己的自行车,叫了一声石强,石强就等他骑上车后跳上了他的车后架。

刘军家住的锅炉厂宿舍离黄龙园二中不是很远,骑车过去也就几分钟。等他们快到锅炉厂宿舍时,朱晓峰把右手在半空中举了举,跟着他来的这些哥儿们都懂得他举手的意思,立刻三十多人就按事先说好的分作了两伙,彼此拉开了一段距离开始搜寻刘军那帮人。

可在锅炉厂宿舍家属区转了两圈,朱晓峰、石强他们却始终没看到刘军那些人,不要说刘军,就是跟他们岁数相仿的半大小伙子也没见到一个,老五就骑到朱晓峰身边说道:“晓峰,刘军他们那帮孙子八成没在这儿!”

朱晓峰点了点头:“搞不好就是去哪所学校了!”

老五道:“这周围有三所中学,要不咱们都去看看?!”

朱晓峰琢磨了琢磨:“可学生差不多都放学了,咱们去,未必能找到他们!”

老五道:“转着看看呗,也许能遇到!”

朱晓峰此时也没好主意,就点头同意道:“好,去那三所学校周围找找看!”这一大帮人就由老五带路到那三所中学去搜寻刘军。

但在这三所中学周围转了一大圈,刘军等人还是踪迹皆无,就有人猜测:“是不是听着信儿躲了?!”

朱晓峰把头摇了摇说道:“不可能,这事咱们是才说的,刘军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得着消息,多半是去别的地方干嘛去了!”

老五道:“那就再回锅炉厂宿舍看看!”

朱晓峰瞧了瞧手表:“五点多了,回去能找着他们最好,不然咱们就先回家!”

老五道:“急什么?!天黑还早着呢!“

朱晓峰笑着指了指石强:“咱们没事儿,可他不行,他们家管得严,六点前要是不回去,他们家人六点半就差不多到家了!他爸他妈到家了他要是还没回去,估计他爸就得揍他,这两天,他爸脾气可暴着呢!”一番话,说的石强有点儿不好意思,老五几个却连说了几个明白,一群人就又回身二次去了锅炉厂宿舍。

在锅炉厂宿舍又找了一圈,刘军等人的踪影还是没发现,朱晓峰就让大家先回家,等哪天有时间再过来,路上大家就纷纷散了,刘向东则由老五送了一段,然后自己回了家。

进了大黄龙村快到家,朱晓峰对石强小声道:“明天中午下课铃一响你就赶紧出学校,我带着人在外面等你!”

石强路上正奇怪朱晓峰怎么不说明天打杨建军的事,现在听朱晓峰说让他明天中午下课铃一响就赶紧跑出学校,又兴奋又害怕地回了一声:“明白!”

朱晓峰怕他害怕反悔,就又说了一句:“石强,你要后悔还来得及!”

石强心里此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回来的路上,害怕的感觉本来在逐渐占上风,已经又有点儿想打退堂鼓,可此刻朱晓峰一问,他男子汉的本能当即就战胜了其他,声音不由得也高了两度:“三哥,我不后悔,只要你能替我出这口气,我豁出去让我爸打死!”

朱晓峰笑了笑,说道:“不至于!”

说着话到了朱晓峰家门口,石强跳下车说了一声:“我回家了,三哥!”就朝自己家跑去。

进到自己家院里,看见他们家里除了大哥石刚两口子在他们的小厨房里做饭,家里其他人都还没回来,石强松了一口气。开了自己屋门把书包放下,他又拿着钥匙把父母屋的门锁开了,在他们屋的桌子上又找到厨房门的钥匙,开了厨房门他就先去看中午封好的煤球炉,万幸炉子里的煤还没烧过头,最上面的一层煤球是才开始烧,他嘴里念了一声佛,把炉膛里烧过的煤球核儿向下捅了捅,又添了点儿新煤球,因为灶门都打开了,炉子里的空气流通变得畅快,新添的煤球很快也烧了起来。厨房的桌子上有昨天石强母亲买回来的菜,石强就一边看火一边择菜。

十多分钟后,郑文秀回来了。每天下班,她先要去菜站买菜,当然是以便宜为第一,然后赶紧跑回家给一家人做饭。没了老大两口子一起吃,这一家人的饭菜反而好做,反正吃好吃歹当家的跟下面三个孩子都不挑剔,要是老大两口子跟着一起吃这事可就难办了。

进到院里看厨房门开着,郑文秀支好自己的自行车就提着买菜的网兜跟自己的饭盒进了厨房,石强见母亲回来了,亲热的喊了一声:“妈!”

郑文秀看小儿子在择菜,就问了一声:“作业写完了?!”

石强回道:“写了一点儿了!”

郑文秀就把网兜、饭盒放到厨房的桌子上说道:“那你先去写作业吧!妈来做饭!”

石强的作业今天也是真不少,因此他就顺从地点点头,说了声:“妈,那我去写作业了!”

郑文秀看着小儿子满乖,开心地笑了:“好儿子,好好努力学习,将来要是能考上大学,妈跟你爸就算没白养你!”

石强看着母亲这大半年少有的笑容,也对着母亲笑道:“妈,我会努力的!”

回到自己屋里在写字台前坐下,摊开作业本,石强手里拿着笔却没写作业,脑子里是又开始想朱晓峰帮他打架的事。想着能报仇出气,他觉得兴奋,可刚才看着母亲过早苍老的容颜,他心里又觉得不忍,父母对自己期望那么大,自己该惹事让他们生气吗?可转念又一想自己所受的气,所受的冤屈,心里又是激潮翻滚。

他脑子里正想着这些事,老石下班也回来了,今天上了一天班,老石又不是很痛快,他如今所在的班组,组长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年纪不大,却是一肚子的坏,看着上面领导很不待见老石,他就也处处刁难老石,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让老石去干不算,工作量更是比别人多一倍,饶是如此,还没事儿找事儿对老石横挑鼻子竖挑眼,气的老石都想跳起来揍他一顿,可一想家里如今的状况,他又咬着牙忍了。单位上的事儿烦心,家里同样不省心,除了要操心混蛋老大,最近这小儿子也是不省心,为此回到家他第一句话就是问:“石强那小兔崽子今天没给咱们惹事儿吧?!”

老石这句话,是站在厨房门口外说的,他们家的厨房,是建在院子东面,一共一间半,为了吃饭时端菜端饭方便,离北屋是非常近,老石站在厨房门口问郑文秀的话,石强在自己屋里是听的清清楚楚,看父亲对自己如此不信任,石强的倔劲儿上来了,索性不再想其他,一心就只想着报仇出气。

郑文秀在厨房里听见老石语音里透着不痛快,知道他在单位又惹了气,就轻声说道:“你把石强想成什么人了?!他是那种惹是生非的孩子吗?!从小到大,他给咱们惹过事嘛?好了,你先回屋歇歇,一会儿饭好了咱们先吃,不等石慧她们姊妹俩,今天我在单位食堂给你买了一瓶二锅头,你喝两口!”

一说有酒,老石的心情变得好些了,自从石刚的婚事提上日程,老石就没怎么喝过酒,要知道买一瓶酒要好几块钱啊!

郑文秀看老石站着没动,就笑着催了他一句:“你先回屋吧,我这里差不多快做好了!咱们也不用等石慧、石玲,她们俩且回不来呢!”

老石这回点了下头,说道:“好,那一会儿我再过来!”转身离开厨房门口回了他们睡觉的北屋。

吃完晚饭,郑文秀收拾了碗筷去厨房刷洗碗筷归整剩饭剩菜,老石就把石强叫过来又教育了一通。今天晚上依然教训石强,是因为老石出于对组织的绝对信任无限忠诚,石强的班主任张老师请老石到学校去,老石就认为张老师是代表组织跟他谈话,而组织是绝不会欺骗个人。说起老石,十八岁参军,不到一年就入了党,在部队一干就是五年,是当了两年半班长,还代理了半年多排长,对组织那是绝对忠诚无限信任。如果老石上过学有文化,那是绝对不会复员转业回家,就是复员转业回家,恐怕也不会一直只在大队当大队干部,不要说公社,就是区里恐怕也早就去了。就是因为他出于对组织的无限信任,所以他才相信了石强班主任的话而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为此今晚他又来教育石强。石强这两天本就对这事十分冒火,本想吃完饭把作业写完就睡觉,没想到又被父亲训了一通,听着父亲说要他一定听老师的话,他心里的火那是噌噌的向上冒。耳朵里听着父亲的教育,他不敢反驳,嘴上也嗯嗯啊啊做着应付,可心里不禁就产生了严重的逆反心理,心道:“我这一回偏就不听了,你们不是认为我是坏孩子坏学生嘛?那我就真做一回坏孩子坏学生,不出了心里这口恶气,我就不算人!”

(未完待续)

0

七 仗义出手朱晓峰 适得其反该怪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