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心城难破>第五章 敌友酣战纠结 我军大刀解围(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敌友酣战纠结 我军大刀解围(3)

小说:心城难破 作者:过往岁月 更新时间:2017/3/21 6:27:28

眼看第三日又过去了。虽然是日军和国军的较量,但是我军也如坐针毡,毕竟我方与敌军、友军在情感上是有很大区别的。日军对孙谋来说,更是多了一层杀亲之仇。

孙谋将要参战的想法报告旅部。旅部未置可否,只是说:现在情况复杂,根据自身的情况各自为战,视自身的情况而定。

孙谋也在猜测旅部的意思。由于国军没有向我们发出要求,帮还是不帮,在团内形成以孙谋为代表的主战派和以肖强为首的观战派进行讨论,各自都有道理,谁也说不过谁。讨论归讨论,但是最后的定夺还是孙谋说了算。孙谋当天晚上一夜没睡。第二天上午七点,在全团营以上干部会议上,孙谋最后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孙谋说:“敌友军之战已进入关键时期,我们想插手参战,可如何介入战局是关键。国军没有任何邀我们入局的意思,但国共合作时期,袖手旁观已非必要。时机上,再观望观望,如果国军能扭转战局,我们就不参与,若扭转不了,我们研究一个方案如何参战。我们参战的目的是借助国军力量最大限度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由于我们的武器装备与日军差距太大,硬拼我们肯定会吃大亏。我们只能打巧仗,这对我们生存发展是有益处的。”

会上大家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孙谋在静等战局的发展情况。孙谋继续派侦查员前往侦查。

敌友军的战场上,国军失去了东西侧翼。日军很快对正面国军加强进攻。国军为了节省子弹,对日军进行脉冲式的打击。日军一面在前面佯攻,一面在国军的主阵地东、西端分派两股日军侧攻,以对国军形成围攻。国军好像察觉到日军的阴谋,在东西各安插了两个营的兵力,但是最后都被日军吃掉了。这样,日军对国军真正形成合围之势,最后的总攻就要开始了。

天将黑了下来,在战壕中的国军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他们大多放下枪,手握大刀,目不转睛地盯住前方。日军的特工队开始活跃起来,他们悄悄从南面潜入,用飞刀杀死国军的站岗士兵,混入休息的国军人群中,用匕首迅速屠杀起来。

“有日军混进来了!”突然有人喊了起来。国军士兵惊见确有便装的日军在自己队伍中偷偷地杀人,于是开展搏斗。黑暗中,国军分不清彼此相互误伤者不少。炊事班的战士迅速点起火把,总算能看清了,这群日军开始换成长刀,与他们相拼的国军战士基本无还手之力。日特工武功了得,他们与国军粘得很紧,国军不敢开枪。汤明武接到报告立马赶了过来。在火把照耀下,他看清了一群强悍的恶魔在国军人群中有恃无恐地砍杀。

“把机枪给我。”汤明武从机枪手里抓过机枪。

“国军弟兄们,快躲开!”汤明武端起机枪就向那群魔鬼日特工队扫射。

日特工开始一愣,因为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国军战士。汤明武为了除掉这群恶魔,不惜牺牲国军战士的生命。这群恶魔在机枪的扫射下逃跑了。他打死两个日特工,也打死了两位国军战士。

我军终于在下午六时作出决定出兵。孙谋亲自带队,出动了包括大刀队在内近一个营的兵力,一营李营长和大刀队队长正觉也在其列。

孙谋临走前做了两件事,一是向顾萍交代了一个事情:他写了一个纸条,让顾萍将纸条的内容用日文翻译抄一遍传递给日军,让她继续发挥作用;二是到柯云的住处看看儿子卫国。到柯云那儿看到儿子卫国在独自玩耍,孙谋非常高兴,心在想我要亲手杀几个鬼子为你爷爷奶奶、妈妈报仇(这是团长不外宣的秘密)。他转向柯云交代道:“柯云,假如我有不测,你是姑娘家带卫国不方便,麻烦你将他交给一个好人家养着,我就是到九泉下都会感谢你的。”他知道用语言无法表达此时的心情,向柯云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柯云面对孙谋的军礼,显得不知所措,望着他一句话说不上来。

孙谋率队向肖强、二营长、三营长、柯云和慧觉告别。三百多人挤到六辆曾从日军缴获的卡车上,火速来到距目的地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他们伪装藏好车辆,徒步潜入目的地。孙谋登上高处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地形和日军的大本营。

“团长,趁天还没大亮我们赶快部署兵力。”一营的李营长催促道。

“什么,我们就来了三百多人,还谈部署兵力?你看看日军什么装备,想拿鸡蛋碰石头吗?”孙谋拿着望远镜边观察边说。他的语言很轻松,可以感觉到他身临战场的兴奋。

“那我们来做什么来了?”

“别废话,听命令!”

天微亮,日军开始进攻了。正面的坦克轰轰作响,一时间枪声稀稀落落到枪声大作。敌人的部署也基本显现出来。李营长急得不耐烦了:“团长,下命令吧。”见团长只顾用望远镜看着前方一声不响,李营长也不敢轻举妄动,急得手痒痒的。他听不得枪声,害了战争癖了。

天渐渐的大亮了。随着国军的子弹渐渐减少,日军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国军战士齐刷刷地将枪背在身上,手中换成长刀,蹲在战壕等待日军的靠近。

孙谋手中的望远镜已经端了一个多钟头了,还在看,就是一言不发,这可急坏了李营长,他刚要开口,孙谋说话了:“李营长!”

蹲着的李营长迅速站了起来:“到!团长下命令吧!”

“李营长,你仔细看一下前面。日军已经全体出动,留下一个绝好的位置。你领一百人,带三挺机枪从敌人的后面猛射,战线拉长一些,给敌人错觉,以为是大部队。开枪时间以我们出现为准。敌人后退时,会给你们造成压力,要注意撤离,保存实力,不要硬拼。下面看你的表演了。”

“是!明白!一连跟我来!”一百号人猫腰跟着李营长到达指定位置。

孙谋将望远镜交给正觉并对正觉说:“正觉队长,你看到了中间持长刀的那群日兵就是日军特工队。战场上侧翼的日军已撤,日军已形成对国军形成半圆弧状攻势,我们趁此时接近他们,你看看再决定。”

正觉用望远镜仔细看了看说:“东侧山势南段向内拢,翻过去就易于接近日军。团长,你做决定。”

“不,你做决定,今天听你的。”团长突然低调起来,要做一回兵了。

正觉一听来了精神,团长这时成了他的兵,于是他喊道:“大家手握大刀!跟我来。”近两百号人取下背在身上的早已磨得明晃晃的大刀,跟着正觉沿着沟壑向南跑去。

国军那边开始不堪重负。日军的特工队虽然只有百十号人,但他们是搅局的。他们自恃武功高强,来拼刀的国军战士遇到他们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他们面目狰狞,像嗜血的恶魔,有的国军战士见到他们,不战精神已经垮了,很快成了他们的刀下鬼。但是,在一声一声的命令下,一批一批战士又勇敢地冲出战壕,又一个一个在屠刀下倒下。汤明武已经红了眼,几次欲冲出战壕,都被他身边的人员劝住。他眼睁睁地看着恶魔在吞噬着自己的战士。他心如刀割,他再次端着机枪冲出战壕,但是他不能开枪,因为日军和国军战士黏在一起。无奈他又扔下机枪,抽出大刀欲与日军拼个鱼死网破,他又一次被身边的人死死抱住,哀求道:“军不可一日无主,你死了谁来领咱们打仗,留得青山在,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汤明武是个犹豫性格。在手下的极力劝阻下,放弃了冲出战壕与敌人肉搏的想法。只得拿望远镜,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兵一批批上去,又一批批倒下。

孙谋和正觉他们顺着沟壑来到距敌友酣战最近的地方。翻过小山头就是战场。正觉下令:“弟兄们!把上衣全给脱了,免得让日本人的血弄脏了我们的衣服。”

战士们衣服脱得很快,因为大家上身就穿一件棉衣,也没内衣什么的。孙谋也脱光上身。正觉看了一下两百号人说:“张志勇、王土地随时在团长左右,保护好团长。翻过山头就是我们民族的仇人日本鬼子,给我狠狠地杀。出发。”

天真得很冷,脱去棉衣才能亲自体会到,大家全靠精神抵御寒冷。他们举着大刀在翻过山头那一刹那,李营长那边的枪响了。李营长那边利用日军掩体用机枪向后卫的日军猛烈地扫射。敌人一愣转身后望的刹那间,正觉他们两百号人以百米冲刺,如天降一样进入敌友混战区。

正觉此时才感到活得有意义,他面对的是他朝思暮想的对手日军魔鬼特工队。他飞身越过一国军战士,来到日特工刀手密集地方。他也迅速被至少五个日特工刀手围住,他的动作和刀势变幻莫测,很快日特工刀手三人丧命。剩下日特工队员的不敢靠前只是打转,正觉也不敢将自己置于与日军分离状态,会遭到日军冷枪的袭击。于是他极力靠近日军,在迅速运动中熟练地砍杀日特工。

团长孙谋挥舞着刀,心里在数着,砍死一个就在心里说为他爹的,砍死第二个为他娘的,砍死第三个是为他媳妇的,第四个是他弟弟的……团长正在酣战,突然一日军从背后向孙谋刺了一刀,孙谋倒下了。日兵准备再刺第二刀时,被赶来的张志勇一刀毙命。张志勇一面蹲下身护卫团长,一面应付围过来的日兵。王土地随即赶到解了围,好在孙谋伤的不是要害部位。

八路军的出现,打乱了日军的最后歼灭国军汤明武的计划。

汤明武被突然出现的一幕震惊了,他马上醒悟过来:大喊:“八路军兄弟来助阵了!弟兄们全线出击!冲啊!”两千多人像洪水一样漫下山来。

日军开始后退。李营长在日军的强火力施压下有序撤退到侧翼。他们从侧翼翻过山头再次参与到战斗中来。

日军边打边撤。李营长他们从侧面架起机枪向日军扫射。正觉他们和国军一道与日军殿后部队混战在一起。正觉不断感觉到有枪弹从他身边飞过,好在他与日军粘在一起,使得日军不敢肆意向他开枪。正觉越战越勇,他的举动一次又一次鼓舞着我军和国军将士们。正觉和大刀队的战友们已经变成一个个血人了。日军撤退开始加速,汽车开始发动等待日兵上车,坦克开始加码,殿后的日军一边应付追来的共军和国军一边逃跑,开枪的频度在减少。共军和国军的机枪手们向逃离的日军猛烈扫射,彻底消灭了日军的最后一点疯狂。这一仗算胜利了,歼灭日军近两千人,极大鼓舞了广大抗日军民的士气。

共军和国军各自集合,清点人数。我军伤亡十四人,国军三天的战斗伤亡三千四百多人。虽然我军和国军参战人数有很大区别,但在决定这次战争成败的,八路军还是起到关键作用的。这一点国军是不可否认的,特别是参战指挥者汤明武心里最清楚。

汤明武领着他队伍领导班子,并带来五十箱肉罐头到东面山坳里慰问八路军。八路军在山涧里砸开冰,用水擦洗身上的血迹,那段水流迅速变成血溪。汤明武见状表现出流泪的感动。他命令随行人员打开罐头。只见国军随行人员非常熟练地用匕首在罐头一端划了十字架,将划好的罐头递到每一位八路军战士手里。八路军战士将罐头拿在手中就是不吃,等待孙团长的命令。汤明武说话了:“弟兄们辛苦了!吃!”

突然一个声音让汤明武一愣。说话者声音低沉但有力度:“没有我的命令谁也别吃,不就是猪肉做的罐头吗,等回去杀猪慰劳你们。”

这个声音让汤明武一下没了底气。他靠近这位背部负伤趴在地上的说话者。当他看到他左耳有一个豁口,断定他就是孙谋时,改变了口气:“孙将军,我向您负荆请罪来了。”于是他单膝跪下,“孙将军我对不住您。您不计前嫌救我于危难,我和我活着的弟兄们的命是您给的。大恩不言谢,望来日报答吧。”而后又对身后的随行人员说,“这场战争的胜利品虽然不多,你们收集好装车全部送给八路军。

“上次乱石山的那次战斗,我汤某……”

汤明武还想说什么,被孙谋打断:“那次战斗,你们见死不救,也有你们上峰的意思,也不能全怪你,我们各事其主,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我们的共同敌人是日军,所以你也别谢我。我背部疼痛的不能说多话,我们后会有期。”

“感谢孙将军的大仁大义。”汤明武站起向孙谋行了一个军礼道,“孙将军后会有期。”

汤明武转身领着慰问队伍走了。

汤走后,孙谋把手一挥,李营长接着大声说:“大家吃吧。”

许多战士对罐头闻所未闻,更别说吃过。罐头的美味带给战士们的愉悦不断从他们的神情溢出。

他们对牺牲的战士进行登记,做了安葬和标记,而后向他们默哀道别。

0

第五章 敌友酣战纠结 我军大刀解围(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