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姑苏一梦越王来>入室陌上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入室陌上花

小说:姑苏一梦越王来 作者:倚风听雨01 更新时间:2017/3/15 14:09:48

东方来说道,我愿意。

  伍子胥知道这结义兄弟的脾气,一时来了性子,天王老子在他眼睛里,屁都不算一个,若是顺眼,乞丐傻子,他都会当做亲爹对待。

  东方来向着伍子胥说道,你结拜了专诸,这不专诸死了之后,你还经常来此地吊祭,这专诸兄弟生着不寂寞,死了也不孤单。我虽然活着不怎么寂寞,可是我怕,等我死了之后,没有人吊祭于我,太过于可怜,这不才与这年轻的兄弟结拜。

  原来这东方来是怕自己死后寂寞,才过来结拜,伍子胥也不好说什么,于是说道,你可知她时谁。

  东方来说道,管他是谁,只要待我好,我便结拜。

  那好吧,这可不是男子之身,是女儿之身,伍子胥这时严肃的说道。

  什么男子,女子,是人吧,有火热心肠吧,那就可以与我结拜,你罗里吧嗦的那么多,说些有用的好不?东方来这时看着伍子胥说道。

  那好吧,你们结拜,我不参与,伍子胥退到一边,东方来说道,就是,我便于这女子结拜,我做哥哥,她做妹妹。

  夷光一看,这老头有意思,年纪比她父亲都大,竟然与自己结拜,不过看了这东方来也是赤子之心,说道,东方老前辈,在下只是贫民出身。

  在下,在上的说那么多,我也不是贵人,你看我要是有钱人也不会穿这种衣服,既然投缘,不可错过,是你瞧不起我么?东方来这时似乎发现了事情真相。

  不是,不是,在下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夷光连连摇手,怕这老怪物误会。

  东方来牵着夷光的手,跪在地上,雪尚未停息,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伍子胥哈哈大笑,心想这老家伙有意思,有时也真是糊涂,与人家结拜,竟然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

  伍子胥一笑,东方来似乎不好意思,挠了一下头,说道,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今日我只是高兴与她结拜。

  夷光心想,这老头真是懵懂无知,想来不会是什么坏人,于是笑着回答道,小女子夷光。

  东方来一听夷光两个字,似乎想到什么,抓了一会耳朵,那黄豆一般的眼睛,来回转了许久,一拍脑袋,说道,记得我师父说过,我这人异性兄弟不多,有伍,还说我有一个东西组合,我当时没有明白,稀里糊涂的就下山了,结果在楚国遇见了伍子胥,然后就稀里糊涂的与伍子胥结拜,我结拜伍兄弟之后,就再也没有结拜过,不是不结拜,是很少看上可以与我结交之人,东西组合是啥,我一直不明白,今日总算明白。夷光妹妹,这可是我师父几十年前算定的,这缘分真是天定。

  说罢,向着上天磕头,夷光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后来才明白,他叫东方来,自己叫夷光,乡人赞之以美,赠名西施,名字组合刚好是东西。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老哥,你还相信这。

  东方来一听夷光叫他老哥,说道,不要叫我老哥,叫我义兄即可,我还不曾老,我一直年轻着,不然以后我怎么找媳妇。

  伍子胥看着这结拜兄弟,在哪里不知说些什么,也懒得去管,他们盟誓于天之后,夷光又站起,向着结义的义兄行礼,头还未来得及磕,这东方来慌忙用手拉起夷光说道,与你结拜是义兄我看重你内心热肠,这你跪拜于我的繁琐礼仪,罢了,我从来都没有向着伍兄磕头行礼,这并不代表我不尊重他。

  夷光见这位仁兄这般说辞,也就不便行礼,东方来坐在火堆旁边,喝了几口酒,口中嘿哈吐气,吐出一个长不及寸的黑色小剑,说道,做了义兄,要给小妹送一见面礼,身无长物,暂且送你这寸短剑,可以用来防身。

  夷光只是在苎萝村长大,除了浣洗衣物,便是栉风沐雨,村里就那么几个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他们有时热情,有时冷漠,没有什么大善行,也感觉不出什么大恶,所谈不过婚嫁,以为这辈子也就这般,到了越王处,生疏,只是听郑旦与范蠡在那里聊些所谓的世外之事,有时都觉的新奇,惊异,不曾想与伍子胥呆过这一天,竟然遇见闻所未闻的事,郑旦的手段算是高明,此时看来,这手段怕是寻常,这外在世界,除了吃喝,还有那么多的玄妙。近深夜,松照已经在灶台附近搭起了帐篷,伍子胥与东方来许久不曾谋面,因此就在一个帐篷,陌上花笑着说道,这两位,估计今夜不会安睡,夷光,你若不嫌弃我这老婆子吵,与我挤在一个帐篷如何?

  夷光见陌上花邀请,欣然应允,二人进了帐篷,松照排好夜值,坐在火堆旁边警戒,陌上花带来随从四人紧挨陌上花帐篷,找一帐篷,轮流看护。

  伍子胥与东方来似乎没有什么废话,片刻之间,已经入梦,虽近深夜,此地在山坳之间,加之大石遮风,几堆篝火,帐篷之内,竟也温暖如春,临睡之前,夷光与陌上花又饮酒一壶,陌上花飘蓬一般,对此习以为常,夷光初次这般,不一会想起范蠡,自己心爱的人,没有想到竟辗转失眠。

  不一会,陌上花说道,夷光早些歇息,明日,不知会有什么等着我们,我们需将自己照顾好,方有精力对付。放空自己,想着自己在太湖里,只是小鱼一般自在。

  夷光遵照陌上花指教,将自己头脑中的想法排空,心内一片澄明,宛如弯月一眉,在心内悬挂,体内竟有一些自在,酒里所引起的那份体热此时已经散尽,却感觉自己四肢如滴沥泉水,一点一点,向着自己丹田汇集,竟有说不出的自在,渔翁心法,脑中忽然清明起来,默念一遍,不一会便入沉梦。

  不知何时被陌上花推醒,睁眼看去,光照帐篷,已近寅时,雪不知何时停下,帐篷上积一层雪,近二指。伍子胥与东方来在一边比比划划,一个雄壮如虎,一个精明似猴,蹿高伏低,战在一起。

  陌上花看了看夷光,笑着说道,你这易容之术实在低劣,若是有心,还是看我给你装扮一下。

  说罢,打开自己一个小巷子,在里面翻腾一阵,取出一些粉末,用雪水花开,揉搓一会,在夷光脸上捣鼓了一会,她又看了看,笑着说道,这样子似乎不坏,你昨日样子,黑痣过于突出,更易扎眼,这下好了,普普通通,看过一眼,不会再有印象。

  说着拿出自己的铜镜,夷光看去,惊骇不已,眉目之间常见的云雾,此时被掩盖住,点了几点小黑点,立马混沌下去,鼻子似乎垫的稍歪,一下子格局改变,脖颈轻轻涂抹一层,不在细腻,略显粗糙与脸一色。

  夷光似乎十分满意,不住赞叹陌上花,技艺高超,比郑旦不知要高深多少。

  看着夷光这么乖巧,陌上花甚是欢喜,忍不住喜欢上这女子,低声说,夷光,看你这般讨巧,我都忍不住想收你为入室弟子。

  夷光心想,拜师,郑旦说过,有师父指教,出入江湖之上,也算有了根底,不然,寸步难行,再说这次,来吴国邀请陌上花去越国,就是让她教授技艺,反正早晚都要陌上花指教,于是说道,拜师要规矩仪式,这样未免草率仓促了吧。

  呵呵,不必,为师为啥喜欢跟伍子胥在一起,就是因为为师也是一个随性而为之人,这些繁文缛节,做给外人看,再说师父这般年纪啥没有见过,等时机合适,在举办也是一样,陌上花不知为何,看着夷光格外的舒服,就有了这念想。

  外面伍子胥与东方来较量完结,二人不必分出胜负,因为在彼此心里已经知道谁胜谁负,可是这结果对二人来讲没有什么。因为他们是兄弟,彼此已经了然。验证自己,提高自己,才是切磋的目的。

作家论坛| 帮助中心| 联系客服|关于我们|诚聘英才|版权声明|Copyright ? 2017 All Rig

0

入室陌上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