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神谋之苏秦传>第三十二章 患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患难

小说:大神谋之苏秦传 作者:堰风 更新时间:2017/3/20 10:07:59

钟离子搀着苏秦踉踉跄跄绕过萧墙,终于摸到大门。

俩人一出大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近至远,显然,脚步声是从他们眼皮底下走远的。钟离子一惊,以为门外也有刺客守候着,连连目光触及到的只有个黑影,不知何故一溜烟的向巷子深处跑去,没多久,便消失在黑暗中。

苏秦流了不少血,有点头昏目眩,呕心难忍,也顾不了别事。钟离子需要照顾他,自然也无心顾及,背后尚有刺客,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

虽然时候尚早,只是此地处城北,较多居民区,黄昏进城劳碌了一天的居民早己关门闭户熄灯憩息。小巷并没有像城中街市那般热闹。

“不行,苏兄,你还在流血呢,我们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包扎止血。”钟离子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小巷有点出奇的静,惟有小户人家的阁楼牖洒出微弱的光晕。钟离子搜索着小巷的深处,希望看到有一辆马车,然这般时候僻静的小巷连个人影都没有,何来车马。

“我们只有走出这巷子,去往街市,找家药铺……止血包扎才行。”苏秦喘着气,一边由钟离子挽着艰难行走一边有气无力道。

“嗯。”钟离子使劲点头,她必竟是个女儿家,怎么背得动他这么高大的身体,只有扶着一步一履一瘸一拐行走,每一步都累得她快要崩垮。

突然,巷子深处有一团黑糊糊的物什挪动着,不知为何物,钟离子慌乱起来,见苏秦己差不多昏睡,任由自己折腾,也顾不得那么许多,稍稍加快步伐。此时,似乎前方那物什停止不动了,借着微微月光及两傍零星的灯火,看到一个矮矮瘦小的人从上面下来,显然那人看到后面有人,才停止不前的。钟离子虽心跳不止,然当她看清那是一辆牛车方才安下心来。

“你们是何人?”夜色中一个清脆的童声向这边传来。

钟离子一闻便知,这是一个总角小儿,却不知为何黑夜独自驾着牛车在这巷子里徘徊。然看到小儿的牛车钟离子便起了一阵欣慰,道:“我等乃稷下学宫学子,出来夜游,未料路遇歹徒,我苏兄身负重伤,昏迷不醒,还得借小哥牛车一用,将我等梢往城中药馆,钟离感激不尽。”

“好吧——”小儿此时也看清苏秦侧倒在钟离子身上,定然伤得不轻,而钟离子显然己力不可支,便二话没说主动扶苏秦上车,车上铺满芦草,小儿与钟离子合力将苏秦安躺在芦草上。钟离子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来,借着淡淡月光,用力扎紧伤口,用以止血,再一层层的包扎完毕,才彻底跨了下去,倒在一边。

“你没事吧?”小儿道。

“没事。”此时钟离子看清,这个小儿不过十一二岁光景,一脸黝黑。“麻烦小哥了。”

“嘿,没事。”小儿憨厚笑之,“你且扶住他,我驾车。”小儿说着爬至前面那木辕上,挥动着竹杆,“哞——哞——哞”三声,老牛懒懒地动了起来。

“小哥为何深夜在此?”路上,钟离子问。

“俺在城郊济水河畔放牛,都怪俺贪玩,城里溜了一圈,遇一帮百戏团,那高絙、吞刀、吐火、扛鼎可精彩啦,看得一时着迷,竟忘了出城,等想起来,城门关了,俺百般求开放行,城吏不喻理会,俺只好打算宿街头巷尾待明日鸡鸣出城,没想到碰到你们,俺便再跑一趟城里呗。”

“多亏遇见小哥,不然我和苏兄不知该怎么办。”钟离子道。

老牛挪步虽笨拙,好歹也由轮子载着,不一会总算挪出了又窄又深的田子巷,耳畔己隐隐传来喧哗市声。拐过弯,总算看到了过往行人,街头便有家药馆,钟离子素知,便叫小哥在此停泊。

小儿下车上前敲门,很快便有人开门,钟离子唤不醒苏秦,便与小儿搀着他下车,进药馆。药馆老先生将他们安顿于一间偏室,听说是剑伤,便急忙施手术清理伤口,调施伤药敷之。

“所幸伤及未深,昏睡不醒乃失血所致,在此睡上两时辰便会醒来。”老先生叹了口气。

“多谢老先生相救!”钟离子道:“今夜我等三人怕是回不去了,劳贵舍借宿一晚——”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些刀币来交于老先生。

“无妨,老朽这便叫人安排烧点热水帮这位先生洗洗,你们好生照料,老朽告退。”老先生接了刀币退出。

约摸子夜时分,苏秦还睡得沉沉,牖外月光如旧,钟离子守在苏秦榻傍,小儿己在壁落睡下。

钟离子看着苏秦,想着当初初次邂逅时的情景,那时候灰不溜秋饥肠辘辘的自己,他请她吃饭,留她过夜,跟今夜一样。如今一晃一年光景,这一年来,与他对月吟唱鼓瑟相伴,心底早己有了说不出道不明的冥冥情愫。

“苏兄,你快些醒来!”钟离子己守了足足三个时辰,然苏秦却是一丝醒来的迹像都没有,钟离子不免急躁起来。突然想起脖颈挂着的那块白玉,用手一摸,抓在手心,小时候经常听祖父讲,此玉可驱魔避邪通窍护神,她挂了十几年,从未遭遇过人生疑难,看来确实灵验,忖此,便会心而笑,急忙取下,快索利落的将他系于苏秦的项上。

“但愿此玉能保佑苏兄平安!”她双拳合抱,闭目许愿。

正巧,愿一许毕,夜深人静只闻得一阵咳声——

“苏兄,你果然醒了。”钟离子说着随手拾起傍边的薄絮盖之。

“钟离子,你没事吧。”苏秦一睁眼便看到了钟离子,她眼皮压抑着,神色倦怠。而自己却感觉舒服多了,知道她己守了一夜,心中不免过意不去。

“问你自己有没有事才对。”钟离子想起那惊险一幕,还心有余悸。“苏兄也真拿命开玩笑,就那样用身体扑过来挡刺客的剑……”

“不然的话,那你就没命了。”苏秦止了血,喝了碗汤药,睡了两时辰,气色恢复了许多。

“如果苏兄为我丢了性命,叫钟离如何心安。”钟离子说在嘴上,别扭在心里,不敢直视苏秦。

“钟离子哪里话,别说咱们是一室学友当患难与共,就算换了别人也会这么做的。我们帮助子易先生冒着危险也不过为了个义字。那重生、侯兄不也是为了咱们挡在后头跟刺客拼命,此刻还不知生死,就连那总角小儿也深知他人有难出手相帮。”苏秦说着看了看壁落熟睡着的小儿。

“这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钟离子也将目光拐向壁落。“对了,重生、侯兄不知道怎么样了,真叫人担心。”钟离子忽然又开始蠢蠢不安起来。

“是啊,刺客人多势众,且个个是一等一的高手,侯兄乃一介文人,如何能与习惯了刀锋上嗜血的刺客拼杀。怕是凶多吉少,我又受了伤,也想不出好的法子来,这便如何是好?”苏秦一急,伤口又阵阵的剌痛起来。

“子易先生也受了重伤,手无搏鸡之力。但愿上天护佑他们。”钟离子只有祈祷。

“都怪我太鲁莽,为什么那么急着去田子巷呢,我害了侯兄,连累了子易先生。”苏秦自责。

“苏兄也是为了急着救子易先生,只是那些刺客来得实在太快,简直出人意料。”钟离子道:“这些刺客难道真有通天的本事?居然这么快就追到田子巷。”

“我也想不通。”

“苏兄,你说他们会不会是跟踪咱们来的?”钟离子一直在疑虑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刚到香宅,刺客也紧追而来,这太巧了,而且我们在密室中的谈话似乎也被他们听到了。”

“钟离子问得好。“苏秦见她话说到了点子上,便道:“我也百思不解,刺客知道我们身上有一份文件。”

“假设刺客是跟踪我们而来,那他们如何得知我们要来香宅面见子易先生?”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这份仗义反倒成了一把杀人于无形的刀刃。”苏秦有些愧疚道。

“苏兄也不必如此,我想子易先生定会相安无事的。”钟离子道:“苏兄安心养伤,一切等苏兄恢复了再作计议。”

“这……”苏秦感觉胸口有块什么东西,伸手一摸。

“苏兄别介意,钟离私自将它挂于苏兄项上。”钟离子有些不好意思。

“这白玉不是你的传家祖玉么?如何给了苏秦?岂不是忤逆了祖训?”苏秦道。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祖父便叫我随身配带,可以驱邪避灾长生,永保平安。苏兄为了我受伤,命都差险丢了,这块玉算得了什么。”钟离子道。

“这也是我自找的,是我太大意了,害了自己,还连累了大家。”苏秦不止一遍怪自己行事欠虑,不计后果。

“苏兄有何打算?”

“待天明你我便返回学宫。”苏秦道:“钟离子侍侯了苏秦一夜,也累了,歇歇吧。”

“嗯!”钟离子点点头。

0

第三十二章 患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