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大汉十三珠>第42章 箭上有毒怀鬼胎,太平疑祸孔莺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2章 箭上有毒怀鬼胎,太平疑祸孔莺莺

小说:铁血大汉十三珠 作者:大炳峄爹 更新时间:2017/3/19 18:08:45

第42章 箭上有毒怀鬼胎,太平疑祸孔莺莺

不多时,已有大批金吾卫从远处叮里哐啷脚步杂乱赶来,那两个一胖一瘦捕快,也衣衫不整带着几个人屁颠屁颠赶过来,太平公主侧头瞄了一眼街道左侧民房,静听一会儿,这才收回烈焰刀,转身疾步走到文清面前。

刚才太平公主飞身赶到,击伤对方超一流箭手,与多睿衮合战对方矮胖武宗强者,电光火石间,看似潇洒飘逸,实则凶险万分,全赖一口真气支撑!

刺客撤走后,太平公主之所以始终保持戒备状态,是因为她又敏锐发现自己身后---南侧民房内,还有位强者隐隐潜伏,修为、战力犹在自己之上!

只是不知对方是敌是友,故不敢轻举妄动,待确定对方已然撤走,太平公主这才有机会过来查看文清伤势,一脸焦虑,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之前听得文清说话,声音镇定,咬牙切齿要为死去的四位兄弟报仇,太平公主还以为伤势无大碍,没想到这小冤家肩头挨了如此重的一箭!

“哎呀哦---”文清也知危险过去,疼劲便上来了,再见公主将军赶过来,不痛也痛了,呲牙咧嘴哼叫着,生怕公主将军看不出他伤的有多重。

太平公主今日在房内和文清打趣,早已把对文清的关系从替代品、好奇、关心,上升到一个微妙的层次,特别是文清走时那蜻蜓点水的一吻,就像在她内心平静的池塘里,激起了阵阵涟漪一般---

原来那么多美好的事情还没经历过,自己的青春才刚刚开始,怎么心就能死了呢---

当得知文清遇袭的警讯时,太平公主甚至都没细想,这是否为一个陷阱,要不要再召集几个刘府强者,就直接飞奔赶了过来,这要是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发生之事,当真是---事不关己,关几则乱啊!

现在看到文清疼的呲牙咧嘴,虽说有些夸张,但也知如此重的伤,不疼才怪,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心道:自己还真的会为一个男人心痛吗?本将军不是真的看上这个小冤家了吧---

也顾不得那许多,一俯身,玉指急点,封住了文清左肩箭伤周围的几处穴道。

嘴里低声急道:“你这个小冤家,有那般疼吗......”

“公主将军,”文清装出很受伤的样子:“真的很疼啊......”

“叫你出风头!”太平摇头低叱道:“是不是你惹的“风”流债,人家找上门来了?下次别让本将军再来救你......”

文清心道:唉!上次打皇孙时已然欠了这公主将军一个人情,进禁军又欠了一个人情,此次又再欠公主将军一个人情,两个救命之恩啊,这以后拿啥还啊......

嘴上不服道:“哪有,我可一直守身如玉的,从来没主动“勾”引过别的女人......”一想,不对,这话以后不能再说了,安乐公主已然把自己给占了,这守身如玉之言,以后真没脸再提了---

“还贫嘴,不说话会死啊......”突然,太平目光转向文清中箭伤口处,只见伤口处隐隐有黑血流出,俏脸惊的花容失色:“不好!这箭上有毒......”

##########

正在这时,孔家少主孔孟尝,带着孔府的孔石锈、孔燕庆等侍卫匆匆赶来。

他今日晚饭后,到孔文举那里汇报文清买房的进展,孔文举听说文清有能力自己买房,而且指明要买八王府剩下的那片宅院,非常诧异,思忖良久,让孔孟尝务必携朱家两家之力,拿下那座宅院......

二人正说着,就听外面家人孔石锈匆匆来报,说长街之上发生了刺杀事件,大批金吾卫和捕快已然赶过去了。

孔孟尝心中倏地一惊,魏直成大哥等人正是说要去寻文清,再到秦淮河畔游玩,不会是......于是赶忙辞别孔文举,带人全速赶来。

孔孟尝见文清伤势颇重,似是中毒,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对太平公主说道:“公主,我带他回孔府吧,我家小妹医术高超,一定会救好他!”

太平公主也素闻孔家小姐医术高明,这中毒解毒,得是明白药理之人才能做,自己也懂得一些解毒方法,却都是一些寻常之法,若是耽误了治疗,只怕文清这只左胳膊是要废了,倒是自己刚才封了他几处穴道,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她可不知道,这箭毒虽不是见血封喉,但也非常霸道,饶不是文清从小吃了不少逍遥子的“糖果”,又吃了那黑蛇珍贵的蛇胆,哪支撑得到现在?!......

这箭上的“毒”药,原料珍稀,配置起来极为不易,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出来。由此可见,对方刺客击杀文清的决心,可谓是眼中钉、肉中刺,必除之而后快,下足了血本!!

“好吧,你们快把他抬回去吧……”太平公主赞同点点头。她心中虽有不舍,也知时间宝贵,依依不舍地看孔孟尝等人七手八脚把文清抬走......

##########

“这小冤家,不会把人家孔家小姐,也给祸害了吧......”看着孔孟尝等人离去的背影,太平公主自言自语道。

今日这些刺客,背后一定大有来头,能拥有如此可怕的杀手团队,在九州大陆屈指可数,十有“八”九就是---契丹一系!

但契丹使团这次来的人中,耶律雄已死,国师耶律晋才昨日已带着耶律雄的遗体,率契丹使团离开帝都洛阳,耶律晋才是个明事理之人,内力修为也超过武圣高阶,明显不是今日刺杀的两个强者之一。

契丹使团的其他人,若想发起刺杀行动,单方面的力量肯定不足,因为契丹的武宗强者同样屈指可数,藏一个在使团中容易,藏两个明显不现实!

蒙古使团最有可能参与其中,因为契丹、蒙古两国一向同气连枝。不过,蒙古使团今日一早,也离开洛阳了---

就算蒙古使团参加,也不可能是那两个武宗刺客,因为蒙古武宗初阶以上强者的数量比契丹要少的多,除了蒙古大汗铁拖雷外,就是国师铁阔台,另外两人,都在军中任要职极易认出来,不可能在使团之中......

所以,这里面肯定有其他势力介入,说不定就是大汉帝国内部的势力,真要是追查下去,牵扯面可能非常之广,得回去和爷爷商量个应对办法才是---

倒是隐在暗处,最后离开的那个强者有点奇怪,很是微妙,不知是哪方面之人,也不知和投书示警之人,是不是同一个人?除了我们刘家能有这样的人外,京城就只有太子、独孤、司马家有这个实力!

加上这暗中的强者,今夜这长街之上,竟有包括一个武圣初阶强者、5个武宗强者、加上一个战力足抵武宗中阶的神箭手、武举三甲,共20名高手参战,传出去必将轰动天下,武林中,近十年都没有这样的惨烈战况了!

而且,今夜乃是名刀榜上排名第一的轩辕刀、排名第三的烈焰刀、排名第七的龙尾战刀同时出鞘!另外还有一副可以肯定是名弓榜上的强弓出现!

今夜太平公主自己也没想到,文清一个小小的大清关营长,身边的实力竟然会如此之强!之前有多睿衮这个武宗初阶强者护卫,自己和爷爷就已然很诧异了,没想到,还有一个比多睿衮更厉害的常羽春护卫在文清暗处,这文清的护卫实力,足以和东王相媲美了!!!

今夜,即使自己不来,那9名刺客即使能击杀文清等人,也要付出惨烈代价,看常羽春、多睿衮视死如归的表情,常羽春等人临死反噬,对方能全身而退的,也绝超不过两人!

这事,要不要和爷爷说说呢?

##########

身后,那两名捕快处理完留下的四名刺客身体,静静立在太平公主身后,见太平公主在想着心事,也不敢过去打扰。

“邢捕头!”太平公主思索片刻,低声唤道。

“在!”胖捕头躬身答道。

“那些刺客身上,可有何线索留下?”太平公主沉声问道。

“启禀公主,刺客早有准备,没留下任何线索,不过......”邢捕头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太平公主转过身,锐利的眼神扫过。

“其中两个使剑的高手,右手臂上刺有条黑龙的刺青,两个使刀的高手,胸口则纹有一个狼头的图案。”邢捕头不敢直视,低头说道。

“什么?!”太平公主震惊道。右臂刺有条黑龙的两人,不知是何来路,之前从未听说过什么帮派,手臂上刺有条黑龙?

但,胸口纹有狼头图腾的,她与契丹铁骑数次交手却知道,那是契丹王族耶律氏、贵族萧氏和蒙古王族铁氏才有的标志,草原民族崇拜狼,以狼作为图腾。她之前已然隐隐猜到,契丹使团中还是有人参与了此次刺杀,就是不知道是否是耶律晋才亲自下的命令,还有蒙古使团中,是否有人参与了此事!

今夜还有一个细节,太平公主没和文清他们说,只有她一人清楚,就是那个隐藏在屋脊上的神箭手。

太平公主一刀劈去,本想将对方硬弓斩断,没想到对方却挥硬弓,硬挡了太平公主一刀!

要知道,太平公主的烈焰刀,乃是当世四大宝刀的第三把,配合着刘家特有的绝世刀法---横刀斩,别说寻常硬弓,便是铁弓也能一刀削断,但对方奋力硬挡了一刀,弓却没断,只是把对方震伤了。

这世间,竟然有能挡得住烈焰刀全力一击的硬弓?!太平公主从未听说过......

那可是天下第三宝刀啊!

耶律雄名弓榜上排名第4的万石弓能做到吗?

回去得问问爷爷!

不过,太平公主烈焰刀的那一击,也发现对方那个神射手并不是一个内力修为达到武宗初阶的强者,应该还在武将高阶阶段。

其实,太平公主不知道,那草原三个姓氏的狼头还各有区别,只有契丹和蒙古自己人,才能分出哪个是自己人,耶律氏的狼头通常向前,萧氏的狼头通常向右,铁氏的狼头通常向左---

“此事暂时不要张扬,也不要和我大哥说,待本将军通报武相后,再做定夺!”太平公主认真叮嘱道,太平公主的大哥,是指刘成裕的大儿子---刘志夫。

“诺!小的明白---”邢捕头和小六子躬身答道。

##########

皇宫内,皇帝寝宫乾清宫。

皇帝还没睡,处理完一批奏章,正在和那个老僧下棋,突然,那老僧似乎觉察到什么,下棋的手一顿,皇帝亦有所觉察,抬头向宫外问道:“悟空回来了?”

一道灰色的身影闪入,躬身道:“见过皇上---”发现老僧也在,“见过师傅!”

“可是有了结果?”皇帝一脸严肃,虎目一扫问道。

“回皇上,对方出动了两个武宗强者,加上7名武将级别高手,其中有一名战力达武宗中阶的超一流射手!”悟空据实答道。

“喔?!两个武宗强者......”皇帝颇为吃惊看向老僧,就连边上的老僧也露出诧异之色。相当于动用了三个战力武宗初阶以上的强者,大手笔啊!

“后来呢?”皇帝追问道。

“文清这边,前后也有9人参战,除了武举三甲秦清保、张轶锋外,还有两个武宗强者,其中一个是武宗中阶!”悟空简短介绍道。

“也有两个武宗强者?!是孔家的力量吗?”皇帝不禁问道,索性把棋子放下,这棋看来也下不下去了。

“不是,应该是文清自己的力量!”悟空颇为肯定答道。

“当真?!”这次皇帝着实有些震动了,没想到文清这边的实力竟也如此强悍,居然拥有两个武宗侍卫!那不比自己那二儿子实力弱,这个文清背后的力量,恐怕还不止老二的力量!

“正是!其中一个黑脸壮汉,战力极强,与他对战的刺客战力瞬间可达武宗巅峰,却被杀的步步后退,我估计若是在马上对战,那黑脸壮汉足以挑战武圣初阶强者!”悟空由衷赞道。

“这般强?!”皇帝震惊道,悟空的实力他知道,极少如此夸人,若是他这么说,那黑脸壮汉恐怕可以称得上马上战神了!“那结果如何?”

“双方打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后来太平公主赶到,击伤了对方的神箭手,对方才撤走,对方前后折了4个武将级别高手,两个武宗强者和那个神箭手都受了伤。文清方面,则折了4人,文清也身受重伤---”那悟空说的轻描淡写,但皇帝和老僧眼中,却是惊异万分,半炷香的时间,双方就折了8个武将级别高手!而且几乎人人带伤,长街之战,必是惨烈异常!

“那文清的伤势如何?”皇帝颇为关心,并没问太平公主为何会及时赶到的问题。

“文清被利箭所伤,可能中了毒,孔孟尝已然把他接回孔府,应该无大碍---”悟空解释道。

“嗯......”皇帝微微点点头,他知道,孔家小姐孔莺莺的医术高超,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沉声问道:“还有别的事吗?”

“嗯......”悟空瞄了一眼老僧,禀报道:“回皇上,长街之上,在太平公主赶来的同时,后来还有一个强者从西北面疾速赶来,隐在我的西面,不知是敌是友,若不是我先期隐藏在那里,根本就发现不了,其功力惊人,应该在武王初阶以上!但看起来,似乎不是刺客方面的人!”

“哦?!”皇帝更加吃惊。据他所知,这洛阳城内,功力达到武王初阶的,除了眼前这位皇叔外,就是义弟刘光武---

按照悟空描述,应该不是义弟刘光武,因为刘光武若赶来,应该与太平公主同一侧的东面!

最近这帝都洛阳可真是够热闹,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竟然来了武王初阶的强者,那肯定不是刺客方面的人,否则这个武王初阶强者一个人,就可以将文清轻易击杀!

“皇叔可有察觉,这帝都最近来了什么武王的强者?”皇帝转头期许问老僧。

“最近确是有武王强者出现,不过如果不是刺客方面的人,老衲想,应该是我那师侄女---”老僧心中知道,太子府也来了位武王强者,但不便干预皇帝家事,对方没有威胁到皇帝安全,自己也就没必要提---

另外,文清身后的力量,可能还有逍遥宫方面的力量,自己只是猜测,也还不能完全证实,所以也没有跟皇帝提,今日听悟空分析看,文清身边两个武宗级别侍卫,极有可能就是逍遥宫安排的强者!

“皇叔是说,那上面山上下来之人?”皇帝似有所悟,用手指指西南方向问道。皇叔的师侄女,肯定不是少林弟子,内力修为能到了武王初阶,只有那上面山上之人,有能力培养出来!

“正是!”老僧微微颔首,肯定道。

“那朕知道了……”皇帝没想到上面山上之人会在此时出现,想来,已然有5年没有出现江湖,一旦出现,就说明江湖中,要有大事发生了!

好在对方从来也不干涉各国朝政,自己这里,又有小皇叔亲自坐镇,当不会出现大的波折---

“要不要安排人手,截住契丹使团?”那悟空见皇帝若有所思,迟疑了一下,向皇帝建议道。

“算了---”皇帝沉吟片刻,缓缓说道:

“这几个高手,若想隐藏形迹远遁而去,如大海捞针,很难追索,人派少了不管用,派多了,动静过大。

那契丹失了大王子,正愁没机会报复。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虽说对方这次有些过分,但若是大汉帝国公然劫杀契丹使团,传出去,不明“真”相之人会说三道四,反倒授人把柄,给了契丹出兵的借口,就随他去吧---

不过,要飞鸽通知北方军刘成裕那里,在边境上截住契丹使团,给耶律晋才一个警告,今次是因为看在对方大王子身亡,又是使团身份,文清等人也无大碍,才不追究,若是契丹再有人敢来洛阳生事,我大汉帝国必会让其有来无回!”

“明白!”悟空躬身应道。

“嗯,悟空,你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皇帝微微摆摆手。

“诺!”那悟空身形一闪,即无影无踪。

“皇上,那没什么事,老衲也告退了---”老僧见天色已晚,也起身告辞,其实他有件事不好跟皇帝说,那就是耶律雄身死之后,他周围的那些常人难以感受到的东西,并没有回到契丹,而是留在了洛阳!

“好!小皇叔慢走,高公公,替朕送送小皇叔......”皇帝冲高公公吩咐道。

看着老僧走远,皇帝思索着心事:

太子那边,最近表面上规规矩矩,暗地里动作却是越来越大,老三那边,一回来就和独孤家接触上了---

老二原本从不让自己操心,文清这一出现,隐隐中把孔家、朱家都串起来,竟然牵一发而动全身,局面立刻就复杂化了,高公公派出去的人消息还没传回来,不知道那文清背后,除了老二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力量!

不过据自己金殿之上和校军场之上观察,那文清虽文武双全,但性格上慵懒散漫,不像是有野心之人,这人的性格一旦定型,是很难改的,几次下来,自己还真有点喜欢,或者说,不得不喜欢......

若是文清能衷心为自己效力,在储君争夺中,如刘家奉行的宗旨,始终保持中立,倒是可以培养成刘家之外,大汉帝国另一股支柱力量,但自己也知道,没有几十年的时间,很难培养出一股可以和八大世家抗衡的力量,不过文清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可惜,自己却真的老了......

只是这太子方面也是,文清虽是老二之人,即使不能为太子所用,太子也不应如此急着除去,这不像是太子一向的风格......

如果逼着文清这股力量倒向老三一边,自己这身后的大汉帝国江山,就要分裂了!

大汉帝国现在内忧外患,自己还不想剪除老三对太子的威胁,毕竟,老三身后有独孤家和唐家的力量,这些世家在大汉帝国根深地固,只是和太子暗中争夺帝位,对自己还是忠心耿耿---

目前,没有任何理由治罪,便是治了罪,也只能削弱,却无法连根拔起,自己经历过四子夺镝,对三个弟弟都能容忍不杀,老三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何况尚无大错,自己也下不去手!

况且这个太子,自己现在也不是太放心,今夜太子方面到底是不是有实际的力量参与刺杀还很难下定论,若是有太子的力量,至少这部分力量,自己是不知道的!

想到这,皇帝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洛阳城,现在是风起云涌啊,太子这次,做的确实有些过分,朕要找太子聊聊了......”

皇帝不知道,他的一念之仁,放走了大汉帝国未来13年麻烦最大的敌手,这是后话......

##########

太子府。太子书房。

“混账东西......”太子苍白的脸上满是怒意,涨的有些发红,把一个花瓶狠狠砸在地上,顿时摔的粉碎!

地上,跪着广庆王子和那个瘦高的贴身侍卫,浑身吓得一哆嗦,广庆王子脸上,一个红红的大手印,估计是太子刚才盛怒之下给打的!

“为父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给孤在外面惹事,做人要低调,你难道不知道,为父19年来一直小心翼翼,生怕被你皇爷爷抓住把柄,你以为,你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你皇爷爷就不知道?!”太子怒喝道。

“那小子前几日当众打了孩儿,这口气咱们怎能忍下去?!那以后太子府的人,还如何在洛阳城露脸?孩儿见那小子太过张狂,才让秦武阳出面教训他一下---”那广庆王子犹自嘴硬,不服道。

“你还嘴硬,你这哪是教训一下,你这是当街杀人,还是刺杀朝廷命官,武举的三甲!你以为刘家那边查不出来?!况且,武阳手中的力量,乃是为父我一直隐藏的力量,你皇爷爷也未必知道,是孤用来办大事用的,这次,恐怕全让你这竖子给暴露了!”太子怒不可遏。

“太子息怒,都是武阳莽撞---不过我们的人都隐藏了形迹,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若是有人追查,也肯定首先会查到契丹方面,不会怀疑到太子府这边,毕竟,那文清和契丹有血仇在前,之前武阳和二王子反复算计过,两拨人也都是在城外汇合后,才一同进的城!请责罚武阳一人,饶过二王子吧---”边上那个侍卫秦武阳,见太子动了真怒,慌忙替广庆王子解释。

“你别插嘴!”太子知道,这个秦武阳是个天生的杀手,因为自己当年对他有救命之恩,此人对自己的忠诚绝对可靠,转过头,继续冲广庆王子喝问道:“孤再问你,你让武阳去也就算了,为何还要动用契丹之人?!”

“上次您不是让孩儿去接的耶律雄吗,后来在天上人间还吃了顿饭,聊的挺投机,那耶律雄死了,他们发誓要替耶律雄报仇,于是便找到孩儿,孩儿觉得两股力量凑在一起,把握更大一些,所以就,所以就同意了......”广庆王子见父亲问到契丹人,心里发虚,诺诺应道,其实他和耶律雄之间的关系,远没有嘴上说的这般简单。

“此事耶律晋才是否知道?”太子盯着广庆王子,厉声问道。

“他应该不知道,他们几个是先佯装离开洛阳,再借口有事和耶律晋才分开,然后潜回洛阳和武阳他们汇合的......”广庆王子声音越来越弱。

“糊涂!你只让武阳去也就罢了,顶多按一个争风吃醋、私自械斗的罪名,你和契丹之人联手,那就是里通外国,你懂不懂?!这是你皇爷爷的底线,是最犯忌之事,你知不知道?!孤19年的隐忍,差点就要被你这败家子给毁了!”太子气的浑身发抖。

“啊---”广庆王子这次脸吓得霎时白了,是真有点害怕了,哀求道:“父亲救我......”

“你这次,就是不用刘家查,你皇爷爷也知道,最近,为父发现,你皇爷爷安排有人手,一直盯着咱们太子府,你们那边一有风吹草动,你皇爷爷立马就知道了,你明日一早,陪孤到你皇爷爷那里负荆请罪去,一定要一口咬定,你气不过那文清当街打了你,只是为契丹人提供了帮助,并没有派人参与。以你皇爷爷的性格,如果隐瞒不说,罪加一等,如果主动自首,应该不会把你如何,况且,那文清也没死,就有的商量---”太子无奈说道。

“好!孩儿听您的,明早就随父亲进宫---”广庆王子听说有救,象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好了,你们再把当时的情况,和孤详细说说......”太子这才冷静下来,听秦武阳介绍当时的情况。

秦武阳便一五一十,把当时的情况描述了一遍,当然,稍微为自己这方掩饰了一下。

“什么?!”太子听罢,震惊不已:“你是说,咱们加上你,出动了五位黑龙死士,加上契丹4个武将初阶以上高手,竟然没占到上风?”

“本来占着上风,后来太平公主携烈焰刀来了,我们才不得不撤下来---”秦武阳辩解道,“文清那个武宗初阶护卫手中握着的,明显是龙尾战刀。”

“那文清拥有两个武宗护卫,而且没有孔家参与,力量也是强的可怕!龙尾战刀到了文清的护卫手中也不意外,不过那为首之人,战力竟在武阳之上,这后面,单靠东王的力量,也不可能做到---”太子若有所思喃喃自语,他对秦武阳的实力非常自信,内力修为虽然表面上是武宗中阶,发动刺杀攻击,战力瞬间可以达到武宗巅峰,只是那战力不可持久......

“二叔怎能把龙尾战刀给外人,那可是我傅氏皇族之物!”广庆王子愤愤不平,龙尾战刀不止是皇族兵刃,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其上面还流有傅氏皇族的血!

“龙尾战刀和烈焰刀不同,除了作为兵刃外并无别的用途,你二叔这么做无可厚非,再说你皇爷爷当年将龙尾战刀赐给你二叔之时也没说不能转赠他人,武相将烈焰刀不也给了太平?”太子稍加解释,不耐一摆手,“好了,你们下去吧,容为父再想想,不过,武阳这段时间到城外避一避风头,顺便,替孤好好训练黑龙卫,没有孤的命令,谁也不能动用!那黑龙卫绝不能再有闪失---”

“诺。”广庆王子和秦武阳如逢大赦,赶紧爬起来,狼狈退了出去。

广庆王子走后,太子轻唤了一声:“掌教请出来吧---”

蜡烛的烛光一闪,一个白色身影闪出:“太子有何吩咐?”

“掌教行走江湖,见多识广,你分析看看,那文清背后的力量,除了老二的力量外,还会有谁?”太子眉头紧锁询问道。近几日,若不是这掌教在太子府,太子也不会发现父皇竟然安排人一直盯着太子府,看来,有一个武王级别的强者在府内坐镇,耳目要灵通很多!

“昨日我了解过,那文清在校军场使的刀,很有可能是失传20年的轩辕刀!”那掌教缓缓说道。

“什么?就是那天下第一宝刀---轩辕刀?!”太子闻言吃了一惊,大出意料之外,他之前也猜测应该是名刀榜上的一柄刀,没想到竟然是轩辕刀。

“正是!否则也不会让那文清瞬间提升3阶战力,而且连破耶律雄的鹰嘴狼牙棒和四龙天王黄金甲,轩辕刀之前在逍遥子手上,能传给那文清,必然是嫡传弟子,所以那文清背后的力量,应该是逍遥宫无疑!”那掌教自负武功,见识天下少有,非常自信说道。

“难怪---孤之前就猜测,老二没有如此强的力量支撑那文清,原来有逍遥宫的力量存在!”太子恍然大悟,他对逍遥宫也略有耳闻:“那......以掌教手中掌握的力量,能否抗衡逍遥宫?”

“逍遥宫弟子不多,但个个武功高强,又有武林榜排名前五的武仙逍遥子坐镇,我手上的力量,人数虽多,但高级别的强者太少,恐怕难以抗衡---”掌教微微摇摇头,他还是有自知之明,逍遥子手握轩辕刀,连天下武功第二的大喇嘛都敢挑战,就是他师傅出面也打不过啊。

“孤原打算,那文清的出现,虽然对洛阳时局有所影响,但老二那边只要没有非分之想,那文清无论使用多大代价也要争取一下,即使争取不过来,能保持中立,别倒向老三那边,对孤的登基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如果真要倒向老三那边,不得以,才用最后一招强力抹去,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如今看来,逍遥宫的介入,那今后对这文清,还不能轻举妄动?”太子颇有些泄气。

“对!如果真是我方亲手除掉文清,逍遥宫的报复将是难以想象,我想太子您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不过也不尽然,我建议,我手中的力量,抗衡不了逍遥宫,但魔宗的力量却足以摧毁逍遥宫!

我们这边目前要做的,还是尽力先争取文清过来,近日,不妨礼贤下士,去会一会那文清。

若是能争取过来最好,如果争取不过来,太子可以设一个圈套,让皇帝对文清生出疑心,将其排挤出洛阳---

文清出了洛阳,只要去了北方军或东北军,便是契丹的势力范围,届时,太子则可利用此次文清斩杀契丹大王子之事,挑起契丹的仇恨,只要契丹魔宗出马,文清必插翅难飞!”那掌教分析得头头是道。

“好!掌教一席话,让孤茅塞顿开,孤自从有了掌教之助,感到如虎添翼,心中踏实很多---”太子满意称赞道。

“太子客气了。”那掌教谦逊道。

##################################################

(作者的话1:长街血战是文清出道一来,经历的第一次血战,也是本书中第一场有分量的战斗,不过跟后面几场大战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

(作者的话2:悟空的师傅,应该是谁啊?)

(作者的话3:太子手中也是有自己隐藏的力量的,否则这太子岂不是白当了?)

(作者的话4:现实历史中的秦武阳---秦舞阳(公元前239年或之前-公元前227年或之后),亦作秦武阳,燕国贤将秦开之孙。十二岁时犯下杀人案,燕太子丹找到他。后于公元前227年(此时岁数不详)随荆轲赴咸阳刺秦王,“至陛下,秦武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连忙解释,“北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慑。”后来事败,荆轲被杀,司马迁在《史记》中,并没有交代秦舞阳的下场,应该也命丧当场。)

 

衷心感谢发布网站的大力支持!!!

##################################################

0

第42章 箭上有毒怀鬼胎,太平疑祸孔莺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