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36章 小姨云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6章 小姨云鹤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21 10:12:00

这支约五万人的集团军浩浩荡荡地走出西城,行走在蜿蜒的山路上。

刚出城不久,陈干就向前面的排头兵队伍喊道,“李广少,出列!”

“是!”穿着二等兵军服的李广少从队伍中跑到陈干马前,“请司座指示。”

“嗯,挺好,广少老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陈干看李广少奔来,牵下缰绳停下马,向李广少发笑说:“去,换回军装,挑匹好马,跟上本司令。”

“是,谢谢司座。”李广少欣然,向陈干敬个军礼,而后朝队伍后头奔去。

“狸猫换太子,果真会玩呀。”

坐在后台军车副驾驶上的李小环看到这幕立即黑下脸,虽然她猜想到陈干在处决大会时玩了猫腻,但真的见到李广少“复活”,心里却不是滋味。

李广少从军车上的李小环车旁跑过,在擦车而过时,他仇恨地瞪了李小环一眼,杀气毕露,李小环被他的目光刺个激灵,心里顿时产生一种不详的预感。

山势巍峨,群山环绕,大部队如条巨蟒游弋在山林小径上,李广少换回上校军服,骑着快马跑到陈干旁边,向他欣然喊道,“司座,我来也。”

“嗯,甚好。”陈干打量李广少,夸赞道,“不错,还是那么英武,不愧是本司令的副官,精气神十足。”

“谢司座夸奖,广少惭愧,让司座您费心了。”李广少羞涩地笑笑。

“哈哈,不碍事。广少老弟,本司令这几日在考虑一个问题,心想你该娶个媳妇了,我想问问,你有心上人吗?要不本司令帮你物色一个?”

“谢司座,我尚且年少,还未曾想过此事。”李广少羞得脸色更通红了。

“哈哈!……”陈干见他犯窘大笑,说:“你从现在起可以想了,只要你看上了哪个女子,跟本司令说一声,不管是谁,本司令一定帮你搞到手。”

“谢司座,那就请司座多费心了。”

“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嗯,谢司座。”

李广少发自内心地笑笑,再次对陈干表示感谢,虽然李小环曾对他置于死地,但对陈干却是一如既往地崇拜和忠诚,撇开他与蒋介石的甥舅关系,两人算是志同道合臭味相投的朋友,否则陈干去牛邙山报仇血恨也不会带他一起去。

相反,陈干新选拔入伍的范滐却没李广少这个待遇了,而是跟在坐着军车的军管会主任罗维英后头,随队伍一路步行,虽然他穿的是上校军服,但待遇与大头兵无异,不过他心里一点也不抱怨,反而暗誓将来要向陈干多出妙计,他坚信陈干不会亏待他。

这个心态很好,还真如他期待的那样,在不久将来的抗日第一仗就打响了他范滐在集团中的名号,从此扬名立万,大受陈干褒奖,而且令军中将士刮目相看。

从山城到梅城有一百五十公里山路,浩浩荡荡的集团军大队伍,使沿路的城镇百姓赞不绝口,纷纷感谢和支持集团军的将士们奔赴前线抗日,人们有如接待解放军进城那样,对集团军的将士热烈欢迎,送吃送喝送穿者不计其数,但陈干未做停留,只是骑在马上向沿途官吏和百姓们打拱手招呼致意。

大部队过了一个沿途的小城镇后,陈干向李广少下达命令。

“李副官,传令下去,命令全体将士连夜行军,明日一早抵达梅城。”

“司座,这不好吧,要不让队伍歇会?”李广少看将士们走得辛苦,出言劝道,“你看,大家都很累了,中途连口水也没停下来喝。”

“执行命令。”陈干在行军打仗方面绝不含糊,不容违抗,说:“我们的将士已在山城歇了半个多月,若不加以锻炼,将来如何上前线?”

“是,司座,我这就传令去。”李广少只好领命。

将士们闻令,纷纷抱怨,有人说,“又不是去打仗,走这么快干什么?”还有人说,“不就是跟司令去走亲戚吗?何必兴师动众?”

这些话陆续传到陈干耳朵,他听之立即火了,命令部队跑步前进。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谁也不敢再抱怨,乖乖地跑了起来。

“快,跟上!……”

陈干骑着马站在路边,亲自指挥部队,把这次行军当成越野操练,老兵曾受过陈干等将军无数次鞭策,倒不防事,但新兵可就不行了,还没跑上几公里远,就累倒了一大片,个个头晕目眩,精疲力尽,连土匪出身的朱麻子和朱鹤等人也吃不消,纷纷怨声载道,埋怨起来。

“嘿,老子不跑了,要死要活随便。”

朱鹤本已年迈,他第一个走出队伍反对,尔后躺在路边气喘如牛。

“不许躺下,起来。”陈干骑着马一路指挥,半途见朱鹤躺在地上,愤然朝他身旁挥一鞭子,“朱营长,快,跟上队伍。”

“嘿嘿嘿,你就打死我吧,我实在跑跑不动了。”朱鹤被陈干的鞭子吓了一下,但见陈干更是恼火起来,“陈司令,你这是要老夫的命哇。”

“执行命令,快起来!”陈干不留朱鹤情面,掏出腰间的手枪向天上开了一枪,“快跑,谁敢反对本司令极速行军,杀无赦!”

队伍听到枪声 ,再也不敢怠慢,比刚才跑得更快了。

朱鹤也赶紧起身,瞪过陈干一眼,一步一拐跟着队伍往前走去,他心下虽对陈干意见天大,但也无可奈何,他的土匪手下已被陈干授意肢解到各个连队,如今他虽然是个营座,但能指挥的兵员已寥寥无几,在营中有如光杆司令。

因此,朱鹤此刻连肠子都悔青了,仇恨中还带着泪眼朦胧。

“给他一匹马吧,不然累死这半百老头了。”

看朱鹤一步一拐走路,陈干付之一笑,为之不忍,命令骑马跟上来的李广少去整匹马来,李广少领命而去。

接陈干的命令,李广少到队伍后头“抢”了一位团长的马匹,团长开始不乐意,但被李广少一声大喝,“下马!”

团长便慌忙下马,乖乖地把马让给李广少牵了。

李广少把门牵到朱鹤身旁停下,“这是司座赐给你的马匹,朱营座,请上马。”

朱鹤受宠若惊,感激涕零,连说,“谢谢。”

“打人一棍给个甜枣吃”是陈干的带兵风格,也是他的处事风格,朱鹤接到李广少牵来的马时,就差喊陈干一声爷爷了。

“朱营座,这是大部队行军,我们不能因一人一事而耽搁,请你理解。”陈干骑着马来到上了马的朱鹤身旁,“等我们条件好了,到时给你配辆专车。”

“谢司令,我已年迈,实在是有点吃不消了。”朱鹤汗颜,及时叫苦。

“哈哈,习惯就好了,朱营座宝刀未老,定会大放异彩。”

大部队经过昼夜行军,终于在次日凌晨奔到了梅城,大家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连早饭也不吃就个个倒在地上睡着了。当梅城百姓大清早打开家门一看,全被街上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纷纷疑惑一夜之间怎么降临了这么多的天兵天将,但看将士们的疲惫样,又有如丧家犬。

荷花娘家的李氏家族更加惊讶,亲人多年没有相见,分外想念,已年过七十的父亲,即梅城第一首富李大保,看到自己的女儿荷花,立时老泪纵横。

“荷花呀,真是你吗?”

“爹爹,是我,不孝女向您磕头了。”荷花羞愧不已,向高堂上坐着的父母磕头请罪,“都怪女儿年少时无知,让爹爹和娘亲担心了。”

“起来吧。”荷花的娘亲谭姥姥也是满头鬓发,看上去极具富态和尊贵,可她似乎对荷花不亲,只是嫌弃地瞟了眼堂下跪着的荷花一眼,并没好气地骂了荷花一声“扫把星。”

在李家,谭姥姥是一言堂,仗着娘家势力飞扬跋扈,而且特别重男轻女,虽然她的娘家如今已经没落,但心地一样傲慢,而且极为势力,为富不仁。

荷花的外公是湘系军阀谭延闿的部下,一时门庭显赫,陈干的亲爹陈老鳖就是那时当了荷花外公属下的大头兵,机缘巧合与荷花相识并相爱,莫看陈老鳖如今窝囊,昔日也是英武之类,如陈干今日一样,也是属于大帅哥的范畴。

“爹,娘,不孝女婿向您二老磕头了。”陈老鳖也跟着荷花欲向二老跪下。

“别,受不起。”谭姥姥用眼神制止陈老鳖跪下,“站一边去。”

李大宝干笑几声,说:“礼到了,就行了,一边坐吧。”

“是,谢过岳父和岳母大人。”

陈老鳖犯窘地立到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很是尴尬。

“呼,这就是外公外婆吧?外甥陈干向您二老请安了。”

陈干看气氛不对,洋溢笑脸,单腿向二老跪下。

“哦哟,这就是我亲外甥呀,好,起来,起来说话。”谭姥姥立即变了个脸,笑脸相迎,并且亲自扶起陈干,“瞧这孩子真俊,让姥姥好好看看。”

“谢谢姥姥,姥姥,您坐。”陈干欣然起身,扶着谭姥姥坐下,“姥姥,外甥陈干前来叨扰了,您不会见怪吧?”

“欢迎,姥姥一万个欢迎,姥姥早闻我有一个指挥千军的大外甥,做梦都想见到你呢,今天终于见到了,好,威武,真威武,不愧是我谭家的后代。”

“谭家?”谭姥姥把陈干当做谭家的后代,对李家只字不提,可见她在李家多么颐指气使,怪不得荷花和陈老鳖当年会逃婚,原来家中有这么个厉害的老娘。

堂下的陈干六个姨太太和第一夫人李小环,都被谭姥姥的态度转变惊奇了。

这时,从侧屋出来一个约二十来岁的芳龄少女,容貌清秀,仪态万方,像刚从床上起来,满脸惺忪的样子,她看大堂一屋子人诧异一会,再看谭姥姥挽着陈干说话,随之明白过来,向谭姥姥嬉笑着走过去。

看少女走出侧屋,站在吴怡身旁的李广少眼睛突然直了,仿佛见到梦中情人。

“这就是陈司令吧,还这么年轻就当将军啦?”

“妹?……”陈干疑惑,不知喊少女什么。

“你叫什么,叫我妹?”少女乐得嬉笑,“你眼睛长脑门上啦?”

“不许胡闹,快洗脸去。”谭姥姥向少女愠怒,她虽然重男轻女,但对这个少女似乎疼爱,她再向陈干介绍一下,说:“甥子,这是你小姨,名叫云鹤。”

“啊,小姨呀?”陈干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我竟然还有这么小的小姨?”

“怎么啦?看不上?”小姨李云鹤撅起嘴巴撒娇。

“不,不,亲近你还来不及呢,哪敢看不上?小姨好。”

“哼,这还差不多。”

李云鹤一颦一笑,分外可爱,李广少看的越发痴了。

0

第36章 小姨云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