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流血的界碑>第六章(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1)

小说:流血的界碑 作者:伊犁河 更新时间:2017/3/20 18:32:32

第六章

?农田的秋天,透彻而庄重;秋天的农田,厚实而丰盈。在掠过习习的秋风里,土地是沉默的,麦田是缄默的,兵团职工和农民是喜悦的。

瞭望像黄色洗过一样的草原,感染着苍茫的四野,在走过火一样的夏热之后,依然沉淀出劳作的声息。正是在这秋天,农田透明得没有城市的喧杂,没有比季节更懂得忙碌,没有比收获更值得珍重。于是,在塞外边疆,在秋天的原野,在苍茫无边的麦田里,一切的生命都用金黄定格成一道美丽的风景。因为这道亮丽风景中有兵团职工和农民共同的微笑。

从乌孙山口流出的河水,尽管不安分不规矩,曲里拐弯流入特克斯河的这段距离,还是成为了中苏边境的界河。由于河水的桀骜不驯、恣意妄为,使这股水系产生了许多沼泽和支流,给确定两国边界带来了困难,同时也给对方社会帝国主义领土扩张带来了“依据”。

由于历史遗留下的原因,有些不定的边界线与苏联长期出现摩擦,证明边界的标志物经常被双方军人向对方多次移动。用军事术语讲,这些地方叫做边界“争议地区”。

在“争议地区”里,按边防惯例双方不准建造军事和民用设施,不准巡逻,不准耕种……就在苏木拜边防站的南面,靠近边防线就有两万余亩土地的“争议地区”,一直难定准确的边界线。

这一年,苏方突然对该地块单方行使主权,对这一片土地犁耕后播种了小麦。我方兵团职工为了显示主权也对该地块进行了播种。兵团七连是这片争议地区首当其冲的争议者。

风调雨顺的年景,这一年的小麦长得出奇的好。兵团上级领导决定对“争议地区”的小麦进行抢收,哪怕引起局部战争,也要挣回国家领土的主权。

前线指挥部最高首长——邵龙接到上级命令:用武力掩护兵团职工抢收小麦,挣回国家领土主权!

北京时间下午六点钟。

作战室内,副司令员邵龙根据“争议地区”麦田的位置,由张参谋在军事地图前代替副司令员宣布兵力部署:

“边防站站长高峰!”

“到!”高峰站起身来听令。

“高峰边防连的兵力部署在,从格登山脚下麦田起点向内约二百米处,一直到公主坟。也就是说十号高地两侧是你们的防区。”

“兵团武装七连连长曹秋风!”

“到!”曹秋风起身听令。

“兵团武装七连兵力由公主坟向南至四号高地部署,就是说你阵地的右接点是高峰的阵地,左侧阵地的终点是四号高地。”

“骑兵营长潘青山!”

“到!”潘青山起身听令。

“一是从骑兵营抽调两个重火力排兵力以班为单位混编入兵团武装七连,加强阵地火力;二是骑兵营二连乘马作为机动部队,隐蔽点是在兵团武装七连驻地与四号阵地之间的大洼草地;三是骑兵一连在现在驻防原地等待命令。”

“炮兵连连长张军!”

“到!”张军起身听令。

“炮兵连一门炮部署在格登山碑亭下的小山坳内,居高临下监视对方指挥部;两门炮部署在格登山南坡水渠边的树林里;四门炮分别部署在边防连、兵团武装七连的后方约三百米处。听令适时射击。”

“边防站指导员夏荣平!”

“到!”夏荣平起身听令。

“设在边防站指挥部的命令、电报、战报等传递工作,后勤供应、紧急事情处理由你负责。”张参谋部署完兵力站在那里。

“同志们,这次战斗关系着主权、国威、军威,每一位指挥员和战斗员都要以战斗大局为重,服从命令,相互配合,相互支援,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争取战争的胜利。”副司令员邵龙接着又说道:“大家坐下吧!还有什么意见?”

没有立即坐下的兵团武装七连连长说道:“报告副司令员,我想把骑兵营支援给我连的两个重火力排不混编连队,集中使用?”

“说一说你的理由?”邵龙说。

“这一次兵力部署与兵员混编,对方是不知道的。假如战斗打响,敌人发现我们火力较弱,我们的阵地可能就成了主攻方向,这时间我突然使用重火力,肯定杀伤的敌人会更多。”曹秋风笑着说。

“不愧为老兵,老连长,你的想法有道理。把阻击战变成消灭战,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这两个排由你指挥使用。”从年龄上讲邵龙小于曹秋风,他所以这样讲。

“我……”高峰接着说道:“我的是小问题,下去后单独讲。”

“兵团抢收麦子午夜时分进行。兵力进入隐蔽地域的时间是:步兵、炮兵今天晚上进入隐蔽区,午夜以前构筑好工事;骑兵部队午夜随兵团收粮大队进入隐蔽区,一定要严格遵守战场纪律。诸位若再没有问题,就回到部队去准备吧。”张参谋宣布军事部署会议结束。

没有出门的高峰快步走到副司令员邵龙面前,低声说话……邵龙不停地点头。邵龙最后表态“要把工作做到部队进入潜伏之前,这样敌人的情报员就失去了作用。”

经过战前暂短的动员之后,“誓死保卫祖国领土”、“誓死保卫边防”、“用生命保护人民财产”……请战书、血书如雪片般飞到了各部队首长的案头,表露记载着参加战斗人员的决心。

兵团团部,像往日一样在露天场上放电影,似乎一切都像日常一样。可是在这平静气氛的掩护下,明天参加突然抢收麦子的一百多台车辆、拖拉机、收割机通过紧张保养抢修都已经结束了。所有的机械手都实行了一岗双人,正副结合,保证机械正常运转。参加抢收麦子的驾驶员、基干民兵都配发了武器弹药。运输队、担架队、救护队一律按战时需要组建好了,好像一场必胜的人民战争正在黑夜里预先彩排着。

兵团武装七连的驻地,连长曹秋风正在与指导员白鸽为一件事情争执不下。开始的时间曹秋风感觉七连驻地离阵地较近,不需要担架救护队,不愿意把小型拖拉机改为救护车。白鸽认为在全团各连队都参加抢收麦子,车辆紧张的情况下,把小型拖拉机改为临时救护车,要比担架运送伤员速度快。白鸽在取得第一个问题胜利以后,仍然坚持七连的女兵全部上战场。曹秋风感觉到七连由于骑兵营两个重火力排的配合支援,火力加强后必然大大提高战斗力。另外,他作为战争中冲杀过来的人,他害怕战争可又不得不参与战争,战争的残酷会使许多人尤其是女孩子,血淋淋的倒在枪炮下,给众多的家庭带来痛苦,他们有些是兵团的第二代人啊!他们的父母没有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役中倒在敌人的枪炮之下,他们的子女却倒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于心不忍!

“我说的意思很明白,战争是残酷的,女同志少去一些为最好。目的是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曹秋风耷拉着脸说。

“多去一名士兵就是多一份战斗力,战斗力的强弱是由人员多少来决定的。”白鸽力争。

“战斗力的强弱不是人的多少来决定的,而是……思想与武器火力的合理使用决定的。”曹秋风想说服白鸽。

“照你这样说,我们团里的领导在武装七连配备四十名女兵干什么?干脆把她们退回到其他连队里得了。”白鸽说。

“这是两个话题。如果允许的话,就连你这个小丫头我都不愿意让你上阵地,战场不是女孩子玩耍的地方。”曹秋风提高了嗓门。

“去!我们一定要去阵地,为保卫祖国的边防贡献出一份力量。”白鸽坚持。

“你看这个样子行不行吧?四十名女兵分为两队,一队随你进入一线战壕,另一队与担架队一起潜伏在二线,担任保护担架救护队的任务,必要时协助救护队运送伤员。”曹秋风妥协了。

“好吧!我同意你这样的安排。”白鸽也让步了。

黑夜中,官兵们在一片洼地里摸索前进。各连按照自己潜伏区的方向,成一字队形迅速向潜伏区域跑步前进。突然,对方的一颗照明弹腾空而起,照得天空雪亮,官兵们迅速俯身卧倒。光明过后又急速前进……

边防连的潜伏区域到了。

高峰带领三名排长在区域内借着星光走了一遍,迅速下达命令:“一、二、三排按照地形曲线展开。各班的轻机枪居中,班长的位置在班用机枪的右侧。火力武器搭配是一支冲锋枪一支半自动步枪。副班长的位置在班的末尾,身旁要有狙击手。我的位置在二排五班轻机枪左侧。现在组织全班人员先熟悉位置,再修理掩体!”

东方的月亮慢慢地升起来了,高峰借着月光猫着腰提着枪向边防线走去,没有走几步就隐隐约约地看到边防线拉起的铁丝网了,还有对面非常熟悉的建在木架上的大鸟巢形状的观察哨。他心中暗暗地说道:“乖乖们,我们还是友好相处吧!不,哼,你不同意,那就等着灭亡吧!”

两、三个小时后,已经挖好掩体的士兵们,遵照命令躺在掩体里静静的休息着。高峰走到五班潜伏区,班长王昭苏坐了起来向高峰低声说道:“连长,你的掩体在那里,你看行不行?”高峰松开武装带躺进去试了一下说道:“行了,睡觉吧!”

“前面派潜伏哨了吗?”高峰忽然想起来问道。

“派了两名哨兵!”王昭苏小声答道。

“好,知道了!”高峰说道。

高峰静静地躺在掩体里,感到周围一切都是干燥舒适的。仰面看到月亮像用纸剪出来的一个半圆,弦边还凹进去一些,斜贴在东方暗色的天空,以微弱的光明朦胧的照着人为造就的边防哨楼、边界线的铁丝网,自然界的一草一木,还有身边草丛与麦田以及潜伏在这里的官兵们的躯体。可能许多人都想不到,连自己的父母亲也想不到在这个夜晚,在这个地点,敌对双方的军人正在酝酿着一场明天的局部战争。这次战斗若是真的打响了,也许是失败的,也许是胜利的,无论胜利与失败都要付出不等的代价,甚至付出鲜血与生命的代价。战斗结束的时候,自己的生命,战友们的生命是依然存在,还是消失?都是一个未知数。

忽然,对方一颗照明弹升起来了,官兵们悄悄地趴在那里不动,用无声寂静迎接着刺眼的光亮,再用沉默欢送它的消失。

高峰想,抓紧时间睡一会吧,或许在牺牲前这是最后一次的睡眠时间。可是他怎么也睡不着,他只得寂静地躺在那儿假装睡着,以免影响士兵的情绪。如今,有些排长、班长和士兵们也有可能没有睡着,“有准备的战斗前最难入睡!”这是哪一位将军说的,记不清了。连自己都睡不着,何况他们呢!他闭上眼睛任凭自己的思绪在不太明亮的月光中漫游。

对方又一发照明弹腾空而起,亮光比月光还强,照了一下沉默的万物和无声的官兵们就熄灭了。过了一会儿对方的七八盏探照灯又同时亮了起来,长距离的光柱在我方的地面上扫来扫去,潜伏在阵地上的有些士兵已翻身进入战备状态。仰面躺着的高峰赶紧向左右传话:“不要动,正常休息,向下传!”一会儿,潜伏区又恢复了沉静。

睡觉,抓紧时间睡觉,高峰一次又一次的命令着自己,能指挥全连官兵的命令似乎对自己都无效,心里还是没有一点睡意。……今天晚上白鸽来了吗?她一定会来,“我是连队的指导员,全连都上来了,我能不来吗?”上一次她都这样说的……唉,这时候顾不上了。其实万一自己在这一次战斗中“那个”了,不是要耽误她一生吗?军人啊!军人的职业就是打仗,打仗的归宿就是牺牲。其实军人就不应该谈恋爱和结婚,免除后顾之忧。看来“战争让女人走开”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0

第六章(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