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和平使徒>唯一公平的是死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唯一公平的是死亡

小说:和平使徒 作者:非洲鬼使白 更新时间:2017/3/18 10:35:03

团临时指挥部内团长王忠义脸上不断的冒出汗水,前线形式一片大好这位团长却没有一丝笑意,她终于还是坐不住了,起身向一个嘈杂的房间走去。

  两排通讯兵坐在椅子上头上带着耳机,参谋,通讯兵,奔跑着记录着,似乎一刻也不能停下,突然有人大喊“团长!团长好!”敬起了一个军礼,周围的人也都发现了立正敬起军礼,顿时嘈杂的房间只剩下了无线电的声音,“都去忙,都去忙。”团长说到,刚安静下来的房间有一次乱了起来。

  坐在电脑前的通讯兵表情淡然,上到国家丢了核弹头下到领导家孩子丢了球,他们什么没见过啊,但这次耳机中没有一点声音,这个电台是团长专门联系九连的,可从九连到降落位置之后这电台就一点声音没有了,王团长双手拄着凳子,脸望着天花板终于呼出了一口气小声说倒:“对不起啦,兄弟。”随后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瓦砾废墟中躺着一具具尸体,远处不时传来点射的声音,远处一辆装甲车行驶过来,无情的碾过一具具尸体,不论是绿色军服的还是黑色军服的都被压出了一道血痕,在这个被尸体铺满的街道上想避开友军的尸体是不可能的。

  地上的一具尸体睁开了眼睛,把头抬起向前看去,把沾满血的头发拨到一边后他发现远处的那辆装甲车离他越来越近了,于是手脚并用的向右爬行并很快又低下了头装死。

  引擎声音越来越大,大到极点时又漫漫变小直至消失了,过了几分钟他才敢把头再抬起来,此时除了远处的枪炮声偶尔原来之外以是一片死寂,这个幸存下来的侦察兵意识到自己是被派来的通讯兵小队中唯一的幸存者了。

  他并不敢起身而是四处打量着观察四周,随后眼睛留在了一名战友的尸体上,死态确实与众不同,身躯鼓起四肢耷拉着,他赶快爬了过去把尸体翻了过来,果然信号器在他背上,沉重庞大的信号器背在他背上才让他的尸体如此怪异,他赶快把信号器取下背在身上,环顾下四周后快速向一栋楼内跑去。

  楼道内仍是寂静一片连远处的枪声都消失了,在二楼他把信号器放了下来,查看了指示灯,黄色.看来还需要更高的地方,想到这他又背上了信号器开始一步一步的爬着楼梯,走着走着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情,妈呀!自己在楼下尽然连把枪都没找,赶忙向手枪套内摸去,所幸那里还有东西,一把夜视铁准星的92式手枪握在了手上,微微一拉枪栓,子弹已经上膛了。

  继续向楼上走着,身体还是止不住的颤抖,连握枪的手都不稳当,军靴踏着楼梯发出的声音也不是一般的大,就算是顶层有人恐怕也早就发现他了吧,但他不在乎了,让我死吧!让我早点死吧!这句话他也不知道想过说过几回了,继续走吧!继续一步一步的走着。

  突然他愣住了,这是几楼?自己面前蹲着一个人,准确说是背对着他手握着枪瞄向窗外,黑色军服!该死!没发现自己么?!他颤抖的手缓缓抬起手枪,这种距离自己不可能射不中吧!该死啊!背上的东西仿佛重了几吨快把他压死了,我不该在这!我该回指挥部去!我要快点回去!

  突然那人说话了,Come?back?so?soon?(这么快就回来啦),英语女人的声音,他嘴不自觉中微微张开,没有回答的声音,那女人快速的回过头去,三声枪响划破天空并很快消失在背景中。

  女人的半张脸倒在血泊中,通讯兵从越来越大的血泊中踩了过去,继续上着楼,是真的啊。他这样想着,思绪已经乱的不像样子了,他又把信号器放在了地上,信号灯上的绿色缓缓亮起,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靠坐在了信号器旁边,右手紧握着枪看向了楼梯口处,军靴上沾染的血迹漫漫留下形成了一个小血泊。

  指挥室内的通讯兵继续忙碌着,团长在其中一人后面站了很久了,而他的耳机里一点声音也没有,诶?一丝杂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耳机中,让他皱了一下眉头,杂音越来越大能听清了那不是杂音!而是人的呼叫声,联系上了!通讯兵喊了一句,背后的团上一下抢走了耳机说道:“喂!喂?请说明身份。”

  对面来了精神几乎是呼喊式的说到“这里是三营九连,正被围困在镇江桥头堡内马上支援!”

  团长得到了满意的回复,继续问道:“你们在镇江桥?桥在谁手里?”

  “在我们的控制中,马上支援!”

  “听着!需要你们坚守到增援部队来到!”

  “不可能!”另一头的声音变得熟悉了,“正在传送坐标马上火力打击!”

  “赵天?是你么?”

  “我是赵天我是赵天,马上火力掩护!”

  声音又渐渐消失了,进而变为了杂音终于又消失不见了。

  “喂!喂?”团长的呼喊并没有用,“怎么办?”一边的参谋问道,“收到坐标后把能用的炮都调过来,炮弹都打出去!”

  那通讯兵继续坐在楼道里,而楼道里响起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不安,他又缓缓举起枪指向了楼梯口,脚步声在一个短暂的停止后继续,并且越来越大声,终于楼梯口出现了人,绿色军服让悬着的心放下了,随着放下的还有举起的枪,“我还以为我是唯一一个活着的,你怎么找到这的?”

  没有回答,那人缓缓正对着他,举起枪连续两枪击中了通讯兵握着枪的手和腹部,手枪掉在了地上,通信兵瞪大眼睛不明白状况,但身上中的枪肯定是真的,那人漫漫走进,蹲下身给他看着什么东西,一个身份牌?但他管不了,疼痛开始在全身蔓延着,呻吟声此起彼伏,身份牌被他收了起来,在此拿出的是一把匕首,那人拽着通讯兵的脑袋让他看向自己,右手的匕首抵在了脖子上,幻觉么?他的军服和脸漫漫变化着,而他还未看清,刀就已经漫漫插入了他的脖子。

  火星士兵站在地上看着脖子被划开的尸体,白色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让人看不清表情,军服和面具都与其它部队并不相同,但很快他把脸转向了一边的信号器。

0

唯一公平的是死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