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择路>第二十七章 重建家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重建家园

小说:择路 作者:耕耘牛 更新时间:2017/3/18 5:33:49

由于前期干旱严重,大蛋家没被海潮淹没的四十多亩小麦除了浇过水的七八亩田地收成稍好些以外,其他的田地麦子打下来亩产都没有过百斤的。付光宗两口子帮助大蛋收割完成小麦,便开始在大蛋租赁给他的十亩田地里种植开了地瓜、夏高粱和豆子。

大年的田地也损失惨重,七八十亩田地被海水淹没,剩下百十多亩田地小麦一大半因干旱几乎绝产,待麦子打下来一算账,投入和产出几乎等于平打平,两口子唉声叹气了半天,最后商定干脆不再种植,把自家的田地全部雇工给外来户和被海水淹没失去田地的村民种植。大蛋知道自己也种植不过来三十多亩田地,决定再拿出十亩田地搞雇工,风声刚撒出去一天,许多外来户和本村失去田地的村民纷纷前来租赁。

刘富贵被叫去当证明人签字画押,办理完手续,大年和刘富贵、大蛋以及租赁田地的村民一起到田地里丈量地块。望着已经退去海水的沟渠,大蛋叹着气说:“去年冬天咱费了这么大的劲开挖的沟渠,今年遇上干旱也没有发挥出多大作用来,真是白干了。”

大年看了看沟渠说:“干旱没起多大的作用,可它却阻挡了海潮,如果没有开挖沟渠垒起来的两道坝子消潮、阻挡,咱沟渠南部的田地和房屋一旦被海水淹没冲毁,咱只有逃荒要饭的份了。从这方面来说,老天爷还是照顾着咱的哩。”

刘富贵点着头表示赞同说:“只要还有这一半的田地,下一步咱把夏高粱和晚地瓜种植下去,秋后咱照样能吃饱饭唻。”

大蛋帮助大年分完地块回到家里,见过去被救的姓蒋的那个男人已等待在自己家里。大蛋问姓蒋的男人:“来有啥事?”

姓蒋的男人名字叫蒋世奎,他说叔叔家田地少、太穷,养不起自己,他跑过来看能不能找一份活干,当长工或者租赁田地都可以,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他天天思念自己已经死去的老婆和两个儿子,他想住在离老婆孩子靠近的地方,好经常能见着她娘仨。

大蛋和秋香商量了一阵,考虑家里也需要人手尽快把田地种植下去,决定让蒋世奎给自己家当长工。蒋世奎因为没有房子住只能暂时吃住在大蛋家的厢房里。大蛋家有需要出劳力的活都叫上蒋世奎一起去干。

过了两天,大蛋和蒋世奎赶着两辆大车回到蒋世奎原来居住过的家里,从倒塌的房屋里寻找出许多檩粱木材、铁锨锄头等农具和部分生活用品,拉回到大蛋家里。这时候,天空中也下起了瓢泼大雨。

等待雨水停止后,大蛋、秋香和蒋世奎赶上牲口在田地里起早贪黑忙活了半个多月,将剩余的近三十亩田地分别种植上夏高粱、地瓜和豆子后,大蛋联系大年和刘富贵等村子里的许多男劳力,无偿帮助蒋世奎取土、拓坯并盖起来了两间房屋。由于没有院墙,他便把从叔叔家带来的白萝卜种子全部种植在自己家房前屋后的空场地里。

收成不好,日子就都过的比较紧张,刘富民悄悄叫上几个村民跑到下游被海水淹没过的滩区村子里寻找“财富”,十几天的功夫便拉回来一大堆檩粱木材、农具和部分生活用品,有村民看见说他们这是发死人财。

刘富民不以为然地说:“这些东西老长时间没有要的,也没有管的,埋在土里面时间一长就全瞎了,俺挖出来能用的就用用、不能用的搬运到集市上幸许还能卖些个钱渡荒年唻。”

这一下许多村民看见眼红,纷纷带上铁锨锄头、推着独轮小车跑到下游滩区去寻找“财富”去了。

大年媳妇看见生气地说:“这些人想钱想疯了,也不怕被死鬼寻了去。”

李满堂和贾氏听说黄河口滩区发了大海潮,老两口担心大蛋一家出现意外,趁马车店暂时没入住客人,决定去滩区看看。贾氏去集市购买回几件小玩具和自己给孩子做的小衣裤,又从家院子里抓了两只鸡,锁好屋门,临走把院子大门的钥匙交给刘氏,让她帮助看管好自家的房子和喂喂鸡,老两口赶着牲口便去了黄河口。

大蛋和秋香见爹娘来了非常高兴,赶忙让进屋里。贾氏抱过小花亲了又亲,看着小花咿咿呀呀想学说话的样子,开心的连声说:“几天不见小花这孩子已经长这么大了。”李满堂取出小玩具在一边逗着小花玩。

晚上,秋香从自己家的菜园子里摘了些蔬菜,做了三四个菜,大蛋又把大年和蒋世奎叫了来,秋香从西屋子里搬出一坛子高粱酒来,大蛋介绍说这是他跟着大年叔学习酿造的,让大家品尝品尝。

蒋世奎给李满堂倒上酒敬了李满堂一小碗酒介绍说自己是在大蛋家打长工。大年便把前几个月发大海潮蒋世奎家的房屋被冲毁,老婆孩子全部遭难的情况告诉了李满堂。

李满堂望着不住抹着眼泪的蒋世奎,叹口气、握起蒋世奎的手说:“大侄呀,你家遭了这么大的难这是老天爷不睁眼呀,你放心,你在俺大蛋家别的不能保证,只要他们能吃饱饭就绝对饿不着你。”

蒋世奎不注点着头说:“大蛋兄弟是俺的救命恩人,还有张保长在俺最困难的时候组织全村劳力无偿帮助俺盖起来了房屋,俺今生今世永远不会忘记。”

大年故作谦虚地摆摆手说:“你也甭客套了,在咱新建屋子村谁家遇着大难了,咱就应该都去帮忙,往后只要俺干村保长,就这样引导下去。”

李满堂称赞说:“咱就应该倡导一人有难大家帮的民风,只要大伙心能拧成一股绳,啥困难咱都能克服。”

“对,来来,为了克服困难咱干了这一碗吃饭。”大年看了看碗里还盛下小半碗酒,他端起了碗劝起来了酒。

第二天吃过早饭,大蛋领着李满堂来到了沟渠上观看,只见沟渠东部过去整齐的田间沟堑已经被海潮冲的七零八落,田地里已经泛起了一片片白色的盐碱,谁也不敢想象:这次海潮的侵害一夜之间就把几十万亩的良田变成了可怕的荒野。

大蛋同李满堂介绍说:“今年天气很特别,自去冬到今春老天不下一场大雨,麦子的收成少得可怜,许多地块都绝产了;本来就赶不上好年景,谁曾想又遇上了大海潮,咱家一下子就损失了三四十亩田地,现在剩下的这一半田俺拿出二十亩雇给受灾户种,剩下的小三十亩田地留下自己耕种,下一步俺就全指望着秋后看能收下来多少夏高粱、地瓜和豆子了。万一老天还是不帮忙,俺一家人只能回到城里吃你们的了。”

李满堂叹口气说:“你们万一真在这里住不下去就搬回城里同俺们在一起住,咱有的是房子,二蛋和狗蛋都在外头当差的当差、当兵的当兵,家里也缺少劳力,你和秋香回去,俺和你娘也正好有了帮手。”

回到家,李满堂建议大蛋把牲口卖掉一头,也好减少粮食饲料的喂养费用。大蛋点着头表示等到秋后如果利用率不高的话,他就把牲口卖掉一头。

在大蛋家住了三四天,李满堂和贾氏坐上大车,赶着牲口又返回了县城。这一次,除了大蛋给搬上的两坛子自己酿造的高粱酒外,大车车厢里比较过去就显得空空荡荡。

日子过的好快,一转眼就到了农历七月十四,过去被救的薄氏来到了大蛋家,她是准备晚上给死去的丈夫烧纸的,看着越来越憔悴的薄氏,秋香忍不住同情起她来。吃过饭后,秋香陪伴着薄氏一起给她丈夫燃纸,晚上回到家秋香把大蛋撵到厢房里住,她让薄氏同自己住一个炕头上,她们好说说话。

从薄氏的说话里秋香了解到:薄氏的日子也很不好过,虽然薄氏投奔到自己的哥哥家里,但是嫂子却容不下她,天天给她甩脸子,说家里多了个吃货。哥哥也拿嫂子没有办法,正四处张罗着给自己的妹妹找婆家。

秋香想了想与薄氏推荐说:“妹妹,俺看上次同你一起被救的蒋世奎人品不孬,他虽然比你大个七八岁,可是他身体好,干活是好手,他也同你有一样的经历,俺看你俩要是能结合在一块过日子他肯定会更加疼爱你的,对了,他已经在俺们村子里盖了房子安了家,还给俺家当长工哩,你要是愿意,俺就同他说道说道。”

见薄氏仍然在犹豫,秋香开导说:“妹妹,你也老大不小了,又是嫁过人家的,咱们女人的命咋能同男人相比,像你这个情况,遇上个会过日子的男人就应当赶快把自己嫁过去,他可是光剩下自己了,一点负担都没有,你要是把握不住机会让别的女人抢了去,你可是就后悔莫及了。”

听了秋香的话,薄氏终于同意让秋香给搓合搓合。

眼看着田地里没能打下多少麦子,刘富贵老婆秦氏忍不住发开了牢骚话:“这个烂埝子简直就是祸害人的地方,麦季打不下来多少粮食不说,这一发大海潮让咱的许多亲戚都把命都丢了,咱说啥也不能呆在这里了,还不如返回咱老家谋出路去。”

刘富贵生气地说:“你以为回去就能养活自己呀,咱家的田地已经被大水冲没了,家里的房子也没有了影子,回去你喝西北风去?”

秦氏继续发牢骚:“反正这里也打不下来多少粮食,在这里咱还不是一样喝西北风!”

刘富贵劝说老伴:“去年咱种的田地不是丰收了吗?前一时期的干旱是暂时的,咱们只要管理好夏高粱和大豆,秋季照样能丰收。”

秦氏依旧对大海潮十分后怕,心有余悸地提醒说:“往后要是再发起海潮来保不准咱的命也会搭进去。”

刘富贵叹口气说:“咱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了田地,也盖起来了房子,就是回去了咱也没有办法把这些财产带走唻。再说,这大海潮是百年也遇不上一次的,咱再忍耐几年,实在呆不下去了咱们再考虑回去吧。”

想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刘富贵的老伴只能默默地擦干眼泪继续跟着刘富贵去田地里拾掇庄稼去了。

大年和大蛋刚把田地换给新用户种植,刘富民和过去那些曾经的雇佣户不干了,一起找大年和大蛋讲理,说大年和大蛋违反契约规定。大年反过来问道:“你们问问自己过去是咋管理俺的田地的?到了关键时刻俺多次让浇水,你们连一滴水也没给浇,照这样谁还敢把地交给你种!再说俺们的田地一半都损失了,就是剩下的一点田地只能照顾海潮难民了。你们能忍心看着这些没有田地的人不管吗?”

经大年一驳斥,刘富民和那些过去没有经营好田地的雇佣户也感觉自己理亏,在要走了按比例分得的一点粮食外,只得悻悻而归。

秋香见薄氏同意让自己给她与蒋世奎当媒人搓合,第二天吃过早饭便来到蒋世奎家里,问蒋世奎对薄氏印象如何?

蒋世奎表示对薄氏印象不错。

秋香开门见山同蒋世奎说:“你要是没啥意见,俺就给你俩搓合搓合,只要她也同意,借着她在俺家你俩就见见拉拉呱,如果行,咱选择个合适时间给你俩把婚事给办了。”

蒋世奎犹豫着说:“她比俺年轻好几岁,怕她看不中咱哩,再说人家是来上坟的,现在提这事怕不合适。”

秋香批评蒋世奎:“不借着她来咱这里咋给你俩搓合?你一个大男人遇上事咋还同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哩。”

经秋香一通挖苦,蒋世奎同意与薄氏见见面。秋香带领蒋世奎来到自己家里。秋香与两个人说了一会话,然后找了个理由抱上小花便去了大年家。

等待了半个多时辰,蒋世奎与薄氏一同来到大年家,薄氏和秋香打招呼说得赶回哥哥家了,说完话便走了出去。

秋香见薄氏走远,忙问蒋世奎俩人谈的咋样?

蒋世奎笑呵呵说:“她说让俺三天后到他哥哥家,只要他哥不反对,她就同意嫁给俺。”

邢氏笑嘻嘻说:“这就是说她同意了,你后天多带上一些礼品去她哥家,俺保准你俩这事能成,你要是需要啥就同俺和秋香说,俺俩负责给你置办。”

秋香点头说:“到了关键时候你需要啥尽管张口。”

过了三天,蒋世奎穿上大年的一套大半新的衣服,赶着大蛋家的牲口,车箱里放上邢氏给的一袋子麦子和秋香给的半袋子玉米棒子去了薄氏哥哥家里。薄氏的嫂子见蒋世奎带来麦子和在当地很少能见着的玉米棒子,两眼立时放了光,当场答应了婚事,由于都是二婚,双方商定一个月后由蒋世奎来把薄氏娶了去。结婚可以不大操大办,但是还需要再带来两袋子麦子。

又过了一个月,蒋世奎带上大蛋家赊给的两袋子麦子,由大年、大蛋、秋香、邢氏和刘富贵等人一起赶着两辆大车去薄氏的哥哥家里把薄氏娶了过来。中午由秋香和邢氏一起炒了好几个菜,在蒋世奎家里热热闹闹吃了顿饭,蒋世奎和薄氏这对经历了人生劫难的患难夫妻终于结合在了一起。

见蒋世奎缺少被褥,秋香把自己家的一床被褥匀给蒋世奎夫妻,又提供给蒋世奎家三袋子高粱六袋子地瓜干,暂时解决了蒋世奎和薄氏吃饭生活问题。

夏季的庄稼由于雨水多加上又增加了蒋世奎两口子一起干活,长势较好。等待秋后夏高粱、豆子和晚地瓜收获回来后,大蛋和秋香测算了收获粮食数额,决定再按工钱给蒋世奎送去了三百多斤高粱二百多斤豆子和五百多斤地瓜。

秋收刚完成,冬小麦就需要赶快种植下去,大蛋与秋香带领蒋世奎和薄氏又迅速投入到田间地头开始了小麦种植。小花刚开始能够行走,正是需要人带的时候,见秋香把自己放在大箩筐里便哭闹不止,秋香愤愤地骂小花:“你这个小祖宗,还让人干活不干活了?”

薄氏让秋香回家负责带孩子做饭,田地里的农活让她和大蛋及蒋世奎去干。秋香狠下心说:“小孩子哭闹甭管她,等待她哭闹够了也就老实了。”果然,待小花哭闹累了,自己便躺倒在大箩筐里睡着了觉。

晚上秋香和大蛋商量决定给小花断奶,这样在农忙时间也好把小花放到奶奶家不耽误自己干活。秋香找来几个辣椒待小花想要吃奶的时候就掰开辣椒在自己奶头抹上几下,小花刚把奶头含到嘴里立刻被辣的“哇哇”大哭,经过反复几次,小花再也不敢再要吃奶了,秋香借此机会多给小花吃饭,小花吃饭多了能当饱,自然就减少了吃奶占用的时间。

半月后二十八亩小麦全部种植下去。大蛋盘算着自己的田地也不多了,养着两头牲口费用大、确实也不划算,他决定把牛卖掉,等去区里赶大集的时候,他赶着牲口来到了集市上,把牛卖了出去,自己又赶着剩下的骡子回到了家里。

蒋世奎与薄氏利用空闲时间把前一时期自己种植的白萝卜收获下来,拿出许多送给大蛋和大年家,说让腌咸菜能保证冬季有菜吃。大年领着大蛋和蒋世奎赶上牲口来到海滩边找到许多低洼处挖取了不少土盐,又拉回来几大桶海水,找了个低洼处挖了个四四方方的池子,用夯锤把池子底砸密实了,然后把海水和土盐倒入池子里,搅拌好,等待太阳晒干海水,池子里就凝固起厚厚的粗白盐,大年把最上层干净的盐块取出来,分给自己和大蛋和蒋世奎作为平常用盐,其它的粗盐块他们分别挑选出比较干净的放进自家缸瓮里,倒入清水,然后把清洗干净的萝卜放进缸瓮里腌制起来,等待冬天和明年开春时节用。

区公所又通知大年去开会,安排让缴纳税赋。大年为难地表态:大海潮把一多半田地都给淹没了,又加上春季大旱,村民们粮食收成寥寥,恳求免除税赋收缴。

陈宝顺批评说:“今年就因为咱这里干旱加上发了大海潮县公署给咱区减少了一多半的税赋上缴任务,说明上峰对咱们是很体恤照顾的。再说咱秋季还是丰收的嘛,让百姓缴纳一点税赋应该不算是过分。俺在这里要提醒诸位的是,今年县公署安排咱们缴纳的是抗日税,这可是蒋委员长和咱省韩主席亲自安排的,谁要是不积极抗日那就是通敌罪,这是要做牢的。”

大年被陈区长一吓唬,只得缩回脖子领取税赋上缴任务,怏怏地回到了村子里。

0

第二十七章 重建家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