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通道>四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

小说:通道 作者:超约古今 更新时间:2017/3/20 20:15:02

从伊斯坦布尔乘船到阿尔哈比港,再转乘汽车,就可以到离苏土边境20公里的一个山区小镇博尔加。一条叫作乔鲁河的河流,通过博尔加,流向苏联境内,再从巴统的南面注入黑海。河的两岸都是陡峭的悬崖,河床上也布满了巨石。当地居住的亚美尼亚人说,愈接近俄国边境,河床愈平坦,难走的只有五公里。

一行人原本已经到达苏联境内。但是,清晨突然造访的谷部太郎告诉留希柯夫一个不好的消息,破获的远东苏联情报部门有人供认,刺杀队里可能已经混进了苏联的间谍。

也就是说,他们的行踪从进入苏联开始就应该被盯上了。

两个人马上决定,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临时添加一项新的内容——先光明正大地按照现在假冒的身份出境,到达伊斯坦布尔。

然后再杀个回马枪,辗转到达博尔加。从博尔加沿河岸走到边境,步行约需八个小时。过了边境,就是巴统,而从巴统到索契,约有三百公里,有公路,也有铁路直达。

博尔加是个不大的小镇,有几家小旅店,八个人分开住,谷部太郎打扮成亚美尼亚人模样,倒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第二日一大早,谷部太郎就与七个俄国人分手了。

而在此期间,留希柯夫被告知要严密监视刺杀队每一个成员的一举一动,一旦怀疑到某人,可以格杀勿论,先斩后奏!

两人分手的时候,谷部太郎竟然给留希柯夫跪了下来,这让留希柯夫受了很大的触动——要知道, 在当时的世界上,恐怕只有日本人是唯一将下跪这一古礼延续到现在的民族,谷部此时的郑重一跪可是用大礼来拜托自己啊!

刺杀队中,也许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至少还有一个人,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而且,更可怕的是,一直到现在,他留希柯夫还没有这个人的一点儿信息。

也许自己和谷部的临时改动会让这个人无暇告知苏联准确的行动路线和具体的下手时间,但是,既然对方已经有所防备,那么此去凶多吉少是肯定的了。

一想到这里,留希柯夫的内心就充满了绝望,然而,自己到了这一步,还能再回头吗?

也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已经有枪管偷偷对准了一行人。

此时,在地图上显示,刺杀队已经偷渡到了苏联境内,彻底涉过乔鲁河,就是巴统,再有三百公里,就能到达刺杀斯大林的索契浴场。

“哒哒哒……”苏制冲锋枪猛烈地扫射过来。

留希柯夫到底是特工出身,子弹扫来的刹那他马上就是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饶是如此,自己的背部也是一麻,等到冰凉刺骨的河水完全浸没了自己,才感到刺骨的疼痛——他中枪了。深处的河水让他冷静下来,也扔掉了所有的幻想。

据从谷部提供的转自土耳其参谋总部得到的情报,计划潜入的这个地点,原本不但未设哨所,就是平时巡逻的概率也是很小的。

而现在,竟然人家张网以待,仿佛是守株待兔、请君入瓮一般。

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行动彻底泄密了。

从距离开火地点一两公里的下游狼狈游上土耳其境内河岸的留希柯夫发现,七个人中陆续回来了四个,自己除外,还有三个白俄。

其余三人下落不明,或者就是被击毙。

三个人轮流架着他火速撤离,此时,身上冷不说,还特别的沮丧。行动失败不仅意味着日本人许诺的每人一幢别墅和100万美元的奖赏泡汤,还将会让他们在日本人面前缺少了必要的“尊严”。

留希柯夫的心里却一直在嘀咕,是自己撤得快,还是苏联那边的军队水平太差,等一行人上了岸甚至再往前走上了几公里抓捕不是更好吗?不仅让几个人乖乖束手就擒,还可以顺带着声讨一回日本国岂不更好!

而且,此次行动是苏联边防军发动的,显然没有克格勃的事,否则,以自己熟悉的克格勃的行事风格,一定不会如此匆匆开枪,并且在开枪之后也会追踪而来,斩尽杀绝。

行动失败,自己无话可说,也并不在意所谓的那点奖赏,只是在日本人那里,自己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呢?

数日后,躺在日军战地医院救治的留希柯夫再次见到了谷部太郎,后者给他带来了一份英国《新闻记事报》,给他读了上面的一则报道:

据塔斯社报道,格鲁吉亚共和国边防部队宣布,25日击毙了三名从土耳其偷越国境的人。他们是受法西斯分子支持的托洛茨基分子,从他们的尸体上发现了手枪和手榴弹,而且还有详细的地图。他们的目的,是要暗杀住在索契的斯大林总书记,但是边防部队事先获悉了这个计划,因而击毙了犯人。外交人民委员会委员长李维诺夫向土耳其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说,土耳其正在成为反苏的基地。

谷部太郎告诉他,日方认为,这次行动失败不能怪他,一个代号叫做“莱欧”的苏联情报人员,混进了日本在远东的情报网,就是这个家伙破坏了这次极其隐秘的行动。

至于这个叫做“莱欧”的家伙是在五名白俄中,还是另有其人,陆军参谋本部已经指示,都要作挖地三尺式的追查,此人的血水是已经流散在咕咕不息的乔鲁河里,还是此人艺高人胆大,仍在逃回来的俄国人当中不得而知。

留希柯夫忍住手术后的疼痛咧着嘴说:“你们有没有怀疑过我?”

谷部太郎愣了一下,神情庄重地鞠了一躬说:“你是我们的英雄,对于英雄,我们大和民族一向都尊崇有加,岂敢污蔑和怀疑。请你不要胡思乱想,务必养好身体,拜托了!”

谷部太郎转身离开的时候,分明听到了留希柯夫如释重负的一声叹息。

刺杀事件之后,正史没有告诉我们斯大林到底想到了什么。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逃亡到苏联的抗联部队明显加大了训练的强度,而与此同时,一批最新式的苏制武器也被下发到了这支部队手里。

很快,苏联负责和这支部队联络的军官变成了张征宇和喀佳都很熟悉的人——彼得洛维奇。

从彼得洛维奇那里,张征宇了解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元帅被处决了,他这个元帅生前最后提拔的一个将军能有幸活下来据说和一场针对最高领导人的刺杀有关。

当然,来自莫斯科的官方消息是因为他和中国抗联部队之间的渊源,领导人有意想把这支被打残了的部队直接划拨到苏联远东集团军的门下,作为中国旅直接听命于他的指挥。

赵尚志军长和副军长、参谋长等人目前都好,审查即将结束,相信很快就会恢复自由。

除此以外,彼得洛维奇还神神秘秘告诉张征宇一个惊人的消息。

据苏联在远东的谍报人员传来的情报显示,东京认为“大清洗运动”后的苏军已经不足为虑,竟然狂妄地宣称日军一个师团可以轻松对付苏军3个师,。由此,关东军已经彻底从张鼓峰失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各部队好战情绪被充分激发起来,现在已经到了几乎所有的士兵都热切盼望与苏军交手的地步。

说到这里,彼得洛维奇揉着似乎被打过的脸,笑着对张征宇说:“可以说绝大多数的日本军官对我军的情况都一无所知,也真不知道日本国上下哪来的理由可以轻视我们?”

张征宇似乎还在消化这些接二连三而来的重大信息,看着彼得洛维奇期待的目光,无意识地回了一句:“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彼得洛维奇摸不着头脑,喀佳和张征宇处的时间久了,对这句话她已经不再陌生。

她告诉眼前的少将,中国就是因为国共两党打了十年内战,这才给日本人轻视和抓住机会发动侵略战争的,现在,这样的历史恐怕要在苏联和日本之间重演了。而只有兄弟一条心,才能一起抵御外侮,维护和平!

彼得洛维奇若有所思……

张征宇接过话茬,他首先感谢苏联政府对抗联所做的一切,但是对于把抗联部队纳入苏联军队统一指挥和管理表示不能接受,他正告彼得洛维奇并且请他务必转告有关部门,抗联是中国共产党指挥和拥有的部队,这到哪里都是铁一样的事实,也是不容许任何人任何时候随意更改的事实!

至于配合苏军作战,这是应该的,只要是抗击日本法西斯,那就义不容辞,何况早在八年前东北人民就组织各种义勇军投入到保家卫国的伟大抗战中来了。抗联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始终是冲在反法西斯战争最前沿的部队!

正因为此,抗联上下希望苏联早日放回赵尚志军长和副军长、参谋长等人,至于苏联的政治运动,我们无权干涉,也无权置喙评论,只有一点需要申明:一切有利于敌人的行为都是我们抗联所坚决反对的!

一双大手伸过来,牢牢地握住了张征宇的手;两个将领,两双大手紧紧地、紧紧地握在一起……

0

四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