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糙男人>第九章 袁世凯父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袁世凯父子

小说:糙男人 作者:胡二乱 更新时间:2017/3/19 22:39:25

居仁堂。

东头袁世凯书房。

袁克文刚一进屋,就先拿目光搜寻到了站在袁世凯身边的唐在礼。

唐在礼是袁世凯的侍从武官,比袁克文的大哥袁克定还要小两岁,身形中等,但因为是上海人所以外表和行事很是温和敦厚,却并不代表他没有上海人的精明,他一直被袁克文视作大哥,此时看到袁克文拿眼瞟向自己,唐在礼便对袁克文做了一个闭目低头的动作。

——收到了!意思是父亲很生气,一会儿什么都不辩驳低头挨训就是了。

袁克文心里有了底,这才战战兢兢的把视线放到袁世凯身上。

刚一接触到父亲的目光袁克文登时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父……父亲……”

袁世凯瞪着他,哼哼哼连声冷笑:

“行啊,你小子翅膀长硬了,敢当着我的面耍横了。”

“父亲,孩儿不敢。”袁克文是真的怕袁世凯,汗如雨下语不成声。

袁世凯长长的吭了口气,书房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里。

半晌,袁世凯阴冷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来了:

“老二,你老大不小了,我不指望你像你大哥一样有出息,但是你也不能给我添乱!”

“孩儿不敢!”袁克文急忙更深的低下头。

“在礼。”袁世凯又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哼的袁克文浑身一震,袁世凯这才满意的偏偏头,吩咐唐在礼。

“是,大总统。”唐在礼躬身应命,然后站直了看着袁克文解释道,“二公子,接下来卑职要对您解释的事情,是大总统的苦心筹划,所以请二公子仔细听取认真执行,不要有异议和犹豫。”

“在礼,别跟他废话!”袁世凯不耐烦的打断他,“都是被他娘宠坏了,惯了这么多毛病!”

他指向袁克文暴喝道:

“你就给我记着是谁给了你这些无法无天!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能让你谁都不是!”

“是,孩儿谨记。”袁克文冷汗涔涔的垂首应命。

唐在礼接着道:

“二公子,在雍正帝传位乾隆之时,担心乾隆好大喜功挥霍无度的个性,所以在位的最后几年里通过账目转移隐下了大约三千万两的白银,交由当时的四位雍正朝重臣共同看管,以防国家急用时国库却再度出现空虚。这笔银两被称为雍正遗宝,而看守遗宝的四位重臣的后世子孙,则被称为护命四家。”唐在礼对惊得入神的袁克文使了个眼色,以防他听得入神在袁世凯在场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不当反应,看到袁克文回神后他才继续说道,“相传这笔遗宝都与传位诏书一起共列于正大光明匾后,只准新帝开启阅读。不过从同治帝后,因为没有了直系继承人,这笔遗宝的传承在皇家也就此中断,成为一个传说。不过最近,我们已经收到可靠消息,雍正遗宝和护命四家的确真实存在,而且各方势力也在对遗宝跃跃欲试。所以大总统必须赶在其他势力之前得到这笔遗宝。”

袁克文忍住“真像戏文里写的一样”这句话,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

“但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袁世凯从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虽然没说话,但仍成功的让袁克文惊的浑身一颤。

唐在礼对他安抚的笑了笑:

“二公子,相传护命四家之首,就是雍正朝尹继善的后人,而尹盛忠,就来自于章佳氏尹家。”

看到袁克文流露出恍然的神情,唐在礼继续解释:

“大总统本欲敲打一下尹盛忠,关他下狱再亲自放出,让他更加衷心,但没想到被二公子您中途插手救出——不过这也不是坏事,二公子您的行动更加出于本心,反而更不会引起尹盛忠的怀疑。二公子,眼下大总统就希望您,继续与尹盛忠和他背后的尹家交好,在后续的接触中,留意雍正遗宝和护命四家的下落。”

袁克文吞咽了一下,刚想做出为难的表情,转眼瞥见父亲阴冷冷的盯着自己,他只好立刻收起做了一半的神色,勉强点头:

“父亲,我尽量……但是您知道,我的性格……”

袁世凯重重一拍桌子,烦躁的道:

“哼!烂泥扶不上墙!”

唐在礼继续温声微笑,似乎在同时给这对父子宽心降温:

“二公子不用给自己压力,实际上二公子的坦诚也是一种非常吸引人的特色,在与尹盛忠完全相交之后,袒露心意也未尝不可,或许还能收到奇效。”

袁克文低下头,啜喏道:

“我……我试试吧……”

“但是现在这个阶段一定不要对尹盛忠透露什么。”唐在礼追加。

三人在书房里静了几秒,袁世凯首先打破了沉默,挥手道:

“行了,你出去吧——别给我坏事!”

袁克文垂头丧气的出了书房,一路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怔怔的站了好一会儿,但仍然回不过神。

财宝——算计——隐藏——兄弟——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从前真的只存在于戏文里。这也是他疯狂的迷恋京戏的原因,那是一个精精彩纷呈的世界,他却不用真正涉嫌,不用承担压力,这样安心欣赏就好。

然而现在压力山呼海啸袭至,他毫无准备,头脑发懵手脚发软。

“二公子?”

黑暗里尹盛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不过夹杂了一些浅显的睡意。

“盛忠,吵到你睡觉了?”

“没有,只是闭眼休息。大总统没有为难二公子吧?”

听到尹盛忠要窸窸窣窣的下床,袁克文想也没想快步奔到床边。

把尹盛忠按回床上,袁克文竟然也一掀被子钻了进去。

“行了行了,你这个家伙就是礼数太足,受着伤呢就别逞强了,睡觉。”

尹盛忠拘束的向后退了退:

“这——二公子,恐有不妥……”

“古人同榻而眠的多了去了,不妥什么?”

“您是二公子——”

袁克文抬高了声音:

“我把你当朋友兄弟!你还当我是二公子!”

“对不起……”尹盛忠声音小了,似是安抚,“二公子能认我做朋友,那是我的运气。”

“唉——”袁克文长叹一声,“盛忠,我是真的不想管那些利益阴谋,真的想和你做朋友。”

“二公子的确是一个值得相交之人,为人明净豁达,心地纯善直白。”

袁克文鼻子一酸,声音险些哽咽:

“那你就别叫我二公子了呗。”

“可是在总统府——”

“要是不当着别人的时候,叫我克文总行了吧?你是新时代的人,不愿意称呼别号或表字,我完全理解。”

“……好。”

“叫一声听听。”

“克……克文……”

袁克文笑了,但想起刚刚书房的对话,心情瞬间又灰暗下来,他觉得自己霎时又变得肮脏不堪。

“盛忠,你没和别人一起睡过么?我是指,你的兄弟?你至少有个二哥对吧?还有大哥?”

“我们兄弟四人,像二公……像你说的那样,小时候的确经常睡在一起。”

袁克文艰难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我记得你是满人?”

“是。”

“那为什么来这里?——我的意思是,我的父亲和大清……很多满人都恨我父亲。”

黑暗里尹盛忠淡淡笑了笑:

“大概是——就像你说的,我是新时代的人吧……大清和我没有关系。”

袁克文的心又狠狠疼了起来——大清和尹盛忠没关系,雍正遗宝也和尹盛忠没关系,而自己呢,现在却要卑鄙的利用与尹盛忠的友情,来完成世人追逐金钱的肮脏行径?

可能心神纷乱扰的呼吸频率也不正常,尹盛忠听出了这种异样:

“二……克文你有心事?”

“唉,俗事吧……”袁克文长叹一声,悲哀的道,“我穷极所有逃避这个肮脏世界对我的影响,然而我终究是逃不开啊。不用理会,人嘛,总是被这种事情打扰。”

“对不起,因为我……”

“哎哎,其实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父亲!不,是因为这天煞的历史和大清!因为这些人们骨子里的贪婪!”袁克文刚刚扬起的声音马上衰弱了,“看我……又胡思乱想了,别说了,睡觉吧,你已经没事了。”

说完他就翻身背对了尹盛忠,尹盛忠却从刚刚他的话和他的反应里看出了些许不对。什么叫自己的被抓源于袁世凯?源于大清源于贪婪?难道,今晚的这一切,是袁世凯为了雍正遗宝对他演的一场戏吗?

尹盛忠想着,看着黑暗里袁克文微微颤抖的脊背,默默的叹了口气。

——这么说来,自己和袁世凯,实际上对不起的是这个单纯无辜的人啊……

第二天,不出尹盛忠的猜想,唐在礼果然笑眯眯的找到他。说是真正的内鬼已经被抓到,误伤尹盛忠的大总统特别卫队的副队长也已经撤职查办,唐在礼代表袁世凯向尹盛忠传达了来自于大总统的歉意和褒奖,出乎尹盛忠意料又不让他意外的是,尹盛忠被调入了大总统特别卫队,接替副队长一直,官衔也由少校升为了中校。

尹盛忠听唐在礼说完这些,瞥了身边的袁克文一眼,见到他垂着眼睛一脸郁闷悲哀,尹盛忠几乎马上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看来袁世凯也瞄准雍正遗宝了。

0

第九章 袁世凯父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