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乾坤经>第五章国家第三节国家建立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国家第三节国家建立5

小说:乾坤经 作者:李毁建 更新时间:2017/3/20 20:48:29

: 所以……这还是禹好,禹为好人的情况下。而即便禹为好人,其起初为好人,其能经得起诱惑,不此吗?纵在能。纵其不想此,其起初不是此,不是这样,但长期治水,长期掌握权力生杀予夺,一旦突然失去权力,不再有权力其能适应,习惯得了吗?其在尝过,享受过权力的滋味,美妙后,其还能放弃,不再想,过,重新过以前普通,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掌握,掌控的生活吗?或其可,但绝不会是人人,天下人都可,都和他一样,都那么无私,高尚,无己无我,一心为人,一心为民,反正历史上,现实中我没见,没见过人人都如此,人人都这样。

不说人人都不这样,人人都自私,这些人,这样的人确实有,确实存在,但绝对不多,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几乎没有,绝对不是人人都如此。而纵其一时可,其能一生一世还如此,还这样吗?或其年老体衰,无力承担,没有那个时间,精力,能力去承担,由于没几天好活,愦心善念,责任还好说。毕竟真没几天好活了,更为此付出一生,劳累了一辈子,想换换生活,过过其它日子,让自己安生安生,好好休息休息,放松放松,多活几年还好说。但人生才过一半,生命才刚开始,还有很长,大半辈子生活,日子还没有过,还没有走,才享受,掌握几天皇帝权力,力量,还没享受够并且不是自己自愿退位,放弃权力而是被逼,被逼无奈,强行,被强行废止,驱除,拉下马的皇帝,力量……如此其又岂不怨,岂不怀念,岂不时时刻刻都回到昔日,再掌再享权力,再如此,再过这样日子,再回到今天,再这样,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为了权力力量,最终在放弃权力,交出权力几年后,忍无可忍,被逼迫着,痛苦着不得不发动政变,杀父囚兄弑帝何尝不是如此。因为这个,而那个几个放弃,交出权力之后,背逼赶下马罢,没几天可活,好活何尝不是如此,是这样。

而也正因此,其没天可活好活,其不适应,不习惯这样生活,美好生活更会加大消磨其寿命,让其更早,更短时间的死亡,结束生命。而其失去权力,力量后,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不能给人们,不能再给人们,相关系人带来什么,人们由于现实,其不再像过去那样,过去那样,掌握权力力量决定自己生死,未来,可制裁自己让自己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所以惧他,怕他,不得不听他,按其命令行事,以免制裁受惩罚。但此时其此,其这一切导致其,导致人时其如此的基础已不付存在,人还会如此,还会对其这样吗?不仅不会如此,或还会如此,还会这样前仇旧恨加在一起,更会如此,更会苛责,虐待他,以发泄,报复自己心中不满。当然由于其关系网,由于其子孙,亲戚朋友,其还存在影响力,能影响阻止伤害你,有利于你。你为受,得其助,不让之伤害,影响你,你还会如此,不敢这样,不敢怎样苛责,对付报复人,以求不影,甚至更百位千位对人好以得最后,仿终举荐,更有利于己自己,让自己更好,因不想因小失大让自己更好而如此,如此,你有这样其会如此,但若如此,你没有,无此,失于这时呢?

必如此,必会因此渐渐人走茶凉,人家想怎么对服你,就怎么对付你。最多多等一点时间以防,以不受一点反噬,不良影响吧了。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十年,再多等十年又如何,只要能报仇报复并不受其影响,不受其任何伤害,伤害就可以。而或也正因此才有帝王,皇帝终身制,帝王,皇帝到老,到不能动,不能理事,脑子都已老糊涂不能再好,更好带领国家,付起责任还不放弃,放掉所有权力,何尝不是因此,何尝不定怕这个,至于现在能何尝不是问题已解决,得保障所以不用,是不得不,没办法,不得不放……

再次此,禹当上部落联盟首领也不是其靠武力强夺,杀伐而来的,而是按靠惯例舜让的,百姓推举的。当然不排除此是禹通治水,通过治水已变相掌握国家政治财政军事大权,舜基本被架空成为表面,表面那张皮,除了名义上全国国家共主,部落联盟首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没有掌握多少国家权力,还余多少国家权力,而禹治水成功后,威望更是一时无量,其连最后所有的权威一切都失去了,即便想通过一些方法,阴谋手段强行取缔,剥夺禹权力,让禹交出一切,自己再重归以前也没那个可能。毕竟禹立那么大功劳,其只能赏,酬劳,而不是剥夺,而功劳太大,赏无可赏只好让位,将,把自己位置交给禹。

毕竟禹比其强,完成了其所没有完成掉的任务,挽天下于即倾,救天下于即倒。至于能力,没治过天下,治水,完美成功调动天下,调动那么多人已证明,事实已证明。再说其也已那么大岁数,该到任,到期了,于是当一个牵线木偶,苦楚,没人在意,没人给其,将其当一回事的傀儡,最终被人灰溜溜,狼狈的赶下,撵下部落联盟首领的位置还不如自己乘机,乘这个机会,乘禹成功,治水成功,大功当赏,大功将赏,主动将位置让出来,避免一切发生,并向新主卖好,如此你好,我好,大家好,让自己今后后半生也舒服,好过一些,一点,不必如此。

而也正因此,因其这么识趣,不必让自己为难,不必让自己太过为难,不必与人撕破脸,破坏自己名声,付那么大代价,影响自己在百姓,天下万民中的形象,以及其已做的够多,做的够好了,也为了众人的悠悠众口,众说纷纭,众人压力,众人所形成的压力舆论,无论如何,无论从感情还是什么,继任者,禹无论是谁,无论其是好是坏,无论其是怎么想的,只要其还是聪明人,只要其还想如此,坐稳位置,不必承受天下悠悠众口其就得如此,就得好好,必须好好对待其,让其安稳,好好渡过后半生,直至到底,甚至是死,到死,到其死葬礼,身后事,祭墓,祭祀,守墓也是如此,也必须如此。当然你要,其要不是聪明人,其要承担,要想承担,承受一切也可不如此,不如此。

当然若如此其又,真就必须得,再承担,承受。至于阴谋鬼计,凭禹治水,能治水,治水成功,所遇到,治理的那么多人,什么人,什么事,什么种情况没见过。而又以能处理,驾御比这难,比这更复杂的形势,人,环境,并还保持着治水成功,能保持,能让治水成功还能成功所有,所具备的智慧,还怕此,还担心此。此还能,还会成功?或也正因此,因舜,因舜明知如此不过成功,反而会弄巧成拙,让事情更糟,让事情变得更不利,不利于己,不利于自己,所以其才会不为,不干,明知能如此,有如此办法,还可险胜,有一线生机,但不为,还不为,而如此,而最终选择如此……

禹上位后,可能因为顺手,也可能发现治水过程中所建立的中央集权制度更先进,更有利于统治,更有力更能充分调动全国一切力量应对突发情况,强大敌人,外敌。于是就继续按这做,更将其引入部落联盟内部日常工作,平时处理事情,制度上固定化而不是仅仅将其做战时政策一时实用。而也正因此部落联盟制度开始规范化,力量更凝聚变得更强大,于是渐渐具备具有国家雏形,正式向国家过渡,真正成为变成国家。或部落联盟就是一个国家,不过太松散,简直不能称作,算作一个国家,最多是一个国家雏形,基础,国家由此而来,在此基础上一步步完善,使之变得越来越紧密,密切最终成为国家。而禹之改革,所做所为大大加速其进程,使之快速形成建立,形成国家。所以说禹开创,建立国家,启最多在此基础上巩固,建立家天下世袭制而已。

不过,禹这样实行虽加大巩固了自己,部落联盟首领,统治者的权力,地位,实力。并因为增强了整个部族,政权的实力,综合能力,能有效解决问题,抵御外患,天灾使人们能更好生存,生命财产得到保障,保护,人们能安心,更好更有效工作,战斗过上好的生活,更好的生活,这无疑让其得到好感,拥护,使其权力,权威,继治水,治疗洪水成功后继续提高,加深,进一步提高加深。

但这无疑触及,伤害到了其它部落联盟领袖,各部部族首领的权力,权威,利益。毕竟敌退我进,世间权力就那么多,那么一点,你多我必少,我多你必少,没有其它,没有其它路,途径,道可选择,可走。本来人家那些部落,种族实力,整体都是独立的,部族首领酋长在内跟土皇帝差不多,拥有一切,享有一切权力,地位,利益,实际和部落联盟首领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其有的自己都有,甚至其没的自己也有,还有,还能享受,还不用受那么多限制,什么事,很多事都不能肆意妄为,活的更自在,更好,更美好。

只不过没有其管的宽,管的,活动的范围大,更大而已,不过虽其管的大,享有的更多,但付出,受的代价,损失,辛苦也更多,所以因为如此,因为这,昔日,在昔日没人根他争,没人在乎这,反对其,让其掌握,获得享有权力。人们也乐得有其为己分担,承受风险,压力,辛苦,代自已受过让自己更好,更轻松,更自在,虽此也要付出些损失,代价,约束,尊严,但这也值得,这是必须,不过自己也因此获得,享有更多,没什么,不感觉什么。

但现在其要在自己身上割肉,并且是没理由,单方面让己割肉,且不根自己商量,强制直接施行,让自己成本更大,所得更少,付出与收益极不相称,差别很大,基本没法比。得益者仅其一人,自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获得不到,获得不到一点一丝好处。辛辛苦苦不落什么,不落任何,反正受苦,受损害如此又岂愿,岂能容忍。若敌实力太强,自己且仅一人,无力反抗还好说,自己还会荣忍,但自己还有实力,还有能力,并且同盟,我自己一样受害的人还有很多,不只自己一个,基本上全都定,其只孤身一人,一意孤行,没有什么可怕的,胜利的可能性,把握很大,几乎百分之百,如此为何还如此,还不反抗,受制于人,拱手于人,任人宰割,如此不是贱是什么?反正其不会,尤其是,还是这种情况下,形势,实力非常有利于自己,自己占上风,有优势的情况下。于是有防风氏,三苗之叛,之不服……

本来事实,情况也是如此,按惯例,按事实,按历史也是如此。毕竟过去一直是这样,胜利的都是他们,他们一直都是这样,靠这胜利的。最起码几十年前,几百年前,一直以来,黄帝当日,当初都是靠这样胜利的,其也是一直以来都是靠这样,这样胜利的。经验,阅历一切都是如此,一切事实也是如此,趋向,导向如此。毕竟其掌握一切权力,对自己部落绝对一切控制,自己联盟都和自己一样几乎占整个所有部落联盟成员部落。禹只有,仅有自己一个夏部落,仅有部落联盟首领名义,大义,最多有几个特别小,忠的部落,亲朋好友,支持,选择和其站在一起,或因情分而保持中立,两不帮,谁都不支持,等待结果,最终决定。

但这不多,绝对不可与对方,敌方相比,相可并论。本来事实也应如此毕竟其太弱,太小几本没法与人比,人那样想也正常。但其都忽视一件事,忽视天地大变,发洪水,禹治水,并治成功这谁都不能,不可治成的洪水。禹是聪明人,不简单,不是傻瓜。其能想到,禹肯定想到,明白。否则也不能治成法水,完成谁都不能治成,完成的洪水。并因此,借此,当上,登上部落联盟,部落联盟首领位置宝座。而这么聪明的人,明知如此,会这样,会失败,为何还会实行?难道不奇怪。难道其发昏了,自当上部落联盟首领后头脑开始发昏,飘飘然,不清醒,出昏招了……

有这个可能,可能就是禹当上部落联盟首领,成功治疗洪水,威望功业达到极致,自信心膨胀,得意忘形认不清自己,太过自信,太过相信自己,认为自己万能,无所不利,无所不能,自己什么都能办到,想到哪里办到哪里,想到哪里办到哪里就会成功哪里,自信心膨胀,太过高估自己,看不起敌人,认为敌人不值一提,不堪一击才会如此,才敢这样做,才敢狂妄的以一击万,以图一战成功,一战成名,毕其功于一役,完成改革,实现大业,实现他人所不敢想,实现他人敢想所不敢做,立不世之功,扬名于万世。

或其反对者就是这样认为,禹也是这样故意如此以示强来示弱,让人轻视,认为其狂妄,自我澎胀,走向自大,不再清醒,英明,以小看自己,来方便自己行事,减少自己成功,大业行进,到达成功过程中的难易程度,毕竟其才开始,过去无论治水还是登上皇位,部落联盟首领位置在巩固治理过程中都表现得,表现出无比英明,让人不得不细心,小心对待,十分,非常针对,以防出错,以防被人,其有机可乘,使自己走向失败,覆灭,灭亡,死亡。这无疑将会使,对禹进行改革,革命非常不利,甚至寸步难行,即便有后手,很多其它方案手段也不能实行,即便实行会被很快破解,难以成功不能达到效果,最终不能行进最终走向失败,难以实行。毕竟人家人很多几乎占领面对是全天下,其只一个人不能不这样做 。

或正因此禹才会这样做,才会行,这样实行。当然禹也可以,也能放弃不这样做,保护原状,像尧舜以及以前部落联盟首领,部落联盟之主一样做名义领袖,实际橡皮图章,表面很大,很好,实际没多大权力,实际,最多是一族本族族长,实际没多大权力,与自己本族族长没什么区别,权力没比其大多少,最多算是群体,整体代言人。最多是其中最大一族,可在在任期间使自己,自己种族得更多好处,便利,特权,更能偏向,趋向自己,自己种群,使自己种群得更多好处,更有利于自己种群发展进步。

不过仅如此禹又怎满足,满意。尤其是治水成功后拥有那么大权力,势力,暗力量,威望远超于其它,过去部族联盟之主,首领有这种可能,不用如此,而且这种可能,胜利的情况,系数还非常大的情况下,其更是如此,又岂能如此,如此就可满意。或以前,在没治水,没当部落联盟首领,没掌握过中央集权,没享受过那种滋味,那种一切都得,都应该听他的,任他取用,决定,无所不从,没有什么敢反对,只有遵从,按命令执行,实行,其就是天,就是一切的体验后,其或还会如此,还会按老样式,以老样式,原部落联盟形式为目标,以发展壮大本族力己任,但如此,如此后绝不会如此,绝不会再这样。而是会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以获取一切……

而也正因此,因禹争,禹想改变,并且有能力改变,其去改变,所以其才能立不世之功,成万世美名,建立第一个国家,成中国第一个王朝开创者,建立开创了一个新时代。而也正因为其难,禹也明白其不简单所以才没有粗爆武断进行,而是用计通狂妄,视敌于弱,用示强来示弱,引敌迷糊,轻视,看不清情况,局势,导致误判,将注意力全都放在禹身上,把注意力都吸引在禹自己身上以制没有顾忌其它,没心思余力,顾忌其它。因轻视,看不起不去顾忌其它,积极准备以致在其它方面出错,导致其功败垂成,形势逆转,最终失败走向灭亡,覆灭,灭亡。可以说虽表面上诸侯,诸侯诸部落实力强大,其对本部落绝对控制,不必担心其它,担心内部出错有问题。但这是以前是在发洪水,禹治洪水,禹当上部落联盟首领以前,但自禹汾水成功,尤其当部落联盟首领之后,尤其在这期间在治水过程中对其子民,部落成员进行管辖,接触,培训,管理,而且这时间还不是一天两天,一年半载,而是九年,十年二十年,于是这问题就开始出来,出现了……

0

第五章国家第三节国家建立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