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千年古田风云录>第三十六章 风水轮流转 正杰弃文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风水轮流转 正杰弃文举

小说:千年古田风云录 作者:尼采啊太阳 更新时间:2017/3/20 10:46:09

话说赵构经历了去岁的这场劫难,算是看透了皇位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宋高宗20岁登基,为了皇位什么事都做过,前半生最希望死的人是自己的大哥,如今威胁解除了,反倒觉得皇位这东西索然无味。他没有子嗣,该是退位的时候了,下诏宣布禅位给皇太子——太祖的七世孙赵伯琮(赵玮),自己搬出去颐养天年,宋朝的皇帝再次轮转到太祖一脉。

南宋军民抗金呼声不断高涨,认为最终还是要和平谈判的宋高宗急于禅位,欲将是抗金还是求和的责任,推给皇子赵玮,自己好尽快全身而退。一些大臣提必须先立赵玮为太子,再禅位为宜,赵构听从了群臣的意见。

绍兴三十二年五月,赵构下诏正式册立赵玮为皇太子,改名眘、字元永。六月,赵眘即位,是为宋孝宗,高宗退位为太上皇、吴皇后为太上皇后。是继续打仗还是坐下谈判,就看赵昚的具体部署了;太上皇和群臣、三军将士都在看他如何出牌了。

35岁的赵昚继承了南宋皇位,是为宋孝宗。赵构当初在考验继承人对女色的痴迷度时,分别给赵玮(赵伯琮)、赵璩(赵伯玖)每人送了10个美女作为妾使唤。赵昚在老师史浩的提醒下,没有动她们一根毫毛,直到即位时10个美女都还是处子之身;而赵伯玖纵情声色,则大小通吃,一个个被他抱上了王储的床第,赵构对他很是失望,最终赵构选定了赵昚作为最佳帝王候选人。

七月,宋孝宗决定一展拳脚,实施自己的雄才大略,大胆启用了一批主战派文臣、武将,任命张浚为江淮宣抚使,又命副相汪沏视师湖北、京西,四川宣抚使吴璘兼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加紧了前线的防御。

其时秦桧已经死去七年了,可是秦氏集团的势力依然把盘根错节,想连根拔起绝非易事。主战的赵昚即位,对长期被压抑的抗战派来说是个极大的鼓舞,他们感到为岳飞平反昭雪有了希望,开始要求给岳飞恢复名誉。

二十年前,公元1141年腊月廿七日,南宋大理寺的特别军事法庭还在忙活,主审官万俟卨一槌定音,装模作样的宣读:“逆臣岳飞......指斥乘舆......坐观胜负……绍兴十一年,将兵十万于河南,拥兵自重,抗旨不归......十二道金牌令发出,始撤兵,实乃藐视圣上,蓄意反叛。特裁决岳飞谋反罪名成立!”

蓬头垢面、伤痕累累的岳飞听了之后,仰天长啸曰:“十年之功,毁于一旦。天日昭昭,我心昭昭!”说完又被四个彪形大汉押回了大理寺监狱。

随后万俟卨又实行缺席判决,宣读了处决另一份判决书——“……同谋者岳云、张宪知情不报,欺君罔上。激起军士哗变,胆大妄为,择日处斩!”

冤狱坐实的消息传到了赵构的耳中,赵构喜不自胜,立即命御厨上了一桌好酒好菜,独自吃喝起来,寻思道:“岳飞啊岳飞,朕要你的命,情非得已。你口口声声要迎二圣回朝,一旦他们真的被你接回来了,朕岂不是要退位?”

赵构又自斟了一杯,吃了几口菜,自言自语道:“什么狗屁二圣?纯粹是两个糊涂蛋、昏君!你触及朕的底线,朕也忍了。催促太子册立之事,明明是揭朕的疮疤,往伤口上撒盐。朕的家事与你何干?岳飞啊岳飞,你一个武夫,天下之大不韪你都敢冒犯,休怪朕无情,你不死,朕寝食难安啦!”

赵构喝了小半杯,一丝阴笑掠过脸上:“明明朕知道你无谋反之意,若第一道金牌令发出,给朕一个台阶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朕可以原谅你的。给你一个枢密使未尝不可。”

“韩世忠比于你,识时务,懂大体。这仗不是大宋打不起,而是想不想打的问题。乘胜求和,乃朕之初衷也,和平发展些时日,朕还是要抗金的,毕竟金狗是喂不饱的。可是岳飞啊,你太急于求成了。”

“岳飞你必须死,朕心里不糊涂,秦桧居心叵测,是从金国逃回来的奸细,多次上密疏要朕除掉你。朕念你是将才,一心精忠报国,一直未点头。没有我的旨意,秦桧是不敢动你的,秦桧就是一条狗而已。哈哈哈,杀人者,秦桧也。奸臣,秦桧也!天衣无缝这词只配我赵构使用。”赵构越想越得意,“秦桧——”他竟高兴叫出了这两个字。

恰好秦桧到了赵构的住处,在殿外等候了:“陛下,唤我何事?

说秦桧秦桧到,赵构连忙喊道:“丞相,外面风大,快进来!过年了,陪朕喝几盅吧!”秦桧屁颠颠的小跑到了殿内,点头哈腰:“谢主隆恩!”

赵构假惺惺道:“丞相辛苦了,请坐!”

秦桧道:“不敢,逆臣岳飞一案已结案,请圣上定夺。”

赵构眼皮抬都不抬,只顾喝酒:“要你坐就坐!还嫌不够乱吗?秘密处决,你自己看着办吧。”

“臣领旨,即刻就去大理寺——”秦桧比赵构还要急。

“稍安勿躁,先坐下喝酒,先把这桌酒菜给朕摆平再说。”赵构道。

“谢陛下。”秦桧一副奴颜婢膝之相。

“后天就是除夕了,除夕过了就是新年了,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杨沂中监斩,仍多差兵将防护。”赵构向秦桧下达了最高旨意,于是二人边说边笑吃将起来。

与此同时,赵玮在老师史浩的帮助下,去了大理寺监狱独自见了岳飞最后一面。狱卒隗顺打开了牢门,赵玮轻轻地走了进去,岳飞脚镣手铐的躺在草堆上,职业性的警觉告诉自己有人进来了,急忙翻身坐了起来。

赵玮小声呼唤:“元帅,晚生赵玮前来探监。”

“臣岳飞见过太子殿下——”岳飞向赵玮行礼道。

赵玮疾步上前双手扶起岳飞,嘘了一声:“赵玮目前还不是太子,小心隔墙有耳。”说完赵玮也在岳飞的对面坐了下来。

“元帅冤屈,本王无能为力,惭愧。”赵玮无奈的道。

“殿下冒险前来,臣知足矣。臣虽死无悔,金国不灭,愤恨难平。”岳飞仍念念不忘抗金大事。

“岳家军被解散,岳云、张宪均已下狱,和谈已成定局。我堂堂大宋朝,屡为女真欺凌,愧对列祖列宗。他日若本王顺利登基,必为元帅正名,善待岳家后人。”赵玮信誓旦旦。

“臣已生死度外,有殿下这句话飞可以安心去了。”岳飞仔细打量了赵玮许久,眼前的这个少年,器宇轩昂,有仁爱之心,言辞慷慨激昂,寻思道:“赵玮乃血性男儿,倘若为天子,必胜过赵构,大有作为。我催立太子,冒犯了赵构,值了!”

赵玮不敢久留,含泪告别了岳飞。两天后的深夜,岳飞没有见到新年的第一缕阳光,被毒酒赐死在大理寺狱中,供状上就写了八个大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岳飞的冤情孝宗非常清楚,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于是孝宗乃下诏书曰:“仰承圣意,为飞昭雪。飞蒙冤受屈,圣上念念不忘……”,同时强调岳飞“能事上以忠”,对皇帝绝对忠诚,赞美他“余烈遗风,于今不泯”,忠烈之风天下所闻。

宋孝宗并派专人将岳飞遗体从九曲丛祠迁出,以孤仪(即一品礼)改葬于栖霞岭下。此举简直是对高宗冤杀岳飞的彻底翻案,这难道不怕太上皇赵构发雷霆之怒,来惩治自己吗?赵构毫无一点反应,他要看下一步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皇帝怎么做。

十月,孝宗再发诏书,追复岳飞少保、武胜定国军节度使、武昌郡开国公、食邑六千一百户、食实封二千六百户,再次肯定他“事上以忠、不犯于秋毫、名之难掩,众所共闻。”

面对孝宗的接连出手,太上皇高宗仍然默默没有吭一声。赵构知道,“岳飞狱”重新定论并不能动摇其太上皇地位,他早已借秦桧之力杀了岳飞,对高宗是视若无睹,且无可奈何的,他是天子,天子至高无上,决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的。人们都把愤怒发泄到替罪羊秦桧身上去了,

宋金战争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进行,互有胜负……

城步寨自大力推广苗文以来,苗民的文化程度有了质的飞跃,崇文习武之风盛极一时。教授杨正杰等专门负责书院的师资培训工作,正杰的夫人游馨艳四年间给他添了一对儿女,相夫教子,孝敬公婆,一家其乐融融也。

转眼间正杰的儿子杨通文就是二十多岁了,饱读诗书,一心想进京考取功名,杨正杰传授的杨家枪法通文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他还将太极的招数融入杨家枪中,刚中带柔,以柔克刚,可谓是文韬武略,只等朝廷明年三月的武举考试了。

腊月的一天傍晚,杨正杰和杨理美、翟樟邨、段才虎等好友在书院聚会,吩咐夫人游馨艳炖了一只羊腿,炒了几盘小炒,温了一大壶小米酒,就在书院的住处喝上了。大伙围着圆桌坐下,炭火锅就在圆桌的中央,还配了丰盛的佐料,诸如白菜、香菇、玉兰片、芫荽菜、金针菇之类的。杨正杰作为主人,掌酒壶,才摆了三个小酒杯,杨理美一把按住了杨正杰的手,一本正经的道:“杰哥,你也太磨叽了,用小酒杯斟酒,换大碗!”

杨正杰扶了扶椭圆形的水晶眼镜,连忙罢手:“不成,我习惯用小酒杯。”

段才虎、翟樟邨、李浩辉、胡思鱼一齐笑道:“杰哥海量,饮酒未曾怕过谁,今日大碗就胆怯了?”

杨正杰见大伙这么都如此说了,也不好意思再坚持用小酒杯斟酒,大声喊道:“当家的,撤了小酒杯,换上大碗。”

“好咧,来了——”游馨艳应允道,从厨房里拿出一叠大碗就搬上了桌,“正杰,少喝点,你还要给通文教习经书呢。”

“记着呢,我什么时候喝醉过?”杨正杰大咧咧笑道。

“不装逼你会死啊?”游馨艳轻声骂了一句就退下了。

“妇人家,少说一句不行?来来来,喝酒——”杨正杰将每个大碗都斟满了酒,“今晚不醉不休。”

“大伙许久没有一起喝酒了,今儿打开肚皮畅饮!感情深,一口闷!”杨理美第一个一口就干了。杨正杰一看这架势,没有端碗,连忙说:“兄弟们,先吃点菜。

“不急,先干了这碗再说。”翟樟邨、胡思鱼、段才虎接着也一口气喝了底朝天,就等着杨正杰一个人了。杨正杰磨磨蹭蹭了大半天,是躲不过去了,端起大碗,闭上双眼,咕咚咕咚了一会,才勉强喝干了,“哈——杰哥我豁出去了!”将袖子挽了起来。

“不忸怩多好!杰哥厉害!”大伙竖起了大拇指赞叹,杨正杰开始飘飘然了。

“告诉兄弟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杨正杰有点头晕了,说了一句又打住了。

“好消息就是我儿子通文,解试武科进入第一名。”杨正杰嘿嘿笑道。

“青出于蓝胜于蓝啊,可喜可贺,杰哥,你得自敬一碗!”翟樟邨道。

“同喜同贺,一起喝。”杨正杰道。

“要不我敬你一碗,祝愿通文侄子明年省试、殿试连折魁首!”李浩辉起身端起大碗,气也不歇的就干了。

“托辉哥吉言。就冲这句话,我干了!”杨正杰就喜欢兄弟们这样豪爽,不再忸怩了,立马干完这一大碗,有些醉意了,诗意大发,即兴做了一首《神鬼人生叹》——

纵使金樽空对月,尽欢醉慕蓬莱仙。

聚散离合不关情,漂游徜徉天地间。

皆云世道本祥和,只畏人模化鬼面。

倘若心似镜湖水,何须又惧夜过半。

钟馗神威亦欣然,猛鬼冤孽返山涧。

此生茫茫谁能料?黄鹤楼前孤影远。

明朝悠悠瑶池路,故土不复梦日边。

杨正杰一念完,大伙赞叹道:“杰哥,抨击时事,有感而发,好诗好诗!那坏消息呢?”

杨正杰抿了一小口,夹了一片羊肉送入口中,道:“杰哥我解试考了个九十九名,明年春闱我就自动放弃资格了——”

“这那成?有机会就要去潭州一试啊。”段才虎、胡思鱼劝道。

“不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是在家陪着当家的的好了。”杨正杰又抿了一口酒,“我就喜欢这杯中之物,为了这杰哥我放弃了许多。”

“杰哥大文豪,还怕省试了?”翟樟邨道。“杰哥老矣,身体吃不消。就希冀通文光宗耀祖好了,来,继续喝酒。”杨正杰这一次主动带头干了,众人也一齐干了第二大碗。

说着笑着,一直喝到桌上的菜所剩无几才休息,桌子上杯盘狼藉。送走了酒友,杨正杰转身就打了一个“大兔子”,跌跌撞撞摸到书房,衣服、鞋子也不脱,直接躺在床上,回西岐去了……

5

第三十六章 风水轮流转 正杰弃文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