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末铁血统帅>第六十九章 血洗敌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章 血洗敌营

小说:明末铁血统帅 作者:汉威大帝 更新时间:2017/2/8 3:46:41

第二日近午时分,一支千多人的着建奴衣甲打建奴旗帜的军队,大模大样地来到汉城西城门外。当然,大家不用猜,正是王瑞所领的浮山即墨营联合跨海战队。

“大人,城外又来了一支满虏的军队!要不要关城门?”西城门的当值总旗跑进城门楼里向守备千户崔承贤报告道。

“关什么城门?你这蠢才!你要惹事找死,老子到时可救不了你!”崔承贤正和一个百户在喝酒吹牛,被打扰后,很不客气地骂了起来。

再说了,汉城人人都知道:这帮满虏鬼子太君本来在朝鲜就是骄横拔扈、无恶不作的,一般人躲都来不及,现在这傻瓜居然想要关城门,惹事非,这不是作死吗?

“可是,大人!不是昨天出去的那一支哦。衣甲颜色都不同。”这个总旗是个死心眼,而且观察得还很仔细。

“哦!”崔承贤和百户走出城楼来,看了一眼城门外半里远的所谓“建奴军队”,得意地对身边的几人说道:“这满虏总共有八旗,衣甲旗帜的颜色各不相同。这穿黄衣服的,可是这奴酋亲领的旗。快去吧,小心侍候着!”

“果如大人所料!二狗子,你带三个人先过去,先讲建奴的蛮语。要是这些朝鲜人听不懂,就再用大明话说。让他们来迎接大金正黄旗的主子进城!”骑马走在前队的张二吩咐道。

“大人,满虏正黄旗的主子来了,让你快下去迎接!”崔承贤刚坐下不久,刚才下去的小旗又慌慌慌张张地跑上来报告。

“草他娘的狗满虏!真不知礼数!朴百总,走!我们下楼看看去。”崔承贤一边骂骂咧咧地宣泄着心中的怨气,一边带了众人往城门走去。

“你滴,什么人?”张二用马鞭指着跪在地上的崔承贤,趾高气扬地喝问道。

“大人,小的是汉城西门守备千户崔承贤。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雀承贤满脸堆着笑,礼数周全地回答道。

“很好!你这奴才不错!头前带路吧,去我大金的兵营!”张二满意地点头笑道。

“喳!”崔承贤因为专门负责城门守备,和满虏接触得比较多,字会了这个奴才式的回答方式。他知道这帮满虏太君骄横残暴,赶紧屁颠颠地在前面领着大军往城北的满虏军营而去。

看到半数的军队从西门进了城,方元对王瑞笑着道:“大人!大事成矣!哈哈”

“尽赖文渊妙计呀。陈松,传令给后面的熊文杰,让他留下一百兵丁,亲自留守城门。”王瑞一边应付着方元,一边果断地下达着命令。

一刻钟之后,假扮建奴正黄旗的浮山军到达建奴兵营门外。张二让崔承贤等人闪一边去后,这才让吩咐二狗子带了两人上前喊话。

二狗子也是最早追随王瑞渡海而来的辽东逃民,他全家老的小的,都被满虏所杀了,留下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也是被满虏当成猪羊一样的卖来卖去,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所以,他和满虏之间可说是仇深似海。因为他在接受语言方面特别的有天分,一口满虏话更是说得任你再会辩别,也会把他当成土生土长的满虏族人。

经过这次在仁川的优异表现后,王瑞特地吩咐张二,这次赚开建奴营门的事,还是交由二狗子来负责。因为在王瑞看来,这个二狗子,不但拥有极高的语言天赋,应变能力也是十分出色。王瑞还想着回浮山前后,弄一个满虏话培训班,让这二狗子先当个教官呢。

只见这二狗子大模大样的带着两个副手打马冲到建奴兵营门前,神态嚣张地对守门的满虏士兵吼道:“营里是哪位主子在镇营?叫他快快出来迎接!大汗派了最亲信的索尼主子前来查看了!”

“这位兄弟,请稍等,我这就去报告给牛录章京阿格黑主子!”一个满虏守兵紧张地回道。他身旁其它的满虏也是一脸惶恐的神色。

小半刻功夫不到,一个面目凶悍的粗壮汉子带着几个人走了出来,将营门外穿着正黄旗衣甲的浮山军打量了一下,然后粗声粗气地问张二道:“听说索尼主子来了,在哪里呀?怎么也不见他出来呢?还有我们镶蓝旗的哈布隆冬主子呢?”

“哼!你是何人?索尼主子是带着大汗汗令来的,岂是你一个小小牛录章京想见就能见的!两位主子正在后面叙话,赶紧前面带路吧!”二狗子继续态度倨傲地喝斥道。

这个叫着阿格黑的牛录章京听到二狗子如此说话,老脸当即一黑,气得差点就要骂起娘来。心道,他娘的,这是什么世道,一个正黄旗的狗奴才如今也敢这样狗仗人势,随便欺到自己头上来了!他身边的几个满虏甲兵也是一脸怒气,就等着自己主子发话,立时便要冲上来把这正黄旗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奴才打杀了!

不过,他们心中尊贵无比的阿格黑主子,最终还是在大汗汗令这张虎皮面前软了下来。阿格黑瞪着二狗子看了几眼,二狗子也毫不畏惧地用轻蔑的眼光直视着他。最终阿格黑还是不甘心地说道:“我叫阿格黑,是留守兵营的牛录章京。都跟我来吧!”

二狗子也不答他的话,而是得意扬扬地对身后的张二和徐福等人用当满虏话招呼道:“兄弟们,走!去看镶蓝旗在朝鲜的这个狗窝象个啥样!”

徐福张二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也不多说话,直接打着手势指挥一队队的士兵进营去。他们可不象二狗子一样能讲一口流利的满虏话,虽然绝大多数的满话他们也能听懂,但要真叫他们开口说,他们还是怕自己张口就露馅了。

回头看看好几百兄弟都进来了后,二狗子诡笑着将右手悄悄伸进了马背上的褡裢里,抓住一只短火枪的枪把。这种短火枪,是王瑞专门制造出来给军官和情卫人员使用的。因为制造精度要求高,工艺又太过复杂,到目前为止,总数也还不超过一百把,二狗子有幸得到了其中一把。

“阿格黑主子!”二狗子突然用满语大喊了一声。阿格黑和身边的几个满虏都奇怪地回过头来,却见一个黑乎乎的枪口正对自己眉心,他正要开口发问,只听得“砰”的一声,在他的胸口瞬间绽开了一个血洞。跟在二狗子身旁的两人也同样拔出了短火枪,对着阿格黑身边的甲兵开了枪,另外两个满虏兵也被击中倒地,命丧当场。

听到枪声之后,营内营外的浮山军士兵都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开始行动了起来。因为按照在仁川制定的作战预案,便是由先期进营的二狗子负责打响第一枪,他的枪声就是今日开始攻击的命令。

进入营地的士兵首先就抬起密密麻麻的火枪,对着近前的满虏就开枪射击。而营外的士兵,除了一部分继续涌进营内接应外,也从其中分出两队,从左右向军营两边包抄而去。以期达到将这伙残留在兵营的满虏围而聚歼的目的。

在促不及防的密集火枪射击下,没有一个满虏士兵来得及反应,等浮山军士兵面前腾起一股青烟时,站在边上围观的满虏人群中也跟着炸起一片血雾。血雾过后,这些满虏兵就象被扫垃圾似的,被突然一扫而空。

“快!冲呀!诛杀镶蓝旗的叛逆贼子!”二狗子和身旁的两个随从用满语大声喊了起来!然后,他们一边喊,一边从口袋里拿出几个手榴弹,拉开拉弦便朝着满虏的一个营房扔去。随着“轰”的几声炸响传来,这个营房内的满虏都被炸伤炸残。

不过,这次浮山军的士兵中却没有人理会他们的叫喊,他们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下,很快又完成了装填,密密麻麻的枪杆又黑洞洞地指向两边建奴的营房。

“快下马卧倒!”在后面的张二着急地叫喊了起来!他这一喊,还真起了作用,前面的浮山军官都迟疑了一下,二狗子等三人也迅速翻身下了马,扑倒在了地上。

“打”随着几声嘶吼般的命令传来,无数的枪弹越过他们的头顶,向着满虏的营房冲去,将前面的每间房屋都打得如同马蜂窝一样的凌乱。又一批建奴措不及防之下,稀里糊涂地把狗命丢了。

不过还是有一部分满虏士兵反应了过来,有的人手持刀斧长枪冲了出来,有的人则开始对着浮山军拉弓放箭。冲出来的满虏还没到近前,便被再次装填好的火枪兵排队枪毙了。很多镶蓝旗的满虏临死都没弄明白,怎么这正黄旗的人就跑到朝鲜来打咱们镶蓝旗的人了,而且他们还使用明军常用的火枪。要说来的人是明军,那打死他们,他们也是不会相信的。明军的火枪如果有这么大的威力,能打这么快,那就不会被我大金的勇士压着打了。

但这些满虏的反攻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特别是那些放箭的弓箭手,虽然条件反射般的乱拿起箭支便射,不过多年打猎的经验还是带给了他们极好的手感。浮山军前排的士兵便有七八人被弓箭射中,虽然大多数是被射在衣甲,连轻伤都算不上。但还是有一个运气不好的倒霉蛋,被一支重箭射中了咽喉,口中发着“咯咯”的声音命丧当场了。

“妈的,居然还有该死的建奴反抗!王根生,给老子手榴弹招呼!”见此情景后,升为百总的李仁军在队伍中大声喊道。

“好嘞!百总,你就看俺的吧!”王根生顺手从右边褡裢里抄起一个手榴弹来,拉开弦后嗖的一下扔了出去。这枚手榴弹仿佛被他施了魔法一般,象长了眼睛一样的从房室的一个破洞中钻了进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响,直接将里面偷袭的几个满虏炸得浑身是血,再也没有了动静。

“好样的!前排的,赶紧给老子装弹。王根生,就他娘的这样打!还有左边那个屋!”李仁军见手下的这个掷弹神手发挥了作用,兴奋得大喊了起来。

“嗖”,“嗖”王根生又是几个手榴弹扔了出去,每颗手榴弹都弹无虚发,将几个屋子里的满虏炸死炸残。

“好!继续给老子扔!今晚的红烧肉,老子让给你了!”李仁军一高兴,又来了一个美食引诱。

“百总,你可要说话算数!”王根生一边迅速灵巧地扔着手榴弹,一边问着李仁军要承诺。

“老子啥时说话不算数了?快给老子好好打!你这个吃货!”李仁军又好气又好笑地骂道。这王根生以前是在辽东给满虏放羊的,从八岁起,就扔着石头圈羊了。十来年下来后,这石头可是扔得又快又准,四五丈内,说打你鼻子,就不会打到你眼睛。

浮山军因为是以有心算无心,又仗着新式火枪和手榴弹的犀利威力,在周密的组织下,很快攻占了满虏在汉城的驻军兵营。不过等徐福李仁军等人带队冲到兵营最里边时,却发觉有一个后门大打开着,看来有不少满虏从这里逃了出去。

“妈的!狗日的满虏鬼子,他娘的!你们以为逃得脱?龙狗子那杀才正等着你们呢!哎,他娘的,都什么事儿!这小子又得在老子面前得意了!”徐福恨恨地骂道。

8

第六十九章 血洗敌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