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吉布传奇>第三十八章 施仙丹赤龙脱困捉岳霸胥贵奔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 施仙丹赤龙脱困捉岳霸胥贵奔忙

小说:吉布传奇 作者:听松斋主人 更新时间:2017/3/14 18:07:28

自那媚娘去后,赤龙回顾众人道:“众位英雄,今夜老夫心事已了,谢众位相助之恩!只不知诸位千里迢迢而来,所为何事?”

渺空回道:“我等千里而来,自有不同寻常之事,且听我家少主讲来,自然明了”,渺空视之吉娃。

吉娃心领神会,道:“我乃吉布村吉娃,远道而来,是有万般苦难,请听我讲来”。

赤龙听吉娃讲到那吉布村,不禁想到自己于那里盗宝之事,心中一惊!这群人莫非是为那龙珠而来。

这时,吉娃慢慢将自家身世讲出——从龙珠被盗、人头鹰肆虐村子、父亲失踪、、吉布山夜晚奇遇、自己与孩子们私离家门以及这一路行来的经过一一道来。

吉娃之言,赤龙深信不疑。因那龙珠是自己所盗,而人头鹰捉回吉胜、风婆婆于广汇镇被吉娃所伤逃回京城后,告诉拜斯吉胜之子吉娃将来报仇、拜斯遣云来山三精与钟南山二鬼于道中设伏这一干事情,赤龙俱都知道。故赤龙心中甚惊:这群娃娃果然来头不小!抱救父之望,夺宝之心。小小年纪,知难不畏,以其诚心感云来山三精隐退,杀钟南山二鬼于荒郊。数得奇缘,承异人之授,见仙君于仙山,真正不可小视。想到此处,赤龙道:“众英雄欲我何为?”。

渺空道:“只望将军告知我等少主之父所在之地及那龙珠的下落,余下之事我等自办,不劳将军之力。”

赤龙道:“尔等真是无知!自你等大闹街市以来,拜斯已派人四处查访尔等,同时又于京中加强防备。这亚克帝国本就森严壁垒,固若金汤。拜斯自杀主夺位以来,苦心经营,手下能人异士众多。单是这京都之卫,就不知有多少高人。以你等之力又岂能奈何!那龙珠为我盗我藏不假,但那吉胜被掳却是人头鹰所为,故那吉胜被关于何处不为我知。我赤龙感众位之助,得见媚娘,知过中曲折,为我除去一心病也。但我已中拜斯圣水之毒,被拜斯所控,虽平常日里一如常人,但只要拜斯一旦施其法术,则我心智顿失,凶凶然受其驱使,故将来一旦沙场见阵,则必然手下无情。为今之计,以我之力,足可助众英雄平安归去,还于中土。望众英雄深思。”

吉娃闻赤龙之言,心中惊慌,道:“救父夺宝,势在必行,纵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飞豹听赤龙之言,道:“贫道已知将军本系世外之傲,出没于幽冥空灵之境,只因误饮‘圣水’,心性被拜斯所控,身不由己。将军之言,我等感激!但我家少主有仙丹三粒,不知可能助将军脱困否?”

飞豹之言,让吉娃顿时生悟,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之物。

渺空闻飞豹之言道:“对啊,何不一试!那仙君曾说,此丹可起死回生,可除魔归正。于此之际,正可一试。”

赤龙闻言道:“那仙君之名,环宇尽知!想当年我于龙现山隐居时,仙君驾鹤仙游,路经龙现山,因感于山水之美降临此山,我与他还曾有过一面之缘。可而今百年过也,苍海桑田,世事变迁,故人情怀,谁能料判!你等既从仙君处来,也算天意使然。若世间真有此等良药,除心魔,归人伦!又何妨一试!老夫十年前于龙现山与拜斯相聚,拜斯将酒敬我。那酒甘醇香甜,异香扑鼻,老夫误饮一杯,却不料中其毒也。虽欲回归从前,但无奈神为其控,多次努力,只是枉然!也就率性而为,任其驱使。战屠龙、诛异己,盗龙珠,助拜斯登极。虽也知拜斯性残手狠,荒淫无度,颠倒黑白,鱼肉国民,但无奈身在其下,也只能助纣为虐,此也是一道中人,又岂能相叛!强权之下,岂得寸心!故亚克帝国,官场一道,同心共筑,固若金汤!但人间善恶,自有天鉴!若真有那归人伦,回天真之良药,老夫愿为一试!”。

吉娃闻赤龙之言,猛然想起那于荒郊野地除鬼之节那少女所敬之酒,奇香扑鼻,正与赤龙所言之酒相同,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那夜幸好渺空阻之,否则不堪设想也!

吉娃言,“此仙丹在此!”,遂从腰间掏出仙丹一粒,呈与赤龙。赤龙将此小小丹丸含入口中服下。不一时,便觉腹中沸腾,似作回旋之状,一股热流涌入丹田,继而后,此热流又直冲头顶。赤龙不能自持,猛然打了几个喷嚏,而后顿觉五内具暖,肢体畅然。

仙家之丹,自然神妙!赤龙醒了!而吉娃三粒仙丹已用其一粒也!

渺空道:“将军感觉如何?”

赤龙道:“体内真气充沛,荡腐余,除邪气,神清气爽,好不快哉!赤龙又获新生也!”

飞豹道:“如此甚好!我等不便久留,就此告辞了!”

赤龙道:“诸位慢行!你等不畏艰难,多有细顾,救赤龙于混沌,助正义行万里,我又岂能袖手旁观!更兼拜斯荒淫无道,戏臣妾,乱法度。而今诸位之事便是我之事。众英雄救人夺宝,老夫自有安排。但因此事关系重大,不可胡来。请诸位静候我之音讯!”

吉娃道:“而今勋天被捕,金哥被杀,屠龙之女屠燕抱冤,故此时此景已绝非我救父夺宝之私事。否则,就算父回宝夺,又岂能还亚克帝国公平正义之道!”

渺空道:“事已至此,必不能善了!那夜大闹街市,后又媚娘失踪,不久又要夺宝救人,必然会惊动拜斯,故我等与拜斯之战必不可免。既如此,何不干脆杀了拜斯暴君,还天下清平之状。”

赤龙闻言,心有所动。

赤龙道:“既如此,让我慢慢想来。若要与拜斯一战,必先剪其羽翼,否则酣战无功。那拜斯身边,除我外,还有三大战神、京中诸将及那菩提老祖高徒,孙悟空之师弟,踏雪无痕郑浩。这一干人等绝不等闲!此事尚需从长计议。诸位自此而去,只候我之传讯,再行计较。”

吉娃、渺空、飞豹三人相视一下,而后告知赤龙夫子庙住地,便辞别赤龙径直去了。玉剑娇娘见三人出来,也暗中去了。

吉娃等人去后,赤龙召来心腹之将黑虎,将那管家李二削首,其尸抛入狗饲喂狗去了。

赤龙暗自张罗,不久生出一段激烈之事,群仙会战,大败拜斯,正是:

人妖颠倒是非淆,几曾识,真善美!而今觉悟深。拼却性命寻。堪激烈,换日新,觉从前荒诞误半生,今朝从头挽乾坤!

——破诉衷情调 听松斋词话

故事几端,书回前言。且说媚娘昨夜被飞豹用“移山飞沙之功”移出宫去,后被赤龙宽恕,准其隐入民间。

西宫无主,此事皇门官不敢隐瞒,第二天便报与拜斯。拜斯闻听,心中甚惊,这才联想起一连串事来——风婆婆在广汇镇大战吉胜之子吉娃及几个孩子惨败后,回到帝国,便将吉胜之子吉娃将来救父之事禀告了拜斯,并告诉拜斯这群孩子的利害,要拜斯早作提防。拜斯闻听,最初不以为然,心想几个孩子有甚可怕!无奈风婆婆一再劝告,拜斯这才烧纸为令,遣“云来山三精”与“钟南山二鬼”于路途设伏,欲害吉娃一行。此事却最终毫无结果,不见其回复。而拜斯每日于宫中荒淫,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可不久前又闻探子报,一群孩子与一僧一道于街市大战官兵,拜斯这才立派燕铃双刀龚贤与人头鹰前去助战,而此事最终又无结果,只在第二天听赤龙禀告,说勋天与那群人一伙,已被捉投于天牢。而今西宫娘娘又突然失踪。这一连串的事情一旦细想,拜斯不禁毛骨悚然,心知这京都之内必有事端。于是,拜斯立召“京城五怪”——阴阳脸彭越、长短手李旦、朱发鬼米豆、赤火君阿真、蓝火君阿仁于民间暗查。同时,拜斯又召“铁面判官”宋巨然彻查此事。

宋巨然,本为市井无赖,专爱投机使滑,恶诈弄奸。在先皇亚斯之朝时,因国泰民安,吏治清平之故,此等肖小之徒自无用处,只能于市井厮混,东蹭西借,苟活其命。但自拜斯杀主篡位以来,卖官鬻爵之风日胜,奢靡荒淫之气日浓,世风日下,官场碌碌。拜斯怕国中有变,这才广织眼线,搜罗无赖之徒,专为官府通风报信。于是,大量奸滑小人借此之机勾结官府,进身皇门。而其一旦得势,便狐假虎威,变本加厉,残酷万端,似乎要将那从前被人瞧不起的一切愤怒尽情发泄,要将那颜面尽数找回。这宋巨然便是其中之一。因其诛杀先朝老臣有功,而今已然位列朝班,官至监察史。又因其手段残酷,自制酷刑,故人送外号“铁面判官”。

拜斯将彻查媚娘之事交与宋巨然。巨然得命,便暗中查访。

早有秘探将那夜渺空飞豹及众孩子大闹街市,后渺空飞豹吉娃被燕铃双刀龚贤追至西宫墙外不见踪影,踏雪无痕郑浩又带兵入宫,后被阻于西宫之外之事一一报来。宋巨然闻听,深感其中定有隐情,便秘召燕铃双刀龚贤及踏雪无痕郑浩讯问。二人将那夜之事具数讲出。

宋巨然在得知西宫娘娘阻其踏雪无痕郑浩进宫查人后,已能猜出其中之事。于是派人将媚娘身边侍女传来审问。酷刑之下,那侍女这才招出那夜媚娘与渺空飞豹吉娃三人相见并将其隐藏之事。事至此时,那宋巨然已能猜出此事大概了。但此人老谋深算,并未发作,只将那侍女削首,而后又连夜去天牢提审勋天。那勋天此时已将生死置于身外,自知招也是死,不招也是死,索性来个口不语,或只讲疯话。纵铁面判官用尽酷刑,也是枉然。宋巨然恼羞成怒,将勋天打入水牢。

数日后一早,铁面判官又带二十名家将至禁卫署拜见赤龙。此时赤龙正在房中茶饮,有军士报:宋巨然到。赤龙闻听,心中一惊,知大事来了!但仍不露声色。

那宋巨然进得房来,见赤龙坐于虎头公案之后,便道:“将军勤劳公事,可佩可赞!”

赤龙道:“宋大人奔走王事,辛苦辛苦!只不知何故到此禁卫署?”

判官道:“吾奉皇上之命,查媚娘失踪之事及那夜大闹街市的一群外域人。我从燕铃双刀处得知那夜将军遣人去捉勋天及其家人,但不知将军是遣何人所去,而那勋天家人今又在何处?”,说完,也不等赤龙开口,便坐于那公案之下的虎椅上。

赤龙闻言,心中“格噔”一下,心中道;“这铁面判官果然名不虚传!来得好快!”。其实,那夜与渺空等人大战之时,赤龙已知勋天与这群人是一伙,便暗派兵丁传信与雌雄双钩岳霸和金枪将胥贵,让二人去捉勋天及其家人。后勋天被捉,而其家人及勋天手下三十名剑客无一人被擒。岳霸和胥贵回禀赤龙,说勋天早知有事,已将家人及三十名剑客遣散了。赤龙将信将疑,但好在勋天被捉,后来赤龙又忙于纳妾宴宾,故也将此事忘了。后来又与渺空等人达成同谋,欲助众英雄以来,赤龙本打算先将此事暂压,待时机成熟,再将勋天放出。而今宋巨然突然登门讨问,赤龙知道此事拜斯已然动真的了!

面对宋巨然之问,赤龙此时心中急打主意:若此时道出那岳霸与胥贵,则此二人定死无疑!而自己正要与众英雄共图大业,则此二将正是极好的帮手,又怎忍将他们推上刑场!想到此处,赤龙慢慢饮了一口茶,道:“宋大人有所不知,那夜一场混战,而我那时身边又无别将,故只好派我手下兵丁前去勋天府。可谁知勋天手下那三十名剑客了得,竟将勋天家人尽数劫走了,幸好兵丁用命,这才将勋天捉来,也算万幸了!”。赤龙振振有词,言之凿凿。那宋巨然听后也觉有理,也只好告辞而去。

宋巨然去后,赤龙本想派人告知岳霸与胥贵藏匿,但转而又想:若那岳霸与胥贵不能与我同心,岂不是弄巧反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同时又想,我已将那宋巨然唐塞过去,想来不会有事了。

话分两头。单说那雌雄双钩岳霸自那晚放走勋天府一干家小后,心中甚为紧张,知其拜斯及赤龙手段。如此事一旦败露,则定然碎尸万段。于是暗中派人探听拜斯及赤龙之行。在得知赤龙忙于纳妾宴宾,而拜斯仍于宫中沉醉佳丽之后,这才略放宽心,觉此事过去了。

这一日清晨,薄雾迷离,朗气东来,岳霸正自早起,于府中后院较场舞动雌雄双钩,只见的:

双钩日月沉浮,脚下游动乾坤。钩击如刀芒所向,互锁可困蛟龙。虚虚实实,如八卦连环;腾蛟起凤,卷风云称雄。好生了得,似龙出水;身如云雀,鹰击长空。

岳霸正自兴起,将那六十四路锁龙钩法施展。此时,岳霸听得墙外有人喊了一声:好!于是收了钩法,正欲去相见。忽然又闻空中一声浪笑,道:“将军枉自辛苦,而今命在穷途,可叹可叹!”

岳霸闻听,往空一瞧,旦见一团沙雾,簇拥丑陋之妖。岳霸知其来者,道:“风婆婆,来此可有见教!”

风婆婆道:“你我同朝为官,而将军府邸老身从未到过。今日此来,定然事干重大。若将军随我而去,则可免刀兵之苦!否则,玉石俱焚!”

此时岳霸已知其来由,决心作最后一搏。于是忙将手中双钩护定,而道:“风婆婆,世人皆怕你,而我不怕你,来来来,手中见高下!”

风婆婆哈哈大笑,道:“世上怎的多有莽夫!今天也好让你知道婆婆的厉害!”,言毕,遂将宽袖抛出,一股带刃的劲风向岳霸而来。这便是吉娃在广汇镇所遇的那股劲风。

岳霸也不等闲,将手中双钩舞动,如风轮般旋转,把那风中无数利刃击于旁落,或钉于树干,或坠于墙角。

风婆婆狂笑一声,道:“不愧为雌雄双钩!只可惜生不逢时,遇着婆婆。随老身去吧!”,便见得一只枯骨之手从沙雾中伸出,欲将岳霸捉于空中。可怎知岳霸见婆婆从沙雾中伸出之手向自己而来,知其不妙,忙将右手那雄钩往空一抛,那钩在空中化作一道金轮,迎着风婆婆那手而去。风婆婆一见,急忙忙收回手,那手差点被剁去,风婆婆大叫:“岳将军好手段!”。随后,风婆婆祭起一阵黑风,岳霸便觉眼前一片黑暗,哪里还能看得清楚,这才被风婆婆捉于手中,往宫中去了。

此时一战,早已惊动岳霸家人,于是家小立散,遁入民间。而其中一人,已急忙忙飞报金枪将胥贵去了。

胥贵闻报,知其来由,便立遣家小,作其云散。自己身披甲胄,手提金枪,胯下飞雪宝马,往西门而去。西门守将,乃为“闹海叉”周达,平素与胥贵要好,见其跨马提枪,只略作官样文章,便放其出城,胥贵走脱,投入荒郊。

胥贵匹马单枪,如落荒之人,任马前行,而后立于高刚之上,回望层层紫禁,心中无穷感慨——想自己一身武艺,只因错投其主,终日里与一帮肖小周旋,寸功未建。而今丧魂失魄,流走荒野,怎不叫人伤怀!想到此处,胥贵不由得叹道:

回望紫禁叹磋砣,雄心烈烈付水波。

早将豪情比五岳,今作流寇立荒坡。

可怜金枪飞雪马,无幸功名慨叹多。

西风残照孤雄胆,一腔悲愤寄银河。

胥贵漫无目的,任马前行,不期与勋天府三十名剑客相遇,不久后又重回紫禁,此为后话。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再说。

0

第三十八章 施仙丹赤龙脱困捉岳霸胥贵奔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