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美丽的青春>第三十三章:风声鹤唳(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三章:风声鹤唳(三)

小说:美丽的青春 作者:如水莲子 更新时间:2017/3/21 1:17:42

泉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老周,老周也很惊奇,张老板就是沈泉的事情怎么让日本人知道了,这事情本来很保密,可现在却传到日本人的耳朵里,而乔本专门去调查泉的事,这的确让他们觉得应该防备,而乔本在调查了泉后,对泉会有什么不利呢?

老周觉得要向上级汇报,同时,他也很佩服泉的冷静和机智。不过,他也怕乔本把泉的话说给代主任听,如果代主任认为泉要向他复仇,也会对泉不利的。

老周把情况反应上去,上级也有两种意见,一种是让泉撤回根据地,可另一种意见却是如果泉如果撤走,那么他们对乔本公司的调查会半途而废。通过老周捡到的子弹壳和乔本对泉的调查,他们已经证实乔本的公司并不是他标榜的不过问政治的日本民间公司,而是庞大的特务机构。而现在另外派人接替泉,还找不到人。

他们征求泉的意见,泉却决定留下,上级让泉搬家,泉没有同意,如果搬家到显得心虚,因此,他依然在那个地方开他的字画店。

乔本试探泉过后,一切相安无事。

一天,老周约他到外滩公园的亭子里相见。泉又精心化妆,坐着人力车到公园,当他走到亭子里,见老周坐在长椅上等待着。等他到了后,老周只对他说了一句走,两人就像不认识一样走出公园。

泉跟着老周,走向李医生的诊所。

他们来到李医生诊所,两人和李医生的助手对了暗号,助手让他们进去。两人走进诊所里间,又进了一间房子。泉看见病床上躺着一个男子,他的眼睛被纱布蒙住的。

泉看了看男子,他认出来了,正是上次到上海取货的张队长。他很吃惊:“张队长。你怎么了,这?”

李医生正在给张队长治疗,看见他们,让他们先坐一下。他继续给张队长治疗着。张队长看不见,但听出了他的声音,叫了一声:“是泉哥吗?”

泉走到张队长身边,抓住张队长的手,“是我,你怎么啦。”

“别和他说话,他需要安静。小张,你别动。”李医生说着。

李医生给张队长处理完,让他睡下,吩咐助手照顾他,然后拉着泉和军的手,将他们让到另一间屋子交谈。

他们走进另一间房子,泉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队长怎么啦,他受的不是枪伤。”

“你说对了,他受的不是枪伤,而是被日本鬼子的毒气弹灼伤的。不但眼睛受了伤,呼吸道和肺部也受伤了。”李医生心里很沉重。

“毒气?日本鬼子又在用毒气弹。”老周气愤地说。

“是啊,小张他们是在一次战斗中被日本鬼子的毒气弹灼伤的,他的伤最严重,因此转移到了上海,还有些战士也受了伤,还有村子里的百姓。”李医生讲起来,依然很悲愤。

“真狠毒呀。”泉也气极了。

“过去只听说过他们在东北试验毒气,没想到他们在江南也在进行毒气试验。现在,你们俩的任务来了,特委命令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搞到他们试验毒气的地点。我们分析这事与大东亚株式会社有关。泉子,你不是已经攀上乔本了吗?他也知道你就是电影明星沈泉。因此,你继续和他交往。”

“是。”泉点头。

“过去,你是因为不给日本人弹琴才从北平逃到上海的,可现在,我们需要你用钢琴和乔本这个东京帝国大学钢琴系的高材生交朋友。你明白吗?”

“明白,我会给他好好弹钢琴的。”泉知道自己的责任了。

“这人喜欢中国文化,必要时,我们可以牺牲一些字画。”

“难道给他真迹?”泉问。

“怎么?你还能用膺品去骗他吗?他的眼睛不比你差呀。”

“我是说。”泉也不知道怎么说,他父亲收藏字画,知道这些都是中华民族文化瑰宝,是不能给敌人的,更知道许多人为了保护这些字画牺牲了生命。当年他们逃走后,他们邻居那位拉三轮的师傅就是为了保护他们的画,被日本人枪杀的。而北平地下党组织也花了很多功夫保护他父亲收集的字画。

“是啊,把自己心爱的字画送给敌人,是有些心痛,这些字画也是我们中国文化的瑰宝,可你要知道,比起江南人民和我们新四军的生命来说,谁的份量更重,你应该清楚呀。”

泉也明白了,他知道这重量。

“还有,赵子南要从你的字画店调开,他另有工作,而你的字画店,对了,小军,你不是没有找到饭碗吗?就在你的表弟店里干吧。”

两人都很高兴,互相捶了一下。李医生在考虑到让泉接受这项任务时,就考虑到要把赵子南调走,可党内有些同志不同意,说赵子南是老地下党员,可以帮助泉。

李医生说到让一位老红军去帮助泉,不是更好吗?大家无话可说,只好同意。的确,老周过去是侦察兵,又在部队当过团长,无论作战经验和对敌斗争经验都是很丰富的,虽然他第一次从事地下工作,但却很不错,而且两人是战友,泉也很信任他,自然两人能很好的配合了。

因为江南一带遭受日本人毒气弹袭击,死伤不计其数,地方抗日武装也受伤严重,上海地下党派李医生去巡回医疗一段时间,他带上陈雪做助手。

乔本试探泉过后,一切相安无事。

陈雪要离开泉和李医生去江南巡回医疗,她心里很舍不得泉,但她也很向往战火纷飞的战场,也想很快去前线给抗日战士们疗伤。这也勾起泉对部队战火纷飞的生活的怀念,他到现在也依然想念战友,想念他们苏北和皖南抗日根据地的乡亲们,看到张队长受伤的样子,他就很心痛。

而看到陈雪,他又想起冰凝,当初冰凝和陈雪是同学,她学医也是想减轻病人的痛苦,让人们健康的生活,可是后来,冰凝却走向那样的路,很让他痛心。

陈雪劝他别想了,冰凝的良心未泯,她一定会有觉醒的一天。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陈雪望着这位关心帮助她的兄长,心里很激动,她被压抑的情感又萌发了,可是,她知道,泉心中只有冰儿,于是,只是道了别。

第二天一早,李医生以陈雪舅舅的身份到字画店来接陈雪,陈雪是回娘家的,等他们上火车,两人又以父女相称了。

陈雪走后,老周也搬进字画店,他代替赵子南做经理。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少不了说很多话,他们谈到冰儿。

“其实,冰儿还在十八岁时,部队首长中有很多在追求她,因为她的父母是革命烈士,养父也是老革命,而她参加革命后当小交通员,为养父送情报,放哨,什么都干过,在延安参加红军大学学习,是最小的学员。到了部队又是能文能武,人也漂亮,自然就成了部队首长追求的目标了。”老周说到。

“可是冰儿告诉我,她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爱情。”

“那,她后来跟养父到上海拍摄电影时,遇到你,你们拍那么多爱情电影,就没有产生爱情吗?”

“我们都忙着拍戏,哪儿能想到那些?”

“只是,你让她心动了,当然,你当时不是我们自己人,不过。后来你参加了革命,她更加心仪你。”

“你怎么知道?”

“你忘记了,你向她表白,被她拒绝了吗?”

“还提那事儿,老周,当时,我不懂部队的规矩,喔,纪律,我没有资格,只是觉得她怎么那么冷血啊。”

“你没有资格,可是,我却希望你们能成一对。”

“真的,你真这么想,我对冰儿说过的部队有很多首长在追求她,可我只希望冰儿能嫁给你,或者李清。”

听到他的话,老周捶了他一下,“臭小子,你什么意思呀,让我和老李互相争一个女孩,急了就拔枪对准对方的脑袋。”

“什么呀,你也想学普希金,为爱情决斗?”泉笑起来。

“什么普希金,我不知道普希金,你少拿洋人来唬我,上次一个什么死了,死了,这次又来一个普什么金的。”

“哎,普希金可是俄国大诗人啊。”泉告诉了他。

“知道,不就是为了女人跟别人决斗吗?”

“还说不知道,连人家为爱情决斗都知道。”

“你不是说过吗?不过,我们是那样的人吗?不过,说实话,论资格只有我能够娶冰儿,二六八团只有我够格,李清,三五年才入党参加革命,没资格。而你,一边去吧。”

“可是上级还是批准了我这个最没资格的新战士。”泉笑着说。

“那是你小子运气好,李清走了,冰儿也走了,你在山洞里娶了冰儿,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战地爱情,我们还能怎么样?”口气很轻,但老周的内心还是很沉重,对于冰儿的牺牲,他扼腕叹息着。

“饶了我吧,还感天动地,这篇文章引起了多大的麻烦,你不知道?”

泉一想起乔本对他的试探就气这文章的作者,新四军里可歌可泣的事情多着啦,可他非要写爱情,弄得他差点吃官司。

“我当然知道,那位记者到我们苏北来采访时,是我出面接待的,让他们采访我们新四军,谁知他对你们的故事感兴趣,写了出来,还把你和冰儿过去的剧照用上了。”

当时,老周征求过他的意见,泉出于对冰儿的热爱,拒绝记者采访,他觉得没有人能够写好他和冰儿的故事,冰儿都走了,不想出这个名,他只是普通战士,也不想出这个名。可是,那记者却缠着他,他简单对记者说了一些,谁知,那记者居然编出了他们的故事,也难怪,他们过去当明星,很有名,找到那时的报纸抄一点就行了。

周军也讲起他的爱情,“你一定奇怪,我最有资格爱冰儿的,却把她推荐到皖南。其实,冰儿只是我的一个妹妹,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那还是长征时候,她是部队的卫生员。在长征路上,我负伤了,她给我治伤换药,还给我唱兴国山歌。可是,在过草地时,她陷入了沼泽地中,我是看着她陷进去,却没有办法呀。在草地,只要陷进沼泽地,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泉知道长征,也读过《地球上的红飘带》他深深地震撼了,红军太伟大,太不可思议了,太了不起了。而知道老周是老红军后,他更加敬佩老周,而老周也告诉他自己的亲人在红军长征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每当讲起这些,老周就会陷入回忆中。

老周对亲人的思念也勾起了泉对亲人的思念,他的母亲和耿大伯都长眠在太湖中,而父亲也病死了,他真想去祭拜他们,可是不知道能不能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父亲的坟。

0

第三十三章:风声鹤唳(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