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总督的怒火>第34章 周垣的委屈(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4章 周垣的委屈(下)

小说:总督的怒火 作者:一等轻车都尉 更新时间:2017/3/17 8:37:06

  “快松开。”周垣恼了脸,嘿嘿冷笑,“你知道我,我却对你一无所知。给我玩什么江湖骗局,你特么还嫩些。老子我就不认你这一壶,看你能咋地?”

  周垣曾跟老家街面上的老混混混过几天。听老混混讲过很多的稀奇古怪的事,小到假和尚和神棍的坑蒙拐骗,大到多地频现假股票骗局。

  老混混很多做人做事贼有一套,后来发财洗白了,成了什么正邪委员,整天人模狗样儿,不过,骨子里还是泼皮牛二那一套。但是,在应付社会上的魑魅魍魉上,周垣端的佩服此人。那些碰瓷、美人计、算命、魔术……等玄学背后的古老智慧和江湖猫腻。在人家眼里不值一提。

  “小垣,你记住了,走上社会,遇上人和事,跑不出钱、权、色的范畴,你记好了,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他跟你讲道理,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讲法制。他跟你讲法制,你跟他讲国情。他跟你讲国情,你跟他讲接轨。他跟你讲接轨,你跟他讲政策。他跟你讲政策,你跟他耍流氓…”现在,我们的周垣同学开始耍流氓。

  “周垣,我说出来你可要挺住,万一你落下什么后遗症,你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泡影,你就成了众多穿越人士中的大笑柄和反面教材。”刘媚儿看看脸阴沉沉的周垣,|“还是不要听了好。我是真心的。”

  不过是恐吓吗?大不了一拍两散,我特么还真不怕。至于穿越大军们对我老周的嘲弄,我只能说,去特么。

  “难道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我不管你来自三山五岳还是五湖四海,是来自蓬莱仙岛还是十八层地狱,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最好是离我远远的。”周垣笑得有些渗人,“现在世道乱了,国家遭到外敌欺辱,那些魑魅魍魉乘势都出来作祟,很正常。你觉得我这人心底柔弱是吧?所以选择了我这个目标?很显然,你错了。我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当然不在乎再多杀一个,无论他是人是鬼还是妖。”

  言罢,抽出消防斧,指向刘媚儿,“我这把斧头,好些日子没有嗜血了。信不信我今儿剁了你,然后扔到黄浦江里喂鱼,让你永远不得超生。你要落个全尸,我会发一下慈悲,给你栽荷花什么的。”

  “周垣啊,周垣,我终于明白了,刚才你都是装的,你可真会演戏。怎么不去横店当个群众演员什么的?或者去好莱坞,说不定你能拿个小金人什么的”

  “别来这套,你特么给我玩升级版的骗局没有用。”周垣嘿嘿笑着,“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九尾狐狸僵尸旱魃玩灵魂附体,我只会简单到一斧头下去了事。”不过周垣现在是色厉内荏,内心早已翻腾开了,这小娘们该不会是那次大灾难中失踪的女同学之一吧?但是,既然穿都穿了,你不该瞒我那么久。欺负我这个老实人,你忍心吗?不行,不能这么认错,否则一辈子被嘲笑了。

  媚儿见周垣翻脸比翻书还快,登时傻了眼,“周垣,现在你不会玩真的吧?我把身子都给了你,还跟去了教堂的。”

  “那你告诉我你的来龙去脉,讲故事也可以,编得让我满意了。一切都好说。”周垣拍拍媚儿略显苍白的脸,“你知道我做人的底线是什么?那就是没有底线。最好是不要出纰漏,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

  “周垣,你,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周垣了。”刘媚儿泪水从腮边滑落,“现在告诉你我是谁,让你满意。”

  “那你说说,不要告诉我你来自陷空山或者盘丝洞哦。”周垣笑道,“我可没有至尊宝的那份心思,说什么,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好好争取珍惜。当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别说了。”刘媚儿大声吼道,“你还记得川西大灾难中,那个永远离开你的张蓉吗?我就是。”

  “哐当”一声,周垣手中的消防斧从手中坠地。他怎么能不记得那个温柔可人的女孩。昔日的一切,造化为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一种梦绕魂牵的思念。

  “不可能,我亲手把你从废墟里扒出来,我记得你脸上并没有痛苦,还带着微笑。我还给你立碑的。”

  “我看着你做的这一切,你知道吗?但是我无法开口。我不想离开你,可是拗不过命。不过上苍有情,让我以魂魄转世,于是我成了刘媚儿,但是骨子里,我还是你的张蓉。”刘媚儿泪眼婆娑,“算了,不说了。周垣,你变了,你不珍惜,我不怪你。我走了,你珍重。”言罢,作势欲走。

  “蓉儿。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周垣语气低沉,一把搂住刘媚儿,“别怪我,因为你不是以前的样子。你是怎么从后世过来的?为什么瞒了我那么久?”

  “呆子,允许你身穿就不许我魂穿吗?不许我转世吗?我瞒你是不想吓着你。可是今天在教堂,圣父、圣母接纳了我,已经元神归位,我觉得不能在瞒下去。要知道,以前我是不敢上教堂。这次为你了,我宁肯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的。”张蓉(以下均称张蓉,刘媚儿的名字到此结束)咬了一下嘴唇,“看我是不是你梦中见到的模样。”

  “蓉儿,就是这样。”周垣心中无限欣喜。在大学读书的点点滴滴,都涌上心头。阶梯教室里初吻,云湖东岸看杏花,小南湖上泛舟。“这么说,你就是当初在废弃的进士第里面吓我的那个?我心里一直再嘀咕,那个小娘们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没想到,竟然是你。”

  “是又怎样,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你跑不掉的。”张蓉得意地笑了,“再说了,不吓你的话,你能跑得比兔子还快吗?错过了穿越的时机怎么办?要知道,穿越成功的概率比被流星砸到的概率还低。”

  “这也是俺老周的命啊。”周垣说着,在胸前划着十字。“我走遍天涯海角,还是没有逃脱上帝的手掌心,没有逃脱思念的网,我心里无限委屈。你是不是想法安慰我一下?比如咱们现在就来个车.震什么的?”

  张蓉笑而不言,周垣对车夫说了声“去县城兜风,不让你停不许听。”便放下了棉布帘,嘿嘿笑着向张蓉扑了过去。。。

  四轮马车行驶在青石板路面上,颠簸不已,太阳也羞涩地躲入云里。许久之后云散雨收,周垣整理衣衫,笑着问道,“蓉儿,我记得转世是佛教术语,是印度教、锡克教、耆那教、一些非洲宗教与及很多不同的宗教和哲学的主要信条。既然转世灵童能转世成活佛,我相信你的转世。可是基督徒并不相信转世说。上帝怎么就接纳了你?”

  “我也不知道。”张蓉偎依在周垣怀里,喃喃道,“等咱们有机会穿回去,你问一下度娘和谷哥,他们也许会告诉你。”

  马车最后在黄浦江边码头上停住,周垣和张蓉下了车,携手漫步江畔。此时的黄浦江,澄澈如练,江面上渔帆点点。

  张蓉任江风吹动衣袂,“没有工业污染的时代真好。”

  周垣笑道,“你和晋惠帝有一拼。百姓无粟米充饥,惠帝出了个‘何不食肉糜’的馊主意。?”

  张蓉怒道,“好你个周垣,敢说我是白痴。说不清楚,我不饶你。”

  “捡垃圾的穷人,可以在垃圾堆旁边吃饭,对饿着肚子的人们,青山绿水毫无意义,而环境差一点,但是能吃饱,觉得更好。”周垣笑道,“我记得后世,黄浦江段漂浮的上千头死猪,造成了黄浦江水质污染,让上海市民感到担忧。现在想想,多大的事儿?老百姓遇上灾年,吃观音土,吃草根树皮,甚至于人吃人,死猪说不定还是美味佳肴。”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富国强兵,没有工业革命,纯属痴人说梦。以后咱们要开办企业,比如钢铁、造船,化工,农药、化肥。凭现在的技术,怎么可能没有污染?就是一百年后的伦敦,1952年还发生了一次世界上最为严重的“烟雾”事件:连续的浓雾将近一周不散,工厂和住户排出的烟尘和气体大量在低空聚积,整个城市为浓雾所笼罩,陷入一片灰暗之中。期间,有4700多人因呼吸道病而死亡;雾散以后又有8000多人死于非命。”

  “你说的,我知道。”李蓉道,“那时候,伦敦有燃煤发电厂,离市中心不远处有许多工厂。大多数住家用烧煤来取暖。以煤为动力的蒸汽机车拉着一节节列车开进首都。对小汽车和卡车产生的废气几乎没有控制措施。可是,没有工厂、没有火车、汽车,我们就要被动挨打,与污染相比,孰重孰轻,还是一目了然的。”

1

第34章 周垣的委屈(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