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唐神相>第一百七十九回 闻噩耗兵变泾原 避贼势驾幸奉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七十九回 闻噩耗兵变泾原 避贼势驾幸奉天

小说:大唐神相 作者:星河大叔 更新时间:2017/3/21 9:12:46

1

当初,李适还是东宫太子时,就早已经听说了监察御史嘉兴人陆贽的杰出才干和美好声名。

李适心里,一直十分仰慕和钦佩陆贽的才干品德,渴望与陆贽早日结识。

李适刚刚坐上皇帝的宝座,他就迫不及待地下旨,征召陆贽回京任职,任命陆贽为翰林学士(文学研究官)。

李适曾经多次向陆贽询问朝政的得失,希望对自己的施政有所帮助。

李适还专门命令陆贽,就国家大事提出他自己的意见,以备皇帝的参考和咨询。

陆贽没有辜负皇帝所望,他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以绝顶的智慧和远见卓识,对朝廷大计,提出了很多有益的意见和建议,对朝政很有帮助。

那时,就连远在外地任职的李泌,听到陆贽受到皇帝的重用,读到陆贽给皇帝的上书以后,心里也感到十分欣慰和放心。

李泌希望,陆贽能够对朝政有大的裨益,能够帮助新君,去复兴社稷。

然而,陆贽虽受皇帝的信任,但职务只不过是一个翰林学士,在政务上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况且,自从杨炎,卢杞担任宰相以后,李适也对陆贽的意见失去了兴趣,不再言听计从了。

掌握朝廷大权,决定国策的,却是宰相卢杞等人。陆贽对朝廷的政事,并没有更大的帮助,可以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大唐有识之士对皇帝对陆贽这样的才俊之士不用,却听信卢杞等奸佞之言,无不扼腕叹息。

2

此时,宰相卢杞当政误国,朝政混乱不堪的局面越来越严重;两河战事,又久拖不决;天下百姓的赋税,差役,越发繁重;兵困民疲,民不聊生,变乱将起。

面对此情此景,忧国忧民的陆贽,寝食不安,决意为皇帝出谋划策,有所作为,以匡扶摇摇欲坠的大唐王朝。

苦苦思索了一些日子,陆贽终于忍不住了。

一天,他紧急上疏皇帝,提出自己对于国事的一系列的警告和建议,希望皇帝振作起来,尽快扭转不利的局面。

3

陆贽以十分焦急的态度,就朝廷近期诸多迫切的问题,向李适提出了诚恳的建议,希望皇帝能够扭转朝廷所处的颓势。

陆贽在奏章里建议皇帝道:

“陛下啊:

近些日子,国事日颓,百姓怨恨,两河战事久拖不决,而宰相们却束手无策,令人忧虑。臣见此,是忧心忡忡。

臣针对近期的局势,提出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希望能够对朝廷有所裨益。

臣以为,打败敌人的关键,就在于任用恰当的统帅;统帅驾驭将领的办法,就在于掌握用人的权柄,保持统帅手中的完整的权力。

如果任用的统帅不得当,兵马虽然众多,也是不足依恃的;假如失去用人的权柄,将领不接受统帅的指挥,将领虽然有才干,还是不能为朝廷所用的。

陛下啊,将领不能指挥士兵,朝廷不能驾驭将领,这不仅有耗费朝廷资财、放纵寇盗的弊端,而且也会有兵火不息,而终至玩火自焚的灾难结局。

现在,河北朱滔,王武俊,田悦等、河南李纳等、淮西李希烈等发起叛乱的主谋,不过是四五个恶棍罢了。

这些人之中,恐怕尚且还有一些由于误会,担心遭受别人的连累而受到损害,心中怀着人人自危的疑虑,匆忙之间,考虑不周,为情势所趋,而随波逐流,不能停止的人。何况他们的部属呢?

臣以为,恐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受人胁迫利诱,而跟随反叛的。如果他们知道还有生路,哪里还愿意为非作歹,去当叛逆,与朝廷作对呢?

因此,臣认为,如果朝廷如今没有办法,去立即解除眼前的忧虑,也许就会引起其他意外变故的发生,危害帝国根基。

百姓,是国家的根本;财利,是百姓的核心。

核心受到伤害,根本也就会受到伤害;根本受到伤害,枝干也就因过度疲劳而枯萎跌落。”

如今人心动摇,不得安宁,事故变幻,难以测度。

所以,军事行动,要力求脚踏实地,疾如闪电,不要求表面上的花架子,实际上却迟缓拖延。

假如不能安定根本,而去致力于救助末梢,那么,救助末梢所做的事情,也正是祸患所起的原因。

做天子的,应该积蓄威严,修养品德,昭示自己的恩德,若是偏废,便有危险;

身居高位,才能够驱使部属,如果权柄握于部属之手,结果一定背道而驰。

皇上所在的京都周围地区,是四方的根本,维系帝国的中枢,应该居于重兵防守之地,以便控制轻兵屯戍之地。如果轻重颠倒,便不合乎事理。

太宗布置府兵,分别隶属于皇家禁卫军。大概军府共有八百余所,而安排在关中的军府,便约有五百所。

造成的最大优势是,即令集中全国的兵力反叛,都敌不住关中的军事力量。

那么,太宗皇帝居于重兵防守之地,以便控制轻兵屯戍之地的意图,是很明白的了。

如今,国家安定的日子长了,军备逐渐衰败,甚至废弃。虽然军府、卫所的制度与名称,都依然存在,但是兵马演练,却很罕见了。

所以最终安禄山窃取权柄,乘着外有重兵的资本,发动叛乱,有如洪水滔天,立即挑起滔天大祸,两京相继失守。

幸好靠着西部边疆还有的边防军队,诸牧监还有战马,各州还有粮食,所以肃宗皇帝才得以铲除叛逆,复兴社稷。

乾元以后,外患内患又相继发生,朝廷集中整个中央军队,向东西讨伐,是疲于奔命。

边疆的军备既已废驰,禁兵复又空虚,完全没有防御的能力。吐蕃王国,乘朝廷虚弱,深入内地侵扰,所以先帝无法抵御,便避开吐蕃东幸。

这都是因为,失去居于重兵防守之地的优势,就难以控制轻兵屯戍之地的权柄了。

这就是忘记考虑基础必须深,根本必须巩固,必然产生的悲剧结果啊!

如今,朝廷内有寇盗,崤山、函谷关便失去了险要,毫无意义;外有蛮族的攻侵,汧州、渭州,便都成了外族的天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虽有各地的军队,难道能救助一朝发生的祸患吗?

陛下如果回顾往事至此,想到这种可能性,难道不为此而寒心、担心吗?

现在,朔方、太原的军队,远在崤山以东,神策等六军又相继开出关外去讨伐叛逆。

倘若有贼臣勾引敌寇,狡猾的敌虏窥伺边疆,看准缝隙,乘虚而入,悄悄侵犯边防的亭障,这是愚臣在私下里所担忧的啊!

不知陛下,将如何抵御这些乱局?

臣从侧面得知,陛下起初下旨讨伐叛军时,议事的人,大多把用兵,看得轻而易举,说成是易如反掌。

议事的人都说,只有调兵出征而实无战事,就可以解决问题;兵役不会超越时限;算起来需要兵员也不会太多;估计费用也不会太大;国事并无骚扰,百姓并无辛劳。

谁曾料到后来,战事相继,灾祸频仍,变故难以测度。随着时间延长,逐渐背离了初始的谋划,与大家预料的,恰恰相反。

以往被天下人视为灾祸,都说铲而除之,便可再回到太平之世的,是李正己、李宝臣、梁崇义、田悦诸人;

以往被朝廷所信任,都说任而用之,便可除去祸乱的,是朱滔、李希烈等人。

不久前,李正己死了,李纳接续了他;李宝臣死了,李惟岳接续了他;梁崇义被平定了,李希烈又反叛了;李惟岳被杀掉了,朱滔又叛离了。

这样说来,在往年被视为心腹大患的人,四个已经去掉三个了,但祸患终竟未曾减弱;

以住被信任的忠贞可靠的人,现在却自行反叛了,而剩下来的人,也难保不叛。

由此可见,陛下啊,帝国是安宁或是危难,就在于能否把握住转瞬即逝的有利形势;

任务是完成或是失败,关键就在于如何用人啊!

如果形势安定,社稷安宁,有叛意的人,也会变成忠心耿耿的良臣;如果形势危急,同一条船的人,也会变成势同水火的仇敌。

陛下啊,如今帝国的形势十分危急。陛下您为什么不能认真地检讨检讨,朝廷过去的不当措施,深自反省,励行改革呢?

为什么陛下您不能修正过去欠妥的策略路线,收回掌握在部下手中的权柄,巩固帝国的基础呢?

臣私下以为,如果陛下不在这些大政方针方面下手,无论陛下你怎样孜孜不息,勤勤恳恳,苦思积虑地追求那些不可能达到的目的,都是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的!陛下,你怎么还能够企图完成,那些永难完成的任务呢?

而今关辅之间,能够征收的捐税,和能够抽调出征的士兵,已到百姓忍耐的极限了,已经不可以再竭泽而渔了。

现在,就连首都长安的警卫部队,也十分单薄了。万一陛下的将帅之中,再出现一个像李希烈那样的乱臣贼子,他们或者在边疆割据,引诱邻国;或者就在京师暴动,冒犯皇宫宫阙。

陛下你面对这样的危机,应该怎么办呢?不知陛下,您可有什么适当的应对措施?

假如陛下,愿意听从微臣的意见,臣相信,一定能够对国事有所裨益。

微臣建议,陛下应该把神策军及禁军特遣兵团李晟等将领的部队,以及所有派出京师到外地去的子弟兵,一律班师复员,叫他们回家,休养生息;

然后,陛下公开训令,泾州,陇州,邠州,宁州等地官吏人等,要他们专心戒备,守卫疆界,承诺绝不再对他们的百姓和军队进行抽调,就可以使军民定下心来,安居乐业。

更请陛下再颁诏书,撤销京师及京畿直属的房屋捐等一切的苛捐杂税。

希望借此措施,能够使已经缴纳捐税的百姓的怨恨,很快平息下来,因没有缴纳而正受惩罚的人,能够获得片刻的安宁。

这样的话,人心自然会祥和平静,反侧自消。

那么,国家的基础根本,也就会自然稳固,帝国也才能获得安宁。”

4

陆贽富有真知灼见,深谋远虑的上疏,如石沉大海。李适根本没有理会,也不能接受陆贽的建议。

闻听皇帝对陆贽的中肯建议不闻不问,朝野内外的官吏百姓,更加绝望。

于是,兵变的灾难,就在李适和大唐朝廷君臣的延缓迟误、冷漠颟顸中,慢慢酿成了。

5

此时,李泌在杭州任所,也听说了朝中发生的事情。他对李适没有虚心接受陆贽的意见和建议,痛心不已。

但李泌心里也很清楚,凭着陆贽与皇帝的深厚情谊,陆贽的意见和建议,陛下也不肯听从,自己更是远水难救近火,无能为力了。自己远在杭州,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劝说皇帝,让皇帝接受陆贽深谋远虑的建议。

何况如今的李适,对宰相卢杞是宠信备至,言听计从,根本就听不进其他大臣的意见和建议了。

6

建中四年(783年)十月,李适罔顾民怨沸腾,翰林学士陆贽等文武大臣的反对和劝说,依然固执己见,一意孤行。

他照例下诏,征调泾原战区等各道部队,前去增援襄城官军,继续围攻李希烈叛军。

李适暗自准备,集中优势兵力,前去攻打驻守襄城的李希烈,务必全歼李希烈叛军,给反叛的藩镇一个教训。

7

此时,边塞地区逐渐寒冷,已到隆冬天气。连日冬雨淋漓,气候十分恶劣。

十月二日,泾原战区节度使姚令言,率领泾原战区的特遣兵团士卒五千人,从边塞泾原战区,千里迢迢,疲惫不堪地抵达了京师长安,准备前去支援襄城的官军。

很长日子以来,泾原战区将士们都是冒雨行军,全军上下官兵,都是饥寒交迫。

那时,边塞穷困不堪,粮食布帛等物质奇缺。

泾原战区队伍中,很多泾原官兵,还携带着自己的未成年的儿子,或是年幼的弟弟,一起随军。

泾原官兵父子兄弟一同前来,就是希望皇帝陛下,能够看在将士们辛劳的份上,得到一点优厚的赏赐,带回家里去维生。

但泾原将士们万万没有想到,抵达长安后,他们尊敬的皇帝陛下,竟一点赏赐也没有给他们颁发。

泾原将士们,失望与不满至极,怨怒与仇恨也油然而生,不可阻遏。

8

十月三日,泾原特遣兵团大军,前进到浐水。李适下诏,命令京兆尹王翃,代表皇帝,前去犒劳将到前线作战的泾原三军将士。

泾原三军将士没有想到,皇帝下诏安排的犒赏宴上,席桌上摆出来的,竟然只是连皮带壳的粗糙谷米饭和一点点青菜,竟然没有一点肉星。

泾原三军将士早已经是是满肚怨气,此时更是愤恨交加。京兆尹王翃等官员,居然是熟视无睹,不理不睬。

看见这种情形,泾原三军将士,忍无可忍了。

一霎时,愤怒控制了泾原三军将士是的神经。泾原三军将士,暴怒若狂。他们用脚将米饭桌子,一脚踢翻,那些粗糙的谷米饭和那一点青菜,统统都倾洒在地。

泾原三军将士气愤填膺,禁不住狂喊乱叫道:

“反了!反了!我们反了吧!什么狗屁皇帝,竟然不顾我们的死活!皇帝大臣都不知道体恤我们,我们凭什么,去为他们卖命呢!

你们这些自以为高贵的家伙,实在是太混账了!

我们顶着寒风凄雨出征,眼看就要死在敌人之手。可是皇帝陛下,连饭都不叫我们吃饱,叫我们如何杀敌呢?

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呢?却要叫我们用血肉之躯,去抵抗敌人的雪白钢刀!

大唐朝廷,那些没有良心的家伙!你们只知道叫我们,去为你们卖命!

反了吧!反了吧!不然我们怎么活命呢?”

9

“我们怎么办呢?那个猜忌吝啬的皇上,不管我们了!兄弟们啊,看样子,我们只有自己寻找机会,自己活命啊!

兄弟们啊,那个猜忌吝啬的皇上,只知道搜刮百姓的钱财,吝啬得实在要命!

兄弟听说,陛下的琼林,大盈两座宝库里,金银珠宝,绸缎玛瑙,是满坑满谷。

我们都要去送命了,他却舍不得发给我们。不如我们自己去取啊!”

一个士卒张琪睿气愤地向暴怒的将士们建议道。

“说得好!张兄弟!说得好!取他娘的,我们好带回家去维生活命啊!

走啊,兄弟们!不去的,胆小怕事的,是狗杂种养的!”大家一致赞成。

将士们带盔穿甲,立即集合起来,他们举起泾原战区的大旗,擂动泾原战区的战鼓,呼叫呐喊着,威风凛凛地挥军,直向长安城的方向而去。

沿途胆大的地痞流氓等长安百姓,也纷纷加入哗变的泾原战区大军里。

百姓们都希望,借此发泄一下心中久已憋屈的愤怒,并可以趁火打劫,捞取一点钱财度日。

10

泾原大军主帅节度使姚令言,此时正在皇宫中,向皇帝辞行。

听说兵变的噩耗以后,节度使姚令言急忙飞骑上马,一路狂奔,奔到了长乐坂,准备去阻止变兵的前行。

见主帅节度使姚令言到来,变兵们更是怒火中烧。他们平时积累的愤怒与怨恨,早已经无处发泄,如今正是机会了。

于是,他们就趁着混乱,首先向主帅节度使姚令言发动了攻击。这时,还有人趁乱发射冷箭,向主帅姚令言射击。

节度使姚令言见众怒难犯,情势不妙,急忙躲避。但姚令言思索了一会,觉得不妥,仍然硬着头皮,俯身抱住马鬃,冒着危险,闯进了变兵群里,大声向将士们安慰解释了起来:

“我的兄弟们啊,你们冷静一些啊!你们知道,你们这样的举动,是犯下了滔天大罪了吗?

皇上派我们东征盗贼,如果我们立下功劳,我们还用担心会没有荣华富贵吗?

你们为什么要造反作乱,做出这些屠灭家族,株连九族的叛逆的事呢!你们快快冷静一些吧!”

变兵们的情绪,早已经被愤怒左右了。愤怒与怨恨,早已经冲昏了他们的头脑,哪里还能听从并接受主帅节度使姚令言的建议呢!

变兵们不仅拒绝接受主帅节度使姚令言的劝导,而且拔刀挥剑,围住他们的主帅姚令言,挟持着节度使姚令言,继续向长安城的方向挺进。

闻知事态已经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李适大惊失色,后悔莫及,急谋补救措施。

他惊慌失措地紧急下令,立即赏赐士卒们每人绸缎两匹,想借此安抚将士们,平息暴乱。

闻听皇帝还是依然没有醒悟,竟然颁发如此吝啬小气的赏赐,变兵们是越发忿怒。

他们立即发箭,射向宣读圣旨的钦差宦官张超群。钦差宦官张超群见势大惊,急忙仓皇逃离。

变兵们迅速向前挺进,迅速抵达了京师的通化门外。

11

李适见势不妙,立即再派钦差宦官李宗瑞等人,前去安抚说服乱军。

可惜为时已晚,变兵们已经不再相信皇帝的承诺和许愿了。他们竟然愤怒地把使者李宗瑞当场诛杀了。

李宗瑞的鲜血,使将士们的血液,更加地沸腾。

李适惶惶不安,急忙下令,再紧急调用牛车二十辆,装满金银珠宝运出去,作为对将士们的赏赐。

那时,变兵们已经闯进了京师皇宫附近,他们群情激愤,对皇帝的赏赐不理不睬。

守卫皇宫的禁军卫士,见泾原变军声势浩大,都纷纷逃离了自己的岗位。

喧哗呐喊的声音,震天动地,大地一片沸腾。此时的首都局势,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根本就无法制止变军们为非作歹了。

闻听泾原士卒兵变的消息,长安军民大感不妙,心里大为惊骇。有些聪明的市民,立即携家带口,四散奔逃,恐惧立时笼罩了整个京师长安。

泾原变兵们,边走边向惊慌失措的长安居民宣布道:

“长安百姓们,你们不要害怕,不要恐惧啊!我们并不是针对你们!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要想活命,才出此下策的!今天,我们为你们做主来了!我们是来解救你们的!

从今以后,再没有谁,敢借走你们的钱了!也没有谁,敢再抽你们那么多的‘交易税’和‘房屋捐’了!”

将士们边走,边宣讲着他们自己的主张。

李适再紧急派自己的皇子普王李谊,翰林学士姜公辅等出宫,与泾原将士们沟通解释。

但大好的机会早已经失去,没有谁肯听他们的解释了。普王李谊,翰林学士姜公辅等,也只好紧急逃离。

泾原变兵,那时已经在丹凤门外集结,长安居民聚在一起参观的,有上万人。

12

当初,神策军使白志贞,主持招募禁兵,对东征李希烈死亡的禁兵兵员,他一概隐瞒不报。但凡收受到市井商贾富人的贿赂,白志贞便将他们的名字记上,补为禁军兵员。

这些市井商贾富人的名字,虽然写在禁军军籍里,享受朝廷的供给与赏赐,而他们自身仍然住在商肆之中,贩卖货物,并不在禁军中执行军务。

司农卿段秀实见此情形,非常忧虑,上言皇帝警告道:

“陛下啊,如今的禁军将士不精良,各军的员额也全都缺少。倘若猝然间发生祸难,陛下将如何去防御呢!”

李适见到奏章,认为段秀实多管闲事,他脸色不愠,回答段秀实道:

“段大人,你只管管好司农卿的事务就好了。其他职权外的事务,你尽量少管,神策军自有将领领导,不会有什么问题。”

13

现在,见乱局已经酿成,李适手足无措。他马上紧急下旨,征召神策军前来保卫皇宫,拒抗变兵。

然而,神策军将士都逃之夭夭,竟没有一人前来应诏,接受皇帝的旨令。

就在顷刻间,泾原变兵,已经劈开了皇宫的宫门,蜂拥而入,闯入了宫城里。

李适见泾原变兵涌入,大为恐惧。他这才惊惶地呼叫王贵妃、韦淑妃、太子李诵、诸王、女儿唐安公主等人,从皇家林苑的北门,仓皇逃离了宫城。

王贵妃慌忙间,把传国玉玺系在衣服上带了出去;后宫中的诸王、公主等,来不及跟从皇帝出走的人,有十分之七八。

14

当初,自从宦官鱼朝恩被朝廷诛除以后,宦官就不再掌管军事,管理禁军。

有名叫窦文场、霍仙鸣的宦官首领,当初李适还是太子,居于东宫时,他们就事奉太子。

宦官首领窦文场、霍仙鸣,见现在的情况十分紧急,但心里还有些清醒。仓促间,他们紧急集结了宦官一百余人,保护随从着李适,向宫外逃亡。

李适命令普王李谊,担任先行斥候,在前面开路,命令太子李诵,手提佩刀,在后压阵警戒。

驸马都尉郭暧的弟弟司农卿郭曙,当时带着家兵数十人,在禁苑中打猎。

听说皇帝的车驾出行以后,郭曙急忙带着他的家兵,在道东谒见皇帝,并一道保卫皇帝。

右龙武军使令狐建,当时正在军中教练射箭。

得知皇帝出逃的消息后,便率领部下将士四百人追上李适,随从保卫皇帝。

李适让右龙武军使令狐建,率领将士们,在后面作为皇帝的殿后部队。

李适此时才愧悔莫及,懊悔当初没有听从段秀实和陆贽事先的警告话语。

翰林学士姜公辅,那时也紧紧跟随皇帝出逃,他那时头脑还算有些冷静,有些远虑。

见皇帝不顾一切,仓皇出逃,姜公辅急忙拦住李适的马头,提醒李适说:

“陛下啊,您不要紧张过度,请保持陛下的镇静!有件特别紧急之事,必须皇上立即下旨,加以处理才行。

朱泚曾当过泾原战区的统帅节度使,他受老弟朱滔叛乱的事件牵连,被陛下调回京师赋闲。

朱泚无辜被贬,心里一直愤愤不平。

微臣担心,朱泚会被泾原战区的叛军利用,跟随乱军去叛变,那就十分危险了。

微臣的建议是:

既然陛下不能够推心置腹地对待他,那么就不如索性马上派人,去杀掉他,或者立即带走他,免得留下祸患。

假如变兵们拥护朱泚做领袖,利用朱泚的威信积集变兵作乱,恐怕局势就会更加难以控制!

事情很紧急,请陛下立即召唤朱泚一同逃走,免得朱泚被变兵利用。”

姜公辅反复地提醒李适道。

李适此时,已是恐惧惊慌至极。他六神无主,只知道自己逃命要紧,哪里还能认真考虑姜公辅的话呢!

他慌不择言地急急说道:

“爱卿,此时形势危急,处理那些事情,已来不及了!还是活命要紧!以后有空再行处理!”

李适拉起自己的马头,拍马掉头而去了。

当天夜里,皇帝一行来到了咸阳。大家只吃了几勺饭,便匆匆地上路了。

15

因为泾原战区的叛军的变乱,是在毫无征兆地情况下,突然发生的。

事出意外,所以朝中文武百官,都乱成了一团。大家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大都不知道皇帝究竟逃到了哪里。

宰相卢杞、关播,听说乱军作乱以后,从中书省里逾墙而出,逃出京师长安。

后来听路人说,他们看见皇上一行,向北逃去了,文武百官才急忙向北去追赶圣驾。

神策军使白志贞、京兆尹王翃以及御史大夫于颀、中丞刘从一、户部侍郎赵赞、翰林学士陆贽、吴通微等大臣,一直追到了咸阳,才追上皇帝一行。

0

第一百七十九回 闻噩耗兵变泾原 避贼势驾幸奉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