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飘浮录>第六章 流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流亡

小说:北宋飘浮录 作者:心园 更新时间:2016/10/8 12:40:17

 这年冬天又是一冬无雪,人们全都慌了神。已经有不少人拉家带口地逃荒去了。

  先是大姐和姐夫来告别,言道是有当兵守疆的亲戚捎回信来,说北疆土地肥沃,人口稀少,这两年与大辽并无战事,也甚是太平,问家人愿否迁往边疆。亲家想要全家跟随,一起迁往边疆,谷雨前赶到,还不误庄稼。

  兰家姐妹拉着大姐哭得唏哩哗啦地却无法挽留,更无法相随,若是全都走了,父亲回来去哪里找她们母女?

  兰家姐妹晚上时常饿醒了,秦氏煮的粥越来越稀了,怎能不饿?小五儿醒了便闭着眼睛想上一世各种好吃的东西,想超市里货架上琳琅满目的食品,想自助餐厅里的各种小菜儿……但最想的竟然是雪白的馒头和打卤面。有时候想爹、想大姐,不知他们在外怎么样了,自己一无用处的活在这个世界上,饱受心里、身体上的痛苦,有时候觉得也许这是上苍对她的惩罚,对她不珍惜生活的惩罚,她常常默默重复着“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我错了……”重新入睡。

  过年的时候——不过也罢,连饭都吃不上,陈秀才一家人拎了一小袋稻谷来拜访,邀兰家母女和他们一起去江浙投亲靠友。

  秦氏坚决地拒绝了。

  陈秀才一家三口互相望了望,吞吞吐吐地说了半天秦氏才明白,他们想要把老二晓雅一起带走。

  看秦氏沉吟不语,陈秀才脸有惭色地道:“如此慌张实是不成体统,委屈了晓雅姑娘。但路途遥远,晓雅已是及笄之年,恐今日一别,相见无期,孩子们岂不是留恨终生。再者如今生计艰难,男子亦难存活,文昌兄久出未归,嫂虽贤德飒利,一人携数子,终是力有所殆。弟自知此实为不情之请,因多年通家之好方敢直言,万望嫂勿怪。嫂允与不允,弟决不敢言他。”

  秦氏思虑良久,方缓缓道:“陈兄弟是为我分担忧愁,我怎么会有责怪的心思。只是今后累着你们两夫妻。雅儿自小心直口快,你们千万要多担待,遇着事了多教教她。”

  陈秀才娘子忙道:“嫂嫂切莫见外,自打小我们都喜爱雅儿爽朗明快,为人心热,今后守在身边,便如自己的女儿一般。过上一阵子,家里有了财力,选了好日,行了大礼,才会了了我们的心愿,以后便是自家的孩儿,只有更亲近。”

  多年的通家交好,彼此深知秉性脾气,深知所托非误,秦氏也就不再多说,问了陈家南去的日子,也商量好了那天早晨接走晓雅的时辰。

  过了几天,陈家坐了南下的车来接晓雅。小岳哥儿接过包袱放到车上。秦氏拉过二女儿,牵着她的手放到陈秀才娘子手里,含着泪道:“我的闺,今后在公婆身边要勤快孝顺,和小岳哥要和气相敬。你公婆看着你长大的,今后便是你的爹娘,不会亏待你,只会强似娘的身边。”

  晓雅早已哭成了个泪人儿,此时又扑回娘的怀里,哽咽地说不出话来,秦氏和陈秀才娘子也是含着泪再三解劝,晓雅又含着泪看了三个妹妹,才上车远去。

  家里少了一个吃饭的人,虽然减少了点儿负担,可也变得更冷清了。小五儿不敢再放纵自己的悲哀和无奈,只有浇灌那一点儿植物的时候,沉默地把自己的灵魂放到悲伤中。

  有时看着娘日渐清瘦的脸,小五儿不禁觉得揪心一般的难受。为她,也为自己,这种天灾、这种别离、这种苦难,什么时候才能解束?

  有时她真想人为地从中解脱出来。可是她不敢,她甚至肯定了这是上天对她上一世不珍惜生命的惩罚,如果再违背天命,她不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还是没有兰耀祖的消息。

  没多久,兰家母女也踏上了流亡之路。

  家里已经没法再住下去了,流民冲击官府和富户的消息也不时传来,很多乡绅家门口都有家丁拿着棍棒守护着。一些家底殷实的小户人家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入室洗劫。

  这里已经是地狱了,再呆下去只是等死。

  存粮几乎没了。

  娘把剩下的一点儿小米和黄豆炒熟了准备路上吃——连柴都没有了,烧的是家里的花梨木桌椅。

  小米黄豆背在娘的包袱里,家里仅有的一点儿碎银两缝在棉裤里子上,当初埋在地下的银两都被价格奇高的粮食耗尽了,这点儿银两现在恐怕连一升米都买不到。

  小五儿看到娘把那件灰褙子叠得平平整整的放到了小包袱里,又把自己平时常爱鼓捣的那一小捧儿带籽的棉絮赛到了小包袱的一角,泪珠在眼里转了几转,终是忍住了。

  兰家姐妹三人每人背了一个小包袱,这是她们的全部家当了。

  秦氏让小五儿在墙上、树身上、门框上都给爹留下了字:我们逃灾到汴梁去了。

  路上,逃灾的人随时可见。朝着不同的方向,成群结伙的慢慢走着。一旦走近,就用戒备的目光互相打量着。兰家所跟随的这个逃难队伍人也不少,都是一条街上的几家乡邻,像陈婶家、堂叔兰耀财家等,可妇人孩子较多,走了一程子,妇人们的小脚便慢了下来,一步步挪着。

  出城不远,在路边看见一个人,在地上爬着一动不动,大家都侧过脸去,秦氏脸色铁青地叫三个女儿赶紧走。小五儿心里一寒,猜到那必是饿死的人。扭头看到四姐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不知所以然,小五儿拉了她一把,姐俩一起跟了上来。

  晚上,兰家母女随着大家在一个小村庄的边上找了间无人的破房住下,村子里一片沉寂,没有一点儿声息,也看不见一点儿灯火。这种静默让人心里发慌,似乎一种冷冷的威胁躲在后面,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尽管大家都很累,却都翻来覆去地在哪里躺着。小五儿在一片漆黑里大睁着眼睛,所有的感觉器官里都是饥饿和疲倦,她在两世的记忆里浮沉着,翻腾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的。

  逃荒的队伍走得越来越慢了,赶了几天的路,每个人都是疲惫不堪。

  兰家母女落在了队伍的最后。三丫头晓颂畸形的脚已是肿痛难忍,只能走几步歇一歇,她的包袱已经移到了秦氏的背上,小五儿和亭亭一边一个搀着她。

  一向装作小脚的亭亭扯掉了裹脚布,把脚趾伸展开了,鞋子都顶穿了个大洞。小五儿看见她披头散发,一副小叫花的样子,可想而知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秦氏已经顾不得挑剔女孩儿们的样子。看着乡亲们的背影越来越远,她不时低声催促孩子们快点儿。

  到了中午的时候,在一个村庄边上,兰家母女找到了陈婶和兰耀财两家人。他们正在路边坐着歇息,兰耀财的小儿子二宝正拿着一块树皮使劲地啃。

  秦氏领着女儿们在附近一个向阳的土坡上坐下。小五儿又累又饿,闭着眼睛歪在哪里,迷迷糊糊中暗自祈祷着,老天啊,让我就此睡过去吧,别再让我醒来了。

  可是一阵香味把她从睡梦中叫醒了。每天只吃一餐,还吃不饱,食物香味的号召力其大无比。一闻到这股熟悉的香味,她就知道是娘在煮豆面粥。

  大人们点了一堆火,支着几个大碗在哪里煮粥。

  另外两家都断粮好几天了。热粥似乎给大家注入了生命力,喝了粥后,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了一点儿活泛劲。大人孩子都不时用热切的眼神望向秦氏的包袱。尤其是兰耀财父子们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包袱。

  小五儿推了推娘,秦氏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正看见兰耀财绿莹莹的目光。

  秦氏叹了口气,从包袱里拿出豆面袋子来,把最后一点儿豆面倒进碗里,搅成稠糊,给三个女儿分了。一边叠着空袋子,一边叹道:“没有了。”

  小五儿尖声问道:“一点儿也没有了吗?”

  秦氏答道:“一点也没有了。”

  上路,不知何时是尽头。

  他们沿着这条穿村而过的路向前走着,这个村里照旧是沉寂的,没有声息的。

  走在前面的阿牛突然一声惊叫,大家伙围了上去。

  小五儿从人缝里看到有人躺在地上。死尸,路上又不是少见,何必这么大惊小怪。

  走到跟前,她惊讶地发现这具尸体身上的衣服被扯烂了,屁股上的肉却不见了!白骨与风干了红白肉一起裸露着。

  大家面面相觑,小五儿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气沿着脊背直窜上头顶去,头发根根直竖起来,她下意识里不敢再猜测那肉哪里去了。

  “嘿嘿嘿……”一阵低笑声传来。

  小五儿他们都吓了一跳。

  循声望去,一个身穿破败的黑棉衣的中年男人坐在街边大门旁的石墩上,正呲着白森森的牙齿狞笑着。脸上瘦得只剩下一层皮了,看上去象骷髅一样,一双凸起的大眼睛在阳光下闪着绿莹莹的光。

  大人们赶紧拖拽着孩子们走开了。

  走出很远,小五儿忍不住又回头望去,那中年男子还保持着那种姿式在那里狞笑着,一动不动,似乎和他背后已经破旧了的黑大门似乎融为了一体,和这沉寂的村庄融为了一体

10

第六章 流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