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仕子风流>第五十章 毒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毒酒

小说:仕子风流 作者:比克大魔王 更新时间:2017/3/21 7:52:00

呵呵!想套我话,我偏不叫你如意。徐睿脸上不动声色,淡然说道:“这世上装神弄鬼的人,都是一帮骗人钱财的坏蛋,我对他们恨之入骨,以他们为耻。林姐姐,你为何把我与他们比较?我徐睿行事光明磊落,平日里处事方正,可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目光正视着白衣少妇,身上有一种浩然正气。

“妈的,你一个女人家拿一双眼睛老盯着我看干吗?想从气势上压倒我吗?俺可是堂堂正正的大男人,别看你会武功,身手也不错,却也休想在气势上压倒我,我就这么回瞪着你,非把你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不可!”徐睿心里想着,一双眼睛直视着白衣少妇的双眸,也是一瞬也不瞬。

两人就这么彼此坐着,互相看了好一会儿,毕竟徐睿是有备而来,精神力,意志力无比强大,漂亮的林姐姐终于承受不住徐睿目光的压迫,率先败下了阵来,把头低下,拿起小几上的酒壶,在杯子里倒了一杯酒,嫣然笑道:“徐公子,方才是奴家失礼了,现在向你赔罪,来喝一杯酒吧!”说着,把桌上的酒杯用双手端了起来,向徐睿递了过来。

徐睿瞅了瞅酒杯,寻思:“这酒杯也不知道是谁喝过的,也不知道干不干净?要让我喝酒,也得用个新洗的酒杯才是,这酒我可不能喝。”坐着哪里淡淡一笑,并没有伸手去接。

“怎么,徐公子,奴家的酒里有毒吗?你怎么连喝都不敢喝?”白衣少妇眨了眨眼睛,妩媚地笑道。

徐睿接过酒杯来,想了一想,把酒杯中的酒倒在了船板上。

“怎么,徐公子,你这是何意?”白衣少妇神情作恼,目光冷冷的瞅向他。

徐睿呵呵笑道:“林姐姐你别误会,今晚月色正明,我忽然动了诗兴,这杯酒,我就敬了天上的月老吧!感谢他让我们一对有缘人,能在这里把洒谈心,畅谈人生的理想。哦……我方才忽然想到了一首好诗!”

“什么好诗呀,你说出来给我听听!”白衣少妇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

“哪好,你听着!”徐睿清了清嗓子,大声朗诵道:“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好诗!好诗!”白衣少妇拍手赞道:“徐公子大才,真是出口成章啊!来,我再敬徐公子一杯,愿徐公子早日金榜题名,得中状元!”说着,又倒了一杯酒,向徐睿递了过来。

徐睿接过酒来,想了一想,又把酒洒在地船板上。

“徐公子,你这回又是何意?”白衣少妇面寒似水,脸上微有些怒意。

徐睿笑道:“美丽的林姐姐,刚才我又想到了一首古人的诗,是诗仙李白作的,这时候情不自禁的就想吟诵出来,所以便向身为诗仙和酒仙的李白敬一杯酒!还请你原谅!”接着也不管哪白衣少妇爱听不爱听,自顾自的吟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好诗!好诗!”白衣少妇有些不情不愿的鼓了鼓掌,拿起酒杯来,又在酒杯中倒了一杯酒,双手递与徐睿道:“徐公子不愧是扬州府的大才子,这酒的诗词,随手便可摘来,真是叫人佩服。来,姐姐再敬你一杯酒,这回可不许再做诗词了哟!”说罢,盯着徐睿向他挤眉弄眼笑了一笑,抛了一个媚眼,柔声说道:“这第三杯酒……与前两杯可不同!它里面可是有毒的哟?谁叫你作了两首酸腐诗词,惹得姐姐我很不高兴,所以只好赏你一杯毒酒啦!”媚眼如丝,脸上神情半真半假,叫人猜不透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徐睿把酒杯拿在手中笑了笑,说道:“林姐姐再三劝我酒,我又怎么能不喝?这杯酒……我自然得喝下去才是!”说到这里,却把酒杯放在了小几上,说道:“美丽的林姐姐,我给你做一个小法术吧!你想不想看?”

白衣少妇眼睛一亮,娇声笑道:“是什么法术呀?徐公子?”

徐睿大声叫道:“吕四,给我拿酒杯盛一盏凉水来,还有再拿一张纸!”

吕四这时还没有睡,一直靠在远处船帮的一块板壁上打瞌睡,此时听见主人叫,忙站了起来,揉了揉惺松的眼睛,跑到底下船舱里面拿酒杯盛了一杯水来,又在手里拿了一张白纸。

徐睿接过了酒杯和水来,吩咐道:“时候不早了!你先回房去睡吧!不用再等我!”

“是,老爷!”吕四答应了一声,走到自己房间中去睡了。

徐睿见吕四走了,瞅着白衣少妇笑道:“林姐姐,你说这一杯水,它若是倒过来,里面的水会洒吗?”

白衣少妇微笑道:“哪是当然!”

徐睿又道:“哪在下面再放上一张白纸呢?它会不会洒落出来?”

白衣少妇想了想,说道:“白纸会落在地上,哪酒杯中的酒,自然也会洒落出来的!”

“是吗?”徐睿笑了一笑,把白纸放在水杯口上,猛然倒扣过来,然后拿开了手,只见哪水杯里的水,竟然一滴也没有洒落出来。

“奇技,真是奇技?你是怎么做到的?”白衣少妇双眼瞅着杯子,很惊讶地问道。

徐睿笑道:“这张纸上面,即便你用针头扎上六七个细孔,这杯中的水,也是不会洒出一滴来的。”说着,把倒扣的水杯,连纸放在了白衣少女敬自己的酒杯上,哪两个酒杯本是同样大小,立时上下两个酒杯,立在了哪里。

“哎哟!”徐睿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原来是他的衣袖带动了一下白纸,幸亏他眼急手快,又把酒杯给扶住。徐睿缓缓缩回手来,笑问道:“林姐姐,你结婚了吧?你身手这么好,想必姐夫也是一位盖世英雄了!”

白衣少妇神色有些落寞,长叹了一声,说道:“他已经不在了!”

“哪你有儿女了吧?”徐睿又问道。

白衣少妇又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是孤身一人!”

“哦……”徐睿也长叹了一声,说道:“对不起!林姐姐,勾起你伤心事了,不过,你还年轻,难道就打算这么一个人过下去?”

白衣少妇“噗嗤”一声轻笑,说道:“我不一个人过下去,难道还有人敢娶我?就拿你来说吧!姐姐敬你一杯酒,你都不敢喝?”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他,既神秘,又含有一丝温柔。

徐睿笑道:“石榴裙下死,做鬼也温柔。姐姐敬我的酒,即便是一杯毒酒,我也敢喝下去。” 说着,笑了一笑,把底下的酒杯拿起来,一饮而尽。

白衣少妇赞道:“徐公子真是好酒量,好胆气!真是叫人佩服!”伸手拿起上面的酒杯来,皱着眉头闻了一闻,然后放在了桌面上,一脸惊讶地问道:“这杯子里的水怎么变成酒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徐睿神秘地一笑,说道:“法不传六耳,这是天机,不可泄露!”话音刚落,忽然“嗖”的一声响,一支利箭从他的头上飞过,钉在了舱房的门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糟了!有刺客!快卧倒!”徐睿惊得魂飞魄散,大呼一声,伸手揽住了白衣少妇的上半身,将她扑倒在了船板上。只听又是一阵箭雨从两人头顶呼啸而过,叮叮当当射的舱房门上到处都是。

“快!回舱房去!”徐睿顾不得其它,伸手扯了哪白衣少妇的胳臂,便拉着她奔进了屋里,关上了屋门,喘息了半晌,惊魂稍定。

“喂!你到底是哪方的神圣,为什么有人要杀你?”徐睿问道。

“要杀我?”白衣少妇很诧异地问道:“他们不是来杀你的吗?”

徐睿苦笑道:“大晚上的光线昏暗,乱箭齐发,分明是想把咱们一块儿都给射死,我一个弱书生,随便上来一个大汉也能拿刀把我给砍死,又何须用箭来射?这些人分明就是来杀你的!”

“杀我的?”白衣少妇目光中露出惊愕之色,似乎有些不相信。

“杀啊!大伙儿并肩上,把船上的人都给杀死,一个不留!”有人在远处大声呼喊道。

徐睿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仔细看去,只见对面河岸边柳荫下,有两条小船划了出来,每条小船上各坐了七八个大汉,点着火把,一起向自己这艘客船冲来。火光中,有雪亮刀光闪耀,这些人大声的呼喊,声势着实吓人。

0

第五十章 毒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