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之北洋称霸>第十章 全歼!全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全歼!全歼!

小说:大明之北洋称霸 作者:卢龙军节度使 更新时间:2016/9/30 16:53:58

朱以歌部的骑兵和著力兔部骑兵就这样双方来回拉锯着一直僵持到了日头中空,整整打了一上午双方的人和马都是喘着粗气疲惫欲死但是依然怒视着对方,这样打也确实打出火气来了,这群蒙古人血脉里的悍勇也逐渐的被激发出来了,就在刚刚双方还互相发动了一次决死冲锋,朱以歌部队的战斗意志强装备精良生存能力高,而对面的著力兔骑兵虽然装备简陋,但是凭借着自身的悍勇人数多反倒是和朱以歌这不到两千人的骑兵打了个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其实这时双方的主帅朱以歌和打正心中各自都是有苦说不出,这就像是麻秆打狼两头怕。朱以歌心中现在只期盼着麻贵和李如松赶紧赶来会合,要不然再发动一次决死冲锋那么自己这200斤就彻底撂在这了,再看看对面的蒙古骑兵这时朱以歌的心里却异常的忧虑,自己的骑兵本来开战之初有2000人现在就剩下不到1300人了而且还是人人带伤囫囵个的机会没有,就是朱以歌依仗自身的武勇反复冲杀也避免不了挂彩,所以此时朱以歌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不是说再冲锋一次自己就被全歼,而是最坏的结果同归于尽,毕竟对面的也不好过,同样是人人挂彩,持兵器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可是同归于尽却不是朱以歌想要的结果。

  眼看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就要殉难于此,此时朱以歌内心不由的涌上一股戾气,是的!这是想要做出一番事业不甘心而产生的,这是朱以歌经过两世事业都半途夭折怨念而产生的,随着这股戾气的爆发,朱以歌的气势更是瞬间感染了其余剩下的1300名骑兵,一股股求生的意志瞬间的被点燃了,人在绝望的时候发出的濒死的求生潜意识是无穷大的,直到后世科学家们都研究不出来个所以然。

  身后的弟兄们将要力竭面对最后一次冲锋的机会,只听朱以歌带着一股悲壮气息绝望的打气道:“弟兄们!我朱以歌对不住各位了,没有给诸位带来荣华富贵反而累及各位兄弟陪我朱以歌赴死,我!!朱以歌对不住兄弟们了!今天!陪我朱以歌一同作战的兄弟们!活着的,我必保尔等封爵富贵,死了的,那就由他们后人继承,无后的,那就对不住了,我朱以歌后人只能年年给上坟烧纸啦!人早晚都要死!今天就是我与诸君青史留名的时候到了!大明万历二十年大明军人战死于此!!”

  “哈哈哈哈——”类似搞笑般的怒吼反而令剩余的士兵们心中轻松起来,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所以在任何时代没有比封妻荫子的诱惑更大了,士兵们心中瞬间暖呼呼的,有这种长官也不只是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所有人淡然了仿佛生无所恋看开一切似得齐声怒吼道:“大明军人万历二十年战死于此!!!”

  “杀啊——”

  “驾——”

  “轰隆隆——隆隆——”

  震天响的马蹄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朱以歌的心中以为这做完一场黄粱一梦一般,这将是梦醒时得分的最后的谢幕了,随即带领着剩余的1300名天津军骑兵发起了决死的最后冲锋!!!

  ........

  对面的著力兔大将打正看着这股剩余的明军气势如同数万骑兵的样子向着自己这边杀来,这时打正心中后悔了,真的是后悔了,这是他才响起自己汉人母亲的临终前的忠告:“孩子啊!阿妈要离开你了,阿妈再也照顾不了你了,你要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记住此生千万别与南面的大明为敌,切记切记....”当时的自己还不以为然,觉得这是汉人母亲对自己的乞求,求自己放过她的族人。谁知道自己真的错的离谱,这个世界上只有母爱是最伟大的,可惜自己没有珍惜。

  眼看着对面的明军冲的越来越近,打正心中同样是涌现出一股解脱的神情,如果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话,自己一定去买....虽然很后悔,但是身为成吉思汗的子孙,怎么可以丢了祖宗的脸面,既然敌人出招了,那么就没有不接的道理了当下打正最后一次鼓舞士气举起弯刀一声令下朝着朱以歌这里发起了反冲锋....

  这一次双方皆是最后一搏,一方是大明骑兵1300人另一方是著力兔骑兵5000人双方都不约而同的慢慢排列成了三角冲锋阵,没错,就是只有骑兵战斗时以命搏命的决死冲锋队形,整个三角形的最前端就是整个部队的指挥官,如果运气不好双方的指挥官将有很大的几率当场战死!!

  “轰隆隆——轰隆隆——”

  双方的士兵都已经看见双方对面狰狞而又可怕的脸孔很快两边的三角阵型相互的撞在一起,“砰砰——”“嘶嘶——”

  战马由于惯性撞在一起的马嘶声以及锋利的马刀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尽管如此但是依然很幸运,双方的主将都没有在第一时间阵亡,此时多余的阴谋诡计已经无从适用了,只剩下你一刀我一刀的换命对砍,当然再冲锋对砍中,朱以歌的部队士气高昂装备精良到底是胜了一筹,落马的大多是蒙古骑兵,逐渐战场上由于明军的奋力搏杀占据了主动,1300人不到压着5000人蒙古骑兵打,不得不说朱以歌的部队在整个大明来说几乎是没有敌手了,能匹敌的也只剩下辽东的李如松手下的骑兵了....

  说道李如松,此时李如松和麻贵二人也是心急万分这里虽然没有高山峻岭但也是丘陵起伏,二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犯大忌了,行军打仗最忌讳没有探查好地形,当时三人突遭敌军也没来得及所以多想,这么一走下来没有当地人跟随仅凭着一帮山西人和一帮东北人在这银川以北的贺兰山余脉就显示个瞎子一般,找到了头却找不到尾,所以从早晨刚刚大战开始直到现在申时已过才刚刚从战场的后方迂回而来。

  当麻贵和李如松他们看见整个战场遗尸遍野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看着战场上惨烈的景象他们不知道朱以歌现在还活着没有,毕竟人家可是正经八本的宗室出身,200多年废物如猪的宗室好不容易出了这个好苗子,就这么由于两人的疏忽而战死,那么自己少不得要下罪不可。所以不再耽搁了,才刚刚抵达战场外围就喝令队伍接着向战场方向冲。

  此时朱以歌部和著力兔骑兵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双方你来我往有得马刀砍飞了直接跳马扑上去两人滚在了一起,掐脖子和随手捡来的石块狠狠的砸,双方都已是精疲力尽了,此时正当大家都在绝望的时刻,就在这时!援军出现了....

  这次来的援军就是麻贵和李如松的迂回部队从后方插上而来,大军二话不说直接从后面纵马而过穿透了整个著力兔骑兵的阵型,此时打正的心算是彻底的凉了,从一开始的就差那么一点点到现在的彻底完蛋的结果,反差之大无不令人崩溃,所以此刻的著力兔骑兵彻底的溃散了,剩余的不到3000人这支军队的神经线一直紧绷着现在是彻底崩断了,所有人当面对如狼似虎的明军彻底蒙圈了,反应快点的立即抛下兵器多余的辎重骑着马夺路而逃,可是战场的前方有朱以歌剩余的800骑兵纠缠而后方则是如狼似虎的明军援军两边还是无边的丘陵地带,所以这群蒙古溃兵彻底的绝望了,他们冲不出去了他们彻底被包围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都是明军的阴谋,先示弱于我,而留下的明军还又臭又硬吞咽不得,等我疲惫不堪再从后路包围全歼,可恨!你们这群汉狗!!只会用阴谋诡计我打正不服!!!啊——”声音戛然而止还没吐槽完就被一颗流弹打中了后胸,穿胸而过顿时血流如注。

  打正没有再挣扎了,他此时也看开了,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入侵者的命运一概如此。再灵魂就要离体的时候打正仿佛又看见阿妈那美丽的笑容冲着他微笑着,一瞬间打正像是明白当年自己的汉人母亲说过的含义了,这个代价真的是用生命才能偿还的,逐渐的打正的眼神越来越涣散还喃喃自语:“我终于见到阿妈了....”

  这时战场收尾的工作已经差不多了总算两位老将赶到了这才一举全歼了敌军。此时两位老将很是忐忑不安,当三人见面的时候看见朱以歌浑身伤痕累累遍布全身,尤其是脸上的一道伤痕更显的狰狞可怕。这两位由于心虚有些愧疚而不敢先说话,反倒是朱以歌率先开口咧嘴道:“还不错!比警察叔叔来的快一些.....”

  麻贵:“....”

  李如松::“....”

  “哈哈哈——”朱以歌见二人突然愣住之后哈哈大笑似乎有意的说道:“既然两位哥哥及时赶到那么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大恩不言谢,这2000人俘虏就都送给两位哥哥如何啊?”

  “哎呦——你!”麻贵想要一看朱以歌显然是要独吞首级想要上前争辩,却被李如松拉住小声说道:“说你抠你还不愿意,你没看忠明的眼神要发火的样子吗?”

  “这..额还不是为了战功不是?”

  朱以歌的心里自然怨气横生来的那么晚还想要肉吃,想得美!自己的部下整整死伤一大半,这些阵亡兄弟们的遗体摆放在一起后,更是令朱以歌凭添一股怨气,即使再大度的人看见这种情况也冒出三分火气来,看着这个老抠如此斤斤计较,朱以歌怒向心头口气阴冷的说道:“行啊,两位哥哥想要首级军功,眼前的不是就有现成的吗?还来抢我的作甚,这里6000多颗首级都是我的兄弟们用命换来的死伤过半我这里可没有一颗多余的首级。不如两位将那两千俘虏做掉两位哥哥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岂不美哉!”

  “啊!?”这一句话吓的这两位大将心惊胆战,这可是两千人的俘虏说杀就杀,万一两人杀俘虏的事情被得知后少不得被朝中的道德先生弹劾议罪。所以两人皆是面色凝重略带犹豫的样子,但是朱以歌哪里会给他们思考的时间,直接吩咐部下说道:“来人啊!两位将军尚缺军功,将那两千名‘军功’都做掉呈给两位将军。”

  “遵命!”

  两人还没等阻止就被朱以歌部的骑兵干净利落的杀掉了,就这样在剩余的两千俘虏绝望凄厉的求饶声中彻底的葬送在朱以歌的刀下了,朱以歌满不在乎的冷笑着说道:“如何?两位哥哥,既然两位害怕担责任,那么小弟替两位哥哥担下即可!”

  “这.....你!”麻贵和李如松也有些下不来台了,本来就是自己的过失人家心中难免会有怨气,换位思考搁在谁身上都会这样。

  索性麻贵就不解释了,气哼哼的直接抱拳一礼称谢,毕竟他是任命的这次军事主官,多说无益还有损威严,倒是李如松为麻贵说了句公道话道:“忠明老弟,我二人未及时赶到致使你部损伤惨重,我二人在这里先给你道个歉,但是我二人也是非欲如此啊,当时走得急又没带向导,谁知这里看似平原多丘陵少,但是这里的丘陵比我们老家林子里的狍子还多,所以我二人虽然着急但也没办法啊,还望老弟体谅老哥一二吧,弟兄们的损失我等二人愿意将你所获的首级交给你绝不抢夺,再私下里哥哥们再给你补偿些如何?老哥言尽于此,若是忠明还有怨气那么咱们只能闹到巡抚大人那里了。”

  “这....”见李如松说的倒是有些公允,合情合理朱以歌冷静下来后也是暗自思量觉得还是不要闹得太僵的好,毕竟人家不是不想赶来而是战场上迷路,迷路自古以来就时有发生,无可避免。所以朱以歌听到李如松说的还算公允,也就借坡下驴的答应了,至此三人又像是之前那么要好的一般愉快的分首级去了.....就这样三人一边分首级一边联名给巡抚大人写好报捷文书....

  傍晚营地内,麻贵的大帐内,东李西麻这两位老友平时都在各自的辖区镇守很少有这种饮酒作乐的时候了,饮至半酣麻贵问道:“咋....地?你李如松咋转性子了?你的性子额还不了解吗?你!比额还臭屁,咋就今天对这小子这么好言好语地,说说!有啥子猫腻木有?”

  “滚....你个瘪犊子....”李如松随后幽幽的开口道:“老麻子,日后最好别得罪这位大神了,这人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皇上!你知道吗?所以能不惹就别惹,况且,人家那粮神的名号闻名天下,现在那个将门不和朱以歌在生意上有些联系,就连我家都有....所以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喽!”“嘶——原来如此”听完后对坐的麻贵此时也露出了一副意思我懂的表情....

  注:当时李如松和麻贵都有43-45岁之间了,这在古代可以自称老夫了.....

5

第十章 全歼!全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