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命运之楚汉轮回>第五十六幕 荥阳失守,魏豹反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六幕 荥阳失守,魏豹反了

小说:命运之楚汉轮回 作者:兰陵之精甲 更新时间:2017/3/16 6:59:47

汉三年七月,西楚军正式攻打荥阳城。连日来西楚军重点从东门,北门攻城,前魏王魏豹防守的南门倒是没什么动静。周苛和萧景两人轮番在东北两门防守,一月有余,已是疲惫不堪。

“西楚军每日动用三校兵力轮番攻城,六万大军十日一轮换,老范增从西楚九郡不断调集人力物力,我军已是伤亡惨重!”周苛大口喝水,试图浸润自己渴的快要冒烟得嗓子。刚才东门来报,西楚军再添三门重弩炮,城头弩炮被击毁两次,西楚军成功登城两次,被汉军反冲锋夺回城头。周苛连擦拭佩剑的时间都没有,一下前线就赶来找萧景商量对策。

萧景递上一碗清水,平静地道:“周兄莫急,先把刚才守城时阵亡人员数目给我,我好发信使飞骑回关中向叔父汇报。”

周苛放下碗,长出了一口气,从腋下抽出一卷花名册,声音中带了一丝淡淡地悲伤:“刚才死了一百四十二个弟兄,又有两个百夫长也没了,至于伤,城里还剩下六千多活人,哪个没受伤?”

萧景把名册竹简递给身边军吏,望着周苛道:“周兄,现在城内形势不容乐观,借一步说话。”随即,伸手指向内堂道:“请!”

步入内堂,周苛按剑道:“魏豹是不是有反心?”

萧景点点头道:“想必周兄也看出来了,西楚军每次攻城都是东门两校北门一校,唯独魏豹南门几乎毫无声息,然则每次调魏豹部策应东门他都推三阻四。说什么他那里被西楚军拼死围攻。而且这几日他要弓箭粮草要的越发多了起来,却未见大军交战,这显然不正常。”

周苛道:“好赖他那里是河东军将近八千人,虽然不归你我节制,但是不能再放任他了,等下我去传令换防,把他调到东门去和项籍死磕!”周苛说完,转身就要出门。

萧景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道:“晚矣!周兄,我们已经没办法调动魏豹了,一个月里,我军阵亡四千八百一十九人,重伤不治者一千七百六十六人。余者人人带伤,不过六千零三十人而已,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我们的指挥官们牺牲太大了,城内校尉仅剩三人,都尉一人,屯长,军侯,曲尉存者十三。我们拿什么对抗魏豹的八千河东军?”

周苛狠狠一拳砸在案上道:“莫非你我只能束手就擒?我们该如何向汉王交代?”

萧景道:“现如今,只好兵行险着了,周兄,可敢与吾共同赌一次?”

周苛闻言坐下,盯着萧景的眼睛道:“萧兄有何良策?现如今,你我还有的选择吗?”

萧景拔出周苛佩剑点在案上道:“好,周兄只需将魏豹请来,共商守城大计,我想他一定会乐意赶来,倒是我在这处将军府内伏下甲士,以刀剑逼迫他交出兵权!”

周苛沉默片刻,开口道:“好,待我掌控河东军,即刻处死魏豹!”

萧景双手将佩剑奉还周苛道:“周兄,此计甚是凶险,稍有不慎,则荥阳易主,你我……”

周苛摆手道:“好了,堂堂七尺男儿自当有所担当,如此瞻前顾后岂能成事?生死皆由命,吾辈只需尽力。”言毕,周苛起身,推门而出。萧景轻轻拍拍自己长袍上的灰尘,轻轻合上了窗户。

傍晚的夕阳很凉爽,魏豹坐在城头上望着西边的半幅残阳。

“报!”一名传令兵快步赶来,俯身行礼道:“大人,方才守城将军周苛差小卒前来传信,请您今晚赴宴。共商守城大计。”魏豹闻言,拍拍战袍,起身一拱手道:“城防大事,不敢怠慢,还请贵使回去禀报周将军。”

传令兵面露难色,却也不敢得罪这位大人,只好再次开口道:“大人,小卒不过一传令兵,周将军之命小卒岂敢违抗?还请大人不要为难在下。”

魏豹眼珠转了转,长声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你去回禀周将军,孤王晚上到!”

传令兵松口气,行礼道:“告辞,卑职即刻回去复命!”

魏豹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是吗?晚上见。”身边近卫三三两两靠了过来。魏豹望着城中将军府低声吩咐道:“传我将令,今夜全军不得松懈,兵器检修,弓弩上弦。强弩营,瞄准周苛幕府!”

宋涵小声问道:“将军,小心周苛有诈,不若带三百武卒跟随,以防不测?”

魏豹笑笑道:“不必了,等下天黑之后一个时辰,你点燃三堆篝火在城头!通知范相大人,入城。”

宋涵抱拳道:“谨遵将令!”

入夜,周苛幕府内还有几点灯光,城中物资暂时足够,但是所谓的晚宴也丰盛不到哪里,一方军案,两盆腊肉,三杯浊酒。魏豹毫不在意地坐在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席位上,双手举杯道:“有劳将军,百忙中尚能记得豹!”

周苛举杯笑笑,答曰:“魏大人掌管河东军八千将士,在下岂敢怠慢了?您说呢?”

萧景一拱手道:“今夜请魏大人过来,乃是为了城中军械之事,大人勿忧,须知西楚军连日大举进攻东门,东门滚石羽箭不足,恐怕需要魏大人将前些日子挪到南门防守的军资调回东门。”

魏豹苦着脸放下酒杯道:“萧大人有所不知啊,这几日我南门日子也不好过啊,西楚军没少从我这里攻击,倘若不是羽箭飞石,此刻南门早已不保咯!”

周苛在心中暗骂一声:“老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表面上却还波澜不惊:“魏大人,西楚军攻城部队六万,每日以三校六千人分三班攻击城防,这几日莫非西楚军又增兵来惊扰魏大人了?”

魏豹一拍大腿道:“然也!周将军真是机智啊!这都能想到,我这老骨头不中用咯!”

“啪!”萧景放下著,起身拱手道:“在下政务繁忙,失陪了,二位将军。”周苛轻轻放下了酒杯,右手不自觉地摸向腰间短剑。

南门外,西楚军司令云车上,范增亲临前线,白须长袍,在黑夜中一头白发很是醒目。西楚军大部已经集结完成。先头部队,三千甲士在黑暗中剑拔弩张,长戟如林。只待南城墙火起便火速进城。

黑夜中的火光如此醒目,老范增抬手,军令司马擂起战鼓,西楚军百夫长们点燃火把,“杀!”短暂而整齐地呐喊声迸发而出。西楚军的总攻开始了!

宋涵点燃火堆后留下一个什队照看便离开了,南城墙八千守军在城门外杀声响起的时刻兵分两路向荥阳发起了攻击,宋涵带一千八百人攻打周苛幕府,钱化带五千兵马攻击汉军东门大营。

西楚军和魏豹军按照范增数月以来的谋划有序地攻克一座座城防要塞,城防弩炮失守,城防军营失守,塔楼失守,机关室失守,汉守军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来不及反应。伍长找不到什长,什长找不到队长。每一处似乎都陷入了战斗。大批士兵还没集结起来就在乱军中倒下。

西楚军在前锋引导下如潮水般从南门涌入荥阳城,后续部队源源不断。荥阳铁桶般的城防体系在范增的谋划之下顷刻间从内部瓦解。

幕府内周苛听到四处混乱,当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他从武器架上抽出自己的长剑架在魏豹脖子上骂道:“无耻小人,汉王大恩大德,不杀你,你不思为汉王效力,反而勾结西楚出卖城池,如此背叛,天理难容!”

魏豹猛地后仰,以和他年龄完全不相称的矫健身手躲开了要害,只在自己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一阵剑鸣,魏豹也是佩剑出鞘。他冷笑道:“刘邦无耻小人,灭我国家,朵我女人,今日,我便要借西楚军回了他!报我夺妻之仇。”一排羽箭从外面飞来,周苛反应飞快,抓起军案挡住箭雨,魏豹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开。这是厉鬼对人间复仇的狂笑。

0

第五十六幕 荥阳失守,魏豹反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