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史上第一逆袭之刘邦心路历程>第十二章 翻身(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翻身(2)

小说:史上第一逆袭之刘邦心路历程 作者:半垂堤 更新时间:2017/3/18 5:33:49

清早的街头略显得冷清,薄雾缭绕,过往行人稀稀疏疏,意外的衬托出沛县这条古老沧桑主干道的宽阔。不经意间一个挑战两大捆柴禾的农夫迎面而来,占据了大半的道路,在我们两人擦肩而过时,他一边的柴禾刮擦到了我的胸膛。

“你怎么搞得?瞎了啊?!”我阴沉着脸大吼道。

“大哥,真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他扭过头堆出笑脸。

我们四目交接的刹那,我突然急火攻心,握紧拳头,怒火烧得脸通红,而他收起微笑,稍稍抬头,朝天的鼻孔哼着粗气,瞠目扫视着我,好像在嘀咕:“是你?不服?干一架!”片刻后他眼神低垂瞅到了我的下半身,居然满脸惊愕的丢下柴禾,落荒而逃。

“混蛋,有种别跑。”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喝,接着俯视下身,原来他是看到了我腰间佩着的剑,原来是个怂蛋。冤家路窄,居然遇到在荒野茅屋内对嬉笑谩骂的役卒,其他人果然也回来了。要不是有要事,不逮住他狂揍一顿才怪,只能等日后再找他们算账了,继续赶我的路吧!

穿梭过朦胧的晨雾,半响的功夫就瞧见了破烂不堪的城楼,十来年的战火消停,年久失修的城楼破败不堪,只剩城墙上的箭痕在述说着兵荒马乱年代里它抵御外敌的英姿。城楼不复当年,守卫它的将士如今也垂垂老矣,每每交接城防时互通情报:“知道不,那个谁昨晚提前去守帝陵了。”遇到阔达的还能看着成破烂土堆的城楼调侃几句:“咱身子骨硬朗,皇帝令咱守城门守到九十九!哎啊!城楼可别塌啊。”

“让开,让开!”

刚要踏出这座小土堆楼的洞门,又冒出两三个的家丁来使劲的瞎吆喝,卖力的挥着手招引着身后的马车进城,硬生生的把我挤到了城门边上。

分明就是在挡我的道!

无奈看着迎头相当阔气的车厢踏入这条残破的主道,好家伙,竟还尾随着十来辆车,每辆车上堆满了箱子,并插着面锦旗,旗子上绣着着大大的“吕”字。

阔气!豪气!沛县已经多年不来贵客,正如县里老人们常说的:自从刘太公他爹踏上沛县道路那一刻,就坏了这的风水,路开始陷,城开始败,人心不古,贵人不临。

这场面就应该让当年的小儿现今的白胡子老头们瞧瞧,什么贵人不临,不来了嘛。他们还会好意思说出诸如此类的风言风语:“那年啊,我五六岁,个就到腰这,我娘叫我到山上割草喂牛,刚蹦到城门口,密密麻麻一堆人围着,叽叽喳喳,说什么可怜人啊,还能活嘛,不能死这啊,晦气啊,赶紧让人滚远点啊。我好奇啊,就往人胯下里挤,还真让我钻了进去,还真开了眼了,什么叫活死认知道不,那伤口都爬出蛆了,蓬头垢面,都是剑伤,除了头发,浑身上下没一寸人样,吓得我又钻了回去。听说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也不知道哪国的,有人寻思他活下来带来杀气,死了晦气,趁着还有口气赶紧赶走。要不说还是咱沛县人心淳朴,最后还是刘大把他收拾到家里去了,悉心照料,个把月又是个健壮的后生,妙手回春啊。只是这以后外边传闻咱这人心宅厚,什么逃兵,逃犯,流氓无赖都往这来,富贵人家都绕着走了。”

既然说了这一出,按惯例白眉老头们得插上几句了:“你说的是刘长腿,小伙子跑的比兔子还快,天生就干逃兵的料。你说他打胜战了领着赏钱跟着队伍回来,打败仗了扒拉死人财物自个逃回来,输赢通吃,刘大把他捡回家当儿子真是捡到宝了,可把别人家爹妈儿子都羡慕坏了,以为去打仗准能发大财,就连齿老太爷都恨怎么没能生不出这样的娃来。等到官府一征兵,爹娘兴高采烈的送儿子上战场,儿子当捡宝似的出征,连报效哪个国都忘了,结果呢,宝没捞着,把胳膊腿小命都给丢了,最惨的莫过于当爹妈的,临死前还要给自个刨个坑。哼!都是刘长腿,败坏千百年来的风气,从此人心不古了啊。”

“人心不古,始于刘大。”接着白头发老太太仿佛一语道破天机,禁闭双唇,环顾四周,等这伸长的脖子靠近了才小声说:“你们当刘大好心啊,救刘长腿的命是别有用心。他亲儿子从小就是个病秧子,隔着墙都能听到他儿子的咳嗽声,都咳出血了,整日就干趟着,下不了地干不了庄稼活,更被提他们家的徭役兵役了。稍大点了说是娶个媳妇冲喜,哈哈!喜从何来?刘长腿不就来了嘛。你们想想,刘大可以扛着官府的徭役,那兵役呢,上战场闹着玩的,多走几遭,小命再硬都得还给阎王。可人家聪明啊,把半死不活的刘长腿认做干儿子拉回家,楞是给鬼门关拉回来,啥叫久病成医,家里有个病秧子就清楚啦。呵呵呵——,干儿子到底不如亲儿子,没多久就送上前线了。”

“刘长腿刚从死人堆爬出来,换我打死都不再去,傻啊!”必然有听众有此疑问。

“所以说人心不古始于刘大。”老太太能把故事从黑头发讲到白头发,听众的反应了然于胸,早等着你插嘴呢:“据说当时刘大拉扯着刘长腿的手背边哭泣着说:“我儿命不久矣,半条腿进棺材的人了,可你嫂子才过门,今后是要守活寡啊,我能忍心?你能忍心?我想的头发都白了,这样,你真要报恩,就帮你哥个忙,也了我个心愿,好好待她吧。之后,干儿子主动代亲儿子出征。在刘长腿跑回来的前几天,白头发的刘大亲手埋了黑头发的儿子,只剩下刘长腿这么一个儿子了。哎,常言道人算不如天算,自作孽啊!”

“是啊,是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沛县从此歪风邪气啊。”最后在叹息声中人群慢慢散去,沛县的老生常谈落下帷幕。

我望着浩荡的车队驶入城中,又让街道显得那么的拥挤,哒哒的车声响彻,那些白胡子、白眉毛和白头发和看热闹的人出来了吧,瞧瞧,领头奢华的马车和世代富甲一方的齿家相比如何?不是说贵人不临了?

这场面要是刘太公见到了,定会重复着他那无数次的感慨:“大马车啊,见过。那年我才五六岁,我娘喊我山上割草喂牛,回来路上,齿家的马车从我面前穿过,那车轮子大,足足有我的个头高,我羡慕啊,跟着它的屁股后面边跑边想,有朝一日坐上这车,死也值啊,可我只追上了它扬起的尘土。失望的我回到家时,哎啊!大马车就停在我家门口,我惊呆了,齿老太爷光临了寒舍。”

大马车足足吸引了童年刘太公的所以感官,以至于他忘记了齿老太爷和他爹刘长腿之间改变老刘家命运的如下对话。

“小刘,我这一生最恨的是不能有你这样的儿子,胆大!刘大有福气啊,我的儿子,哎,提到上阵杀敌就吓破胆,不提也罢。”齿老太爷长吁短叹起来。

“没事,胆量是练出来的。”刘长腿不知怎么接话了。

“可是不会跑啊!”齿老爷子回过头看着小娃娃刘太公若有所思的继续说:“我再欣赏你,你也不是我儿子,不是一家人啊!可惜了,诶——要不咋们定个娃娃亲,我孙女许配你儿子,就是一家人了。”

刘长腿下巴都掉了,老爷子求人办事真是拼了啊。

“祖上有令,我们齿家办的学堂专供齿家子弟读书识字用,咱们结成亲家,你孙子我外孙就能读书识字,看懂文书律令,那可都是官吏的本事啊。”齿老太爷边说边比划执笔的手势。

秉笔这手势是在官府衙门才看得到的,刘长腿心中咯噔一下,望着门前痴迷马车的儿子良久,活过神来说道:“我考虑考虑。”

没过多久,刘长腿出征了,临行前在门口对着不知所措的儿子说:“等爹后来,给你捎个媳妇。”刘太公脑子里父亲的印象到此戛然而止,而且随着他的年老越来越模糊。十几年后,刘太公收到了他父亲捎给他的媳妇,一个被齿家赐性齿的所谓齿老太爷的“孙女”,后来生下了三个儿子。

车队走远了,我恍惚的走出破烂的城门,耳边回荡起沛县人常挂载嘴边的话语:“这事千真万确,连刘季都能是齿臃的同窗,这事还能假?”

0

第十二章 翻身(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