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民国娥皇>第三三回、刘郎镇旧府丙合叹沦落,天津卫新邸清芬重安排(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三回、刘郎镇旧府丙合叹沦落,天津卫新邸清芬重安排(5)

小说:民国娥皇 作者:万水千山杜 更新时间:2017/3/20 8:25:20

  第三三回、刘郎镇旧府丙合叹沦落,天津卫新邸清芬重安排(5)

  “哈哈,夏风有礼了?!哈哈哈,不跟我较劲我就念阿弥陀佛喽!”两人手拉手大笑起来。刘文兴指着刚从车上下来的郑清芬笑着介绍道:“清苑的姐姐。”

  “哦,清夫人喽,小弟夏风见礼!”夏风煞有介事地又给郑清芬施礼。

  叶碧荷也过来给郑清芬和刘文兴见礼,然后请三人前行,一同进府,两辆车子缓慢地在后面鱼贯而入。

  早有门子报到府里,大少夫人忙降阶相迎,把众人让至客厅,未等众人站定,叶元鸿携夫人从里门进至客厅,碧菡碧荷慌忙上前施礼,众人又齐齐见礼。叶碧菡拉着郑清芬的手来到二老面前,刚要说话,老夫人笑道:

  “这是文兴的夫人吧?”

  “清芬拜见伯父、伯母。”郑清芬过来款款施礼。

  老夫人慈祥地拉着郑清芬,看看她又看看叶碧菡,摇摇头,对刘文兴一笑:“文兴啊,好福气啊,呵呵——”

  叶碧荷上前拉住母亲:“妈,你快让客人坐啊,你相看个什么劲儿啊,嘻嘻!”

  “噢,对对!”老夫人一摆手:“看我,就喜欢人多,都坐吧,上茶!”

  一家人热情了一阵,男人们谈天说地士农工商,女人们无非是家长里短儿女情长之类的话,直至午宴齐备,才说笑着去往餐厅,齐赴家宴。

  宴会上,叶碧菡成了主角,既是客又是宾,亏得有些酒量,但如何架不住夏风叶碧荷及三个嫂夫人的轮番相敬,比上次回门宴上的叶碧荷喝的还多。

  午宴结束,叶碧荷欲留二位姐姐同榻而眠,不让叶碧菡回府。刘文兴笑道:

  “三妹,还是让她回去吧,喝得太多了,得有小菲照顾才行啊!”

  叶碧菡结结巴巴地笑道:“算了——,上次没有夏——疯子,这次——有,你们亲热吧——走了——”

  “我们还是走吧!”郑清芬让刘文兴老胡扶着叶碧菡先回车上,拉着叶碧荷去拜别提前退席的二老。

  下午四时,叶碧菡被小菲唤醒,说李经理刚来电话,要坐晚上的火车回沧州,问刘郎镇还有什么事相嘱。叶碧菡问小菲,李义军现在哪里?知道尚在泰和,忙抓起电话,嘱其稍等。挂了电话,出门自驾小车,驰向泰和饭庄。

  到了泰和,迎头碰到孙掌柜:“我找李经理有件大事,不要打扰,一会儿吃点饭,就去车站送李经理。”见孙掌柜维诺,忙来到李义军的房间,略怔一下,随手把门反锁。

  “怎么还跑来,电话里——”

  叶碧菡冲上前,偎在李义军怀里,一拱身子,把两人摔在单人床上。

  “军哥,以后在一起的时候就少了!”叶碧菡边说边解着李义军的衣扣。

  李义军被她所感染,渴念之情燃烧着欲火,两人迅速除去所有障碍。虽是深秋,但两人火炭般身体似在燃烧。多时,云雨已毕,叶碧菡拽过被子,覆盖在两人身上,两人依偎在窄小的床上。

  “军哥,我们有两个月没在一起了吧!”叶碧菡半压在李义军宽大的胸怀上,抚弄着他的胸毛。

  “你忘了我了呗!”

  “废话。”叶碧菡娇嗔道:“还不是事儿太多了,再就是,没心情。”

  “怎么今天忽然有了心情了呢?”李义军逗了一句。

  叶碧菡没有回答,却令道:“军哥,以后要每个月来看看李大妈,知道吗?”

  “呵呵!”李义军用手指刮了一下那小巧挺拔的小鼻子:“沧州的买卖你是不是也要每个月去指导一下呢!”

  “嗯,死规定!”叶碧菡捏住李义军的鼻子:“月初你看大妈,月中我去沧州指导!”

  “一言为定!”李义军一把把叶碧菡压在自己胸膛之上:“违约是条狗!”

  多时,叶碧菡起身:“估计孙掌柜的饭该熟了,快穿衣服!”说着,撩开被子,急忙穿衣。

  两人穿戴已毕,打开锁,坐了一会儿,仍不见孙掌柜的动静。叶碧菡让李义军去前堂看看。

  “谈完了,上菜吗?”孙掌柜见李义军来到前堂,忙笑问。

  李义军点头。孙掌柜忙亲自端起早已做好的酒菜,随李义军来到房间,在小叽上摆好:“还需要什么,请碧夫人吩咐。”

  叶碧菡看了看小叽上的酒菜,一皱眉:“以后,沧州往来会多起来,你在楼上安排一间套房,装上电话,专供沧州来客用,知道了吗?”

  孙掌柜忙连连称是,之后躬身退下。

  叶碧菡对李义军狡黠地一笑:“碧清公司窄小,再说又有李大妈在那儿负责,你以后再来津,怎么也得有个谈事办公的地方啊!”

  李义军一笑:“办公,办母儿的地方吧,哈哈!”

  叶碧菡一正脸:“你是得意了,还是学坏了!”

  李义军一凛:“小兄得罪了!”忙请她落座。

  叶碧菡忙拉李义军挨坐在沙发上:“紧张什么?我是奇怪你怎么就不学坏呢?总跟你义兄一样,还有什么意思,呵呵!”说着,端起酒杯,递到他的唇边。李义军忙张嘴喝下。她也干了一杯,靠在李义军身上:

  “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给你弄个地儿吗?”

  “知道。”

  “知道我也说。”叶碧菡开心地笑了:“就是给我们找个安乐窝吗!”

  风雨飘摇的三六年即将来临,英租界又一次迎来了圣诞节,洋鬼子们虽也在异国他乡,但仍兴奋异常地呜哩哇啦欢笑着、疯狂着欢度着属于他们的节日。

  刘府蜷缩在这片灯红酒绿之中,也被这久违的气氛感染,尤其是不知世道危艰的这帮官宦巨商家的孩子们。

  灵桃灵棋世平等上学的孩子早已放假了,少爷小姐们上午回得府来,给刘文兴和郑清芬清了安,说了一会儿话,都告辞从北楼出来,不约而同撒脚向南楼跑去,南楼上面再起波澜,孩子们的世界也似这世道开始了小小的震荡。

  灵桃灵棋一个上大学一个上职中,十三岁的重儿和十二岁的灵枝都考上了英国人办的寄宿制中学;世春世天尚小,住在北楼。

平日里,这二楼之上只有9岁的正在上小学的世平世冀两个人,由于年幼胆小或寂寞,两个人就在一个屋子里,只有睡觉时才结伴而来。世平不愿理世冀,见重儿就要放学回家来住,就主动搬出来,要和他睡一屋,但是,重儿更是不愿理颐指气使的实质上的大少爷世平,就令他搬回原来的屋子;三个小姐哪里也是一样,灵桃不愿意跟两个小的住,灵棋更是唯我独尊,灵枝也是小辣椒,怎么也相执不下,不可开交。

  小菲上楼劝解了两句,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速速下楼来找郑清芬。郑清芬听罢,眉头紧锁,但是,叶碧菡去了帅府,她只好同小菲来到南楼。

  重儿见郑清芬上楼来,忙过来行礼:“大妈好,重儿给您请安了!”

  按照旧社会惯例,也按照郑清芬和叶碧菡的习惯,少爷小姐们对三人称呼也不一样,可算刘府特色:重儿为界限,比他大的称呼郑清芬娘、大娘;称呼叶碧菡为二娘;称呼刘文兴相似。比他小的,包括她,称郑清芬为妈,大妈;称呼叶碧菡为妈、二妈;称呼刘文兴相似。比如灵桃,称呼郑清芬为娘,称呼刘文兴为爹,称呼叶碧菡为二娘;世天,称呼叶碧菡为妈,称呼郑清芬为大妈,称呼刘文兴为爸。

   正是:才华能为纵是好,风花雪月须有时

0

第三三回、刘郎镇旧府丙合叹沦落,天津卫新邸清芬重安排(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