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韹城重生记>第二十九幕 看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幕 看潮

小说:韹城重生记 作者:最终星尘 更新时间:2017/3/19 11:28:23

  不知多久,示威声停下,十万大军瞬间安静了下来,声音从这世界上消失,只剩下宁静。

  铜柱左侧王室专用官道上,一匹白马拖着缓慢的步子,懒散的走进了神坛。

  白马头低垂着,一身柔滑的乳白色白毛,它为自己的身份骄傲,不,……是傲慢。毫无干劲的步伐,哪有半分作为贵族的自觉。骑在白马上的人穿着玄紫色长袍,披着深红色披风,头发用青色玉冠束着,嘴角似有似无的冷笑。

他骑着马,立在大军之前。

梁安就站在那人正前方的人群中,他清楚的看到了这个人,那张脸并没想像着中那般英俊潇洒,在他看来也就比一般人英俊上那么一两分,看年龄和他差不多,二十四五岁出头。不过那张脸上却比他多了一份“阴沉”,没了年轻的稚嫩,倒显得有几分城府。

“他就是七王?”梁安问向殡琀!他大概能猜到。

“嗯!”殡琀点了点头,“今天就是由他来主持这一场仪式!”

紧随着七王的身后,五个骑着黑马披着白跑,穿着银白色精致铠甲的人跟了出来。他们的铠甲和其他那些将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而且精致程度完全超过了梁安能接受的范围,他们的铠甲除了古代的上身腰甲外,两只脚上也裹着厚实的铠甲,甚至是手指,即使隔得老远,梁安也能隐约看到这些铠甲身上美丽的花纹。他们脸上的面具不再是狰狞的表情,而是某种不认识的动物,面具之上覆满栩栩如生的火焰花纹图腾。

“古人的铠甲不应该这么精密,这不正常!”梁安几乎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出来。他的历史课虽然不是班上第一名,但也不至于不及格,古文读过的多得是,但是他从没听说过中国商周时期的盔甲能精密到手指这种程度。

“他们是什么人?”梁安用手指着那五个穿着银白色铠甲的人,这事让他第一次在这个古代感觉到了‘诡异’。

没想到这次殡琀却对他摇头了,脸上也是充满着震惊,惊讶程度不亚于他。“我不知道,完全没听说过七王身边有这些人啊!”

“连你也不知道?”梁安有些意外,从之前的种种来看,殡琀对这里的一切都是十分熟悉的,哪个角落有什么商铺是买什么的都知道,是个相当合格的导游。

也许是发现梁安在指着他们,那五人中的一人把脸朝梁安的方向望了过来。

那张两和梁安的视线交织相撞的刹那,一股冰寒刺骨的恐惧从梁安脚底冰一路汹涌澎湃的透凉到头顶,梁安能感觉到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潜意识中冒出了一句话“这些人,极度危险!”

那个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竟然下了马,朝着梁安的方向大步走了过来,寒意刺骨透心。

“危险!”梁安的潜意识浮出的词让他一瞬间就慌了,顿时傻住了,似乎被什么东西钉在了地面上。

这时,他身边的殡琀摇了一下他的肩膀,轻轻说了句:“低头,别看他!”

梁安想都没想立马就地下了头,但那股寒意依旧包裹着他,他知道,那个下了马的人还在看着他。

慢慢的,这股寒意开始减弱,然后消失。他微微抬起了头,视野中,那个人已经回到了马背上。

他心底了狠狠的喘了一口气,心说好险好险,差点就以为要挂掉了。

  视线回到场上,着装繁杂琐碎的礼仪官们也进了场,然后恭敬的分排在七王的身后,一个将士双手高举王旗,踏着军人的步伐,走到马背前,单膝跪下,呈上手中旗帜。

“请七王举王旗!”礼仪官们大声喧诵。

看样子,仪式是要开始了。

  七王示意后,接过王旗,同样高举,十万大军再次示威狂号,一句接着一句,雄浑壮阔,天地皆被震捍,他们在喧喊,喧喊自己的威风,蔑视一切的狂傲,因为他们是不败之师,凡有不从者,他们必以剑征服之。

  “换旌,织天。”礼官们大呼,之后数千号角同时吹响,战鼓雷鸣。

周围的人群开始涌动起来,慢慢的汇入神坛,握着旌旗的父母们仔细寻找着自己的孩子,妻子们与丈夫们紧紧相拥。一些军人满脸泪花的等着亲人为自己换旌,一张张陌生的脸庞同时挤进了一个画框,场面混乱了起来,不同身份的人交织错杂在一起。

梁安看见那些士兵们一动不动,一个个平举着手中的战旗,眼神复杂,伴生着不同情感。亲人们找到军中的孩子后,先是与孩子交代种种生活中需要注意的小细节,孩子们或点头回示,或是沉默不语。最后,他们才会恋恋不舍的将士兵手中的战旗揭下来,细心的换上崭新的旗帜。十二分的简单明了,就是换一下旗帜。比梁安期待的要无聊的多,对于他这种纯粹就是来看戏的人来说。

七王和几号手下立在混乱的中心,他手里黑色王旗飘逸着。史官和礼仪官们低着头,手中举着不同的东西。

但梁安总感觉说不上的违和,似乎这样的场景还缺少了一些东西。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走吧!接下来会很无聊的,这里的军队有十万之多,完成换旌仪式至少要两个时辰,我们去逛逛其他好玩的地方吧!”殡琀说。看起来这样的场景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他皱了皱眉头,眼前过了年纪的老人们不断的从他身边穿行过,士兵们铁甲下的脸庞上充斥着感动。他们相拥,甚谈,然后交旌。老人们拿着换下的旧旌恋恋不舍的离开!其中最伤心的自然是在家的妻子,总少不了一脸泪花。

他想了一会儿,实在没记起来到底还缺了什么东西,只好作罢,跟着殡琀。虽然广场上的人很多,但好在有军队维持着秩序,倒也不算太拥挤。之前听殡琀很想来这里,现在看她一脸上却没什么留下来看看,或者发发感叹之类的想法。

“你不是真的想来看羽旌潮吧!”梁安直接了断的问了出来。

“每年都是一个样,看的多了,也就淡了。”她难得严肃的回了一句。

“其实,这更像是一场告别,对于他们中一部分来说这一别就会成了永别。”梁安说,“明天就要出征,而且对手还是很强一个国家。”

殡琀小心的绕开人群,“不,这就是永别!”她的声音中夹杂着一股无可奈何,“我听过很多人对这场战争的看法,你知道吗?这个国家有很多的诸侯王!”

梁安安静的听着她。

“裔国,十二诸侯王,十二烽火急将,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国家的每一片土地,每一个子民。有个很遥远的盟约,十二诸侯王不可相争!所以历来十二王的封地都相隔甚远,直到这一任帝上上位,连续将自己的三个儿子封了诸侯王,而三个王都居住在都城。三年前,三个儿子中的一个在城门前砍下了另外一个头颅,盟约告破,十二诸侯相继挑起了纷争,有两位甚至起军反叛,时至今日十二诸侯王已只剩下了寥寥五个。”殡琀继续说道,“帝上常年征战,早已染病在身,现在走路都需要搀扶。而边疆黎国更是乘着这个空隙,不断出兵抢占裔国的土地,现在就民间得知的,大裔王朝已经失去了边疆近十座边防的控制。七王上个月末,才稳定住东方众国的入侵,士兵班师回朝的第一天,帝上的大儿子五王便上谏帝上让七王南下抵抗黎国,此时七王的军队刚经历大战,根本就不可能立马出军,还是黎国这样的对手。那天,帝上一反常态,当朝就让七王立下军令状击退黎国。”

“听起来,七王的处境糟透了!”梁安回了句。

“那天七王只是纠正了五王的一句话,他说‘不是抵抗,而是出征!’,所以在民间传出的消息,是七王出征黎国,而事实上,黎国的出征早就开始了!七王即将遇见的对手便是那个被称为澜将的年轻将领,那是个从来不会打败仗的家族!”殡琀没良心的甩了个笑容,“这是五王在挤兑七王啦!一场不可能打赢的仗,所以对于站在这里的每一个士兵来说都是永别。”

“那么,你是想要来这里看七王最后一眼的吗!”梁安没有做什么评价,只是简单的反问了殡琀。

“也许吧!”走出人群后,殡琀并没有真的远远离开了,而是上了一家客栈,在窗边的二楼望着广场上拥挤的人群。

梁安坐在她对面,也是望着那片广场。

而当再次看到立在大军中央的七王后,梁安忽然想起了他刚刚耿耿于怀的那个感觉,那个缺失的东西,是温暖!七王明天便将参加一场很可能回不来的战争,在这个夜里,他却是一个人站在那个台子上的,这是个改有家人陪伴的节日,即使是诸侯王,他手里的那只王旗也是可以算作羽旌参与这场盛大的换旌庆典之中的吧!他身旁有的却只是自己一人罢了!

或许不是!

那场上,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在走向他,手里拿着白色的旗帜。虽然步伐轻小,却是在靠近七王!

而七王似乎也看到了她,下马走向她。

“好像有个女人,在走向七王,你认得那是谁吗,殡琀!”梁安八卦心作祟,即刻就八卦了起来。

“隔得太远,看不清脸!”殡琀如实的回道。确实,他们这里的距离远了些!

梁安心里不知怎么的,竟有些偷喜,那个七王还是有些人缘的!想起他今夜过后,还得去打一场艰难的战争,这古代的世界也不是那么好混搭的。他可是知道结局的,北原城说过,和黎国的那一场大战,裔国的大胜而归!这家伙也没死,命大了去。他想安慰一下殡琀,着姑娘一脸都是对七王的悲挽,怪不好的,“你不是说过吗,十二诸侯,七王独大吗!这种人电视上都是主角,不到最后死不了的!”

殡琀脸色略带疑惑的看着他,也许是弄不懂“电视”的意思!

“反正就是命如蟑螂般坚强,怎么撵都弄不死的那类人!”梁安也不知道怎么样的安慰算是合格的。

看着桌上的酒杯,他有些头疼,古代饭店中商州时期还没有茶,他不好意思问人家要白开水,只好随手乱指了一个坛子,说是要那种酒。结果刚刚饮下一口,差点没把他辣死!完全没有喝酒的感觉,啤酒都比这好喝。

他正欲吐槽上两句,就闻见不远处一声破骂,然后响起一声坛子摔破声。抬头寻去,市来自离他们不远的桌位。坐着五个人,个个都像武林大侠,披着灰色大衣,头上戴着扁竹帽。在桌上放满了剑!相当标准的江湖侠客打扮!

“我去!竟然看到真的行侠了!”梁安身体哆嗦着,这感觉就一个词。“别扭!”

而刚刚砸了瓶子的是其中一个个子最矮的,听他对着上来问情况的小儿一阵职责,全是在说这酒的如何不是,小儿被他骂的头越来越低,最后干脆九十度弯着腰。

“什么破酒,一点味道也没有,也敢拿出来骗人!”

那小二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赔不是!不过,那家伙骂上了劲,越骂越顺畅,口水横飞了一地!

“七弟,骂的差不多就行了!”那人身边的一个人终于出手救场,但是听那语气完全没点诚意!

“二哥,这不骂不行,酒里分明掺了水,难喝死了!今天我可是马不停蹄的赶了一天的路。”七弟越说越生气。

“你们也是,做个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你么这样做,我也很难为你们说话。”唤二哥的句句都透露出一种“怎么能这样呢!”语气。

店小二自知理亏也不敢乱发话,只是一个劲的赔不是。

梁安听着语气就知道,这群人铁定是来挖坑的钱的,这种人他见的多了,吃饭的时候自己丢两只虫子在碗里,就开始喧嚷着发难。而且会用招数的一般还都是老手,说的那话绝对是句句在理,声泪俱下,让你不相信都不行。

“客官说的是,这顿小餐,就由小店招待了!”随后而来的店老板拱手。

“谁稀罕,钱我有的是。”显然,还是想继续刁难,这不,这位狗血演员把盛酒的土碗在桌上嘭咚一摔,“这酒的问题,你的说清楚,否则这事没完!”

梁安摇了摇头,这种极端狗血的剧情果然是千年万年都适用,就和英雄救美一样。要是搁现代社会,他肯定会给服务员帮上两句,人家也是来打工的,也混的不容易。但是今天梁安没心情管他们,他想要知道,今晚即将发生的事!

窗外的广场上,拥挤的人潮依旧没有半点散开的迹象。北原城田曾经说过,七王在出征前夜遭到一次谋杀,然后第二年才又命手下周彦继续出征黎国。问题出在今天晚上。

他们身后的那桌倒是越来越热闹,闹事的那位更是典型的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见店老板好欺负,说话一句比一句更大声,动作上也配合的很好,张牙舞爪的,引来周围一片唏嘘声。

当那声音骂的差点破了九十分贝时,一直安静坐着桌子最前方的人,狠狠骂了一句,“安静点,好心情都被你搅了!”

这人一出声,闹事的人立马就安静了下来,瞬间挺起胸膛立正完毕,刚劲有力的吼了句:“是,将军!”那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

0

第二十九幕 看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