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同朝为官>第七十九章、上官均苦口婆心 蔡元长刚愎自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九章、上官均苦口婆心 蔡元长刚愎自用

小说:同朝为官 作者:代平 更新时间:2017/3/20 18:26:33

被辽道宗凌迟处死的那个杂剧写手赵惟一其实并不是女扮男装的王芳小姐,而是她的丫鬟,辽廷左相李若思的女儿——李木英。

木英虽说是李若成的亲骨肉,但她对父亲却没有丝毫的父女感情,这不仅仅是因为父亲的一时性急杀死了罪不该死的木英亲生之母绿牡丹,而更为可恨的还是他投靠了契丹,为辽廷服务。木英从小就跟着叔父在戏园子里长大,她最最敬佩的人就是真宗时期那英勇抗辽,血洒疆土的杨家将,她最最鄙视的就是奴颜媚骨投靠辽廷的汉人仕官。因此,木英即使见到了在辽为官的亲生父亲,她也不肯离开从小就一起长大似如同胞姊妹的小姐王芳,为了王芳,她哪怕是牺牲自己的生命。

王芳打从小起就和兄长王雱跟着被时人誉为“器识磊落,文思敏捷”的叔父王安国学到了许多文化知识,掌握了许多技能本领,可谓:于书无所不通,于事无所不能,可她不是将自己的学问和才干用在该用的正道上,而是帮着祥松戏班赋诗、写词,谱曲、弹唱,她还编了一些杂剧的脚本让祥松戏班的戏子们上演,甚至不顾家族名声亲自登台公然献艺,此举让临川的文人墨客和达官贵人白眼相看,鄙夷不屑,王氏族人骂她丢脸是自轻自贱。为此,祖父王益恼羞成怒,他不是把孙儿王雱送到三子介甫的身边,而是书信三子介甫让随在他身边的侄儿王之唤离京返乡接走王芳。

当王芳以祥松戏班写手“赵惟一”的身份帮助皇后萧观音编完杂剧《凋谢的牡丹》以挽救皇帝、皇后当年情感的脚本之时,那个深谙辽廷常态且思维一向缜密的左相李若思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此剧在辽宫上演的极其不妥和万分危险,怕是要给皇后和祥松戏班的人员惹来灾祸。于是他力劝特使蔡京和弟弟祥松,希望二人出面力阻该剧在辽宫的演出。可是祥松和蔡京皆顾虑皇后萧观音对汉人文化的极度迷恋和对该剧的无比热衷。基此,他们不是阻挠劝止,防芽遏萌,而是促使《凋谢的牡丹》的大肆渲染和迅速传播,还说左相李若思是夸大其辞,小题大做。

见弟弟祥松和特使蔡京刚愎自用,我行我素,全然不把自己的善劝当一回事,李若思只好背着辽皇到宋使寓居的驿馆单独面见了上官均。在没有征得辽道宗同意和授权的情况之下,李若思暗中与宋国使臣会面,这对于他这般汉人身份的辽朝大臣来说确实欠妥,不能不引起辽皇耶律洪基和辽廷文武官员对左相行为举止的捕风系影和驰思遐想。

上官均虽说细看过黄履赠送给他的有关辽朝历史的前言后语,知道结果难以改变,但他还是二话不说地答应了李若思力劝蔡京停止《凋谢的牡丹》在辽宫的演出和辽域的传播。

“《凋谢的牡丹》是伶官赵惟一和辽后萧观音共同编写的杂剧脚本,岂能由你上官彦衡喊停就停?再说,皇后萧观音她还亲自扮演了《凋谢的牡丹》里的燕王夫人,你上官均又有什么理由阻止该剧在辽宫的演出?”

“你蔡元长作为宋朝派往辽廷的文化特使,有没有想过《凋谢的牡丹》所涉及的人物和事件与雪莲一案极度相似,若是该剧在辽宫演出,辽皇会怎样想?皇室、后室的人会怎样想?王公大臣他们又会怎样想?若是一意孤行,恐怕不仅要皇后给带来祸患,还会池鱼殃及……”

蔡京无比气愤地大声嚎叫:“你是夸大其辞,危言耸听,别在我蔡京的面前发号施令,指手划脚,你上官彦衡是神宗皇帝派往辽国的大宋使臣,我蔡元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是神宗皇帝遣往辽国的文化特使,难道只许你为大宋朝廷建功立业,阻止辽夏联盟,合力伐宋,就不允许我蔡元长将中原的戏曲文化在辽域传播,为宋、辽友谊做出贡献?”

上官均轻声细语地向蔡京特使慢慢解释:“戏曲文化乃我中原文化的一小部分,上官均没有反对也不会反对,只是该剧所反映的是……算了我上官彦衡已经说得够清楚了,相信蔡京特使能够明白左相李若思力阻《凋谢的牡丹》在辽宫演出的原因所在和良苦用心。”

或许是因为蔡京妒忌上官均外戚身份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王安石千金钟情上官均的缘故,蔡京虽然知道上官均说得在理,其善劝是一番好意,然而为了显示自己与上官均想法的霄然之别和做法的截然不同,为了在王芳面前展现自己的独特魅力和异样风采,竟然与上官均当面锣,对面鼓,舌枪唇剑地争吵起来。而王芳同情萧观音,她一心就想挽救辽后与辽皇已逝的感情,根本没去考虑结果怎样,因此,她杵在一旁与蔡京特使合着一起责备宋使上官均。见宋使也无法制止《凋谢的牡丹》在辽宫的演出,李若思只好求助女儿李木英,希望她能阻止独断独行的王芳小姐。

“左相大人,我木英还会姓李,那是因为叔父待我如父,木英会一路北上来到辽国,并是为了寻找父亲,而是为了小姐的幸福,小姐的母亲视木英为亲生骨肉,而你李祥青又我为木英做了什么?你杀死了木英的亲生母亲,你贪生怕死,逃到契丹卖国求荣。”

李若思见女儿毫无情义地斥责自己,他并没有气馁失望,而是极力恳求女儿:“父亲仕辽乃无可奈何,冀木英能够看在骨肉亲情的份上原谅父亲。”

“等你李祥青什么时候离开辽廷,我木英才会考虑什么时候叫你父亲。”

《凋谢的牡丹》所述的内容是什么?为何辽左相李若思要阻止该剧在辽宫的演出?

《凋谢的牡丹》讲的是妓女杨雪花的悲惨故事,故事中的杨雪花是大宋商人杨孝达的亲妹妹,只因哥哥在上京都做生意时受到宋、辽奸商的合谋利诱和陷害,那运往辽地的是宋域珍贵的丝绸和锦缎,可从辽域换来的却是满堆霉烂发臭的人参和貂皮。杨孝达因此从家缠万贯的大富人,骤然间变成了举债累累的穷光蛋。为了帮助哥哥还债,杨雪花只好走进上京都的“燕春楼”出卖灵魂,倚门献笑,成为上京都众多青楼里首屈一指的头牌妓女。燕王耶律伟基闻讯之后,乔装打扮慕名而来,不久二人便打得火热,难舍难分,燕王夫人萧彩虹在得知丈夫与妓女的糗事之后,力劝丈夫为了前程,放弃雪花,可丈夫就是不听,还令人从燕王的书房底下挖好了至“燕春楼”妓女雪花住宿的地下通道,俩人成天黏糊一起,把夫人彩虹扔在一边置之不理。可燕王不久立为太子是为皇上,耶律伟基为了皇室的名誉和自己的帝位,竟然杀死了所有地下通道的参与者,还派心腹毒死了妓女杨雪花……耶律伟基的行为激起了辽朝皇室、后室及其文武大臣们的忿忿不满,于是大家纷纷声讨,逼他让贤,在此关键时刻,皇后萧彩虹用了许多汉人的典故,平息了众人的满腔怒火,大家看在皇后的面上,给了耶律伟基改过的机会,希望他能重新振作,带领大家强兵富国。耶律伟基万分感动,发誓今后一定会全心全意地爱着皇后,尽心尽力地安邦治国。

《凋谢的牡丹》在辽宫上演之后,皇室、后室、文武官员及其上京百姓都强烈要求朝廷彻查雪莲一案,辽道宗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只好采纳幕僚单竹的建议,令宋使上官均以辽朝刑部侍郎的身份调查此案,以使上官均能够完成历来宋使都不可能完成的叫辽皇让利的艰巨任务。

上官均从“燕春楼”开始着手调查,他利用鸨母和龟公、妓女们对雪莲悲惨命运的同情、怜悯和对辽皇耶律洪基,右相张孝杰无情无义的愤怒和憎恨,他很快就问出有个长相十分秀丽的女子会经常来到“燕春楼”寻消问息,探头探脑。根据目击者的口头描述,上官均很快就断定这位十分秀美的女子,便是耶律乙辛的情人山口美清。

其实,当张雪莲被去王府书库查找汉文资料的燕赵王妃萧唤云发现时,王妃曾强烈求耶律洪基纳她为妾,可耶律洪基担心此举要背离了祖宗制定的不变法度,以致被大权在握且野心勃勃一心想登极帝位的皇太叔耶律重元贻人口实,拿捏把柄,使之失去了立为太子是为皇上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可是,又能将她藏到哪里?王府幕僚藤原单竹见耶律洪基摇头晃脑地哀声叹气,于是,他连忙凑在主人的耳旁,建言献策,希望将雪莲送至上京的红粉之地“燕春楼”。 

 “‘燕春楼’是嫖客出入的淫邪之所,我耶律洪基乃堂堂大辽皇帝的皇长子,又怎好走进荒淫不堪的放浪之地?”

见耶律洪基不能取舍,难以决定,藤原单竹接着说道:“张雪莲是奴才未曾见过的大美人,即便是沉鱼的西施,落雁的昭君,闭月的貂禅,羞花的玉环也不过如此,若是就此了断,奴才觉得可惜,依单竹之见,王爷还不如从自己的书房底下让家丁们昼夜不停地挖掘地道通往“燕春楼”的雪莲宿处,如此又何愁不能了却心愿与雪莲姑娘不离不弃?”

雪莲是被王府幕僚藤原单竹偷偷送去“燕春楼”的,单竹拿了大笔的银子交给鸨母,并叮嘱她,不能让雪莲接待客人。鸨母见多识广,断定此女必然是达官显贵的野外食补,于是鸨母悄悄将雪莲领进了“燕春楼”里的上好房间,一再嘱咐能干的龟公认真看护。而没过几天,兄长张孝杰也来到了青楼探视雪莲,并交代鸨母关照妹妹。

1

第七十九章、上官均苦口婆心 蔡元长刚愎自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