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啸漳河>第17章 夜半倩影 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7章 夜半倩影 一

小说:风啸漳河 作者:奇书 更新时间:2016/2/20 9:44:32

第17章 夜半倩影

天快暗下来时,二黑银杏和二个团丁,才兴致勃勃的从漳河回来。

银杏整一个野丫头假小子样。

高挺的胸脯上被河水迸湿了一大片,碎花布衫衣袖卷得老高,露着白哲的手臂;左手腕上,还有一条浅红色被水蛭咬过的痕迹……

下午,暮春初夏的阳光暖暖洒来,给平原缀上一片金黄。

老刘头眯缝着眼睛坐在城墙上晒一会儿太阳,就双手笼在自已衣袖里,搭拉着脑袋瓜子,前仰后低的打起了暖瞌睡。

冀中的老人都这样。

不论财主或穷人,许是大半辈子扒拉土地,在青莎帐钻进钻出太累。不管什么季节,只要太阳一出来,个个都喜欢端根宽板面的小木凳,顺着树疙瘩一坐,眯缝起了眼睛。

不同的是,财大气粗的在城墙头上打盹;无钱卑微的与屋墙根为伴。

见庄头伴着震天的呼噜,嘴角流落出了细细的涎水,二黑便朝一个团丁招招手,示意他看好庄头和大院。

团丁笑了,拍拍自个儿的胸脯。

二黑又对另二个不值班的团丁一呶嘴。

团丁会意,飞跑而至大小姐的闺房,轻轻敲门。正在闺房里吃力的拈着绣花针,学做女红的银杏侧耳听听,面露喜色:“谁哩?有事儿哩?”

“大小姐,二黑哥说庄主睡着了,我们抓鱼去。”

银杏扔了绣花针,跑到门边拉开了房门:“走!”

出得门来,阳光漫天,二黑正望着大小姐笑呢。几个年轻人蹑手蹑脚的绕过了老刘头,下了楼,撒腿就跑,留下一串笑声。

羡慕得城墙上的团丁直跺脚;气愤得靠在财主墙根下暖瞌睡的几位老者,睁开眼睛连声啐到:“像什么话哩?这像什么话哩?光天化日之下,男男女女拉手疯跑,老刘头这是自找扒灰哩!”

不管怎样,残酷的战争和变幻的风云,都不能蔽掩青春的勃然。

美丽的青春之花,在刀与剑,血与火,恨与爱之中,以不可压抑的热情和信心,勃勃生机地开放在四月的阳光下。

哦,我的漳河!

清清的水流,静静的浪波!

一任身边纷立着狼犬,刺刀和罪孽的枪口;一任野漫的流云卷绕如愤怒火焰,你依然不紧不慢的流着,唱着古老神秘之歌。

多少个春夏秋冬,我们扑在你的怀抱尽情嘻吁,任你温柔敦厚的清流,拍打着不老的记忆和感叹。今天,我们又迫不及待的来了。

还没跑拢,二黑和二个团丁早扒掉了衣服,只穿着裤头疾行。

扒勾!

砰!

二声凌厉的枪响划破天空,炮楼上站岗的小鬼子发现了他们,开枪警告。几个青年在地上卧卧,忽儿又蛇一般蠕动着前行。

吱溜!

吱溜!

吱溜!

三条白影扑进了漳河,翠青的河水立刻将他们掩蔽,只是苦了银杏。

尽管她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可到底是女孩儿。每逢此时,可怜的她就“沦”为看守衣服和在岸边蹦极的角色。

不甘心的银杏眼光睃睃,立刻发现了一个极好的角落。

一侧约几十米的河岸,正好背着炮楼和碉堡。那儿碧水清清,涟漪圈圈。河水漫岸的边缘,还有一片褐色的软泥沼呢。

于是,银杏也学着男孩子蛇一样曲折着身子爬了过去。

正在河水里舒畅地翻腾着二黑和二个团丁都为她加油:“银杏,你行哩!低头,头再低一些。”,“莫让小鬼子看见哩,快,爬快些。到了河边就安全哩。”

银杏终于爬到了河边,一个疾跑,靠在了倾斜的岸边。

几条还蠕动着嘴巴的鱼儿游弋过来,清凉的漳河水洒在她腮上。银杏惊喜地抓起仍在活蹦乱跳的鱼儿,亲亲,看看,摸摸,又小心的放回水里。

一面对三人喊叫:“你们不要抓鱼儿哩,让人家在水里,抓出来会死的,听见没有?”

“哎哎,大小姐,我们只抓公的,可不可以哩?”

二黑踩着河水,整个人像站在水面上,纹丝不动:“只抓公的,行哩?”,“对对,我们只抓公的,让母鱼留在河里。”二个团丁也笑到跟着嚷嚷:“大小姐,行不行哩?”

银杏咬着自个儿的嘴唇皮想想,回答:“好吧,就抓几条公的。”

然后,她小心翼翼的脱了外衣,挽起内衣的袖口,卷起裤脚,蹬掉鞋子,快乐的踩着浅泥沼。捉起泥鳅来……

时光就在欢乐里悄然流淌,待一个不怀好意的公鸭嗓门儿在背后响起,年轻人才回过神。

“大小姐,二黑团头,今儿个咋有闲心哩?天都要黑哩。”

暗光里,马二狗子笑眯眯的望着曲线毕露的银杏:“丫头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大小姐,你越来越漂亮哩。”

银杏飞红了脸,悄悄把裤口提提,蔽住雪白的腰间,斜他一眼:“关你屁事哩,狗管人事话多,讨厌!”

“哎哎,算我没说,没说行哩?大小姐,”

马二狗子陪着笑,凑过来:“能不能帮我捎个话哩?”

“捎活?给谁?”二黑轻蔑的瞟瞟他,讥笑到:“你一个大队长,怎么要大小姐捎哩?”

“嘿!嘿嘿!”马二狗子搔着自个儿后颈窝。大家都知道马二狗子喜欢漳庄吴颠儿的四姑娘,都在心里咒骂他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来也怪,这马二狗子对自幼的玩伴四姑娘,竟然一直紧追不舍。甚至冒着和至高无上的小鬼子多田司令直接对撞的极大危险,也不知是马二狗子哪根神经出了错?

当下,银杏洗了脚穿上鞋,放下裤卷别过身去。

捎话?笑掉本小姐的大牙哩。

马二狗子,瞅你那人模狗样的汉奸样,冰肌玉骨的四姑娘会嫁给你?疯癫了尽想好事哩。眼巴巴望着大小姐的马二狗子,只好自嘲的摇摇头。

回过身对二黑三人喝到:“呃呃,天黑了,走了走了,走哩。莫怪我没打招呼哩,待会儿皇军出来扫荡,自已倒霉哩。”

说罢,对几个灰衣服一挥手:“我们走!”

四个年轻人一人拎着一条肥大的鱼儿,踩着夜色回了庄。

正没头苍蝇般乱窜的老刘头,见银杏和二黑三人有说有笑的回来了,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地。当晚,刘家大院飘出了烧河鱼的清香味。

香美的鱼味,馋得乡亲们直啧啧:“野丫头好哩,有鱼吃哩,香!这年头,不易哩。”,

照例,老刘头和女儿在自个儿屋里用餐,二黑团丁下人们在一楼吃饭。

老刘头兴趣极好,倒小半杯酒,拿着长长的葱杆,呷一小口自酿的高粱烧,拈一筷子鱼,咬一口香喷喷的葱杆,吱溜!哎呀,臭美极哩。

“这鱼肥哩,每年四月,漳河就满是这肥鱼。随便站在河中一捞,一条又一条。”

老刘头眨巴着嘴唇,炫耀到:“当年你妈在哩,我站在河里只管弯腰,你妈哩,只管装网。拖回家剖了晒干,可以管一年哩!如今,唉,老哩老哩!”

他眼睛红红的,有泪花盈盈。

虽说感叹,实则是老刘头想老婆了。

老刘头的老婆,年轻时漂亮得一塌糊涂。到现在庄里还有老年人称赞:“那财主婆,呔,好看哩,像画中人,就跟她生的金杏银杏一个样。”

可一直到现在都没人知道,老刘头的漂亮老婆,是当年老刘头下天津卫时,从窑子里买回来的。

当年的老刘头,嗬,高高个子,骨碌碌直转的眼睛,灵牙俐齿,一个极来事儿的小开。

小开梳着时髦的分头,一身整整洁洁的灰布长衬衫,袖口里镶着雪白的绸缎;高了兴,或者见了体面人,袖口一挽,双手一抱拳,一鞠躬:“大爷你啦,刘三这厢有礼了。”

就凭着这股精明来事的劲儿,老刘头被一法国洋行看中,当了跑腿的。

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打了洋工。

第一个月下来,老刘头就领了三块铜板。惊愕得眨巴着一对小眼睛,不知道该怎样用掉这一大笔钱?

法国洋行包吃包住包穿,就是不包玩。

时年的刘三十七八岁,想入非非,血气方刚,浑身精力不知咋发泄?有了钱,无师自通就想到逛窑子。

天津卫的窑子遍地皆是,最红的时候有八大家。现在历史上留下名来的有“秋香阁”,“怡情菀”和“云满天”。

这样一来二往,年轻的刘三就喜欢上了“秋香阁”的粉牌姑娘燕儿。

待刘三的半年工资总计一十八枚铜板,尽数入了妈咪囊中后,刘三动了娶燕儿回冀中的念头。

妈咪听了一笑,粉掌一伸:“五十块铜板,见钱领人。”

不知天高地厚的刘三听了,当场一蹦老高,眼珠子差点蹦了出来:“抢人!这么贵哩?”,妈咪笑笑,做了个不屑的手势,拉上门走了。

然而,一边掩面啼哭的燕儿却破涕为笑:“三哩,你真敢娶我?”

“真敢!”

“娶一个窑姐儿,不怕你妈吵爹骂?”

“我三岁死爹,十岁死妈。老家就我一人,天地鬼神我最大,怕谁骂哩?”

2

第17章 夜半倩影 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