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黑色>忙,太忙了(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忙,太忙了(6)

小说:黑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6/1/30 12:37:45

“我已经统计好了,我们小队还拥有60%的战力,装备基本齐全,就是通讯器材都没电了,大家联络起来只能靠手语了。”王玺回答道。

“那好,你们尽量的只接受不说话,对讲机发射消耗的电能是接受信号的好几倍。给你们的任务是全力掩护跟随你们的边防部队,他们在这样的环境里作战可能会很陌生,你们主要是利用特种作战的方式掩护,不要把自己当步兵使用,针对敌人要彻底的贯彻打对方指挥打对方火力点打对方冒尖人员这几个原则。为了节省电力,你们现在关机,如果见到我打出的黄色信号弹就开机。”

王玺点点头,马上就关掉了对讲机,他把赫剑叫过来,二人商量了一下后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布置战术和分配任务。

要说王玺和赫剑都是老资格特种兵,曾经跟随着老队长战锋为护送俄罗斯的彼得权杖转战欧洲,(见系列作品《白色》)他们在西域的对敌对恐作战中可谓是身经百战出生入死。他们的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甚至连黑子都自叹不如。可就是这样的老兵在出任务的时候却没有指挥权,那个花架子的战全甚至连一个兵的位置在哪里都要去管,这次出来,被对手打了个冷不防,光特战队里就牺牲了3名战士,把个王玺心疼的直哆嗦,他想找战全理论,可……军纪在那里摆着,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这瞎指挥的战全真的害死人啊!

黑子来了以后,王玺凭着感觉就知道是来了救援,当黑子报出自己的代号,王鑫心中大喜。猞猁这个代号是猎鹰大队里战力最高的小队长,也是整个特种兵界流传的神话人物“秀才”的爱徒,对于一个特种兵来说,你可以崇拜很多名人,可以去幻想着得到狼牙的青睐,得到最高级别的待遇,可他们对秀才却只能仰祗无法企及,秀才在特种兵行列里创造出的神话无法复制,更无法超越。有人说,秀才就好比金庸小说里的黄老邪,属于那种文武兼备内外双修的天才型的人物,是那种可以把任何武学及智能信手拈来的神人,可望不可即。谁要是能够从秀才身上学到他的任何一样本事即可横行天下。事实也正是如此,秀才的义子段蓝学的秀才的暗器打发,一手弹指神功独步天下,多次为自己化险为夷,那种绝活比手里拿着一杆枪还管用,至少不用端起来摆出架子去开枪,谈笑间即可打得对手抱头鼠窜。其医学上的徒弟贾平、华刚等都是当今国内外科医生的翘楚人物,尤其是年轻的华刚,一手飞针走线的内外缝合技术已经独步医坛,据说当初为了练这个手艺,满手被针扎的连拿筷子吃饭都做不到。而黑子,则是继承了师父的武学衣钵,尤其是内外兼修的能力放眼当今武林,能在其上的难数几人,即便是师父自己与黑子比拼内力也不过是在精纯成色上有些许的高明,论起实力来,现在的秀才早就过了巅峰期,正所谓拳怕少壮尔。其实黑子从师父那里学到最多的是思维的能力和对形式的判断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他年纪轻轻的就在这个行当里出类拔萃的根本原因,也是那些小兄弟们服气的原因。

安排好了王玺这拨正规的特种兵后,黑子再次与刘天和联络。

“我建议攻击的时间定位天黑前一小时,也就是喀布尔时间下午6点,现在离这个时间还有4个小时,大家要抓紧准备。”黑子提出了自己的作战方案。

“说说你选择这个时间的理由。”刘天和当然知道这个时间最好,可他的身后还站着上面派来的督查员,他们的对话每个字都被录音了。

黑子一愣,马上明白了刘天和的处境,心中不禁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种古代的监军制度?简直是乱弹琴。”可心中骂归骂,事情还是要解释。

“第一,我们的对手经过一天的闹肚子,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疲惫不堪,现在他们还有余勇可贾,我们必须要等。第二,傍晚是人的精神最容易松懈的时间,也是我们发起攻击的最佳时间。第三,被围在里面的人需要时间进行突围动员和物资准备,需要重新调整兵力部署。第四,后方基地需要时间部署。”黑子麻利的说出了理由,跟着他又说道,“这次的撤离不是简单的撤离,我建议动用载人直升机多批次的将这里的边防军某连尽快撤出,剩下的特种兵部队要把这个基地摧毁,因此,往来的直升机都不可以空载,来的时候给我们送来反堡垒导弹或者火箭筒以及炸药,回去运那些边防军,我们会在这里与那些恐怖分子周旋,争取最大的时间进行这种紧急的运输。在距离恐怖分子训练营基地10公里的地方我们已经开辟了降落场和转移基地,这需要你们派人前来进一步的巩固……”

“好了,我明白了,我批准你的作战计划!”刘天和也不多说,随手关闭了对讲机,反正现在指挥权在他这里,监军不过是要事后找茬,那就等事后再说吧。

“我有意见!这个作战计划必须上报后经过批准才可以执行!你没有权力在这里批准一个民工的胡说八道。”边疆军区第三军分区的政委于长青猛的说道。

“我是前指指挥员,是这里的最高为什么不能批准?你没看军委的命令吗?”刘天和早就知道随后乘坐直升机飞来的这个于政委来这里的目的。

“刘天和同志!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党的原则,永远是党指挥枪,作为军分区政委,上级派我来就是监督你们的行为,就是制衡你们的肆意妄为!我有权否决你的决定,这是我军的光荣传统,我现在就要向北京报告!”于长青说。

“随便你,你代表不了党,军委的指示就是党中央的指示,我的任务就是把那些被困的战士救回来,就是要摧毁敌视我们的恐怖组织训练营!”刘天和无所谓的藐视着于长青,接着说,“难道你不知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吗?封建社会的帝王尚且知道把前线作战的指挥权下方给前方的将领,怎么到了你这里,芝麻大点事就要汇报?等到你汇报完了,这时间也就没有了!我告诉你,被围的部队已经断水接近72小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那里的士兵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真该把你放到那里去尝尝那个滋味!”

边防军的那个加强连就是于长青的部下,也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派出去的,之所以成为加强连就是因为想立功的人太多,都是关系不好得罪,临时加进去不少所谓新贵的子弟,他哪里想到搞乱了的系统会出那么大的偏差?现在,各方来电请求他,委托他,甚至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把人救回来。面对这样大的压力,他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同意一个他认为是“民工”的人提出的作战计划?这不是拿他的“政治生命”开玩笑吗?于长青迫不及待的给北京打电话。

“首长,您的电话。”一个年轻的战士拿着大功率卫星电话跑过来找于长青。

“不接,你没看我这里正忙吗?”于长青正在与北京的几个“老首长”通话。

“是军委首长的紧急电话。”那个战士举着电话说。

“于长青!你立即给我接电话,否则我现在就下令枪毙你!”话筒里响出了嗡嗡的喝声,吓的于长青一哆嗦,他连忙对自己的手机说了一声“对不起!”

“报告首长,我是于长青,是边疆第三军分区政委。”于长青拿过卫星电话立正报告说,“我正要向军委首长报告刘队长的问题,他的作战计划没有……”

“你给我闭嘴!前线指挥由刘天和负责,你作为当地军分区负责同志只负责搞好后勤保障和战勤保障,其他的事情你不要管!”电话里的声音非常严厉。

“报告首长,我接到军委古副主席的命令是监督前线指挥,必要的时候否决他们的错误行动。我不知道您是哪一位首长?这与我先前接到的命令不一样。”

也许是有古上将这个后台,也许是因为于长青身后有众多关系的支撑,他竟然在电话里质疑军委首长了。其实也难怪,因为这个电话是李涌打的,作为行动总指挥他只向一号首长负责,连段海锋的那些行动都是为了配合他的计划而搞的佯动,当然了,这个谜底李涌是不会告诉段海锋的,否则非被段海锋抽筋剥皮不可。李涌现在北疆某军事基地内进行现场指挥,根据他的要求,他只与一号首长联系,其他的任何电话都打不到他这里来,他的行动极其隐秘。在与一号首长密谈之后,李涌要求,与首长之间的谈话仅仅只限于“正在进行”“布置到位”“马上有结果”这样大家心照的简单话语,闭口不谈任何细节,这是李涌在答应接受此任务的先决条件,他提出的理由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李涌对外与刘天和、黑子等的通话全部使用猎鹰大队里自创的密语,即便是内部有人知道频率和通话内容也是一时半会无法破译,李涌从一开始就知道被围部队的行动是因为内部出问题造成的,是一种典型的卖国行为,那么他能够不谨慎吗?

古上将一伙找不到行动的总指挥,他们很清楚这是一号撇开他们另起炉灶了。按照古上将的心性,这个烫手的山芋正好扔出去,不管也罢。可却有一些人对这个事情极其关心,他们需要得知此次行动的作战计划和行动规模以及负责人。这些人就是隐藏在内部的鼹鼠,于是他们开始使用各种手段想插手后面的拯救行动,既然无法打入指挥系统,那么作为军委机关就地派个监军总还是可以吧,在这样的背景下,于长青紧急乘坐直升机到打了红其拉甫基地。

“你说的什么首长我不清楚,我是谁你更没有必要知道,我只对一号首长负责!如果你再拿你那套乱七八糟的事情干扰前线指挥,我会下令就地执行战场纪律,我实话告诉你,你身后的那些人保不了你,说轻点你这是政治觉悟不高,思想糊涂,说重点你这是汉奸卖国行为,我为军队中还有你这样的人感到羞愧!事实上你和你身后的那些人根本就与我们中国军人不是一条线上的,此次行动结束后你好自为之自求多福吧!”李涌说完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拿着卫星电话,于长青愣愣的站在风中发呆,这么多年了,他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苦熬了15年,难道现在就要走到绝路上了吗?他现在真想找个活佛的佛塔好好的祈求一番。对比北京某些将军打来的电话,于长青明显感觉到刚才这个电话的分量不同,味道不同,思想境界更是不同。多年的军队教育还是让他明白了事情的曲直和是非,他默默的走进指挥部,站到刘天和身后。

“刘指挥,我会全力协助你完成任务,你的命令就是我们前指集体的命令。”

于长青这一念之间救了自己,在说这个话的时候,他特别强调了“前指集体”,事发突然,哪里有什么前指集体啊?上级没有任命,他们之间也没有开会协调,可就被他轻轻的这么一句造成了既定事实,事后他因此立功获得提拔。

黑子的作战计划自然也报到了李涌这里,李涌使用秘密电台和密码发出了几条指令。然后气定神闲的找个地方喝茶去了,一边喝茶还在一边看学术论文。基地为他配备了三个参谋和二个勤务兵,参谋是作战指挥参谋、通信联络参谋以及情报信息参谋,这三个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指挥员,忙了一阵后竟然去看书了。而他们也在忙活一阵后无事可干了,于是三个参谋开始讨论起沙盘上的布置。

对于这种小规模的战术行动,李涌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他的指挥部是设立在另外一个军中的某个地下掩体里,外面是从中央警卫局排出来的一个排的保卫人员,在这里禁止任何其他无关人等出入。就连吃饭喝水都是由这些人亲自送进送出。基地司令只接到了一号首长的一个电话,特别叮嘱不许向其他任何人泄漏这里的事情,包括军委里的其他成员。至于这些人在这里干什么,基地司令自然也是不敢多问,总之,这里形成外松内紧的保安措施。而李涌他们与外界的联系只有电台和加密电话。这也是李涌长期做秘密工作养成的习惯,任何行动的筹划、准备和实施都要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进行,最大限度的保守秘密。

“前面打响了,刘队长请求出动。”通讯参谋跑来报告。

5

忙,太忙了(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