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小人物与大企业>161 不在续签合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61 不在续签合同

小说:小人物与大企业 作者:随风一族 更新时间:2017/3/17 15:17:15

十月双十节这天下午,凌兰破天荒地在厂里办公室,呆足了一个半天。就在他正在琢磨自己公司里事时,思绪被悠扬地手机铃声给打断了。电话是"冯阿姨"打来的。电话中"阿姨"询问凌兰在哪里?在得到凌兰“在厂里"的答复后,"阿姨"催促凌兰马上到他办公室一趟,有事要和他讲。凌兰应了一声,放下电话极不情愿地往西边"冯阿姨"办公室,凌兰想当然,以为他又要噜嗦什么劳动纪律之事了。

"冯阿姨"的办公室离得不远,所以一会的工夫就到了。隔着透明地玻璃窗,凌兰看到"冯阿姨"正在办公桌上翻找着什么。门虽然是虚掩地,出于礼貌凌兰还是轻轻敲了二下,意思是我来了。"进来"阿姨应了一声,并抬起头看了下,一看是凌兰,他马上放下手头的事,正襟而坐,同时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诡异地笑容。这种一瞬而过,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一向敏感的凌兰迅速捕捉到了,他心里暗暗嘀咕,凭他对"冯阿姨"的了解,看样子今天这老小子指不定又要出妖蛾子了。

"冯阿姨"这人,凭心而言,虽然有点娘,但整个人还是不错的,对人什么,特别是对女同胞,特别有人情味,这也些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原因吧。本身学历也高,硕士生一枚。但问题是此人一是好面子,特别是手里有点权后,如果手下对他没有有事请示汇报,那么他是相当不爽,他会认为你藐视他,有时报复下,也在所难免的。

再有读书多是件好事,知识面广了,不光见识多晓得的多,应用起来也是触类旁通。但书不能读死书,更不能读成一根筋,那是迂腐那是酸。就好像《范进中举》中的范进,又好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而眼前的"冯阿姨"就是这样,大家一致公认的,此人总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总是有一种憋得慌的感觉,无论做事做人说话,都与这个世界不合拍。但好在他为人还可以,又没什么坏心事,所以一直以来,虽来没提拔到什么高职位,但也没怎么亏待他,总在闲职晃荡。

招呼凌兰坐下,同时收起了他那丝暗暗得意的笑容。在以往两人多次的交谈中,每次开头,"冯阿姨"总是以一派大道理开场,这早已成了他的标志性语言了。这一套一般人都不太卖仗,更不用说久经江湖,见多识广的老油条凌兰了,所以每一次的收尾,又总是以"冯阿姨“的憋屈而结束,但今天他却不同了,语言简洁,直入主题。

"凌兰啊,我代表公司,代表公司人事科,给你下达个通知,从本月二十七号起,你和公司间的劳动合同就结束了,公司将不再与你续签劳动合同,回去后写一张辞职申请,补齐手续"。听到"冯阿姨"这番话,凌兰一时没转过弯来,他快速地在脑海中,不停地搜索着与这件事有关的一切记忆。猛然间他想起来了,自己是八八年八月,从职业技校毕业的。但与厂里的劳动合同,直到次年的十月份,人事科才矛以签定,当时签定的年限为二十年,当时很多同学都认为这时间太长了点。那么到二00九年十月,这二十年的合同正好到期,在这年十月,人事科的确通知凌兰去补签合同,当时一个办公室包拉廖雷在内,是多人去签的,别人都是签的十五,二十年的,唯独凌兰是签了个五年的,当时凌兰很奇怪,就问人事科的人"怎么回事?"人家告诉他,是凌兰的上司也就是陈然这么写的。说完还把陈然写的评语,给凌兰看了。不看不要紧,一看他肺都气炸了,这上面几乎没一句好话,那些所谓的不良恶习,几乎全是他一人信手编造出来的。当时他就想拿着这个,找陈然说道说道,但被人事科的人给劝了下来,人家宽慰他说"反正到时候再签呗,又没什么的"。听了这话,凌兰才没发作,也就咽下了这个暗亏。

但现在就完全不是这事了。《劳动法》规定,在合同期内,企业公司不能随便解聘员工,否则需支付一定数目的赔偿款,而被解聘职工,还能享受社会二年的最低保障生活费,并可培训安排新的工作。但自己自动辞职,那么就又当别论了。这么一想,凌兰完全明白了,除了在心里将陈然家的女性,统统问候了一遍外,对"冯阿姨"什么都没说,虽然他再三声明,这是厂里的决定,绝非他个人所为。凌兰看了他一眼,只是回答了声"知道了"就告辞离去。

办公楼外的太阳仍旧那么温暖,机器地轰鸣仍是那么刺耳,认识的同事,擦肩而过时,仍旧笑着与他打招呼。但这一切的一切,此时仿佛是那么陌生起来,心底头那种酸酸的感觉,此时不知不觉中涌上心头。虽然离开厂,这是早晚的事,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那份割舍,那份留恋,那份情怀,却总是放不下。这个企业,这个厂,留下了太多他的记忆,也留下了他最美好的青春岁月,而此时他却要无奈离开,此刻凌兰心头是五味俱陈,感情极其复杂。

这么大的事,回家不和紫娟说一声,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但怎么说比较好一点,倒要好好想想。女人最容易担惊受怕,凌兰怕刺激到她,所以回家后这语言就说得婉转了一点。他只说"自己屁股后面的应收款,上头又来催了,而自己公司这一块,又忙得两头不能兼顾,恰好那该死的陈然,在与厂里签合同时作了番手脚,所以再续签合同难度彼大,再三思考,还是自己辞职比较好点,一来双方面子上下的去,二来万一与厂里闹毛了,他卡一卡,作作梗,小胳膊倒底是拧不过大腿的"。

紫娟是典型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切均由丈夫做主的人。她当然有不安,也有担心,但看着老公如此坚定,她也不太好说什么,只是问了句"有把握没有?"。看着紫娟充满疑惑的脸,凌兰立即以充满自信地口吻对她说"你放心,现在我们公司不是开始走向正轨了么?厂里这点工资,无论如何是赚得回来的"。虽然这番貌似信心实足的打气话,一下安抚住了紫娟的心,但其实凌兰自己心头虚得要命。现在他肩头不光有儿子凌子玉的吃饭生存问题,还有自己的吃饭问题。干个体不像在大公司里旱涝保收,而是像条野狗一般,今天拣到块骨头吃一饱,明天啥也没有就饿一天。再说自己出来后,干得好,人家是羡慕,干差了,那得多少人在背后看笑话,这脸面实在是跌不起的。

一般中小微企业开票有三种形势。第一种是税务局代开发票,优点是错误率小,费用低,缺点是费时费功夫,还要看税务工作人员的脸色行事。第二种,就是请专职会计代开发票,一方面能省去较多工商,特别是税务上的麻烦事。一般这种会计,不会单管一家公司或企业,手头总有十几二十几家单位开票,一般费用为800元到1000元不等。再有一种是自己开票,但做帐税务工商这块,有代办会计顺带做掉,费用一般在600元左右。凌兰公司就是选的最后这一款。儿子凌子玉经过简单地培训,一般的税务知识,以及相关的开票流程,他是掌握了。而关于做帐等一些问题,则交给同一小区的主办会计小严所做。

小严岁数不大,三十来岁,原是三江市一上市公司的主办会计。后来不知怎么出来了,与几个朋友搞起了这个会计事务所,手头有三四十家单位。几年下来,合作的朋友分分合合,现在是他带着几个人搞。别看小严岁数不大,但胆子超大,金融上什么来钱,就做什么,所交朋友也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前几天他打了个电话,约凌兰吃顿便饭,说有点事请他帮忙。凌兰一轧苗头不对,按理说,无论哪个老板,最怕得罪的,就是自己公司的会计,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了,谁会清白到一点没问题,再说这税务这一块,本身就繁索,只要哪个条例没做好,哪个事没做到位,都有可能踩上偷税漏税的红线,更不用说有的公司企业,刻意规避税款,因此这会计是巴结还来不及,那敢劳他们请客吃饭?现小严要请他吃饭,这在凌兰看来,怎么看怎么有点鸿门宴的味道,但这饭局又无论如何推辞不掉的。

怀着忐忑的心,凌兰准时赴约。酒桌上除了小严办公室的一个女会计王芳外,再有就是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酒吃了一小半,性急的凌兰就连忙追问小严"何时要他帮忙?"。一听凌兰问,小严放下筷子,点了根烟后,一指那位朋友说道"我这个朋友有点小麻烦,手头有一笔三百万的资金想从你帐上走一下,就这事,没什么后遗症的"。

小严的话说得是轻描淡写,但在凌兰听来,那是有点心惊肉跳。这岂不是洗钱吗?这洗钱的罪名可不轻呐,经济上罚得是倾家荡产,弄不好还要吃几年牢饭。现在说的没什么事,但真有事起来,他们倒可脚底抹油开溜,凌兰这公司开在这,那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再有小严手下几十家单位,规模比他大的不要太多啊,怎么会要他公司来趟这趟浑水。但马上拒绝肯定是行不通的,所以凌兰找了个借口,说这事回家要和紫娟商量下,再做决定。虽然小严以及他朋友点头赞同,但接下来的气氛,明显有点尴尬了。

草草吃完这顿别扭的饭,凌兰回家找紫娟商量这事。俩人的观点一致,这决非什么好事,俩人在公司的经营过程中,一直关照小严,该交的税就交,该交的费,也不要拖欠。目的是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么一个小小的公习,那经得起大风大浪。现这个麻烦事摆在这儿,做肯定不会做,就是宁可得罪小严,这事决不能做。但怎么拒绝小严,还是要考虑一下。最后夫妻俩商量定,就说紫娟怕事,死活不肯同意为由。

虽然最终小严没说什么,只是有点生气。但据夫妻俩与小严打交道的经验来看,小严肯定会在暗中报复一下,因为他的性格,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0

161 不在续签合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