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国家利益(一)>一百五十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百五十四

小说:国家利益(一) 作者:位卑忧国 更新时间:2015/11/16 10:09:45

一百五十四

陈万洲与小鸟接触也不算短了,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小鸟这种神情,很想问怎么了,但有股阻力此刻围绕在小鸟的周围,小鸟拧着车钥匙,感觉很用力,随着小鸟的一声“坐好!”口语,猛士车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地面的爆响声后,冲了出去。

陈万洲有些吃惊地紧紧抓着右边的门框把手,侧眼瞄了一眼仪表盘,发现时速已然突破了一百四,指针依旧在攀升着,陈万洲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不然小鸟不会这么着急地赶路,会是什么事,让小鸟如此急迫,还没等陈万洲心思转动起来,猛然间就感觉自己因为急刹车惯性的缘故,被安全带勒的肩胛生疼,猛士车再次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斜斜地站在了路的右侧面。

“小方遇险,我得去,你保重!”说完话的小鸟,没等陈万洲有所表态,“突”地一下就从座位上消失了。陈万洲知道小鸟有瞬移的能量,上次自己遇袭,小鸟也是瞬移来的。

等了不大功夫,自己的车就赶了上来,看到陈万洲坐在猛士车里没事儿,两名警卫紧张的神情才有所缓解,陈万洲上了自己的车,让一名警卫将小鸟的猛士开回去,还没等开口问司机,就听到了司机的汇报:

“军区传来消息,说是疑似方雨晴的尸体,出现在定神岛与孤望岛之间的海面上,邻海舰队已经出动了,据说,空军还发现了什么不明飞行物,也赶去了。”

陈万洲忽然感觉头很疼,紧接着就是牙也有了点疼,这是陈万洲的宿疾,只要一着急上火,就会发作。他猜到了小鸟急切往回赶的原因,以至于后来不惜运用瞬移,他很清楚方雨晴对于小鸟而言意味着什么,如果换做是刘毅,也许也不至于着急上火,可小鸟并不是刘毅,他们俩是活生生的两个人。

“出去,关好门!”陈万洲掏出手机后,轻声说道。

司机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听清,有些迟疑地楞怔着,陈万洲怒喝道:

“出去!”吓得司机一激灵,慌忙开门冲了出去,结果,还因为恐慌忘记了关门,跑出去好几步后,又回来关上了门。陈万洲端着电话,一脸的恼怒神情,略微地迟疑了一会儿后,划开手机,翻找着电话本,一边吸着气一边点了绿色的拨出键。

“我不管你们想怎样,但是,‘话梅’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哪怕是假象,不然……你别跟我那么多废话,我就是想告诉你,‘两分体’绝对不是你们理解的那么简单,别……你们他妈的听不懂人话还是不是人类?”

气愤之余的陈万洲猛然间挂断电话,像是余怒未消地在寻找着发泄的出口,胸口极具地起伏着,稍楞了片刻后,突然用抓着手机的右手,猛然击向了左侧的车门玻璃。

但是,陈万洲忽略了一点,他的车是防弹的,陈万洲随着手部传来的疼痛,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右手骨发出“咯咯叭叭”的响声,伴随着剧痛,陈万洲将身体靠在了座椅上,常常地出了一口气,无奈地举起右手,看着有些轻微颤抖的手背和被破碎了的手机戳破的手掌,有些茫然地自嘲地苦笑了一下。

司机由远处跑来,站在仅一窗之隔的车外,一脸焦急又手足无措地注视着车里的陈万洲,陈万洲转过脸来,对着司机轻轻地苦笑了下。司机看着首长对着自己的笑容,莫名地感觉到一种绝望充斥在陈万洲的眼神里。

海州距离定神岛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足两百公里。龙炎和安春秀乘坐直升机到达时,正值中午。案发现场已经被封锁,现场布满了军方人员,有两架警用直升机停在海卫公司的基地上,场地上满是身着警服的警察和海卫公司人员晃动的身影。看样子现场是被军管了。

安春秀有些紧张地注视着人头攒动的人群,直升机停在了孤望岛西北面的空地上,但距离案发地还有一定的距离,看样子,尸体已经被转移了,从封锁的现场警戒线上可以看到,是浅海区,也就是定神岛填海造地的边缘区域,那里的水深不足两米,已然有了岛基的区域里,舰船已然无法到达,空中盘旋着一架直升机,机上垂吊着绳索,勘测的人群也都是穿着水靠服在现场忙碌着。

不远处看来是临时设立了指挥部,一座巨大的帐篷耸立着,周围站着众多荷枪实弹的军警。龙炎看了看四周,迈步向帐篷走去,安春秀急忙跟了上去。

但到了帐篷跟前,龙炎出示完证件后,得到的答复是原地等候,需要通报,龙炎看着一脸急切的安春秀,忽然有了点意外,他发觉安春秀对于方雨晴出事这件事上,融入了过多的热情和关注度,照两人关系来说,这似乎透着什么不寻常。

当哨兵和另一个军官拿着龙炎的证件走出来,说什么需要稍等的回答时,安春秀断然问道:

“能否确定就是方雨晴?医检方确定了没有?”

“这……”看样子那名军官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地迟疑着。就见安春秀又续道:

“请你再去通报下,代号‘细雨’,编码,7490CX051到达。”

龙炎立即察觉到,安春秀其实应该不单纯,单就是从这个口语上重新申报,就体现出了不寻常,一般来说,重新通报基本都是约见或是求见的请示,而安春秀所说的居然是到达,这完全可以理解成为是上级或者是平级之间的关系。

果不其然,通报的军官没有出来,出来的是三位身着蓝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他们在看到安春秀后,脸上的神情是欣喜和意外,而更让龙炎吃惊的是,安春秀的斥责口吻。

“说过多少遍了,要严谨、低调,怎么又搞得满城风雨的?”三位男子没有丝毫的辩解,低着头默认着,其中一人低声说了句什么,龙炎没听清,看着安春秀气愤愤地迈步向帐篷走去,龙炎知道,自己必然会被阻止的,所以很识趣地向侧方移动了下,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是和安春秀一起的,也不想让她为难。

但是就在安春秀即将进入帐篷之时,龙炎看到安春秀正在门口对着自己鼓着腮帮子,一副气恼的神情,慌忙疾步走了上去。

帐篷里很多人,设备仪器占据了大约三分之二的面积,挨着门口支着一张看着像是邻海海域的作战沙盘,沙盘上标识着各个区域,上方是一溜全息影像系统,绝大多数都打开着,其后是一溜排着监控台,台前坐着操作员,忙碌地工作着,不时地传来键盘敲击和声控等各方的声响。

在全息影像前,站着几位身着淡蓝色大褂的人,从衣着上看,应该是搞科技的研究人员,其中有两位女性,看岁数都已经花甲了,几人围在一起,在全息影像上指点着什么。

安春秀先是看了看沙盘,拿起一把标尺在某个位置上丈量了一会儿后,神情像是在计算着什么,然后,又绕到了另一边丈量着。这时,两位花甲女性似乎才看到安春秀,两人笑盈盈地对望了一眼后,故意咳嗽了一声。

安春秀立即放下手中的标尺,一脸笑容地迎了上去。

龙炎距离有点远,何况三人说话声音都很低,所以什么也听不到,倒是能从三人举止上看出,三人很熟悉,安春秀还不时地扭着身子撒着娇,两名老人时常有抚摸安春秀头发的亲昵举动。

之后,安春秀像是才发现龙炎似得,对着龙炎报以歉意的一笑后,走向前来,拉着龙炎的手,来到两位老者面前,介绍道: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我……同事也是朋友,龙炎,龙大队长。这位是我的导师翁雪娇教授,这位是李荷教授。”

说实话龙炎还是有点茫然,既然是教授,哪里的教授,安春秀没说,看架势应该也是国家级别的,单就是这么多设备仪器就不像是小企业的,何况门外都是军警在把守,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军工,龙炎笑着问完好后,侧立一旁。

“龙大队,722武警部队少将参谋长,没有上过**大学的将军可真是不多见啊!至少在中国境内,是不是?”翁雪娇教授笑吟吟地看着安春秀说道。

“你没进过**大学吗?难怪呢!”安春秀似乎很意外地问道。

“难什么?怪什么?没进过的又不是我一个。”龙炎问着,倒像是在自言自语,军方的限定,大校进将,必须是经过**大学的委培,这也是个硬性的规定,不然限制的程序很严,倒也不完全是,至少龙炎就是个例外。

“难……难……难怪你长的这么精神呢!”安春秀说完自己倒是先羞笑了,扭捏地低下头,盯着脚尖。

“你还别说,这小妮子还是蛮有眼力的啊?你也别不信,进了**大学参加委培的没有一个不发福的,好在你没去过。呵呵呵!”李荷教授打趣道。

“教授,死者是我和小安的朋友,我想……”龙炎很想知道方雨晴到底是怎么了,如果真的不在了,又是在中国境内,FZ家族的势力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到那时情况就很难预料了,何况,目前海州市需要的就是区域稳定。

“就整个事件而言,目前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李荷刚说到这里就看到两个军警领着小鸟走了进来,谈话自然也就终止了。

小鸟显得很颓废,神情中有些莫名的烦躁,尤其是小鸟的黑眼圈显得很是疲劳,小鸟双眼周边泛着黑色,甚至还有几条隐隐的脉络延伸到了太阳穴附近,看着很是吓人。

小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低着头,低声问道:

“她在哪儿?”所有人都清楚,小鸟口中的她指的是谁,这个节骨眼上,任谁看到尸体都会难以抑制悲痛的,所以,多数人也是为了小鸟好,建议小鸟先坐下,慢慢说。

但小鸟丝毫不为所动,任谁好话说尽就是无动于衷,到了后面,翁雪娇教授口没遮拦地指责小鸟,死者不是你直系亲属,当局没这个义务配合。

小鸟缓缓抬起头来,眼中的怒气正在聚集,那是一团黑色的雾,看着相当恐怖,龙炎虽然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他知道小鸟要发怒了,就眼下这种状况,很难说会是什么结局,没等龙炎上前,就看到小鸟双臂突然一上举,骤然间,龙炎感觉到一股劲风划过身侧,紧接着帐篷内的所有电子仪器全都爆发出火花和青烟,伴随着“噼噼啪啪”的短路声,工作人员惊慌失措地闪躲着。

从门口又冲进来三名军警,站在小鸟身侧的两名军警首先及时地围住了小鸟,就看到小鸟只是晃动了下肩膀,也就是电光石火般的速度,两名想制止小鸟的军警身体横飞着冲出了帐篷,致使帐篷被撕裂了一个裂口,身后的军警同时端起了武器,发着号令声……

邻海海面上,一架直升机低空飞行着。机上载着黄博芳教授,陈万洲,赵玉富和崔雅丽教授。四个人都看到了孤望岛设立的临时指挥部的帐篷突然爆发出的淡黑色雾气,整个帐篷像是被突然充足了气体似得,迅速膨胀了一下,随着帐篷破裂处飞出的人体,灰尘四起。由破裂处和窗户冒出丝丝缕缕的烟雾来。

“坏了坏了,他发飙了,快快快!”黄博芳急切地催促着。

“会不会伤了人?”赵玉富急问道。

“糊涂!”陈万洲颈部挂着吊带,右手打着石膏,坐在前排低喝了一声后,掏出电话拨着号。

“要不要通知任总?现在这局势……”崔雅丽话没说完,就看到地面上跑动着很多人体,看样子是军警,在向帐篷集结。

“别再添乱了吧?老天爷。”黄博芳焦急地坐在飞机上恨不得站起来,急的跟啥似得,一脸的焦灼神情。

“命令,地面部队进入橙色预警状态,原地待命!”陈万洲用机载扩音设备喊道。直升机已然到达区域上空,准备降落,跑动着的人体全都静止在了原地,采取着矮身式单兵休整体位,战士们拉动着枪栓。直升机缓缓落向了地面。

安春秀看到黄博芳教授跑进来后,交给小鸟一个全息视频文件,小鸟的神情略有舒缓,身体也不在僵硬,视频上的内容看不到,安春秀猜想应该是与方雨晴有关。

也许方雨晴并没有大碍,之所以有了这样的假象,也许真的就是美国FBI组织斯**叛逃后透露的——目前最急于分裂灭亡中国的,不是美帝等西方反华势力,而是中国的贪腐势力。

他们急于灭亡或是分裂中国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害怕被清算。他们的家族利益与民族利益,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对立,决定了他们越是优秀的人才,家长,丈夫,他们才越想达到目的。

只有中华民族灭亡了,他们才能在世界的任何地区享太平,他们的子孙才可以坐享他们贪腐得到的巨额资产……

这也正是十八大召开时重中之重的议题,由中国第五代领导班子执行的任重道远的首要任务。

25

一百五十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