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游龙灵兔>第59章 红牌骄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9章 红牌骄兵

小说:游龙灵兔 作者:半残的小兵 更新时间:2017/3/19 11:17:27

随着大首长的一声令下,兔子积累多年的内部矛盾再也按捺不住,终于火山爆发,万里山河一片大红。只过了几个月,全国上下几乎都进入了异常兴奋的状态,走上街头的群众队伍慷慨激昂,高呼震天动地的革命口号。

这样的红色风暴固然可以迅速提升国家凝聚力,但也最容易被潜藏其中的害群之马所利用,反而导致其负面效果也随之扩大化,给国家造成严重的损失。龙威大将军周潾随即命令红龙青年军转入全面戒备状态,重兵把守各大城市的主要基础设施,并在交通要道上派出全副武装的巡逻队,沉着冷静跟随在群众队伍周围,以确保沿途的安全。

监国委员会也启动全面应急预案,对各行各业加强必要的安保措施,同时下达了一系列的防火指示。特别是毁宗庙挖祖坟,属于欺师灭祖大逆不道,故一律严惩不贷。就连大首长也制定了八条禁令,试图约束这股冲天大火。

但那些眼红不已的各种队伍很快就将规矩抛之脑后,全然不顾可能存在的危险,怒气冲冲我行我素,将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出来,不光是动嘴皮子,连手脚也跟着动。有些正在气头上的,手里更是拿起棍棒和各种工具,到处叮当作响。

“老周啊,外面都乱成这样了,简直是在大闹天宫,你这个监国也不管管。”甘将军站在红龙楼的窗户前,看着打着标语和红旗的队伍路过,来回踱步心急如焚。

周潾苦笑着摇摇头:“他们火烧眉毛,你说我怎么管?顶多就是派兵看路看场子,就是想抓你也下不去手。大家都是年轻人,本来也没什么错,只是红眼病发作了而已。哪怕就算你是个老江湖,能分辨出他们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蛋吗?”

甘将军叹了口气:“你的意思是欲擒故纵,等他们闹腾得差不多了再收拾,可老子还是觉得太危险了。”

赵祈两手一摊:“这会儿正是风口浪尖,就像一路狂奔的脱缰野马,谁也刹不住车,待机而动或许是最保险的办法。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也别回去了,现在全国已经乱成一锅粥,你这样的老干部搞不好会被打黑枪,那可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咯。”

“宣武将军,我把机动兵团的三个王牌军都交给你,一定要看好外面的大门。”周潾命令道。

刘颖立正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周潾又对朱建文说:“再次通告全军官兵,所有部队必须坚守岗位,严格执行现有规章制度,看管好自己的兵营和装备,不准胡乱跟风,否则军法从事。顺便告诉各大军区的监军,还有城里的守备部队,都给老子多长个心眼,军校也可以启动扩招计划了。”

为了防止毛熊和白头鹰趁着国内大闹一团的间隙出兵南北夹击,红龙青年军再次增兵边防攘外,北方长城防线上的机械化主力军、地方部队和精锐民兵,总兵力高达70万左右,重点防御外蒙与内蒙和东北的结合部,以防苏军从此直插北京,同时兼顾棒子。华东国防线从胶东延伸到福建,依托沿海水网地带的复杂地形布防,现有总兵力45万,应对白头鹰的太平洋驻军,兼顾国军和日本鬼子的动作。西南大后方也有30万大军可供机动,防备阿三白象和中南诸猴,以及白头鹰在越南放火的威胁。

安内方面则是重点防卫大城市,动用红龙教导团、特勤部队、保安部队和高级民兵的精兵强将,合理分流中小城镇和农村地区闻风而来的激进队伍,起到缓冲作用。红龙青年军机动兵团诸军在北京、南京和上海等重地避开闹市,分兵防卫四周交通咽喉和重要据点,武毅军于丰台,武安军于龙华和虹桥,武灵军于孝陵卫,武穆军于塘沽,泰山军于承德。

平静了十几年的上海滩,这时也热闹起来,新成立的工厂组织接连搞了几个大新闻,拼命攻击政务和交通系统。狂风随后继续向南京蔓延,许大和尚一怒之下和两个海空军的老战友躲进无锡太湖,没过多久又转进大别山,南京随即群龙无首陷入混乱。在河内帮扶红猴子友军的朱铭勋被朱建文紧急召回,受封镇国将军职衔,拿着天华府的尚方宝剑重返红龙昭明府,临时接管南京附近部分陆军部队的指挥权,重新稳定军心士气。

各地负责管理生产建设的监国根据应急预案,对红龙集团所属各单位调整部署,生产系统可以减产但不停产。工厂、农场、学校、科研、医院和商店等行业单位的日常业务和作息,按照不同的具体情况,可以随机重新安排,但不能随便停工停课。

兔子内部的小山头喷火不止,使得国家火急火燎焦头烂额,红龙却还是尽忠职守,坚如磐石临危不乱,依旧能保持基本的稳定性。红眼兔子们唇枪舌剑拳脚相加,但并未伤及龙鳞。全国各地凡是红龙及其合作伙伴单位所属的地盘,都有红龙青年军保安部队和精锐民兵提供的武装保护,再加上大首长和周公的名言警句、军管区的警告牌放在外面作为护身符。大多数红眼兔子队伍看到了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于是绕道而行。但还是有一些血火上涌的小兔子忘乎所以,不知深浅横冲直撞。

邯郸龙赵晔被朱铭勋派到南京,奉命指挥街头安保,只见到处都是红得发黑。那些红眼兔子们将矛头直指军区司令许大和尚,有些还拿着各种锐器,个个杀气腾腾,在柏林呆了几年的他很快就意识到情况不妙。

为了防止意外,朱铭勋向红龙昭明府的城防部队下了死命令,他们不但要护卫明孝陵、中山陵和大屠杀死难埋骨地等重点防区,还要想办法将棍棒队和手无寸铁者区分开来,避免伤及老幼和无辜。红龙青年军的弟兄们在封锁线前后列队结阵,戴钢盔披软甲,荷枪实弹上刺刀,脸面的表情却都是静如止水,五星红旗和黑色红龙军旗就在他们身后飘扬。

“弟兄们,都给我稳住了,谁也不许乱动!”赵晔发现眼前这支队伍似乎没有绕路的打算,而是直接冲着他们过来,不由得眉头紧锁。

对方领头的是一个年轻的瘦高个子穿着和解放军一样的绿色中山装和三点红,手臂还有写着所在单位的红袖套,右手拿着一本小红书。瓜子脸大眼睛鹰钩鼻,仇视的眼神里布满血丝,过于愤怒的情绪,使眼珠子格外突出。这家伙高呼道,“同志们,前面挡路的那条龙,是封建的象征,我们一定要把它消灭,冲啊!”

“且慢!”赵晔拉大了嗓门,“你们在搞什么鬼,都他妈的瞎了眼了,没看到旁边的国旗吗?再往前一步,老子的枪杆子可不认人!”

那个头目满不在乎道:“少跟老子废话,识相的就把路障让开,看在你们当兵的份上,赶快把那面旗交给我们处理,要不然我们也不客气。”

赵晔笑着拍拍手:“好大的口气,咱当兵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像你们这样无法无天,真是吃了豹子胆。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那个头目哈哈大笑:“那你仔细听好了,老子根正苗红,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板桥小将任先锋。”

赵晔回答:“闹了半天原来是个初出茅庐的小白脸,老子们在国外跟帝国主义作斗争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居然敢在咱家面前充胖子,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

任先锋大怒:“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阻挡革命的洪流,你们凭什么打倒帝国主义?”

“你想跟我比划比划,那好啊。”赵晔毫不含糊,走出封锁线来到对方面前,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臭小子,给老子看清楚了,这几个罪大恶极的洋鬼子,就是老子们出手消灭的,而且绝对不假,都有上级作证。”

任先锋攥紧了拳头:“谁知道你们是真是假,总之要么滚蛋要么让开,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别怪老子不留情面。”

赵晔呵呵一笑:“就你这身子骨,恐怕三分钟都撑不住吧,既然你下了战书,那我也可以接招。不过咱家还是有言在先,你们在这大街上到处晃悠,影响非常不好,所以老子给你们找了个清净点的地方。来人,上车!”

任先锋他们慌了手脚,回头只见十几辆卡车已经悄然堵住了后路,顿时大惊失色。说时迟那时快,手臂绑着MP黑白袖套的红龙青年军宪兵队一拥而上,从背后用力将其套住,并顺手打麻醉针,然后抬进车厢。

“他妈的啥都不懂,害老子白饶舌。”赵晔耸耸肩,看了看同样面无表情的卡车司机。“把这些苗子送回去,动作要快。”

不知过了多久,任先锋从迷梦中突然惊醒,睁大眼睛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宿舍单间之中,墙面白璧无瑕,边缘有木条花纹装饰,下面铺着地板。身上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衣,盖着厚实的军绿被子。穿在外面的衣帽、裤子、布胶鞋、徽章和小红书则被整齐地摆放在床头柜,衣服旁边还放着台灯、罐头和干粮,碗筷、牙刷、帕子、大小杯子、镜面、大木柜、收音机和桌椅板凳等日常用品一应俱全。

此时房间的窗外已是露出鱼肚白,宿舍窗口的对面都是一排横平竖直的青砖红柱方孔门黑瓦房,它们的背后则是更高一些的西式洋楼和各式塔楼。水泥和石板相辅相成的路面干净整洁,还伴随着非常茂盛的树木和花草。房子上除了插在房顶和梁柱边缘的小红旗、红对联和红灯笼,几乎看不到任何刺眼的大字标语与图画,整个地方也是格外安静。

任先锋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可他还没来得及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耳边就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他立即起身穿鞋走过去开门,发现敲门的是他曾经见过一面的高文红,内心的怒气便脱口而出:“姓高的,你们是什么意思?”

现在的高文红已经换上了新的中山装式米歇尔迷彩服,头戴德式钢盔和护目镜,手里拿着一支驳壳枪,口气相当严肃。“任先锋同志,你们擅自组队冲击军区司令部大院已经是严重触犯军法,按律本应该判处无期徒刑。但鉴于你们是一时冲动,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财产损失,为了保证安全,就把你们送到这世外桃源,接受深度学习和改造。”

“连你也敢教训本小将,那个大和尚呢?又躲到哪里去了?”任先锋不依不饶。

高文红说:“许司令进了大别山,就是苍蝇蚊子也飞不进,你就放心吧。还有一点,如果你面对的是他不是我,那你就死定了。你既来之则安之,我给你15分钟的时间穿好衣服,跟着到食堂吃早餐,然后在大操场集合。”说罢转身就走。

“知道了。”任先锋满脸的不服气,但也只好硬着头皮服从命令。

宽阔的绿荫操场上很快就集结了那些从各个地方挑出来的年轻队伍,包括学生、工人和贫下中农子弟,身上穿的衣裳也各不相同,他们对此不知所措,火气依然很大,却又互相看不顺眼,骂骂咧咧吵个不停。而他们周围站着装备齐全的红龙青年军弟兄们,则依然紧握着手中的武器,无动于衷一言不发。

高文红带着任先锋来到闹哄哄的操场,立马抬高手上的驳壳枪,朝天打了三下。“他妈的,都吵什么吵,安静!”这帮杂牌军听到枪声,方才闭嘴住手。

“我看你们是病得不轻啊,这点鸡毛蒜皮的破事都能闹起来,整天跟泼妇一样神神叨叨,还像个爷们吗?”高文红拿起任先锋手上的小红书,“看看你们现在这样子,简直就是在给红旗抹黑,给国家和祖宗丢脸。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首长的忠实信徒,却从不好好想想具体该怎么做。根本没有搞懂什么才是真正的活学活用,只看到表面的皮毛,就敢大张旗鼓招摇过市,砸场子图个痛快,这算什么本事。”

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青年挥舞手臂:“破四旧怎么了?它们都是坏东西,难道不应该打倒吗?”

“你叫什么名字?”高文红稍微缓和了情绪。

那人拍着胸脯回答:“我叫鲁立新,山东枣庄铁路局的,有什么问题吗?”

高文红说:“那我告诉你,鲁国是春秋礼仪之邦,怎么就出了你这个不讲道理的不肖子孙,看来你连自己姓甚名谁怎么来的都还不知道吧。封建封建,封邦建国,鲁国是周公旦的封地,传承的是周礼,正因为对各诸侯谨言慎行,才能在乱世之中存活几百年。老祖宗的东西是有不少坏处,但也有不少好处,我华夏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曲折延续上千年而未曾断绝。只不过前些年咱们运气不好,被洋鬼子打败了,很多人被洋枪洋炮和鸦片烟吓破了胆,有了割地赔款的奇耻大辱,连日本鬼子也敢兴风作浪。于是就以西方唯马首是瞻,不但动摇自己的根本,反而变本加厉彻底否定当成垃圾,却无视其自身变化。就像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连老祖宗都能不分青红皂白一棍子打死,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鲁立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高文红一本正经:“当然,我们国家向来以史为鉴,我说的这一切在史书上都有据可查。可如今你们非但没有从中吸取正确的教训,却还要毁掉这些自古以来的经验总结,实在是暴殄天物。如果你们将它毁掉,那就是在摧毁我们的千年传承,以后就会跟西方一样,只剩下难以确认的传说了。上至列祖列宗,下到子孙后代,都会将你们视为历史的罪人。”

这些杂牌军面红耳赤,却是不敢再开口,但还是怒气不减。高文红拍拍手,周围突然响起充满激情的摇滚乐,从操场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列队走出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军官、穿着黑衣的蒙面者和肌肉发达的洋鬼子。

“各位小将,你们在城里不是闹得欢吗,那今天咱就给你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这里有反动派、美帝、日本鬼子和老毛子,可以随便选一个单挑。能赢就算你有本事,要是输了就得服从安排,怎么样?”高文红招呼道。

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面色暗黄的胖子拍拍任先锋的肩膀,附耳试探着说:“队长,要不你先上去试试,咱们不能丢这个脸。”

任先锋嘀咕道:“洪胖子,老子一看到那青天白日就窝火,咱家长辈就是死在反动派地主的手上,选她错不了。”

“队长,你想辣手摧花啊,我觉着那娘们真漂亮,穿这衣服挺合适,比我家那个黄脸婆强多了。”洪胖子睁大眼睛回答。

任先锋说:“你这是想干嘛?长得漂亮穿得好又怎么样?看我一口气把她打倒。”说着直接向前走两步。

洪胖子拉住他的手臂:“队长,依我多年识相的直觉,这娘们是属蛇的,要比你大几岁,而且身怀绝技,千万别被粉面给骗了。”

任先锋有些诧异:“我靠,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封建迷信?太不像话了。”

洪胖子笑道:“这本来是口口相传的技能,外面乱七八糟的我也没法说,现在可以跟你交代了。咱们家里人这一年的祸福如何,就看能不能慧眼识人,谁是好人谁是奸商一目了然,反正我是从来没有看花眼。”

任先锋松开手:“你就胡咧咧吧,我才不信呢,走了。”

那些群情激愤的杂牌军在外边看着,振臂高呼加油助威:“打倒他们!”

任先锋眨了眨眼卷起袖子,大踏步走到他选择的那个对手面前。对方穿着配蓝色领带的黄绿色美式军服,头戴青天白日的船形帽,柳叶眉杏仁眼,肤若凝脂白里透红,眉宇间透出一股杀气。

“您好,我叫玫瑰蛇,今天很高兴认识你。”这个女军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任先锋面不改色:“行啊,老子正愁没地方出手呢,你个反动派就瞧好吧。”说着轻轻后退几步,用力捏了几下拳头,鼻孔传出粗气,大喝一声发力冲刺。

0

第59章 红牌骄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