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喋血扶桑>第一百七十章  只身遇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七十章  只身遇险

小说:喋血扶桑 作者:陈兴 更新时间:2014/12/5 10:00:22

天气已经渐渐地变暖,深夜从屋里出来,钟长城已经不再感觉到严寒逼人了。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出门,黄雅琴不知从哪听来到了有人刺杀钟长城,夜里简直不再让他出门。而且,钟长城也感觉到,那外面守卫鬼子兵也添了不少,把这个屋子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

真他娘的享受着总统级的护卫。钟长城在心里暗暗地解嘲。可一直窝在家里不出门,也不是个办法,黄雅琴不让出门,他只有等到她睡着了,这才悄然地溜出房门,而且,他自信自己能够在黄雅琴一觉睡醒的时候,从外面悄悄地溜回来。本来出个门也就是正大光明的事儿,现在居然弄得来像是出门给情人约会一般。

钟长城在房顶上几个纵跃,这帮鬼子兵们,虽然是在这里看家护院,毕竟是陆军,对于这在房顶上如履平地的钟长城,他们根本就防患不了。

“老大,你看,像是老十过来了。”葛得定的声音,钟长城已经注意到了那帮杀手们还在那屋顶上喝酒吃肉。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这帮家伙居然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照样在那屋顶上饮酒作乐,钟长城注意到在老大喻见识的身边居然多了一个女人,这倒是一件希奇的事了。钟长城知道,这帮杀手虽然是五毒俱全,可一直以来都是过着清教徒的生活,老大喻见识在内,都没人堂而皇之地带过女人。

“钟兄弟,我们刚才都还在说起你,你便来了,真是说到曹操,曹操便到了。”老大喻见识指了一下旁边留出来的位置,“坐吧,像咱们这些枪口上混饭吃的人,有吃的时候,咱就得好好享受。”

钟长城心想,难怪喻见识会带着女人来这屋顶上享受,看来这次的枪匪事件,还真的让他改变了不少。“大哥,这几日我确实是没法出来,就连老婆都知道了有人要枪杀我。今天出来,都是偷偷摸摸来的。”钟长城为自己这几日没有过来报道解释道。

“钟兄弟,没事的,反正这几天,我们也都闲着,那鬼子兵都管不了的,正规部队都没办法,咱们这帮人能派上啥用场哟。只可恨这几天来没生意,还得尽吃老本,又同样是没法儿见光,成天在那黑洞洞的地方呆着,人都快生霉了。”喻见识报怨道。

“大哥,那天你们没有给野口抓着枪匪,这事咋过关的呢?”钟长城小心地问道,说出这话来的时候,他又感觉到似乎这样的问题不该去打听,可能会犯了人家的忌讳。

“过关,咱们这脑子,要想混过野口还不容易。你看,咱们这兄弟当中,九个人,就有四个人受了伤。为了给他们抓枪匪,咱们可是损失不小啊。”郝能干诡秘地笑道,钟长城一眼便看出这帮家伙身上的假受伤,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钟长城看了一眼喻见识身边的那个女人,这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而且涂了比较重的脂粉,不用说,显然就是那酒楼里的女人了。喻见识注意到钟长城在看他身边的女人,便说道,“兄弟,趁着年轻,可得及时寻乐哟,今朝有酒今朝醉。”

钟长城分明感觉到喻见识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在钢铁厂里,其实这群人是活得最累的,在自己人面前,他们永远都抬不起头,在鬼子那边,也根本没把他们当成人,不过是杀人的工具而已。一失足成千古恨,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成天买醉。用以麻木自己怕神经。

“钟兄弟,小芙不是外人,她是个苦大仇深的女汉子,以后就叫十一妹吧。在这钢铁厂里,除了小芙,你们哪个女人的主意都可以打,这个不行。”喻见识有些放纵地笑道,“小芙是我的人,听见了没。小芙,来,给咱兄弟们喝一个,大家也都不容易,都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的人。”

钟长城听到喻见识如此一说,鼻子一酸,感觉到这帮人实在是有些可怜。小芙虽然涂了些脂粉,实际上她不作任何打扮的话,会更清纯亮丽一些,钟长城估摸着这女人是有意把自己扮丑。通过化妆,让自己俗不可耐,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凄楚。小芙端起酒杯笑道,“各位大哥,小芙也是被掳来扶桑,来之前,便亲眼见到了家人惨死在鬼子的刀下。弱质女流,诚望结实英雄,共谋复仇。”钟长城能够从她的脸上看到那挤出来的笑意,实际上比起哭还要难受,不禁有些同情。

小芙开口说话,在幽暗的光线下,依旧能看到她那洁白的牙齿。语音温柔甜美,哪里是什么风尘中的女人,光是说的那几句话,便人让顿生同情,钟长城突然想到,女人身着艳丽的服装,却有意把脸涂得很白,那是另一种重孝,女人的哀婉缠绵里更有一番柔弱之美。

钟长城依旧没有表态,在长期的和鬼子斗争之中,他早已习惯了隐藏自己的内心世界。眼下的这群杀手,先是在暗道里把车间里的枪匪们给放了,而且当着他的面表白了对枪匪们赞誉,似乎他们在一转念之间,便由地下的魔鬼,突然间变成了圣洁的天使。现在有无端地找来了一个身负深仇的女子,全都做出了一副要跟鬼子拚命地样子。在暗道里的时候,他们就很想试探出自己跟这枪匪的关系,现在对方巴不得自己把底儿交出来。

钟长城猛然间想到那一声不吭从办公室里离去的宫林健一,虽然这里没有硝烟,也没有枪炮声,但钟长城却敏锐地感觉到潜在的危险。甚至在空气中,他隐隐嗅到了一股血腥的味儿。演得太过了,这戏确实演得太过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这帮杀手一定是要提到想加入到枪匪的行列中去。

“小芙,你真要想报仇的话,可还得给十哥喝上一盅。他可是咱们的大英雄,我们这群人投身到大哥名下,都是杀的自己的人,他来的时候,便是杀的鬼子兵。”葛得定张着惺忪的醉眼,对钟长城努了努嘴,笑道。

钟长城的酒杯还没搁下,听到这句话,酒都变成了冷汗。幸亏自己多了个心眼,原本想来这儿打探一点消息,没想到人家却摆下了鸿门宴正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别听二哥瞎吹,我那不过是瞎猫碰着死老鼠,也都是那鬼子倒了八辈子的霉,撞到了我的手里。”钟长城轻描淡写地说道,心里却想,这么隐秘的事,就连老喻见识也都只字没提,这葛得定居然顺口就把话说了出来。一群人虽说都是中国人,但这是在鬼子的地盘上,堂而皇之地议论如何杀了鬼子,这事还真的是有些蹊跷。

“钟十哥,你还真是名副其实,忠厚实在。小芙一直都是最敬重杀鬼子的大英雄,来,小芙陪你喝一盅。向大英雄致敬。”小芙低着头,粉脸上竟然能够看出有了一些儿红晕,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比先前稍微放得开了些。

钟长城端起酒杯,无论如何,自己得压制住,千万不要喝了几口酒,便什么话都给这帮人说出来。喝酒的气氛显然比先前更浓了些,那个吃货坐在那里,一口干掉杯中的酒,便埋着头吃他的美味,根本就没有管别的人做啥。

“小芙,多谢你的美意。我还真不是什么大英雄,真要给大英雄喝,你可得给大哥多喝几盅,咱们可都是在大哥的手里混碗饭吃。大哥才是地道的英雄呀。”钟长城故意做出喝醉了的样子,醉眼朦胧地说着酒话。他得装出一副酒囊饭袋的样子来。他早已感觉到这群人是在自己面前演戏,不过是想从他口里套出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钟兄弟,你可是管着一大帮的打手,什么时候,把你那批人也都给策反了,咱们都是中国人,凭啥给狗日的鬼子们卖命。”郝能干喝了一口酒,乘着酒兴,说道。

钟长城怒道,“别胡说,那天还不是你们逼得急了,我才去搞的人头,我跟你们不同,你们随时都可能去抗日,可我在这里那是受到皇军的优待,要是丢了这差事,我可还得下车间去干活,只有那傻到家的人才干这样的蠢事。”钟长城做出很坦诚的样子,一方面把他们给恭维一番,另一方面却又自我了一回。

“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咱们好心地要拉你抗日,你居然死心踏地的要给鬼子当走狗。兄弟们,咱们的事儿恐怕以后会让这家伙给泄露了出去。大家给我把他绑了,眼睛蒙上,今天非得给他弄死不可。只要这家伙啥时给野口泄露了,咱们这伙人全得玩完。”喻见识老羞成怒,吩咐道。

钟长城坐在那儿,哪有半点准备,几只枪已经指着他的额头了。这样的情况下挣扎已经没有意义,他在极力寻找着脱身的机会。没想到自己竟然是浑身无力,酒,酒里面下了药。钟长城感觉到不妙,像这样的情况下,哪怕自己有一身的功力,面对这些帮不讲情面的比土匪还要凶残的杀手,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这杀手们的身上,随时都携带着各种绳索,很轻易地就把钟长城给绑了起来,眼睛也蒙上了。老天,这狗日的把自己绑得真紧,刚才还在那儿喝酒吃肉,称兄道弟,没想到这翻脸比翻书都还快。“走,把这混蛋给我从房顶上掀下去!这地儿是咱们吃酒的地儿,千万不要把这地儿给我弄脏了。”

钟长城被那帮冷血杀手从屋顶上给抛了下去,咚地一声砸在了地面上。他感觉到浑身被摔得很痛,听到屋顶上那几个家伙在迭迭连声地痛骂着他,说他是不识好歹的东西。

钟长城心想,老天,咱大风大浪地都过来了,现在竟然在这狗日的阴沟里给翻了船。是不是刚才确实疑心太重了,真的误会了这帮想杀鬼子的抗日义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也就是太冤枉了。

但钟长城很快便想到了,刚才这帮人不是说要杀自己灭口吗,怎么把自己绑了,扔了,眼睛蒙了,就不管不顾了呢,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呢?

钟长城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感觉到处自己被什么东西驮着移动了起来。眼睛被蒙上了,自己像是躺在板车上,那车轮的声音吱吱地在耳边响起。这又是要到哪去,如果就在这钢铁厂内,根本就用不着板车来拉呀,难道是要把自己弄到外面的荒郊野外去扔了,或者杀掉。

钟长城在极力地挣扎着,大声的呼救,可是嘴里塞了毛巾,根本就顺喊不出来。他感觉到万分的沮丧,真后悔自己悄悄地从屋里溜出来。

1

第一百七十章  只身遇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