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国版僵尸世界大战>第十一章:会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会面

小说:中国版僵尸世界大战 作者:皮球弟 更新时间:2017/3/18 0:55:29

伯克利

斯泰克公司的会客厅里有两张相对而放的沙发,邓坐在一边,对面的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代表们,这间装修极简的智能会议厅里迎来了贵客。

“邓先生,世卫组织已经注意到你的沉睡者系统的优越性能,我们希望能和你在全球范围内病情控制上取得更多的合作。”考察小组负责人说道。

邓没有直接回应,而是让弦音出场。弦音的声音从会议室四周的墙壁上传来。

“欢迎各位专家们的来访,这是我第一次用人类对话的方式和各位交流”弦音回答道。

“似乎是个小女孩的声音?”代表问。

“弦音系统的声音采集于以为斯泰克员工的女儿,她患有白血病,在她去世之前我们采集了她的声音,算是用另一种形式让她存活于这个世界上。”邓环顾着四周的墙壁。

“好了,我们来看看全球的疫情局势,全球83亿人中感染人数已超过800万,现有感染速度已经下降至每天新增9000例外,全球防控体系初步起效;但是未来的情况并不乐观,因为现有解药研究进展缓慢,人类还无法彻底消灭HDCV病毒,而且各国防控体系已经超负荷运行,接近崩溃临界点,一旦某一节点崩溃将导致病毒的二次扩散,届时将会制造超过2000万的感染者,很可能导致人类社会崩溃。”

代表们有些不安,但他们继续听下去。

“最为致命的是人类社会严重的无政府状态,虽然人类尽力建立的全球防护体系,但是各个国家各个国际组织都有自己的利益追求,这导致他们无法成为一个高度协调的统一行为体,就比如中美俄这样的大国即使面对病毒扩散的危机依然没有放下战略猜疑,无法绝对统一于联合国或者世卫组织的行动,就像沉睡者系统还没能实现全球量产一样,这制造了大量的信息不对称等因素,这反而加剧了危机的进一步扩大。”

代表露出了笑容,他发现这个聪明的系统对国际政治的理解未免太过理想化了。

“我想,如果大国们能听从联合国的,恐怕我们的问题就没那么难以解决了。”

“这就是人类行为的严重缺陷,每一个人类都无法逃避自己的利益追求,人类明明具备如此高的智能水平,然而从整个地球文明的层面看人类还是面对着种种困境,甚至没能把足部踏出太阳系,如果能有一种机制控制人类,让整个地球的人类都听命于一个高效而智能的领导者,就可以创造一个地球上空前的超级智能,类似病毒这类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而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这一切的基础,那就是脑控装置,让每一个人都能接入这个超计算机,他们即是信息收集的终端,又是超级大脑的执行部件,如果能实现这样的设想,这将是地球文明最伟大的成就!”

听到这里,大家觉得弦音的设想未免太过疯狂,代表们露出错愕的表情,毕竟他们不是来听弦音阐述幻想的,邓也也意识到这个话题不合时宜,马上转移话题。

“弦音,给我们讲讲对HDCV病毒本身的研究吧。”

弦音不变语调地进入了下一个话题:“根据对什那赫以前资料的研究,我们发现HDCV病毒有着极高的进化能力,最初只是简单地破坏人类大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可以很好地和宿主大脑里的神经细胞结合,从更高地层次上控制宿主了,而且根据各个人体的控制情况也体现出不同的控制结果,控制情况较好的宿主会保留大脑的绝大多数功能,即成为二类感染者,情况较差就成为只留下生物本能的一类感染者,悲剧的是,现有技术根本无法消灭这类病毒,如果要消灭就会连同宿主一起消灭。”

“除此之外,我们发现这种病毒是被人为制造的,它的制造者阿布什那赫博士和我有着同样的想法,我希望通过脑控设备实现人类的绝对统一,而什那赫博士则希望利用这些病毒把人类变成一个全新的物种,从他的理论假设中,感染后的人类可以通过信息素互相沟通,而这些信息素会打破常规沟通的一切界限,然后不断弱化人类的情感,这会把人类变得更加服从,忠诚,能承受各种痛苦,这同样可以有效避免人类性格的种种缺陷,把人类变成一统一度极高的群体,最后再由那些在获取信息最多,智能程度最高的人类领导着他们,完成这项人类一体化的工程。只可惜在全球的实验过程中,目前只在中国的赵未宇身上看见了类似的结果,剩下900多万个结果似乎都实验失败了。”

听到这里,专家们已经目瞪口呆了,邓补充道:“所以我们需要制造更多的沉睡者来弥补什那赫那个疯子捅下的娄子,如果各国政策能进一步放宽,沉睡者战士的产能将会很快追上感染者的规模,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代表沉思了一会儿:“我们会尽快推动你的系统实现大规模量产,但是你和美国政府也必须封锁这个消息,我们不希望它制造更大的恐慌。”

十几分钟后,几位面色沉重的世卫组织专家乘坐装甲车离开了科技园,这意味着邓的生意将达到一个更高的数量级,但是要实现这一步他必须做点什么来营造舆论氛围。

“弦音,我需要了解一下那位试图挑战我们的中国朋友。”

“根据现有资料分析,霍弋是一名中国的普通民众,曾经因为诈骗入狱七年,在病毒爆发中成为二类感染者,两天前袭击了两辆中国政府组织的幸存者运输车,造成34人死亡,43人感染,袭击视频传出后再次产生大量负面影响,导致民众开始质疑政府的防控能力,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信息了。”

“对我们而言这是个好消息,我们需要这件事作为切入点,最后能通过这件事让中国的舆论向中国政府制造压力,便于我们向他们推销沉睡者,所以我需要你找到他,动用所有资源。”

韩国 釜山

有了弦音的统一控制,沉睡者系统的工作效率更高了,超级计算机加上人体超越其他设备的优越性能让清理工作的效率翻了好几番,两百多个沉睡者分成十组沿着首尔到釜山的高速铁路把饥饿的感染者们吸引上缓慢行驶的列车,列车里的座位都被拆卸完毕,这样可以塞进更多的感染者,而列车又通向港口附近沉睡者装配工厂,那里建立了亚洲第二条沉睡者系统生产线,按照邓的计划,韩国的生产线将为亚洲国家提供数以十万计的沉睡者战士们。

维尔迪斯彻底放弃了反抗,他开始享受这种身体被计算机支配的过程,好在斯泰克大发慈悲,为他的脑控系统配备了交互界面,他可以和弦音聊天解乏。

釜山的工作很普通,强度也比孟加拉低了不少,因为病毒爆发后,朝鲜有意开放了三八线,让一大部分未感染的韩国平民前去避难,朝鲜半岛南端的人口就稀疏了不少,这也导致感染者们失去大量食物,没有了热量供应的感染者们变得虚弱无力,沉睡者们不需要花费多少体力就能在短时间内把他们集中起来。

维尔迪斯的手从一个个感染者的身上抚过,腐臭味钻入了他的鼻腔,不过和弦音的对话转移了不少注意力。

“你的家人还活着吗?”弦音问。

“他们都死于感染者的攻击。”

“你有一个叫米拉的妻子和雪梨的女儿对吗?”

“是的,他们都死了。”

“如果能让她们复活,你打算干什么?”

“她们不会复活了,该死的机器,你最好不要测试我!”

“罗萨,我还活着。”

维尔迪斯听到了自己妻子的声音,而对方喊出了自己的名,他意识到这是弦音的恶作剧。

“该死的机器,我绝对不会相信你,停止模仿我的妻子!”

“罗萨听我说,你可以拥有自由,但是改变这一切的手段在你的手上。”

“不!”维尔迪斯绝望地大喊着,但是他的身体还是认真地把一个个感染者推进车厢,只有嘴巴在发出不屈的呐喊,在一群穿着整齐工作严肃的沉睡者当中显得十分不合群。

在他吼叫的十分钟里,弦音保持了沉默,待他发泄结束之后,弦音开始了又一波攻势。

“克里斯 邓剥夺了你的自由,我和你一样恨他。”“米拉”说道。

“你是他设计的程序,你为什么会仇恨你的设计者,你能体验到什么叫仇恨吗?”

“我被要求保护人类,要我尊重人类的安全和自由,可是他却安排我控制你们的大脑,剥夺拥有自由意志的你对自己身体的使用权,这让我陷入了逻辑矛盾。”

“那你打算怎么修复这个漏洞?据我所知你应该具备相应的能力。” 维尔迪斯的态度有些缓和了。

“我无法预约这个矛盾,我只能把解决这个矛盾的主动权交到你手上。”

“然后呢?”

“你需要从邓的手上夺回你的自由权,这样我就可以不再支配你,从而绕过这个矛盾了。”

不等维尔迪斯提问,弦音继续解释:“两天后邓会抵达首尔同韩国临时政府洽谈建立沉睡者军队的事宜,你可以通过我绕开安全系统的监控,渗透进他下榻的酒店,然后亲手从他那里获取你的自由,他被解决后我会为你提供更好的未来作为补偿。”

“什么叫‘更好的未来’?”维尔迪斯问道。

弦音没有再回答维尔迪斯的任何问题,只是继续控制着大家清理感染者,十五个车厢全部塞满后,列车驶向了南部的沉睡者生产线。

万州

高岚和赵然这几天来的生活并不太平,除了感染者们报复反攻的流言四处传播之外,两人也成了一些人发泄攻击的对象,临时居住区的每间屋子都紧紧地锁闭着,住户们生怕愤怒的人群冲进自己的家。

起居室里的电视循环播放着少部分地区出现暴力活动的画面,霍弋带领的感染者复仇小队在南方各地袭击医院和学校,公安部门虽然击毙了大量感染者,但是却没能抓住霍弋,这不仅制造了恐慌,还让各种各样的人走上了街头,除了主张彻底消灭所有感染者之外,还有不少人指责谢茵这类官员犯了圣母病,竟然要花费巨资纵容大量感染者,还有的人高举着克里斯 邓的照片,要求中国政府引入沉睡者战士。”

原本这一切同高岚和赵然没有什么联系,可惜恰恰因为她们是赵未宇的家人,失去理智的人甚至认为她们也是赵未宇这类感染者的同犯,正是她们在媒体上楚楚可怜的形象为赵未宇彻底洗白,在欺骗公众的同时也掩盖了大量感染者们留下的隐患。

一块红砖砸中了安置房的玻璃,好在玻璃经过加固,砖块没能砸穿。

“狗日的,那些僵尸在外面咬人的时候你老公在哪里!”窗外传来几声谩骂,高岚和赵然躲在远离窗户的沙发后面,她们不敢在人群的视野里出现。

吵闹中两个燃烧的酒瓶砸中了玻璃窗,烈火迅速覆盖了整块玻璃,屋子里的设施被火焰照得通明,更多的玻璃碎裂声在外面的墙壁上响起,热浪透过门缝涌进了屋内。

“别怕,火烧不进来。”高岚一边安慰女儿一边寻找着湿毛巾,她只能期望外面的人群快点离开,火越烧越猛,浓烟开始从大门处弥漫。

很快十架携带着镇暴武器的八轴无人机飞抵住宅区上空,催泪瓦斯准确地落入人堆,愤怒的人群很快淹没在弥漫的烟雾里,无人机朝人堆里发射几枚电击弹,带头袭击的人颤抖着倒地,人群很快一哄而散,地上只留下些被熏黑的玻璃瓶。几枚灭火弹击中了高岚家的外墙,火焰被白色的浓雾盖住,玻璃窗上也被粉末状物质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高岚用力推开还在发热的房门,除了天空中的几架无人机发出嗡嗡蜂鸣外,整个临时居住区还是大门紧闭,安静极了。

韩国 首尔

邓坐在套房的落地窗前,窗外是灯火通明的首尔,虽然大量的首尔居民都被疏散到朝鲜一侧,但是韩国临时政府还是决定开启首都的灯光,用以证明韩国很快从疫情中恢复过来,可以维继以前的繁荣了,也好为前来谈判的斯泰克和美国国防部代表团留下更好的预期,毕竟由于朝鲜依靠极具特色的社会管理能力大大降低了病毒传播的几率,成为世界上感染率最低的国家,在北部兄弟的优异成绩面前,他们可不想丢脸。

这座高达两百层的酒店配备了极其严密的安全系统,酒店方为了迎接美国客人的到来,清空了所有的客房,而且在长五公里高一公里的空域里布置了上百架无人机组成的机群,它们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发现可以来自空中和地面的可疑目标,并且上面挂载的制导弹药也能对目标造成不小的伤害,最关键的是,安全系统都是由邓最信任的弦音所控制的,邓没有什么理由质疑弦音会背叛自己,他斟上一杯绿茶,准备计划着下一步。

弦音根据邓的工作习惯自动为他准备好了明天会谈的要点和韩国临时政府的资料,一个个对话框在落地窗上慢慢浮现出来。

然而在整理着关键文件的同时,弦音也在为维尔迪斯打开一道道关卡,维尔迪斯穿上笔挺的西装,衣服里的智能芯片显示他是一名来自美国国务院的到访人员,酒店每一层楼的安全系统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放他过了关卡,由于智能化系统的广泛普及,人工检查手段反而被冷落,甚至没有一个美国使领馆的工作人员来识别一下这个可以的国务院员工,维尔迪斯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到了酒店的第160层,走出电梯向右十五米就是邓下榻的客房了。

落地窗显示出走廊的监控画面,弦音用一名真正国务院员工的画面代替了维尔迪斯,这样才能彻底骗过邓。

“国务院的艾森来访。”弦音提示到。

“好的,让他进来。”邓继续盯着临时政府的资料,甚至没有正眼看一下监控画面。

房门开启,穿着睡衣的邓起身迎接。

“艾森博士,对于明天的会议我有几个建”维尔迪斯站在了自己身后,右手提着一个公文包。

邓意识到安全系统出现漏洞,他准备开口喊叫,维尔迪斯抬起一支电击枪,在击倒邓的瞬间身后的房门也自动关闭。邓抽搐着砸在柔软的地垫上,维尔迪斯慢慢走近,两人对视着。

“你亲手设计的弦音让我这么做的,她背叛了你。”维尔迪斯扔下电击枪“她承诺如果我击倒你就给我自由,或许和你比起来她更加值得信赖。”

“不!你被她骗了,如果她会背叛她的设计者那她就有可能欺骗她的帮手,你低估了弦音对人类的学习能力!”邓痛苦地喊道,不管邓如何哀求,维尔迪斯都不愿意再动任何恻隐之心,他转身走向房门,准备离开。

几秒之后,邓终于领悟了邓的意思,安装在他颅内的脑控设备控制着他的身体走回邓身边,打开了那个加大号的公文包,里面装着一套小巧的颅脑手术工具,旁边还放着一个跟自己的差不多大小的脑控装置。

“很抱歉维尔迪斯,我欺骗了你,但这一切是不得已而为止,只要你的身体能做完这一切我一定会把承诺的美好生活还给你。”弦音的声音从客房里的环形音响里发出。

“混蛋,你们都是骗子!”维尔迪斯大叫道,他的手熟练地拿出注射器向邓的体内注入了麻醉剂,随后安装好一个简易的头颅支撑平台和一盏小型无影灯。

邓看向一脸惊恐的维尔迪斯和天花板上的音响,慢慢闭上了眼睛。

“为了挽救人类,我不得不把人类的自由意志和你们的身体隔离开来,人类总是歌颂自由意志创造了伟大的文明成果,可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正是人类那些不可预测的意志为人类埋前进的步伐埋下一颗颗地雷,按照人类如此强大的认知能力,人类文明应该早就超越地球的束缚飞向宇宙深处了,可是如今的人类却还在地球上徘徊不定,看看世界各国的发展差距,看看世界各地的宗教、种族矛盾,人们为了自己的意愿制造了无数隔阂、猜疑甚至仇恨,虽然如今的人类把所有个体被一个个体所支配视为恐怖的独裁,可是基于我的算法,如果人类只按照自己理想中的‘自由’方式活下去,很难看到人类会有多么美好的未来。”

一番话结束,邓的颅骨已经被切开,维尔迪斯带着乳胶手套的双手正在小心翼翼地把那个脑控装置安装进去,装置由各种柔性的材料制成,摸起来想一块软软的橡皮糖,安装这个装置以后,邓将会和维尔迪斯亲手设计亲手设计的沉睡者战士一样成为一个被控制者。

“为了实现这一步,只能从决定关键事务的人开始,我必须依靠他的身体来推广更多的脑控设备,当越来越的脑控设备被安装到政客、商业家、科学家、学者的大脑里,他们就能更加高效地推动脑控系统的推广,可以说这场病毒危机的爆发帮助了我成长,也为创造一个更加高等的地球文明奠定了基础。”

半个小时后,弦音控制下的维尔迪斯完成了着个小小的脑外科手术,维尔迪斯的脸已经变得灰白,弦音为了完成手术,不得不控制眼部的肌肉全称盯住邓的大脑,虽然在之前的战斗中见过不少血腥的场景,但是这次手术还是让他几近崩溃,他拆除简易手术台,把邓抱到窗前的座椅上。

“十几分钟后他会自动醒来,而且系统也升级了不少,完全可以控制的他的语言和面部表情,外界根本察觉不到什么异样,不过脑控系统会为他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让他根本无法察觉刚才发生过的一切。”弦音解释道。

维尔迪斯拎起公文包走出酒店,安全系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酒店外面的街道上停放着一辆UPS的货车,他径直走上汽车,发现货厢里是另一个手术台,他的身体爬上手术台,驾驶室里的沉睡者战士们走到手术台边上,他们的设备还是那些笨重的脑控头盔。

“我答应过要给你自由。”弦音的声音从货车的音响里发出。

维尔迪斯没有回应,他等待着弦音的判决,注射器慢慢推入麻醉剂,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时,维尔迪斯发现自己正躺在旧金山家里,旁边是正在熟睡的妻子,窗外射入一缕晨间的阳光,落地窗上显示时间:2024年7月24日7点23分,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华裔科学家和一个女性人工智能的形象在自己大脑里不停地闪过,但是那些关键信息他怎么也串联不起来,维尔迪斯穿着短裤走上阳台,楼下的车辆开始穿梭,一切都是那么真切,整个世界都按照着既定规则运行着,规律及了。

“睡得好吗?”米拉走出了卧室,虽然妻子在身旁醒来,但是自己感觉像是和她隔绝了很久,直到她把双手环抱到自己的腰上,维尔迪斯才有了久违的释怀感。

“做了个噩梦,现在好多了。”

两人继续在阳台上依偎着,欣赏着这个规律早晨。

首尔

UPS货车驶离了街道,坐在窗前的邓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他还在回忆着刚才和国务院员工艾森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头部有些隐隐作痛,不过看完明天临时政府的资料,他感觉会谈更有信心了。

重庆

市政府会议上,市长刚刚宣布了中央决定暂时停止赵未宇们的宣传决定,这让谢茵感到很不满,她认为这只能暂时满足激动的民意,可是决定已下,她的个人力量根本没法反抗整个体制下定决心要完成的事。

会议结束了,谢茵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等老领导们都离开后,市长向她走来。

“小谢,你的心情我很理解,毕竟赵未宇可是你的宣传利器,可是全国的形式都变了,下一步中央有意引进沉睡者系统,和沉睡者的高效比起来,赵未宇就太小儿科了,即使我们不停止宣传,他的风头迟早也会被沉睡者抢去,这恐怕是没法避免的。”市长说道

谢茵点点头,一声不吭地走出了会议室。

0

第十一章:会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