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俄战争>第107章 坦克海(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7章 坦克海(2)

小说:中俄战争 作者:与世沉浮 更新时间:2014/11/4 17:33:48

大宝自知自己刚刚被小护士折磨的事情已经被这两个家伙所知道了,男人可怕的自尊心舍得他的脸在短短几秒钟时间内表面温度上升了两三度,红的跟个熟透的西红柿似的,模样甚是喜人。李伟才还觉得不过瘾,打趣道“哟,大宝,看你在跟敌人打斗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怎么见着了女人,连神经都变脆弱了。莫不是刚刚从前线下来,那意志力就让小护士给磨掉了,你不会是看上哪个姑娘了吧。”

“放你的屁,老子早就有女朋友了,回家就等着结婚了呢。”大宝光顾着反驳,却不曾想一开口就发觉自己说错了花,短短一句话,竟勾起了自己的回忆。这些回忆,可是只有在梦中才回出现了,要是让班长他们知道了自己心里想着的是什么,又非得说他意志力不够坚定,笑话他了。

好在,张恭并不想过多的取笑他,只是说“知道你有老婆在家等着你就好,打仗的时候多动动脑子,别他们一个劲想着蛮干。要人人都跟你想的似的,那我不用等到战争结束,就该变光杆司令了,说不定,还得被你们牵扯的一同做了奈何桥上的鬼魂了。”

这话带有责备的意味,责怪大宝打仗不顾自己的生死。虽然后面的话说的严重了些,不过对于大宝这样的兵,不把话说重一点,只怕没什么用。“哎哟,我也后悔呢,现在这条腿伤成这样,指定是不能再上战场了,可怜了我那一份红毛鬼子的命,没人去收了。”大宝显然也对自己的行为反思过了,经张恭这么一说,更懊悔自己的行为了。

李伟才陪了陪笑,知道班长不但是在责备大宝,还有埋怨自己的意思。话说回来,他上次碰到俄军狙击手的时候的行为显然是欠缺考虑了,幸亏没被俄军狙击手干掉啊“唉,大宝已经知道错了,班长你就不要板着脸说他了。再说,要是没有他,我们不是也很难打掉这么些鬼子吗。”

看完了大宝,张恭两人又想去找另一个伤得更重的士兵,这才知道,原来家辉伤的比较严重,一从前线下来,就用飞机运回国内去治疗了。战地医院虽然同样具备这样的医疗条件,但是刚好有一批伤员要回国治疗的。看着家辉短时间内肯定是上不了战场了,索性把他也给送回了国,也好给前线医疗缓一缓,因为还有更多的伤员需要救治呢,能转移的当然是转移了最好。

张恭所在的一连随装甲步兵第9营驻扎到了前线,对面就是俄军的坦克第81师。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双方都处于一种对峙状态,时不时的来几下火炮对轰,大规模的战事暂时还没有出现,但是前线的气氛却压抑的很。士兵们守住掩体里,将一副副扑克牌摸的起了毛边,随便逮住一只老鼠或小兔子都能让士兵们乐半天的,可见大家无聊到了什么地步。

有时候大家还会隔着战壕跟对面的俄军对骂上几句,战壕和战壕之间相隔甚远,对方说的话这边听不清,这边说的话,那边估计也听的含糊。但是为了娱乐,大家还是扯着嗓子骂的不亦乐乎,这幅情形多少让人有些忍俊不禁。而类似于 fucking 、 fucking you tu tu tu 这一类国际通用语言,更是抢手到了极点,随便骂什么的时候都有人冒出这么鸡肠子来。

在这里,战斗民族的士兵们也把自己不怕死的精神发展到了极点,时不时会有两个裸男扔下步枪脱光衣服站到战壕上对着华军这边,甩动着他们赖以自豪的老二。如果不是觉得这些小丑的表演颇具观赏性,只怕那些人跳艳舞的人还没露脸就被爆头了,更别提跳艳舞甩老二了。

张恭作为班长,要以身作则,不好鼓动士兵们在那里胡闹,而对于士兵们平时开的玩笑,也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及时的叫人更好岗哨和巡逻,做好他自己的职责。现在暂时没有什么战斗计划,大家都躺在战壕里消磨时间,张恭也乐得一身清闲,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块木头,一刀一刀没完没了的挖着,两天功夫下来,竟然被他刻成了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李伟才那个吹牛不看天气的家伙拿着张恭刻出来的人儿就直夸手法精妙,说这就是什么抽象派艺术云云,吹的大家都有点懵了。还有几个傻乎乎的家伙跟着一起起哄,说要是拿回去了还能卖给艺术家,换几个烟酒钱之类的屁话。

张恭对他们这种没话找话说的做法不甚敢兴趣,只能由的他们嘴巴变成机关炮,爱怎么说怎么说。刻完了木头又拿出一个空的罐头盒来,用战术刀一顿猛戳,抽完了又是扳又是捏,不出半天,又让他弄出了一架微型的‘抽象派’艺术战斗机。感叹----闲的蛋疼的人啊,真他妈什么东西都做的出来。

双方对峙的直接后果,导致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急剧下降。战壕成了他们吃喝拉撒睡‘无味一体’的地方,到处都扔满了罐头盒和压缩饼干的包装纸。在前线想吃上一顿热饭比较困难,因为你这边刚刚捧起白花花的米饭想送进嘴里,可能对方两个枪榴弹或者迫击炮炮弹吊过来,你那白花花的米饭上面就全是芝麻了,嚼的牙齿都被磨掉一半。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最好的解决方法是吃点罐头吃点水果,这还算幸福的。要是敌人刚好在饭点开火,那恐怕就只能吃压缩饼干了。直到后来,中俄双方的士兵都被折磨的没辙了,于是各自派了一个代表出来讲和。讲和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规定在一个时间段内大家都不要捣乱,让大家好好吃点热腾腾的的米饭,要死也死的舒服些。一来二去,如此何谈了之后大家才算吃上真正的米饭,好多人都感动的泪流满面。

不过对面战斗民族的士兵们似乎在生活上非常的不拘小节。本来战壕就不大,大家大便小便解决了都是挖个坑来掩埋了。可是也不知道战斗民族的士兵们是因为排泄物吨位太大还是怎么的,反正他们从来不掩埋。他们非但不掩埋,拉了之后还用铲子一铲一铲的抛往华军这边。

此时蒙古草原上北风正盛,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带着丝丝冰冷的雨水自北向南的落在华军脸上,加上空气中让人忍无可忍的‘幽香’,大家被熏的脸都憋绿了。又人说照这样下去,大家早晚让战斗民族的‘大杀器’熏死,而绝非战死。

后来大家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他战斗民族的士兵们不讲道义,那大家都别好过了,大家索性捡起了一个个空的罐头盒,排泄的时候就直接把或软或硬的粑粑拉尽了罐头盒里,然后往里面塞一颗手榴弹,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扔到俄军那边去。手榴弹一爆炸,那屎啊尿啊马上被炸的乌天黑地的一大片,太阳一出来,那味道,简直比鬼子731细菌部队制造的毒气弹还要吓人。有时候草原的风会改变风向,而华军士兵的方法可以让装在罐头盒里的东西飞出更远而杀伤力更广。风向一边的时候,俄军士兵一个个用铁钳捏着鼻子悔不当初。

战斗民族的士兵报复心理都很强,他们受了华军的‘毒气弹’攻击之后,心里很是不爽。每逢月黑风高的晚上,他们就会把一包包装满粪便的行军包裹拖出来扔到华军这边,里面还同样装有一个起爆装置。到了白天,趁着华军吃饭的时候,他们就引爆那个万恶的屎尿包。屎屎尿尿加上炸药的威力,顿时间天上就下起了粪便雨,正在吃饭的华军一下子避让不及,白花花的米饭上面顿时添上了许多深加工的细粮,气的大家出不来气。

不用说,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在恶化‘双边关系’,在恶作剧上吃了亏的华军不管三七二十一,扔下饭盒端起步枪就对着对面的俄军开火。一场局部战斗就此展开,而通常,这样的战斗是毫无结果的,大家不过是躲着掩体后面对着外面放放冷枪,表达一下自己的抗议的同时顺便还慰藉一下郁闷的心情罢了。偶然有人受伤或者装弹的时候弄疼了手指,这也就算是最大的伤亡了。

在近十天的时间里,张恭等人一直都在干着那些无聊的事情,想来对面的俄军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最让张恭高兴的是,上头好像觉得他这个班的人数少了点,已经不能算一个完成的班了。又考虑到张恭在战场的指挥领导能力的确比一般士兵优秀,于是把张恭的班并如了一连的二排,张恭命副排长。虽然一下子失去了自主权,但是自己的头衔却翻了两翻,张恭顿觉责任重大,面子也跟着变大了。

到第十天的时候,又补充进来许多新兵,二排又壮大了起来。这段时间以来,张恭已经看惯了老兵去了新兵又进来的规律。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他却必须承认----是战争,造就了他的仕途。或许,等这场战争结束,如果他还能活着回去的话,以他的英勇表现,日后混出个营长来当当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啊。这不过短短十来天的时间,他的军衔可不就连跳了两级吗。

这两天的天气一直都不怎么样,或许是秋天已经过半的缘故,老天爷觉得应该给点意思吧。细蒙蒙的雨水一阵一阵的从天上飘落下来,雪地里的雪也开始融化了,气温正在渐渐的回升。但是被雨水淋的瑟瑟发抖的士兵们嘚嘚着牙齿一个劲的骂老天不长眼,原因是现在气温虽然回升了,可他们却感觉比深冬的时候更冷了。看看大家的湿哒哒的衣服和鞋子,大家或许就能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骂了。

天上在下雨,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乌云,两军对峙的那片草地因为长期的手榴弹枪榴弹迫击炮胡乱的轰,现在被雨水一泡,全变成了黏糊糊的一片。雨水混合着人类的排泄物顺着低处流动,灌入了沟壕中。这时候那些喜欢把排泄物胡乱用铲子处理一下的俄军士兵总算知道自己的错了,但是现在他们哭出尿来也没用,华军可不会给他们腾出时间来处理巢穴的环境。半天下来,很多俄军士兵的脚丫子就开始感染真菌了,又痛又痒的,比被人踩了一脚还难受的多。

2

第107章 坦克海(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