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金雕>第二十二章:汗水之外的收获 (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汗水之外的收获 (1)

小说:铁血金雕 作者:岩溶 更新时间:2014/3/15 0:09:51

天色越来越晚了,贺班长没有去酒吧而是一直陪着我,听我讲我们在金雕特战大队的故事。

晚上,嫂子打来电话,班长推辞了几次,最后实在忍不住说,今天是嫂子的生日,晚上约了同事一起玩,本来打算去贺班长酒吧的,结果因为我的到来,他只好让老婆去别的地方定位置。

我催着班长去给嫂子过生,可他执意要继续听我讲那些事,生日年年有,也不在乎多过一个还是少过一个。好说歹说他算是同意去了,可要我陪着他一起去。我想也是件好事,还没正式见过嫂子,难得她这么照顾,怎么也得表示一下感谢。

答应了和班长一起去陪嫂子过生日,于是去商店买了一件礼物,然后去了酒吧。

酒吧其实不是我喜欢去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害怕陌生环境,害怕给陌生人说话。当初去酒吧,是迫于生计,后来去酒吧是出于友谊。

我们赶到酒吧,屋里的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嘴里也不留口德,什么话都敢说了。一个胖乎乎的女人一见面就破口:“哟,男主角终于出现了,还以为你们搞基去了,不待见我们了呢。”

贺班长白了她一眼,没搭理他。我把礼物递过去,另外一个女人嗲声嗲气的说:“哟,还记得买礼物,大哥哥有我的嘛?”女人说着就往我身上靠,班长端一杯酒搁在我们中间,冲着那女人笑笑,转而说:“大山,敬嫂子一杯酒。”

我端起酒杯,把礼物递过去,随便捡了几句吉祥话,便一饮而尽。虽然旁边的人口无遮拦,可嫂子也算是个明白人,她吆喝着让我给讲讲在部队的事。

这个主意,倒是很和贺班长的胃口。于是,我接着下午的故事给他们讲在金雕的故事。

一份付出,一分收获。

每一个特战队员的素质和能力都是一点点的练出来的,即便再有天赋的兵,没有流过汗水就没有资格也永远成不了兵王。

话说作为一名特战队员,出其不意的完成高精尖任务,是重要特征。在现代战争中,空降是快速渗入的重要手段,那么就要求我们必须具备一流的空降技术。

在特种大队,我们的训练中有一项严酷的训练,那就是跳伞训练。为了达到预期的训练效果,我们被交给集团军空降兵特种大队。

金雕特种大队成立时间比空降特种大队晚,但我们的训练和完成任务的质量总是超过他们,以至于现在集团军所有接到的实战命令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金雕特战大队,而不是首先想到空降特种大队。虽然,现在的空降特种大队向集约型、规模型深度发展,但心里总是憋着一口气,这口气往往被撒在我们这些受训学员身上。

按照规矩,我们换上空降特战大队训练服的时候,就已经是空降特战大队的学员,集训期内金雕特战大队无权干涉我们的训练,无权决定我们的去留,但是空降特战大队有这个权力,他们否定的学员是不能留在金雕特战队的,也不能留在空降特种大队。

公平,在战争面前的表现方式就是强者说了算,胜者为王。

33个人,进入特战大队的60名学员中仅剩的这一半多,在去往空降特战大队集训基地的时候,没有看到飞机的影子,而是被集体装在一辆大卡车里,里面没有任何可以坐靠的设施,甚至连可以抓手的位置都没有,我们被装在车里,颠颠簸簸的在山路上行进,不由得我们的意识滚来滚去的。

这让我想起那些运猪的车子。可怜待宰的肥猪们,被关在铁笼子里,装在客车上,滚来滚去,撞来撞去,和我们此时的情景差不多。

到达集训基地,那些教官和老兵们故意收拾我们,有房屋不让我们住,要我们自己搭建帐篷,我们就只能住在帐篷里。记得当天,我们被跌跌撞撞的运到基地,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出门前,谁也没有说路上不提供食物,大家谁也没有带吃的,我们就饿着肚子被拉到基地。这也算了,怪我们没有心眼,对于一支随时准备战斗的队伍,准备一些食物那是必须的,可我们是离开连队太久了,自以为自己是特种兵了,高人一等了,所以就忘了新兵连学的东西了,说明我们离实战还有很远的距离。

当然,这也不全怪我们,整个国家都数十年没有战火洗礼,和平时代的兵血都冷了,那还有什么战斗危机,训练无非是为了演习,为了震慑别人。而演习久了,就忘了战争是个什么形态了,忘了战争是会流血牺牲的,战士是需要马革裹尸的勇气的。

那日,我们满怀信心的以为到了基地可以好好吃上一顿饭,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谁叫我们是兵王呢,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该有顿饱饭。可到这里,才发现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堆带着霉味的帐篷和湿漉漉的泥巴地,再有就是一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长时间没有人用过的锅碗瓢盆和一些大米面粉。

教官命令我们自己搭建帐篷,生火做饭,吃完饭后休息,第二天一早出操。然后就自己躲进食堂吃喝去了,可怜我们还得自己动手。

好在这样的苦日子我们都经历了不少,再说我们心里也有思想准备,知道这些兵油子会收拾我们,大家心照不宣的动手搭建帐篷,洗涮锅碗瓢盆,生火做饭。

当我们终于端起饭碗的时候,才发现,原本一身干净的迷彩服已经沾满了泥浆和灰尘。说起这,现在心里都不舒服,那些可恶的老兵,他们早知道我们要来,故意在帐篷上洒水,在地上洒水,每天都洒,以至于我们搭建帐篷的地方看上去只是湿漉漉的,踩下去就是一个泥坑,帐篷的霉味让我睡觉都不敢呼吸。最可气的是,刚到基地的第二天,我们只休息了三个多小时,当听到急促的集合哨声时,大家习惯性的往地上一跳,开始穿衣服,可在这里,我们几乎同时尖叫,因为我跳下床的时候,脚踝都陷进了泥土里。

没有办法,我们就着泥浆一起穿进鞋子里,进行了第一天的晨练:5公里越野、500米蛙跳、100次俯卧撑、100次负重下蹲……

空降特战大队不仅仅为国内训练伞兵,也是国外伞兵训练基地之一,算是向外展示肌肉的一个窗口。教官给我们开出的晨训单是其它普通学员半天乃至一天的训练量。当然,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开胃菜真的只是开胃菜,我们的食量大得他们都不敢想象,正如我们的潜力一样无限。

“三肿三消,才上云霄。”这是中国伞兵训练的行话,我们也经历了这样一个严酷的过程。

所谓“三肿三消,才上云霄”,就是在这里学员的双腿必须经受从肿到消、从消到肿、再从肿到消的砺练。可是我们的腿早就经历无数训练了,这样的小菜大家都不放在心上,简单的应付。事实上,看似简单的应付,却毫不留情的淘汰了两名战友。

因为我们每天都重复着“必修课”:为了掌握正确的三步离机动作,要练习原地弹跳、一步弹跳数万次;为了使双腿能承受着陆时的巨大冲击力,要从2.5米高的模拟平台上无数次跳下;为了保持高空正确的伞降姿势,要在数十米高的吊环上荡来荡去,最后准确地落在十几米开外的沙坑里……由于反复机械的训练时间太长,有身体素质好的学员很快就掌握了技巧,于是就有悄悄偷懒耍滑的。有一次训练中,两名战友利用掌握的技巧逃避训练被两名老兵抓到,由于老兵的言语带有侮辱,让这两名金雕特战队员很是气愤,于是就动手和他们打了一架。金雕特战队员二对三,实现了完胜,可他们还是被枪指着脑袋带进了禁闭室。原本在金雕,这样的打架都是批评教育,玩过火了,关两天禁闭,体罚一下也就OK了,用秦凯的话说,都是练家子,没点脾气,那还有击毙敌人的勇气,咱们就是杀人的兵,打架算个屁,只要不打死人,都是小事儿。

可是在空降大队,管理理念完全不一样。第二天、第三天的训练再没见这两位战友,也不见他们回到帐篷里。据岳枫打探来的消息说,他们被带进了我们很想进入的大楼,在哪里他们没有挨打,没有挨训,而是好吃好喝的被养着,只是不能离开禁闭室,连跌打损伤的药物都备有。

后来,秦凯亲自开车来领的人。那天我们正在操场训练,看见秦凯的车,想必是秦凯来领人了,趁转场的间隙我们想去给秦凯打个招呼,实话实说,离开老部队我们不舍,离开金雕特战大队还是不舍,有时候甚至很想看到秦凯那张臭脸,很想看到青鸟那极其努力也严肃不起来的脸,很想金雕特战大队的人和事儿。

眼看着秦凯领着人出来,大家都热情的,迫不及待的要迎接上去,却被秦凯恶毒的目光给秒杀了,我们被阻击在几米之外,眼巴巴的看着秦凯将两人带走。那一刻,我们像是犯错误的孩子,像是考试不及格却要找父母签字时一样无奈和尴尬。我想,那瞬间秦凯是肯定生我们气了,在对手的手上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他该是多么难堪和心酸。

这种心酸,没有在我们的脑海里停留太久,因为我们必须继续面对各种训练。后来我才从一名老兵那里知道,其实这样的训练是专门为我们设计的,是空降特战大队队长和秦凯商量好多次,请教了医学专家一起制定的。原因是我们这一批兵的特殊性,入伍的年龄偏大,身体各项肌体都处于成熟和相对稳定期,而我们前面的训练很多都是集中突击,已经打破了身体的平衡,虽然看似我们的体能等测试都能达标,可以通过简单训练,或者不训练就可以直接上天,但是这和我们以后密集的不间断的实战有着本质的冲击,时间太久,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从而减少服役时间。这样反复的,长时间的基础训练,就是要我们的身体默认这种冲击力,让我们的身体分配更多的能量来保护我们的双腿。

离我们而去的,其中一名就是伞兵出生,或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不得不离开我们。至于这两名战友去了那里,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也许是退伍了,也许是回到原来的连队了,也许是去了其它连队,也许就在我们一个集团军内,但我是后来再没看见他们,现在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模糊了,真的是记不起来,真的是时间太久了!

我们终于拿到了上天的资格证,但在这之前,我们还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训练和三番五次的文化知识考试。

伞兵的使命就是在敌后突击。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地形,没有补给,没有支援,只能靠不凡的本领及随身装备生存并完成任务。

而伞兵又细分很多方式。对于旅营级大部队从事正常空降作战,伞兵训练主要针对一般地形跳伞,伞兵使用一般引张带圆形人员伞,配戴GP通用包枪包及配赋武器实施跳伞,空降场较为平坦开阔,利于运输机群从空中识别以及伞兵着陆发起攻击,除非状况特殊,否则空降地点多半选定于重要桥梁、铁路、公路、城镇及军事设施附近,跳伞的高度约在250米左右,这也是副伞最低开伞限度,一般士兵只要完成五次基本伞训即具备一般地形跳伞资格。

翱翔蓝天,中国人的祖先们几千年前就有这种渴望和梦想,于是有了风筝、有了孔明灯、有了嫦娥的传说……对于我们,也很渴望在蓝天上翱翔,这是使命,也是心底里的梦。

跳伞前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从飞机上跳出去,等了半天伞没开,却从天上直直地摔下来,好像还落进了水里。我打了一个冷战醒来……棉被已蹬到床下……

这个梦,哪天晚上不止我一个人做过,很多人都做了同样的梦,只是我们都没有讲出来。

0

第二十二章:汗水之外的收获 (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