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菊花沟的硝烟>第三十七章 绿草荡边寻亲人 芦家滩处慰英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绿草荡边寻亲人 芦家滩处慰英灵

小说:菊花沟的硝烟 作者:施向平 更新时间:2014/1/14 15:52:56

本章内容提要: 新四军又攻克了石塘圩子,自此,八十里菊花沟沿岸地区的人民解放了。孙坤带着芦花的遗物来到绿草荡边的芦花家。他见到了雪梅和王老汉,含泪讲述了芦花的牺牲经过。大家陷入一片悲痛之中。在芦家滩,孙坤和乡亲们一起点起芦苇花慰藉芦花的在天之灵。

车桥战役胜利后,我新四军地方部队乘胜杀敌,于四月十三日,对菊花沟沿线的石塘圩子进行攻击。

石塘圩子有二百多名日伪军,离淮城不到二十里。在战斗前,我情报人员高峰早已打入敌军内部。四月十三日早晨,新四军五十二团的两个连和淮安联防大队组成攻击部队开始进攻。我新四军首先向伪军喊话,劝其投降,但伪军头目就是不肯投降,组织人马进行阻击。敌人凭借高高的围墙和碉堡向我攻击部队疯狂开枪扫射。

为了减少损失,我攻击部队先将圩子进行围堵,然后组织挖坑道直通圩子里。敢死队员身上背着麻袋抵挡敌人的子弹,从坑道进入圩子,打破了敌人的防线,与新四军围堵部队里应外合,杀声震天。敌人的一座炮楼里机枪仍吼叫着,在圩子里的高峰同志带领几名伪反正人员冲上炮楼,开枪打死了敌人,将机枪口对准了伪军。经过激烈战斗,我攻击部队很快地消灭了圩子里的日伪军。

在此之后,新四军一师在地方联防队的配合下,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又收复了曹甸、泾河镇、周庄、马甸、塔儿头、望直港、鲁家庄等数十处敌伪据点,解放了淮安、宝应以东大片地区,打通了苏中与淮南、淮北、苏北的战略联系。从此,苏中党政、军领导机关从三仓河移驻到宝应安丰。部队通过大练兵和思想政治教育,军政素质大为提高,逐步向正规化方向发展,战斗力迅猛提升。

车桥战役是华中抗战史上对敌震动最大的一次攻势作战,它标志着苏中敌我相持的平衡被打破,我军由守势转为攻势,抗日斗争形势从此走向转折。

日本东京大本营垂头丧气地承认:车桥战役,标志着新四军反攻的开始,日军从此向下坡滑行。至此,敌悲观情绪日甚一日,驻东台日军十二人集体上吊自杀,驻平桥镇伪军营长带一百多人反正。

敌收缩据点采取守势,加强城市的防御,而苏中新四军则展开了局部战略反攻,在一、二、三、四分区不断出击,屡歼敌军。

八十里菊花沟沿线的日伪据点都被攻破了,沿线的人民解放了。大家都欢欣鼓舞,放鞭炮,敲锣打鼓,欢庆胜利。妇女们不再把脸抹黑了,孩子们可以尽情的玩耍了,大家在夜里可以睡安稳觉了。我地方党组织和地方联防队开始活跃起来。而汉奸恶霸们暂时藏起了尾巴。

河水泛起了涟漪,芦笋露出了尖尖,菜花就要开了。孙坤带着芦花的遗物,一路向前走,心里很沉重。他来到了绿草荡边的芦花家。

雪梅也在芦花家。天中了,她正在门口洗菜做饭,见来了一位新四军战士,赶忙站起身微笑着打招呼:“新四军同志,你好!”

孙坤已听芦花嘱咐过,一眼就认出是雪梅,深情地望着雪梅,眼睛潮湿了。

“同志,你怎么啦?”雪梅诧异地望着对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

“我是孙坤,是你的丈夫!”孙坤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雪梅嚅动嘴唇,但没有说出话来。她百感交集,这些日子她多么想念自己的丈夫,有多少苦楚要对亲人诉说!她一直怀着失望和痛楚的心理等待着。此时终于等到了,她太激动了。

王老汉打渔回来了,见到孙坤十分欣喜:“你可回来了,快到屋子里坐。”

“爹,你认识他?”雪梅差异地问道。

“认识,他在我家养过伤!”王老汉笑着说。

雪梅惊讶地问道:“真的?”

“这还能有假?”

“爹,他就是我离散的丈夫!”

“哎呀,太好了!你们总算是团聚了!”

孙坤默一直不作声。

王老汉前后看了看,问道:“你回来,芦花怎么没有同你一道回来?”

孙坤摇了摇头,停了一会儿,拿出了芦花的遗物,泪如泉涌。

王老汉似乎明白了,干愣了一会,不觉老泪纵横。

这时,雪梅拿过芦花的遗物,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啦?”

孙坤含泪说道:“芦花是为救护伤员而牺牲的,她是英雄,她很光荣!”

王老汉从雪梅手里拿过遗物,一一过目,里面有那条蓝色的三角巾,这可是他亲手买的!他将衣物紧紧贴在自己的怀里,仿佛芦花就贴在自己的怀里。

雪梅似乎明白了一切,走上前,扑到王老汉的怀里哭起来。

“孩子,打仗总是要死人的!”王老汉用手抹一下眼泪,拍拍雪梅的肩膀,然后转过脸问孙坤:“花儿安葬在哪里?”

孙坤泣不成声,“花妹,安葬在芦家滩!”

“孩子,我们准备准备,去看看,烧点纸,插些花!”

孙坤点点头。

这时乡亲们陆续过来了,得知芦花牺牲了,都很难过,一起披麻戴孝,带着烧纸,向芦家滩出发了。

风徐徐地吹着,这是早春的风,寒意还很重。王老汉不时地洒下一张张黄纸片,嘴里喊着:“花,回来吧,爹在这里!”

他的颤抖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苍天这时被感动得下起了蒙蒙细雨。

到了芦家滩,来到芦花的坟堆前,雪梅跪上前嚎啕大哭。王老汉蹲下身老泪纵横,点燃了一堆烧纸,嘴里喃喃地说道:“花儿,来拿钱吧,爹爹不能照应你了,你只能自己照应自己了,你要一路走好!”。

孙坤和乡亲们走到芦荡里采来很多的芦花,点起来,火烧得很旺,很旺。

孙坤望着熊熊燃烧的烈火,在火光里不断显现芦花的美丽倩影,他似乎看到芦花穿着绿军装向他走来,亲切地叫他“哥”,他忍不住又泪如雨下。

天边的晚霞很红很红,孙坤在芦花的坟前三鞠躬,眼前芦花仿佛像嫦娥一样飞到天上的晚霞中。

晚上,他和雪梅一同回到芦花家。两人商量了一番,然后一同跪在王老汉的面前,叫了一声:“爹!”,接着孙坤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亲爹!”

王老汉点头答应了,然后拉他们站起身。

第二天,孙坤回部队了。临行前,孙坤嘱咐雪梅:“芦花牺牲了,爹的心里一定很难过,你在这里要好好照顾和安慰他!”

“你放心,我会的!”雪梅接着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孙坤望着雪梅渴求的神色,说道:“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我们就在这里安家。不过现在我们这里解放了,可很多地方的鬼子还没有被消灭,我现在要继续去参加战斗!”

“你去吧,我们支持你!”雪梅说道。

孙坤出发了,王老汉和雪梅送他走了一程又一程。

孙坤到了东台后,连里徐指导员把他叫到办公室,热情地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孙坤在指导员面前走了几步说道:“我的伤已经好了!”

徐指导员点点头,然后对他说:“你的思想进步很快,在车桥战役中,你表现得很勇敢,根据你的请求,经过党支部研究,现已同意你加入中国共产党。”

孙坤心里十分激动,向指导员深深的鞠了一躬。就在当天,他和几位战士一同在党旗下庄严宣誓。

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时心里又想起了和自己一同战斗生活过的沈石铭,想起了沈石铭的鼓励和牺牲前的嘱咐。

“大哥,你好好安息吧!我一定不辜负你的重托,一直战斗到革命的最后胜利,兑现自己的诺言!”

不久,徐指导员又找孙坤谈话了。

“报告!”孙坤来到指导员的身边,向指导员敬了个军礼。

徐指导员让他坐下,然后认真地对他说道:“孙坤同志,经组织研究,现在安排你到地方工作,到石塘区担任联防队教导员。你觉得怎么样?”

孙坤站起来说道:“服从首长安排!”

“你坐下!孙坤同志,到地方工作,担子很重。大部队要向南挺近,这里的日伪势力仍很猖獗,淮城的日伪军力量还很强大,石塘离淮城很近,你要组织带来武工队保护好地方的党组织和老百姓,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徐指导员语重心长地说道。

孙坤听到这里,又站了起来,激动地说:“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不负组织重托!”

徐指导员高兴地点点头,说道:“好样的!”

就这样,孙坤被安排去菊花沟沿线的石塘区担任联防队教导员。他脱下军装出发了。走在涧河堤上,芦花的身影一直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心里感情的潮水涌动着。

有一首名叫《芦苇花》的歌可以表达此情此景,芦苇花,芦苇花,是花?不是花,好似一幅画。芦苇花,芦苇花,如歌如诉,好像梦中的花。像泉一样喷,像雨一样洒,像云一样飘,像雾一样下------”

0

第三十七章 绿草荡边寻亲人 芦家滩处慰英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