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色>第三十章 家务事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家务事6

小说:白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3/2/17 14:29:39

第六节

徐汉才对邓义辉的建议深以为然,他默默的点点头后说,“我这里的事情好办,基本上公司里的业务都是公开的,没有什么可以保密的。我想让你去给我帮个忙。你也许不知道,李涌去年在这里是有个女朋友的,我听说都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那个女孩子就是现在的省委书记孙江南的独女。按理说这是好事,也是大家都认为郎才女貌的婚配,兰自立的老婆董一蓝曾经也追过李涌,可是后来因为这个女孩子的到来才放弃了,现在还真成了一兰了,嫁给了兰自立。可是今年春节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女孩子了,问李涌也问不出来。那个女孩子是在孙书记到我们这里任职之前调到北京去的,当时也流传着李涌会调往北京,可是,李涌没去,那女孩子去了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我是在兰自立的养殖场吃饭的时候发病认识他们的,感觉他们当时很般配和很幸福,可是现在突然一切都变了。这让我觉得要替小弟操操心,不管出了啥事情,总是要有个结果才对,所以,我想请你去北京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是出了啥问题。”

“这个好办,那个女孩子叫什么?我先去找找关系问问调到北京啥地方,然后就可以慢慢找出他们分手的原因了。”邓义辉还不知道李涌有这么一出,他要是知道了怕是早就自己去查了。

就这样,邓义辉到北京出差了一个星期,回来后有些沮丧,因为调查的结果让觉得李涌很窝囊,也很倒霉,更是委屈。当徐汉才问道的时候,他对徐汉才说,“你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并不是那么好听的,没啥阴谋,就是一种命运而已。”

邓义辉不想说,徐汉才也就不好问了,他是过来人,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无非是被别的男人给乘虚而入后不得不屈从了命运的安排了。

而事实真的是那样吗?邓义辉有怀疑,可是,他没有进一步挖掘,他知道挖掘下去的结果不会让人们开心,还会使现在已经平衡的局面被破坏,也许会伤到的人是双方或者更多人。以孙江南的地位来说,那怕也是经受不起的一种打击。这种事情不挑明大家都有面子过得去,可是一旦挑明那就是你死我活的图穷匕首见,他邓义辉可不会傻到自己去揭发这样的私人隐私。

在北京的牛心雨其实心里也有个疙瘩,因为他是医生,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与孙眉发生故事的时间,可是在他计算的预产期还差15天的时候,孩子降临了,是个漂亮的女孩。孙眉的妈妈梅大姐说女孩一般提前,可是,这样的话对当医生的牛心雨来说这似乎多少有些无力。现在的牛心雨成天纠结在要不要去做个DNA检查,对于他来说,做这个检查几乎可以完全秘密的进行。

牛心雨可以接受这个孩子是李涌的现实,但是,他不能接受孙眉还有事情对他隐瞒的现实,因为无论怎么去推算,那个时候李涌并没有与孙眉在一起,而且孙眉明确的告诉过自己,孩子不是李涌的,李涌也不会傻到孙眉有了自己的孩子都不知道而放任孙眉在北京都不去追的地步,这里面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牛心雨这心里的纠结让他实在煎熬。他竟然以值夜班为借口,从北京直接飞到了K城,他要找李涌说说自己的心里话。牛心雨认为这个时候只能去找李涌说,十一在北京的一见,牛心雨认定这个发小还是小时候那样会照顾自己。他没有李涌的手机号码,但是,他知道李涌的工作单位,这在全国的医疗界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需要的就是一点运气,能够在单位里找到李涌。

李涌正在宿舍里看书,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李主任,我是大门门卫,一个叫牛心雨的人说是您的同学,他要找你。”

“噢!你把电话给他,我说两句。”李涌对门卫说。“是你啊!心雨,你怎么来K城了?是来出差的吗?噢!我这就到门口接你,你今天就住在我这里好了。”

李涌快步来到了大门口把牛心雨接到了自己的宿舍。“是不是还没有吃饭?把行李和这些东西放下,走走,我带你去吃晚饭!”

李涌又拉着牛心雨到车库里,坐上他的那台吉普车,门卫自然是认得这独一无二的车,绿旗一挥就放行了。

他们来到了一条食街,李涌带着牛心雨来到了一个湘楚风味的小饭馆,“你是不是也有段时间没有吃家乡菜了?这里的师父做的不错,来,今天咱们好好的吃一顿,你在这里要是有啥事情不好办就跟我说,我来帮你办。”

牛心雨看着李涌,“涌哥,你就一点都不恨我吗?是不是你事先就知道点什么了?我这次来你这里不是出差,是来找你说说话的,要不我非憋死不可。”

李涌正在点菜,听牛心雨这样一说,抬头看着他,“你们之间吵架了?”

牛心雨摇摇头,“你知道我的,我这人打小就性格懦弱,从来不敢与人争吵,小的时候受了气都是你帮我出气,现在我还是要找你来帮我解解惑。孙眉刚生完孩子,我是不会去跟她吵架的?就是到你这里来,我也是明天一早就坐头班飞机回去的,我不想她知道我到了你这里。有时真的感到是命运在捉弄人啊!”

“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了?十一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我还以为你们很幸福,这样我也就不用有什么牵挂了。你们在一起是解决了我两个好朋友的终身大事,我其实很高兴的。至于我跟孙眉之间也没什么的,她是个好女孩,不过很难理解我,她有些像你妈妈,这点我可能受不了。现在这样其实挺好啊。”

“我不是怪你,我是觉得她还有事情隐瞒着我,咱们都是医生,自然知道该怎么去计算这预产期,可是,十一一过,她就生了,比预产期提前了半个月,而婴儿的表现是足月的,这说明了啥问题?我可以接受是你的孩子,也可以接受是别人的孩子,可是,我不能接受被愚弄和欺骗,这不是我想要的。”牛心雨说。

当牛心雨说孙眉过了十一就生了的时候,敏感的李涌立即觉得问题大概是出在了这里。可是他自己也是会算的,那肯定也不是自己的孩子。

“你打算怎么办?来找我是要跟我倾诉还是要我给你拿个主意?”李涌试探性的问着牛心雨。然后随便在几个菜名上点了点,把过来的服务员打发走了。

牛心雨低头不语,等到菜上来后,他直接点了一瓶高度的二锅头,然后抓过杯子就给自己满满的倒上了一杯,那可是喝啤酒用的玻璃杯啊!当牛心雨正准备举杯一口干掉的时候,李涌伸手就夺了过去。

“你不能喝酒,你要是想听我的意见,那么你就不能喝酒。”李涌严肃的说。

牛心雨酒还没喝,眼珠子都红了,他叫了声“涌哥!”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到牛心雨哭的伤心,李涌的心里也不好受,像似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有,“孙眉在那段特殊的时间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吗?”

“心雨,我看你先别哭,我们一起商量一下可好?”李涌小声的劝解着牛心雨,“我是这么看的,既然你们已经走到了一起,那么她过去的事情与你无关,如果她认为有些事情不告诉你的好,那么你还有啥必要非要知道呢?这个社会很复杂,你们现在过的也很恩爱,为什么要钻牛角尖去给自己添堵呢?”

牛心雨哭了一会心里好受多了,他抬头看着李涌说,“你的意思是不要去问这件事情?那我帮谁养的孩子总要弄清楚吧?要是你的我没话说,要是别人的我怎么也要有个知情权吧?我就跟她有了那么一次,还是她喝醉了跟我糊里糊涂的干了,我也是喝多了,没过几天她就找我,说是有了孩子怎么办?我就说结婚好了。就这样我们结婚了。婚后我发现她特别胆小,特别的害怕一个人走路,我还以为那是因为怀孕引起的,现在看来,可能还有别的因素啊!”

“孙眉是个好女孩,你那么爱他,她就是有什么你也要原谅她,我想她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你的,不管是谁的孩子,总有她的一半吧?你要是把这个事情弄得路人皆知,你想过后果没有?她能够答应你,说明她了解你,可是如果你表现的让她不认识了,那么这个变化谁说得清楚?你们两个人的父母都是那种要面子的显赫家庭,她要是说得清楚还好,要是说不清楚该怎么办?”李涌其实自己也说不好这个问题。不过他想的可能是孙眉被人欺负了,甚至还不知道是被谁欺负的,很多事情他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但是,这些事情会不会与自己有关呢?

李涌的话尽管他自己都觉得没有啥说服力,可是,牛心雨还是听进去了,从性格上说,牛心雨心地善良和愿意为家庭和父母着想,当他听到李涌说“你要是把这个事情弄得路人皆知,你想过后果没有?”的时候,他的脑子似乎开始冷静下来。他开始考虑要是真的闹到那一步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

这顿饭到底吃了什么牛心雨根本不知道,李涌始终没有让他喝酒,他也没有要求再喝,他默默的吃着东西,最后李涌结账离开的时候他还在想着该怎么办?而李涌也是有一股堵在心里的东西,弄得自己十分的不快活。

回到宿舍里,李涌又与牛心雨聊天,聊着聊着两个人达成了一个共识,“孙眉是我们的好朋友,她的苦难就是我们的苦难,现在我们不仅要加倍的爱护她呵护她。对于她来说,我们没有必要再去给于痛苦的回忆,大家装糊涂比弄清楚要活的自在”。(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判断出了孙眉一定就是受到了磨难,也许是他们从小对她的了解吧,总之,他们做出了孙眉被人欺负的判断)

“我们也不会就这样糊涂一辈子,做些调查还是必要的,但是,这个调查必须是秘密的,是悄悄的,是不伤害所有好人面子的秘密行动。”李涌果决的说。

“调查清楚了我们该怎么办?”牛心雨望着李涌困惑的说,“如果对方很有来头,如果对方很有势力,那么与其我们知道是谁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不!只要我知道了是谁,那么我就一定要让那个混蛋付出代价,你负责照顾孙眉的一生,这报仇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李涌说完手上一使劲就将手里的玻璃杯捏碎了,弄的茶水撒了一身。

“涌哥!好!就按你说的办,我这辈子照顾孙眉,你去寻找真相,有了真相也别告诉我,就说是报仇了就行了。孩子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的,这点觉悟咱还是有,可是,任何人做错了都要受罚,咱们可不能让那些坏人逍遥法外!”牛心雨似乎变得从来没有过的大度和坚强,而李涌此时却似乎有些偏狭。

自己的身边出了这样的事情还完全不知道,这对李涌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他这辈子其实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他就想好好的照顾自己的亲人,可是,为什么生活跟自己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他很清楚孙眉是在得知自己怀孕后才去找的牛心雨,她知道牛心雨会在意外惊喜的时候承担一切,可是她为什么就不能相信自己也能够承担这一切呢?

要说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李涌?除了孙眉怕是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孙眉清楚的明白这些花招可以骗过牛心雨,但是绝对骗不过李涌,与其被李涌追问着过着痛苦万分的生活,还不如找个爱自己又听自己的人做丈夫。一个弱女子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像田螺一样缩回到螺壳里,无论自己的父亲有多大的能量,要想拿回自己的清白是没有可能了,与其明白的痛苦的生活一辈子,还不如装糊涂快活的过一辈子!这就是某些人的生活逻辑。

可是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李涌有没有能力去调查清楚呢?

第二天牛心雨在登机的时候把一个信封给了李涌,“这里是孩子的头发,也许你会在某个时候用得上。”

9

第三十章 家务事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