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燃烧的土地>第37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7章

小说:燃烧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2/6/28 0:14:33

韩村所处的位置离敌人的交通线有些距离,村里没有据点,最近的据点也在两三里地外,而且还是个只有二十几人的小据点。村子不比黄村小,村里的民兵组织没受到太大的损失,只是大扫荡以后活动得很少,基本上就是在村里放放哨,敌人来了帮着青壮年特别是年轻妇女下地道躲一躲。这里的村民成分比较单纯,除了那个姓魏的以外,还没出过一个汉奸。现在的伪村长就是大扫荡前的抗日村长,在村里威信很高,人也精明,平日里支应敌人还算让他们看着顺眼,这次才能幸存下来。几百村民的鲜血没能吓跨幸存下来的人们,反倒使他们同仇敌忾抱成了一团,都想着为死去的亲人报仇。地道改造完以后,季风决定将这里作为武工队的大本营。自从回到冀中至今,武工队第一次有了一个能相对安全地做些休整的地方。

这天,季风和武工队进了韩村,四周的情况还算平静,他们没下地道,就在村东北一间空屋里商量起了下一步的打算。大家的意见是一致的,当务之急还是要设法打掉于承惠的“别动队”,至少要打掉他的气焰,不能让他们无所顾忌。

要想有效地打击“别动队”,首先是必须掌握可靠而及时的情报,否则要找到机会很不容易。目前的情况是我们有得到情报的渠道,但是这些情报渠道处于分散、独立的状态。城里最重要的情报点就是“一品香”茶楼,王秋荣的工作也有成效。另外在敌人内部还有几个早就埋下的“钉子”——在黄团赵子明连任排长的常振明,任班长的黄林生;还有一个罗长树,是党员,进入黄团以后得到于承惠信任,成立“保安大队”时被调了过去,现在已经是“别动队”的分队长。在这些打入敌人内部的人中间,常振明和黄林生互相了解,他们和罗长树并不知道互相的身份。

当年黄绍祖叛变投敌后,凌天河和康保中他们给这几个身处黄团内部的人的任务,是广交朋友,联系和团结一些不甘堕落的下层官兵,以便在机会合适时将这些人拉出来参加抗日。在独立团里,除了团长和政委,只有季风知道所有这些内线;还有赵永康知道敌人内部的三个人并分别和常振明、罗长树见过一面。在这次武工队回冀中前,分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沈杰代表分区领导将在县城的所有内线同志正式移交给了季风,告诉他可以和这些同志建立联系,但在使用上必须慎之又慎。现在要利用这些人搞情报,就势必要为他们建立起有效、可靠的情报传递渠道,特别是“别动队”的罗长树,他应该可以提供有用的情报,关键是如何将情报及时送到武工队手里。季风权衡再三, 在会后将田林和特地赶来的赵永康留下,三人商量起了调整内线同志任务以及情报传递方式的事。

季风详细谈了内线这几个同志的情况后,他首先提出让黄团的常振明和“别动队”的罗长树各自和王秋荣建立联系,由王秋荣作为他们的上级,并且通过王秋荣的交通线将情报送出来。黄团和“别动队”这两条线汇聚于“一品香”茶楼,但他们互相间保密;“一品香”的另一个地下党员丁二保也不对他们公开身份。

季风说完后,赵永康和田林各抒己见,二人对内线的使用和季风提出的方案没有异议,只是在内线启用的时间上有不同看法。

田林说:“王秋荣是上级启用的潜伏了多年的地下党员,凌团长也特别重视,保密了这么几年,现在突然要做出这么大的改变,我的意见是必须先经过上级领导的批准再实施。我们可以联名打个报告,设法交给县委,由他们请示上级或做出决定,我们得到回复后再正式启动,这样比较妥当。”

季风听了他的话,把咨询的目光投向了赵永康。赵永康没马上表态,沉思了一会儿才说:“从斗争需要来说,这些同志行动得越快越好,特别是罗长树,他现在的地位很重要,也最有可能提供打击‘别动队’的有用情报。不过指导员的意见也有道理,我们如果不经批准就擅自行动,一旦这些内线同志发生意外,这责任不是我们能扛得起的。”

季风其实对他们的这种顾虑事前就有所思考,现在他们当面提出来,并没动摇他的决心,为了慎重些,他又将思路理了理,然后坚定地说:“目前我们和县委的联系不畅,即使联系上了,县委如果还要请示上级,以现在的状况,肯定时间短不了。片岗和于承惠不会给我们时间,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不能等。常振明他们几个人以前的任务是蛰伏待机,打进去是为了将来有可能拉出来。但形势变了,他们的任务也可以改变,这是对敌斗争的需要。至于说启用他们以后可能对他们自身有危险,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大局,有时候是要冒一些风险的。如果因此而造成损失,上级追究的话,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听他这么一说,田林立即表态:“我并不是反对马上行动,只是说按照组织程序应该请示上级。现在的形势也确实是动得越早越好,要对付于承惠和‘别动队’,也确实有必要这么做。我同意你的意见,要是今后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承担。”

赵永康也说:“我同意队长和指导员的意见。我不是武工队的领导成员,今天让我参与这事是你们对我的信任,但是我愿意在决议上签名,要追究责任也算我一份。”

季风说:“那好,我们的意见算是一致了。但是这个报告不能写,由我通知黄永和,让他向县委做口头报告。”顿了顿以后他又补充道,“今天这事暂时只限于我们三个人知道,以后要扩大范围也必须由我们商量后决定。现在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才能通知城里的同志。”

在武工队里,季风的威信是很高的,这部分是因为队里黄村的人比较多,他在村里从小就是小伙伴中打头的。凌天河生前对季风的感情也比一般的上下级或师生关系更要深一层,更主要的是他遇事冷静,但又很果断,这一点是同一批人里最得凌天河真传的。凌天河牺牲以后,许多人将对团长的感情部分地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田林是120师留下的骨干,无论是资历还是经历都比季风高出一截,但他同样对当季风的副手心中毫无芥蒂。赵永康入伍比季风略晚,他对凌天河极为敬重,一直以来和季风相处得很好,对自己从平级变成季风的下级也觉得顺理成章心无块垒。现在季风既已决定,田、赵两人也已表明态度,接下来自然就是如何落实了。

城里在敌人内部的三个人,赵永康以前送活动经费的时候见过两人,当时为了保密,王秋荣那儿是季风独自去的,现在要想做出如此重大的调整,自然也只有季风前去才能取信对方。问题是上次为救韩村攻击西门时,季风曾经在城门口和伪军岗哨周旋了一段时间,后来撤退时有一个被打昏的伪军没死,临走也没处理;还有西门的几个俘虏也见到过他,如果遇到这些伪军中的一个,他就可能会被认出来。三人商量不出更好的办法,最后还是季风决定自己冒险进城。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接着赵永康汇报了这几天调查许连当时情报来源的进展。许连当时接获情报后所发生的一切,田林基本上都清楚,在路西接受上级调查时他也全说了。凌、康两人同时牺牲是件大事,对此事的审查至今还在进行中,田林是分区认为他在此事件中没有问题,同时也是因为他了解情况,才让他加入武工队,用意也是为了更好地弄清真相。

随田林到达路西的许连指战员有十几个人,他们的证词互相之间可以印证,这方面并没什么疑点。主要的疑点是在情报的来源上,即使当时许建德也是求战心切无意中上了敌人的圈套,那也有必要弄清这圈套是如何弄出来的。前些日子在和许建德短暂会面的时候季风也曾问过他此事,许建德说情报来自许庄一个叫刘永的菜贩。他说此人以前也给我们提供过消息,没发现大问题,那次的情报是许建德主动找他,后来他进据点送菜时听来的,得到消息后,政委还和其它消息做过验证,当时都能对上号。季风为了避免许建德产生其它想法,没再深问,也没有再找随许建德行动的那些战士问什么。

赵永康现在的调查是在暗中进行的,这也加大了调查的难度。他汇报说许庄那个刘永确实是个菜贩,以前也没发现他和敌人有什么勾当,但最近这个人不知从哪里弄了个女人——那女人不是许庄的,看那做派倒像是从哪个窑子里出来的。刘大麻子还在庄里找了一处空房让那女人住了进去,他大多数时间混在那女人处,为此刘大麻子的老婆曾和他吵过,被刘大麻子狠揍了一顿。这个女人来路不明,刘大麻子的长相很不讨女人欢心,要养这么个女人也不是他那几个辛苦钱能承担的,可他非但让那女人跟了他,平时的开销也没见因此而拮据,这就很使人生疑了。不过目前光是怀疑没有证据,不能认定刘大麻子和鬼子有勾结,不能贸然对他采取措施。

赵永康说已经联系上了许庄的党员,由他们对刘大麻子暗中监视、调查,一旦发现他与鬼子有牵扯,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他采取措施了。另外对战士小李的牺牲也问了当时发现他遗体的村民,据村民说遗体就在小路边的高粱地里,从路上就能看到。赵永康问得很仔细,了解到子弹是从前胸打进去,从后背出来,战争年代的老百姓见得多了,知道子弹进出的创口不一样。不过当时听到消息后那边村子里有个民兵队长去看过,他无意中提到的一个细节让赵永康感到很疑惑。民兵队长说小李被发现时是脸朝下俯卧在垄沟里的,前胸和后背的军装被血浸透了,可是当时地里却没见到有多少血,好像是受伤后跑到此地才死的。民兵队长说他也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小李的伤口正好在左胸心脏部位,即便没马上死去,他都不可能再跑出几步路去,这个小八路咋就能死在这里?他当时还在周围看了看,也没见到哪里有大片血迹,倒是在隔着两垄的地里发现了死者的一支盒枪。那时候已经是白天,怕被敌人发现,他和几个村民就近将死者埋了,那支枪后来交给了区小队。事情过去后队长也没多想,这次赵永康找到他,问得很仔细,这才让他想起当时他还有过这样的疑惑。

季风和田林都觉得事情蹊跷,三人商量后决定赵永康继续调查,重点是许建德外出遇敌导致小李牺牲的过程,还有就是刘大麻子的事。县城情报工作的整合,还是由季风和赵永康一起进城一次,事情紧迫,明知有危险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事情谈得差不多,田林忽然说:“我有个想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季风说:“你说。”

“我觉得许连的绝大部分同志都是可以信任的,我了解他们。至于说许建德,我以前也听到过一些反映,主要是说他好像和一个女的关系特别,平时也喜欢吃吃喝喝交往些游手好闲的人。我对他的印象是打仗不怕死,敢拼命,就是有点争强好胜。现在看来在攻打小曹村这件事的前前后后,确实存在许多值得怀疑之处,当时大家求战心切都疏忽了。现在许连单独活动固然可以减少发生意外的可能性,但是对他们的控制也同时减弱了。我请求返回许连,加强对部队的控制,同时也有利于查明真相。”

季风想了一会儿,说:“好,我同意。不过这事具体怎么做还要讨论一下,今天支部成员大多在,我们马上召开支部会议商量此事。”他看到赵永康站了起来,忙说,“永康,你别走,”转对田林说,“我建议增补赵永康同志为支部委员,参与武工队的领导工作。”

田林表态:“我没意见,等一会支部会上让大家表决一下,相信会通过的。这样对今后的工作会更有利。”

许庄外摸来几条黑影,到了紧邻郑家的刘大麻子家院外,其中一个翻过院墙打开了院门,几条黑影进了刘家。来的是赵永康和他手下的几个战士,他们从许庄的可靠群众那里得到消息,今天夜里刘大麻子没去那个野女人那边,应该是回了自己的家。

今天赵永康来找刘大麻子,是因为许庄为我们提供消息的人听到有人说曾看见于承惠的手下偷偷到过那女人的住处,而且还不止一次。在和季风等人商量后,决定由他找刘大麻子讯问,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些消息,至少可以看看他的反应,问问他提供给许建德的消息是如何得来的,据以判断一下当时到底是上了敌人的当还是另有隐情。

刘大麻子面对突然出现的武工队员,魂就丢了一半,没怎么费劲,就一五一十说了事情真相。他承认是他被叫到陈广乾的营部,说出了见过许建德去郑家的事。于承惠没再逼他做什么,只是告诉他一旦许建德再来向他要情报,要马上报告于承惠或陈广乾。他后来向许建德提供的关于小曹村等据点兵力被抽调的消息,也是于承惠给的。至于许建德曾发生过什么事,他确实不知道。那个野女人,就是于承惠从别处找来的妓女,是给他提供消息的奖赏,一切费用都是于承惠出,另外还给了自己一笔钱。他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他这么重的奖赏,只是后来知道凌团长和康政委出事那晚曾攻打过小曹村,隐隐觉得或许和自己传递的消息有关;正因为此,他一直很害怕,担心真的有关,八路军会找他算账。

赵永康见事前的一些猜测得到了部分证实,心里暗暗吃惊,事关重大,他没表露出什么来。他又问刘永第一次被叫到伪军据点时,除了陈广乾、于承惠等,在场的还有没有认识的人。刘大麻子说有,他常进出据点,认识他们中的不少人,他说来叫他的是陈广乾的营附,到营部时他和陈广乾都在,只是在他招供说许建德确实曾找过自己以后,于承惠就挥退了陈广乾的人,只留下他的两个手下和陈广乾,后来给自己消息的也是这两个手下。他说他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名字,但知道其中一个是“保安队”排长,现在是“别动队”的分队长,另一个只知道是姓严。

看着跪在地上连连求饶的刘大麻子,赵永康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新东西来了。现在可以证实的是当时片岗精心布置了一个圈套,结果导致了团长和政委的牺牲,而面前的这个人在其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即使许建德没出问题,可正是这个人的告密被敌人利用,才会发生后来的恶性事件。他心里恨不得立即将这个告密者千刀万剐,但想到整件事还没完全搞清楚,留着他还有用。赵永康于是严厉地警告了他一番,要他不准将今天的事告诉任何人,只要他不再向敌人告密,武工队可以饶他一命,否则新账老账一块算,绝不宽贷。刘大麻子磕头如捣蒜,连声答应。赵永康再次告诫他,回头该干嘛干嘛,不要让别人觉察到武工队曾找过他,然后像来时一样悄没声地离开了。

赵永康将刘大麻子的交代汇报给了季风和田林,两人心情都很沉重;田林更是对当时自己被仇恨的火烧灼,光想着杀敌,没有再慎重些后悔不迭。田林当即表示要马上到许连去,不管许建德有没有问题,都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先控制住部队,也有利于就近观察和调查事件真相。

季风同意田林的打算,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这次随田林回冀中的几个原许连战士都跟他去,越快越好。季风要田林千万注意安全,沉住气,许建德虽有疑点,可毕竟没有证据表明他变节。同时季风也决定尽快进城和那里的同志取得联系,这对打击“别动队”有利,或许还能对彻底查明团长、政委遇害的真相有所帮助。赵永康不放心,提出陪季风走一趟,被季风拒绝了。他要赵永康抓紧正在进行的调查,要他同时考虑一下情报传送的交通线的健全,还要考虑尽快建立紧急备用联络点。

0

第37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