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革命军>第二十八章 水运机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水运机动

小说:革命军 作者:太子 更新时间:2012/4/4 15:41:12

(清明假期,加更一章)

广元县衙的后堂里,难得白天回来瞅瞅的武太行非常郁闷,因为他发现劳拉正在和纳兰秀珠热烈的聊着什么,而且有说有笑的,时不时的还要打闹一番,搞得他也不好打扰对方,便自顾自的溜达了出来,可却在县衙里碰到了同样和无聊的霍夫曼,原来一直坚持休礼拜天的霍夫曼突然发现即便是到了周末自己的女儿大都没有时间陪自己,反倒是一个人更加的形单影只了,无奈便想着是不是可以上街去喝两杯,来四川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他早就爱上了那甘醇的“剑南春”了。

见到了武太行也溜达了出来,霍夫曼当时就会心一笑,不用说了,肯定是自己的女儿又去找那位县令夫人聊天去了,不然的话每天都很少有时间陪伴自己夫人的县太爷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如此悠闲的县衙里溜达的,于是便邀请武太行一起出气喝一杯。

“出去喝?”开玩笑啊,县太爷大白天没事出去喝酒,传出去像什么样子啊,不过要是真的想喝酒的话,也不是没有地方的,于是,武太行便将霍夫曼引进了最初充当临时兵营的那处院落,现在这里虽然已经不是兵营了,可却也没有荒废掉,武太行将这里改成了一个小仓库,用来存放县衙里很多陈年的东西,其中就包括很多的罚没物品,也不知道当初是谁那么倒霉,居然被罚没了整整几百坛子的好酒,而后来由于李道河的坚持这些东西还没被私分了,你说奇了不奇了?

两人也没用钥匙开门,很利索的翻过了墙头,然后来到了那间堆满了陈年白酒的房间,结果一进去这霍夫曼就被镇住了,大人就是大人啊,居然收藏了如此众多的中国名酒,剑南春、汾酒、竹叶青、泸州老窖、烧锅子、甚至还有名不见经传的贵州土酒茅台,这简直是太全了,看的他哈喇子都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两人很默契的靠着墙角一坐,便、很不顾形象的捧着酒坛子喝了起来。期间,武太行还再次翻墙去外边的厨房找回了一包熏肉,两人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熏肉,你还别说,这小滋味还真不错。

恍惚间,居然让武太行想起当年上大学时和上铺的兄弟一起就着咸菜喝二锅头的情景了,虽然这环境和吃食都不咋地,可怎么就那么温馨和亲切呢。

“大人,我真的快爱上这里了,这里的美酒已经彻底的征服了我!”美美的喝了半坛子的汾酒,霍夫曼说话的时候舌头已经开始有点不听使唤了。

“爱上这里就定居下来,等几天本大人再给你发一个中国媳妇,另外这屋子里的所有酒都送你如何?”武太行也有点晕,可是还没醉,毕竟是“酒精”考验的革命战士,除了那五那种绝顶高手之外,这个年头真的能够放倒他的人,一准儿就没几个。

“不,不行的,我要回我的祖国去,我是军人,战争一旦爆发,我一定要回到我的祖国!”霍夫曼摆了摆手,非常坚定的说道。

“噢,霍夫曼先生怎么会这么说?据我所知现在欧洲貌似还是一片祥和啊?”武太行心中不免又高看了这名军事顾问一眼,虽然欧洲战云密布,可是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战争一定会爆发的,不过瞅着这霍夫曼的意思,应该是已经断定了似地。

“很多人都喜欢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整个欧洲都在扩军备战,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打仗之外他们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就好像大人您,如此拼命的扩充军队,还不是为了打仗,一样的。”霍夫曼不在乎的说道,其实武太行在准备打仗这件事情在自己的系统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大家都还没有拿准自家大人准备和谁打而已。

“霍夫曼先生,作为一名军事顾问真的是有些委屈你了,不过我据我所知,你在欧洲好像还有十几万德国马克的债务,你就这么回国的话,劳拉怎么办?你可以躲进军营里去,可是她却不能吧?”

“劳拉?到时候我一定会把她嫁出去的,大人你有,有所不知,劳拉和我之所以选择来中国避难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打算让她和她汉口工作的表哥鲁道夫结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劳拉却很不喜欢鲁道夫,甚至还多次恶言相向,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沦落到无处可去要给大人当水手的地步了。”霍夫曼苦涩的回忆着自己“莫名其妙”的被赶出军营,身无分文的他和劳拉一起落魄的情景,当时也怪自己拉不下脸去求鲁道夫,不然的话,说不定自己的女儿现在应该正在汉口享受生活呢?不过话说回来,劳拉还真不是那种能够在汉口那个花花世界里安静下来的女孩子。

“包办婚姻,这可要不得啊,我说霍夫曼,你这可就不对了,我们中国人包办婚姻是有传统的,可是你说你一德国人,你干嘛要包办人家的婚姻嘛,这不行,这绝对不行我告诉你,你小心到时候劳拉告你的时候本大人打你板子!”武太行开玩笑的说道,其实他本人倒不是特别的抵制包办婚姻,自己不就是嘛,稀里糊涂的就和纳兰秀珠结婚了,一直到现在他都还觉得好像是在梦里似地,可是你能说自己不幸福吗?相反的,自由恋爱又怎么了?年轻人没有什么阅历,且又冲动,喜欢情绪用事,往往会被一时的甜蜜迷失了双眼,从而铸下一生的痛苦,后世闪婚闪离的屡见不鲜,可是放到古代的话,几千年也没有这样的极品啊。

“我不帮她想办法能怎么办,劳拉的母亲去世的早,我一直把她带在身边,可能是在兵营里呆的太久的缘故,整个人和男孩子似地,你说我不帮她着急的话,将来谁会娶她啊!”霍夫曼的脸就好像是和苦瓜一样,女儿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漂亮了,简直就和她母亲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可是这脾气却像足了自己,还有就是那身手,简直都要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要厉害了,哪里还有一丁点的淑女模样啊。

“这种事情强求不得,我看还是一边走一边看吧,说不定到时候他突然自己给你领回一个小伙子也不一定呢?你还是好好的帮助我训练好炮兵,等到劳拉结婚的时候,我肯定送你一份大礼。”武太行想了想劳拉野丫头一般的性格,非常同情的拍了拍霍夫曼的肩膀,小伙子?最起码在这广元县城是不会有人愿意娶那丫头的,因为就在前几天,劳拉还和赵大宝打了一架,结果搞得自己手下的第一爱将整整十天没有敢出门,最后还是自己将鼻青脸肿的赵大宝带回了军营。

“炮兵倒不是什么问题,只要按部就班的训练就行了,我现在担心的反倒是另外的一个问题,大人,我想知道,您考虑你军队的快速机动问题吗?”霍夫曼美美的打了一个酒嗝,懒洋洋的换了一个话题道。

“快速机动?霍夫曼,你什么意思?”武太行一下子就来了兴趣,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是能够提高部队战斗力的事情他就都感兴趣。

“在我们欧洲喜欢使用大量的牲畜组成挽马部队,可是这样做一是成本太高,二是对后勤的压力太大,还有就是根本就不适应与四川盆地这种多山、多河流的地形,所以说单纯的搞挽马是不可取的。最近这段时间我观察大人似乎在努力收集骡马,所以觉得有必要提醒您一句”霍夫曼一扬脖子,将坛子里剩下的汾酒一口气灌进了他的肚子,这才开口说道。

“那霍夫曼先生的意思是?“老实说,一开始的时候武太行还真的想过要组建挽马部队,毕竟起码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之内组建机械化部队都是不现实也是不成熟的,在现阶段组建挽马部队可能就是提高部队机动性能的唯一途径了,可是在他考察过马匹的价格和养马的成本后几乎是在一天之内便打消了自己的那个想法,打造一个挽马师的钱都够自己装备三个步兵师了,而且日常的消耗更是高的惊人,不光如此,他甚至连组建一哨骑兵的想法都暂时搁置了,原因无他,就是太费钱了,这不晓得当年传说中的李云龙一个团是怎么养得起他那个骑兵连的。

“船!当然不是嘉陵江里边的那些帆船,也不是价格昂贵的军舰,我觉得现阶段大人应该组织一支蒸汽船组成的船队,船只不要太大,就‘普京大帝号’那么大就可以了,船体小、吃水浅、移动灵活、维护简便、造价低,这就可以了,如果有这样一直船队,最起码在四川境内大人的军队便可以实施远距离的机动作战了,即便是将来想要突入湖北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霍夫曼一边说着,一边又摸索到了一瓶茅台土酒,这种酒虽然香味浓郁一些,可确实是一种不错的酒,起码比价格昂贵的“剑南春”要是会许多。

“霍夫曼,木头船能行吗?要是遇到军舰还不一撞就全沉了啊!”被他这么一说,武太行既有点心动也有点担心的说道。

“关键是四川境内除了重庆之外别的地方都没有军舰,而且即便是有军舰也不是悬挂龙旗的军舰,您说呢?”霍夫曼不经意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语气中显然是在影射着什么。

“你!”武太行也吓了一跳,这家伙也太精了吧。

“大人,其实中国的局势是什么样子大家都很清楚,在汉口的时候我也和其他国家的军官交流过,大家都不是很看好贵国的北京政府,中国早晚都是要出现一场内战的,大人扩充点军队等待时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您说呢?”被武太行刚才那么一瞪眼,霍夫曼的酒劲儿也少了一些,不过这嘴上却依旧少了个把门儿的。

“霍夫曼先生,你真的是心直口快啊,这番话恐怕整个广元境内也就只有你敢说出口啊。”武太行盯着霍夫曼瞅了半天,最终还是松下了那只一直按着怀中手枪枪柄的右手,尴尬的笑了笑,毕竟事情你知道是一回事儿,被说出来了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儿了。

“你们中国人真有意思,明明都清楚,可又都装着糊涂,反倒是让我一个外国人给讲出来了。”霍夫曼不在乎的拎起了酒坛子,将泥封一开,继续喝了起来。

“这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你一个洋鬼子怎么能搞明白,倒是你那个提议很不错,搞一只内河船队确实是当务之急,‘普京大帝号’的排水只有二百二十吨,船体我们想要制造出来丝毫问题都没有,可是这发动机倒是一个问题,船用锅炉太过昂贵,据说一台英国造的小马力锅炉居然要几千两银子,这简直是抢钱啊。”武太行有钱,这一点绝对假不了,可是他也是一个穷人,因为他每个月赚到的钱基本上到了自己的手里没一会儿便又散了出去,剩不下多少,要不是手里还有一箱子黄金的话,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想着打造船队的,可是这船队的价格实在是有些让他承受不起。

“几千两银子?太不靠谱了,‘普京大帝号’上使用的是140马力的民用锅炉,即便是我们德国生产的最好的估计也就一千两白银就足够了,他们怎么可以这么黑呢!”霍夫曼愤愤的说道,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真的这么有正义感。

“霍夫曼先生,这里是亚洲,不是你们欧洲,我们的工业几乎没有,所以他们才敢于卖这么贵,可我们也不能不买啊,所以就只能任由他们开价了,你明白吗?(说明一下,这时期中国的代表性民营船厂基本上都被上海的英资耶松船厂收购了,所以他们只使用英国产的锅炉)”武太行心里也不忿,其实船用的小型锅炉他也研究过,结构简单,工艺也不复杂,只要有一些很简单的机器就能够造出来,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他连这些简单的机器都买不起。

“那可以买我们德国的锅炉,不就是140马力的船用锅炉嘛,我可以帮助大人买到,而且价格绝对便宜,1200两白银一台,一共有二十台,就在汉口‘德胜洋行’的仓库里!”虽然霍夫曼的表情依旧那样的真诚,可是很显然,这个家伙的狐狸尾巴总算是露了出来。

“霍夫曼,我说嘛,怎么今天这么好心的给我出主意,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可是不对啊,你挺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今天就和一个奸商似地呢?”武太行鄙视了霍夫曼一眼。

“大人,其实这是我一个老朋友家里的小机械厂生产的一批锅炉,因为听说这东西在中国能卖出好价钱来,这才运到了中国来让他的儿子帮着代卖,可是问题是中国的各个口岸基本上都受到了英国人的影响,特别是那些小造船厂,他们根本就不愿意使用德国生产的锅炉,所以这批东西已经在汉口的仓库里放了半年了,如果再卖不出去的话,估计我老朋友的工厂就要破产了。”霍夫曼不敢隐瞒,只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讲了出来,你还别说,还真像真的似地。

“假公济私!让我猜猜,你老朋友的儿子应该就是劳拉的那个表哥吧?”武太行恍然大悟,旋即便笑出了声来。

“是的,大人,他是汉口‘德胜洋行’的襄理(副经理)。”要说霍夫曼也实诚,人家一问,他就坦白了。

“原来如此,你就告诉我东西的质量怎么样就行了。”武太行继续问了一句。

“绝对没有问题的!大人,你要相信我们德国工人的职业操守,小工厂绝对不等于档次低和质量差,我可以保证,这批船用锅炉一定是世界上同类产品中最好的,绝对没有问题!”霍夫曼把自己的胸脯拍的砰砰响,好像是想要告诉武太行那些锅炉和他一样结实似的。

“我相信,我当然相信,这批机器我要了,不过我希望能够在广元交易,1200两每台的价格应该是到了广元以后的价格,如何?”武太行笑了笑,既能卖霍夫曼一个人情,又能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何乐而不为呢?要知道,起码在短时间之内他是不可能自己造出这种锅炉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武太行便又有了新的工作,组织对“普京大帝号”进行测绘,将船体工程交给“刘记木器”加工,选取合适的木材,确定内河炮艇上的武器,以及人员的先期培训都成了他的工作,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手下堪用的人才还是太少了,如果有一个懂海军的人来帮助自己的话该多好啊。

可是这却太不现实了,中国是有海军人才,可却都集中在朝廷手下,而且大都出自福建一系,小团体的色彩过于浓厚,用他们的话很容易让自己尚在壮大之中的军队内部出现裂痕,再者说,自己就想搞二十艘小巡逻艇罢了,满打满算也就一两百人的规模,人家那些眼高于顶的“海军骄子”还真的未必看得上自己,而且自己也出不起那么高的薪酬给他们,也就是清政府肯花那个冤大头钱来养他们。

——

5

第二十八章 水运机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