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支点>第四七二章 不变与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七二章 不变与变

小说:支点 作者:夜余 更新时间:2013/4/15 22:41:09

下了直升飞机之后,谢昌云又去看望了与直升飞机一起来的十几名美国飞行教官和机械师,然后召集黄光锐等开了一个会,一直忙到了将近晚饭时才回到了家。

因为王秋已经先回去了,一家老小等谢昌云等得都着了急,尤其是果果,由于何欣怡不在家去了印度支那,一听说爸爸要回来,就赖在了院子门口怎么也不肯离开,一直等了近两个小时,大门外的汽车喇叭一响,就从小门里颠颠的跑出来直奔谢昌云的卧车,慌得谢昌云赶紧下车把果果一把抱在了怀里,感觉果果把肉嘟嘟的小脸使劲的贴在自己的脸上,心里不由一阵酸酸的。

第二天上午,谢昌云与陈济棠等一起在四航司靶场观看了直升飞机的实弹射击以及各种功能的运用表演,又用了一天多的时间与直升机驾驶员们座谈,并写出了一份直升飞机的训练大纲,然后就召开了一个直升机配属和管理的会议,明确了将全部武装直升机和半数通用直升机列入陆军编制、首批组建两个陆军航空兵团、四战区成立一个陆军航空兵处部、航校招收八百名直升机驾驶学员和四百名直升机维护学员、按新的的训练大纲完善训练等事宜。

虽然与美国共同开发了武装直升机,但对自己掌握的直升飞机作战战术,谢昌云对美国人必须有所保留。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比谢昌云对直升机在未来军事领域中将起到的重要作用更清楚了,他将凭借自己的超前理念,使中国在军事技术领域长期保持领先地位。

而四战区和四航司的将领们,见谢昌云如此之快的就掌握了直升机运用的关键并开始加以扩展,那种由衷的钦佩更是无以言表,心目中谢昌云的军神的地位更加无可动摇。

四战区将领如此,其他战区的将领更是这样认为。

鉴于马上就要在华东地区展开攻势,顾祝同、陈诚和薛岳众口一词,一连多个电话和电报恳请谢昌云出面协调三个战区的军事行动。

因此谢昌云在韶关住了四天后便返回了郑县指挥部。

对于华东的作战,谢昌云是有过反复考虑的,他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运用我军已经掌握了全面主动的有利条件,抓住日军的致命之处给予狠狠的打击。

而日军的致命之处是什么呢?

华东日军以南京、合肥和芜湖,杭州和宁波等城市互为犄角,在一处受到攻击时另一处及时给予救援,并伺机给中国军队以重创。

不过日军也不会那么傻,这种救援肯定是带有很大的突然性,在战术上面也会采取多变的方式并充分利用自然条件。如上次对合肥中国军队外围出击时,就选择了气象不利于中国飞机飞行的时机。

日军肯定会增援,这是不变的因素;而何时增援、路线和方式,这则是可变因素。

这个不变的因素,就是日军的致命点。

抓住了这个关键环节,谢昌云在与三个战区商议之后,便确定了坚定实行攻坚和打援同时进行、以打援为主的战役方针。

根据这个战役方针,第三、第六和第九战区将大部兵力都部署在了日军可能出动的增援线路上,以军或集团军为单位呈点状配置,距离最多不超过二十公里,一处受到攻击时,两侧部队便同时进行对日军展开钳击。

这里面有一个要点,就是首先接敌的部队必须牢固坚守至少一天的时间,并有一定的反击力量,在日军有可能也会采取围点打援战术时,及时对日军展开出击,这样就可仍是形成一点固守,两翼包抄的态势。

为此三个战区都下了死命令:凡作战不力者,自军长以下格杀勿论,所在集团军总司令交付军法审判。

三个战区长官之所以这样下决心也是握有尚方宝剑的,沉寂了几个月,蒋介石和他们都迫切的需要在华东获得一场像样的胜利。

由于这个原因,谢昌云在七月份就同意了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把二十三集团军用于宁波攻坚和打援的要求。

二十三集团军虽说是三战区管辖,但由于六十六军在其中,其他两个军也重新归附了甫系,在装备和训练上得到了谢昌云给与的特殊照顾,所以如没有谢昌云的点头,顾祝同也不敢擅自动用。

六十六军是谢昌云麾下的老牌部队,除了没有达到完全摩托化标准之外,其他装备与新一军和十二集团军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有军属装甲旅和炮兵旅、师属装甲团和炮兵团。另外的两个军,二十三军和二十五军的装备虽然不如六十六军,但每个军也有一个五营制的炮兵旅、每师则有一个炮兵团,步兵都是三六式装备,水平超过了一般中央军部队。

而宁波日军只有一个旅团和部分守备队,从杭州增援最多也就能出动一个师团,以二十三集团军的战力,一个集团军完全可以两面兼顾。

此外二十三集团军一直以防御日军对轰炸日本的机场袭击为主要任务,已经有两年多没有经历大规模的战斗,可以说兵都练老了,谢昌云觉得也应该用一用他们了。

一切部署停当之后,四战区和六战区于九月九日清晨同时发起了对宁波和合肥的进攻。

宁波和合肥两座城市都由完好的城墙,而且由于城市的发展,城区时间上都已经扩展到了城墙之外。因此日军还是沿袭了以城墙为主要依托、以城外房屋和工事为前突屏护、再以城内街垒为纵深的老一套防御方式。

不同的区别在于合肥的城墙长度要比宁波的城墙长三千多米,而且也高大一些。

不过在重型炸弹和和大口径火炮面前,城墙的坚固与否已不再具有多大意义了,而且日军的外围阵地在飞机的持续轰炸之下已零落不堪,基本构不成体系,根本经不住中国军队优势兵力的冲击,所以攻城作战的重点主要在城区内进行的巷战。

在飞机和大炮的配合下,二十三集团军仅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攻占了宁波的城墙,上午十一点就全歼了外围的三千多日伪军。

六战区所用的时间要长一些,但到了中午还是在合肥城墙打开了多个缺口,并于下午十六点二十全部控制了城墙。

与六战区接着就向城内发展不同,二十三集团军在夺去了日军的城墙工事之后,并没有急于向内推进,而是在城墙上设立了机枪和迫击炮阵地,根据目测和空中炮兵观察机的指示对城内日军目标进行精确而持续的打击,并严密布置了防备城内日军反击的防御阵地。

进攻宁波的二十五军手上,只有六十六军装甲旅配属攻城的两个装甲营,与日军巷战装甲兵力还薄弱了一些,因此就按集团军总司令雷家林的布置,准备在打援的六十六军装甲部队腾出手之后再发动对城区的进攻。

而杭州日军在九月九日下午果然出动了援军,沿杭甬铁路向宁波攻击前进。

“日军只出动了约一个旅团的兵力?不对呀!”谢昌云接到雷家林的报告后不由感到了大惑不解。

日军不可能不知道六十六军在宁波一线,只来了一万左右的兵力不等于是送死?

“是日军无兵可派了,还是另有企图?”谢昌云很快就否定了第一种可能。

日军在浙江全面收缩之后,在杭州一带驻有一个野战师团和一个野战旅团,此外还有原在各地的警备部队和汪伪军,兵力至少在五万以上。

而且为了放敌出援,三战区对杭州和杭甬线逼迫的并不紧,四航司也减少了飞机出动的架次,并连续数日都没有对杭甬线进行轰炸,在这种情况下,日军不可能只动用一个旅团。

“后续还有援军?”谢昌云又做了一个设想。

想来想去,谢昌云认为这种可能性相当大,日军的后续部队极有可能会在夜间乘坐火车向宁波方向突击,如果线路抢修顺利,天亮后至少可以抵达余姚一带。如中途受到中国军队阻击,可以前锋先与中国军队对峙,等后续部队到达之后再对中国军队实行迂回包围。

日军怎么样包抄都不可能撼动六十三军,但如果日军的兵力一旦散开,六十六军的整体歼敌计划就不好全部实现了。

“日军必会再出动援军,你部应以预备兵力二十三军置于六十三军后方,如日军向我侧翼迂回,六十六军仍以歼灭当面之敌围住,另以二十三军包围迂回之敌,如能两面同时歼灭更好,如二十三军攻击力量不足,则待六十六军腾出手之后再行歼之。”谢昌云考虑过后,给雷家林下达了命令。

接着,谢昌云又命令四航司出动夜间侦察机,对杭甬线日军动态进行不间断侦察。

做完了宁波的部署,谢昌云又想到了合肥方向,六战区的东面防线距合肥仅有五十多公里,日军在这个方向纵深广阔,兵力调动十分便利,而且也容易隐蔽集结,于今夜突然行动的可能性极大。

于是谢昌云又把杭州日军已向宁波出动增援的情况,通报给了第六和第九战区,以作为对这两个战区的间接提醒。

晚上十一点多,谢昌云还没接到杭州日军再出动的报告,却先收到了合肥以东日军向六战区防线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的消息。

“今晚果然是有好戏看了!”谢昌云虽然是这样想,但心里仍是在悬着,杭州日军的动向是在是太让人费解了,以至谢昌云到现在还在作战室的大幅地图前徘徊。

到了零点,四航司报告杭甬线上仍未见到有任何列车从杭州方向驶出。按这个时间计算,日军哪怕是现在从杭州出动,在天明之前也不可能接近宁波了。

“增援的那股日军有什么动向?”谢昌云把电话打到了雷家林的指挥部。

雷家林道:“日军于二十一点到达上虞以东二十六公里之后就停下了,目前只派出了一些侦察部队向前收索,另有工兵在抢修一座损坏程度不大的桥梁。谢长官,我总感觉情况不对劲呀!会不会是空军漏掉了敌情?”

谢昌云道:“四航司在萧山以东设立了二十公里长的固定监视区,照明弹一刻都没有停过,对其他区段也进行了反复巡航侦察,大股日军无隐蔽通过的能力。”

雷家林道:“日军现在距我们的预设战场只有二十五公里,我想如果他们夜间不再继续前进,三点钟以后我就准备调动部队主动出击。”

谢昌云道:“如果日军没有第二批援军,那就只能怎么办了,能消灭他多少就算多少。不过我们还是再考虑一下日军会不会另有阴谋。我刚才想了一下,你觉得日军会不会从海上过来?”

雷家林道:“这不可能。日军在杭州湾没有海军,而且也没有空中掩护,他们不敢冒这个险。”

谢昌云道:“连你都这样认为,倒让我认为日军就很有可能会冒这个险,最不可能的事往往就最有可能。日军在杭州湾虽然没有海军,但是并不等于没有船,他们原来在钱塘江和近海有不少汽船和驳船,如果再征集一些机帆船和轮船,完全有可能把超过一万的兵力运送到宁波以北的海岸。我刚才算了一下,从杭州到宁波的内河水路和海路加起来大概是一百三十多公里,按船只每小时二十公里航行速度,最多七个小时就可到达,如果日军晚上十点登船,天亮时正好可以赶到,然后或与陆路援军合围我打援部队、或直接向我攻城部队后方发起攻击,要是我们没有准备,二十三军和二十五军毫无疑问会吃一个大亏。既然日军从陆路只来了一批援军,二十三军就不要在原地等待了。余姚至宁波以北有五十多公里,你立刻组织全部汽车把二十三军向那里调动,再调六十六军的一部分装甲和炮兵,把宁波的炮兵和两个装甲营也全都派过去,你也亲自过去,那里才是大头。注意,一旦发现日军登陆先不要急于攻击,不要轻易暴露我们的意图,我让四航司先狠狠打击他们一下。”

雷家林道:“如果宁波以北是日军增援的主力,那来的兵力绝不会少。这里打敌人的一个旅团,有一个半师的兵力就够了,是不是吧六十六军也调一部分过去?”

谢昌云道:“算了,飞机狠炸一顿,日军还能留下多少?而且日军走海上也携带不了多少重武器,剩下的留给二十三军和二十五军去收拾吧!宁波打完了还要打杭州,你还怕六十六军过不了瘾?你现在是集团军总司令,要注意兼顾各个方面。”

放下电话之后,谢昌云越想就越觉得日军会从海路来,也只这样才能解释各种反常的现象。

就在这时,四战区情报处长给谢昌云打来了电话,报告说刚收到内线报告,杭州日军从上午起开始在大举征用机船,并把船只都集中到了钱塘江口的一个均有码头。由于那一带日军封锁很严密,所以无法获知日军征用船只的用途

“奶奶的!想跟我玩阴的,看我不玩死你!”谢昌云坐实了自己的判断,马上就要通了黄光锐的电话进行了一番布置。

看时间已经将近一点了,谢昌云吃了一碗卫士泡的方便面,正准备回去躺一会,便接到了陈诚亲自打来的电话。

陈诚在电话中告诉谢昌云,先前日军对六战区防线的进攻是佯动,另有一支估计是一个师团的日军于零点整向六战区防线的右翼发起了进攻,目前已经迂回到了六战区防线的侧后,他刚与薛岳做了沟通,九战区的两个军和一个装甲团马上就会向日军实施迂回包围,六战区也是出动了两个军和一个装甲团从左翼向这股日军运动。

陈诚说天明之后的战斗会很激烈,中央空军会大举出动,希望谢昌云能够让英国航空队也全力配合。

与陈诚通完话之后,谢昌云立刻就要通了英国航空队司令米切尔的电话,对他说明了战场的情况,请他一切听从中国空军总司令部的调遣。

对谢昌云的话米切尔是不敢违背的,立刻满口的答应了下来。

忙完了这些,谢昌云这才带着倦意回到了住所,算算最多也就只能睡四个小时,对还在等他的王秋说了一声,就拿了床毯子在书房的沙发上睡了。

凌晨,一阵电话铃声把谢昌云给惊醒了,他看了下手表,时间是五点十二分,然后一伸手拿起了放在沙发边上的电话。

34

第四七二章 不变与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