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神鹰天降>第四百三十九章 前沿视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百三十九章 前沿视察

小说:抗日之神鹰天降 作者:中国神鹰 更新时间:2010/10/31 7:40:11

由于“神鹰”的快速崛起,这个时代共产党的力量在1944年远没有历史上的强大,历史上冀鲁豫皖四省还有湖北、热河、苏南、浙江等地都有八路军或者新四军在活动,正规军50多万人倒是赶不上国民政府的部队,问题是形形色色的地方游击武装上百万,这些武装在军事上可能不怎么强,可他们却控制了日战区大量的地狱,牢牢地锁住日军的活动。

而这个时代的中国共产党完全控制的地区只有陕北、山西太行和吕梁地区以及整个苏北除徐州,在绥远、热河、宁夏(是个大省)也有一些势力,正规军三十万人,游击武装不到50万。不过,如果以为这样的军事力量很弱小就错了。

由于国民党对中共地区无法实施有效封锁,再加上新四军控制了苏北盐场和山西大部分煤矿,粮食也好,其他物资也好并不缺乏。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主席的香烟不仅没有断过,而且能抽上当时最流行的牌子。

经济上,主席仍然号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号召开荒大生产,首先解决了吃饭问题,然后通过与“神鹰”的贸易,各种物资源源不断地得到充实,反应在军事上,就是八路军和新四军装备的大大提升。

由于日本人的过早退出,中国共产党也在整合自己的武装力量,从游击战到运动战之间转变,徐向前、彭德怀、刘伯承、林彪、贺龙、陈毅等分别执掌编成的军级部队。这些部队不仅枪支弹药不缺,而且轻机枪、步兵炮火支援力量以及后勤上面已经超过了阎锡山的晋绥军。装备虽然不如胡宗南,可战斗力绝不可小视、

毛主席还是很乐观的,现在的情况比起当初在南方中央苏区要好得多,三十万部队可是实打实的精锐,比国民党杂牌军都要精锐的精锐,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乐观并不代表不思进取,军事上的强大必须转化为政治利益!主席成天都在思考突破口。

往东是不成了。难道出兵占领河北?不要说是高瞻远瞩的主席,就算是其他政治局委员也知道一个事实,现在道义的制高点在“神鹰”这边,不要说大举进兵,就连摩擦都不允许。

但是现状仍然是令人担忧的,缺乏战略纵深和富庶的产量地是横在中共高层面前的大问题。

有时候历史就是这么巧,正当共产党思考如何拓展自己的时候,西边的马家居然打上门来。当然,这里面肯定有老蒋的意思,望着“神鹰”主力大部北调,一马平川的河南几近空虚,坐镇武汉的老蒋看得眼红。

可是他不能动,“神鹰”摆了一个师在信阳南边的武胜关,将桐柏山和大别山之间这条狭窄的通道锁起来,而且在武汉以西的大别山去,有两个师随时可以下山来威胁武汉。在安庆,又将一个第4军沿江两岸摆开,既威胁南京,又可随时进攻九江、岳州。

高明啊,有时候老蒋都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个学生,只是在长江上随意摆开几颗子,就给自己造成了这么大的压力。

其实蒋介石不知道,在四省根据地中“神鹰”还秘密训练了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这支部队是与“猎鹰”特种部队、“天鹰”空降兵,“海鹰”海军陆战队齐名的精锐,全部装备了“神鹰”2式突击步枪和火箭筒、迫击炮等支援武器,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通过运输机实行远程打击。

这支部队是陈际帆高瞻远瞩效仿后世美国全球快反部队建立的,在所有敏感地域都有机场和重装备武库,而这些平日里看起来只负责治安的部队可以在几个小时内集结到出事地域,并且可以马上投入战斗。如果有必要,他们甚至可以投向长江南岸,快速占领交通要道和兵站等重要设施。

有这些部队在,老蒋不敢乱动。阎锡山就更不敢乱动了!

胡宗南是中央军一举一动都会吸引美国人和“神鹰”的眼球,只有西北的马家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他们和共产党有着深仇大恨,不可能看着八路军一天天发展壮大,况且中共势力已经在陕甘宁边区逐步渗透,眼见就要逼近银川了。

1944年春节刚过,蒋介石一架飞机就到了银川,上面有一张国民政府委任状和两张“鹰元”支票,三百万给马鸿逵,两百万给马步芳,委任马鸿逵为西北军政长官、中将加上将衔,又从新疆把原来盛世才部队留下的苏制武器拨一些给马鸿逵和马步芳。目的自然是有的,让马鸿逵出兵占领陕北北边毛乌苏地区和东边的定边县。

这还了得!不要说中共和马家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就算从战略出发,也不可能让这样一个大仇敌悬在自己的头顶上。

中央军委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对策。如果说对南边的胡宗南还有点顾忌的话,对上门挑衅的马鸿逵就不那么客气了,军委决定再给徐向前的中央军委纵队配备骑兵,机枪机枪和炮火,准备向东反击,这回的反击目标绝不是简单的摩擦,而是趁机将部队渗透进宁夏,特别是要拿下物产丰厚的盐池县。

可怜马鸿逵,以为当面的中共军队早就不是当初缺枪少弹的红军西路军,而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八路军。当初西路军就是以徐向前的红四方面军为基干的,这位曾经的总指挥又一次来到自己当年的部下英勇牺牲的地方,自然不会对马家军有什么客气。

仗打了一个月,马鸿逵17集团军损失惨重,连续丢失地盘,不得不向自己本家马步芳求救。求救也来不及,更何况马步芳对自己没能当上这个西北军政长官耿耿于怀。无奈之下,马鸿逵只能向老蒋求助。

军事上玩不过,政治上马鸿逵又怎会是对手?周恩来等在武汉运用舆论攻势,猛烈抨击马鸿逵不顾抗战打击攻击友军,虽然没有将矛头指向国民政府,可谁都知道没有蒋介石的点头,马鸿逵难道吃饱了撑的?

蒋介石当然要站在马家一边,授权《中央日报》发表声明,说中共肆意发展地盘才是造成摩擦的原因,他先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命令八路军撤出宁夏,然后赤裸裸地发出威胁,说是如果西北战事不停,则将委派中央军进行调停云云。

老蒋这招只能吓吓西北那些乡巴佬,实际上他的实力并不强,能打的部队去了北边,桂系占领两广和湖南南边后,在军事上根本不听号令,大部分杂牌蠢蠢欲动,整个部队士气低迷,贪污盛行,根本无心打仗,只有胡宗南二十万部队堆在陕南可用。

加上美国人时时刻刻都在敲打,并且已经减少了军事援助,除非他能重新整肃部队进军台湾。

进军台湾?

这个问题很是令人头疼,因为他知道日本人迟早会投降,现在只能保存实力等待时局变化,现在去打台湾,需要多少部队,又需要多少物资?

所以对美国人的建议,老蒋只能置若罔闻,因为他实在是抽不出兵力和物资了。

陈际帆听说马鸿逵的部队进入鄂尔多斯高原,威胁到自己在包头的事业,一面和傅作义协商,让傅作义派人去和马鸿逵下通牒,一面利用舆论猛烈抨击马鸿逵,并且开始思考西北解决方案。

陈际帆在地图面前站了很久,脑筋里面不断浮现自己的进兵路线,东北问题不大,如果能趁战争结束之前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蒙古,就会使苏联失去干涉的余地,也只有解决了这些,才能顺利进军朝鲜、登陆日本。

想着这些,陈际帆摇头苦笑,自己已经好久没去参谋总部作战室了,把老本行丢在了一边,不是去要武器装备,就是去管政治,再不就是过问后勤,可真正军事上的事情好像过问得不多。

想到这,陈际帆坐立不安,强迫自己静下来后,长舒一口气决定,先过问军事,这是重中之重。

他回到办公室,从抽屉了拿出参谋总部编制的各进攻部队材料仔细阅读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长城沿线参与攻击的第五集团军的第6军、第14军、第15军和第18军,这几个军全部都是日械部队,基层火力比起其他部队都要差距,这还不算,让陈际帆最担心的是他们的指挥,孙蔚如、刘汝明、吉星文这几个军官都是民国老兵,没有受过多少系统的军校教育,对现代化战争更是没有多少认识。吕正操的部队虽然士气旺盛,但是部队也是从游击队整编而来,一下子投入正规战,这里面又有多少把握,况且这个军还是唯一的共产党的部队,和其他几个军有多少默契还是未知数。

陈际帆决定驱车到昌平,到第五集团军司令部看看,到基层部队看看。

新上任的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现在很卖力,这次军事会议上,五个集团军中有四个是他们这些所谓的非嫡系,剩下一个是宋关虎,没有人敢有意见,谁能有人家的赫赫战功?这充分说明总司令陈际帆等人的大度,现在他这个集团军和人家的差别只是武器装备,但在军饷和人员待遇上一视同仁,比起在国民政府锅里搅勺好多了。

军饷不缺,弹药充分,如果部队再没有点起色,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事实上这半年来第6军这些兵得到了充分训练,士兵们在训练场上打掉的子弹总数恐怕已经超过了以前第6军打仗消耗的量。开始的时候上上下下都舍不得,可参谋总部派下来监督训练的官员坚决不干,评分很低。后来子弹充足,部队渐渐也习惯了,消耗子弹的结果,就是部队射击水平的普遍上升,掌握多种武器技能的基层官兵人数增多。

没有一个主官不希望看到自己的部队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孙蔚如也好,刘汝明也好,大家都是一样。

陈际帆来到昌平的时候,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正在前沿组织部队进行攻坚演练。因为他们的任务是,战役一开始就要从长城各个隘口突破日军经营多年的坚固阵地,突入日军纵深,将鬼子各师团之间的联系切断。

这活并不是轻松的活。

这是孙蔚如这几天下来观看部队演练的感想。部队75mm山炮对日军工事根本不能造成任何实质性损坏,然后步兵的密集冲锋在日军壕沟、鹿砦、铁丝网还有各种碉堡火力点的阻拦下伤亡惨重。

他把自己手下师长、团长骂了一遍也解决不了问题,反倒是引起师长团长们的牢骚,说总司令偏心,把自己的嫡系放在好打的地方,让他们在这里啃硬骨头。

“你妈个逼的!”孙蔚如火冒三丈,“自己不行还赖别人,老子最瞧不上这种软骨头!这种话老子不要听到第二遍,否则都给老子滚蛋。好打的地方?你们去山海关试试?你们漂洋过海去打大连试试?你们知不知道,第1军在北边怎么打的?人家一个军收拾了四个师团,这是假的?”

师长团长们无话可说,但是演练的结果大家都知道,这万一开打,一个师可能冲不了多远就得伤亡一半。

“总司令,您息怒,”他的参谋长赶紧劝道,“大伙也不是就抱怨什么,可这结果您也看到了,伤亡这么大,就算是上面不追究,也心痛弟兄们的命不是?陈总他们打仗,可从不是拿命填的。”

“那是总司令他们肯动脑筋,不像咱们,打仗就知道冲!现在人多,可以冲几下,等到没人了,咱这仗也不用打了。”孙蔚如手下一个师长接嘴道。

“你闭嘴!”孙蔚如喝道,“全部到前面去,重来!找不到合适的路子,今天不准开饭!”

话音刚落,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声,“饭还是要吃的,打仗的事急也急不来!”

这声音将师长团长们吓得一个个赶紧站起来整理军装,正襟站得笔直,因为说都没想到日理万机的总司令居然会跑到演习前沿指挥所来。

“钧座,总司令…”军官们敬礼招呼声一片片。

陈际帆举手还礼,“来得仓促,打扰了大家,演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有在这里发牢骚的时间,难道就没有解决问题的时间么?”

当真是位高权重,陈际帆淡淡的一句反问,就把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兼第6军军长孙蔚如以下军官们镇住了。他们和陈际帆交情不算深,虽然在山西打了几仗,可上上下下那时对陈际帆让他们多支部队空手上战场武装的事耿耿于怀,认为陈际帆在消灭异己,后来随着胜仗、军饷和武器装备的到来这些不愉快才少了些。

不过,没有人敢煽动任何形式的叛乱!这倒是真的,不要说叛乱,就连国民政府那边派来的人拿着支票都没有用,因为带不走部队!想想也是,作为下级官兵,谁愿意重新回到以前那种缺粮欠饷的日子?谁愿意回到那种枪弹不足的日子?

师级军官们不敢用强,因为总司令既然能从日本人后方把人抓来,真要对付他们,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陈际帆淡淡地说了几句话后转身便走出了指挥所,径直来到演习阵地,仔细询问阵地上的攻防双方士兵,后面军官哪敢怠慢?一个个紧跟着走出来。

士兵们见到自己最崇拜的总司令给他们敬礼的时候简直像做梦一样,而且总司令还扯下手套握住他们那双泥泞的手,这,这简直是太令人激动了。

“别紧张,”陈际帆看到一个刚刚还在骂士兵的连长,把他叫过来互敬军礼后道,“到底出什么问题了,给我说说?当初开始抗战的时候,我也是从连长开始的。”

“报告总司令,我看到别的连在演习中伤亡惨重,所以想改变一下冲锋的方式,可弟兄们转不过弯来。”

“说具体点!”陈际帆靠近了些。

“是!前面的的山包是按照鬼子阵地上的样子摆的,弟兄们在炮火准备结束后立刻往上冲,可这样不行,按照师部的判决,这种冲锋最多不到半小时,我们这个营都得完,弟兄们死了不要紧,可阵地还是拿不下来啊。我觉得这个办法不太好。”

“那你有什么好想法?”陈际帆循循善诱,好像发现了什么。

“这个,这个我也说不好,我觉得应该组织数量庞大的爆破队和战斗工兵组,由他们突前,在重机枪和迫击炮掩护下接近鬼子阵地完成爆破,战斗工兵负责清除障碍、壕沟,这样层层攻击最好。伤亡小,然后效果也不差。”

“很好,”陈际帆习惯性地拍怕这个连长的肩膀,“当着你们这么多长官的面,敢不敢演示一下?”

这个连长伸手扶了一下自己的棉军帽,看起来很兴奋,“有啥不敢?总司令,您瞧好吧!”

说完快步跑到孙蔚如他们面前一一敬礼后回到自己的连。“弟兄们,总司令和长官们都看着咱,要想在战场上活命,就把上午咱们商量的事再来一遍,干得好,咱们连风光,就能让总司令记住,可谁要是丢老子的人,一会老子扣他晚饭,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士兵们齐声回答。

陈际帆目前还算满意,他知道这些兵大部分来自豫西山区,兵员素质并不差,就是文化低点,其余几个军也差不多,新兵居多,都是北方人。让他们担任正面攻击,一方面是因为这几个军都是轻装步兵,部队重装备少,适合在长城沿线,另一方面是从这些部队的传统考虑,这些部队都是传统的军阀部队,军事理念落后,让他们担任穿插是不可能了,这种活只能交给意志力强、指挥官素质高的部队,只有在正面才能发挥他们的特长。

可在正面担任攻击,并不意味着陈际帆和参谋总部要拿这些士兵白白牺牲,他们都是干特种兵的,对于人命最为看重,当初起家的时候为了不让刚刚完成基础训练的小王庄民兵有损失,部队愣是在山里打转转,更何况是这些吃了大半年饷的精锐步兵。任何一支部队训练了近半年,都不可能拿来当炮灰,拿来挡子弹。

陈际帆真的很希望看到基层有这样肯动脑筋的军官,这才是部队未来的希望。

有总司令坐镇,第6军参谋部演习军官们不敢怠慢,认认真真地打完足够的炮火,然后带着红箍箍跑道前面跟随着步兵,评估着攻击部队的伤亡和战果。

按照演习规则,这个连是全团的前锋部队,负责冲上前面斜坡上的一小段阵地,阵地上有日军三十多人的兵力,一挺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和一具掷弹筒,全部都在封闭的工事里面,75mm山炮没什么作用,而且前面还有壕沟和铁丝网。如果硬冲锋的话,别说一个连,可能他们一个营都要遭到重大伤亡。

随着一声尖厉的哨声,这个连的第一批爆破组越出战壕,在中间做着各种战术规避动作,向着日军阵地摸去。

陈际帆和孙蔚如等军官用望远镜仔细看着,虽然不像真实的战场上有枪声,但是他们看见士兵们抱着炸药包一点点向前面摸去,还是强烈地感受到大战的气氛。这个连长很认真,虽然是演习,他还是卖力地大喊,“孙二柱子,你他娘的已经死了,还有你周铁蛋,站那么直,你当鬼子的机枪吃素的?”

连续出发七个爆破员,才干掉横在前面的一处铁丝网,后面的士兵扛着些木楼梯,两人一组迅速冲过铁丝网上前架桥,两挺轻机枪上前马上开火,冲上前来的士兵拼命打着手榴弹,利用手榴弹的硝烟掩护部队向前运动。

这个连组成两个进攻梯队,每一个梯队又编为多路小纵队,以正面实施火力牵制,两翼渗透进攻,前面再辅以爆破,应该说算是不错了。

演习比较成功,至少以陈际帆的经验,这样的进攻比起单纯的步兵利用炮火冲锋要少伤亡一大半。

“不错!”望着前来报告结果的连长,陈际帆还是很高兴的,“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

“报告总司令,我叫钱峰,家在河南灵宝县,上过两年中学,今年二十四岁!”

“当兵几年了?”

“报告总司令,六年!”

陈际帆觉得有些亲热感,因为他们来到这个时代也是六年,不过他知道当兵六年不死,已经说明了这小子在战场上的功夫。

“等仗打完,只要你不死,我还会来找你!刚刚你的办法不错,等我和你们长官们商量一下,看看还有什么改进,如果效果好,还要推广到全集团军,到时候你就是功臣,可以救下不少弟兄的命!好了,你们解散吧!”

这个连长居然没敢动,只是不断拿眼神往孙蔚如那边瞅。

“瞅啥瞅?总司令叫解散,还不快滚?”一个师长喊道。

士兵们倒是欢呼着解散了,可指挥所外边团长以上军官们还得围在陈际帆的旁边。

“说起来是陈某惭愧了,身为一军之首居然没有及时下基层来了解情况,今天咱们就好好沟通沟通。大家都坐!”

军官们围成一圈,坐在子弹箱上边。

“要不要打这一仗的问题,我就不多说了。都是中国人,看着鬼子还在咱自己的土地上横行,咱们这些拿枪吃粮的不上去,难道当亡国奴还没当够?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神鹰’过去打的恶仗也不少,我陈际帆绝不是那种拿着士兵生命当儿戏的长官,希望你们也不是!”

孙蔚如道:“总司令,我们也正在演习中找问题,几天下来发现,部队伤亡很大,所以部队里有些牢骚,请总司令谅解。”

“孙将军,您是民国元老,我是晚辈,咱们在指挥上是上下级,可现在是探讨,不必那么拘束。第五集团军都是你们西北军的老底子,打仗勇猛,敢拼命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但是敢拼命不等于做无谓的牺牲。把你们安排在这里,是想发挥集团军二十余万人的轻装步兵优势,和鬼子在长城内外较量。伤亡是有的,但是攻击手段必须改进,看完了钱连长的演习,我有几点建议。”

“您请说!”

“首先还是部队的士气问题,咱们是进攻,没有敢打敢拼的气势和过硬的作风,没有不怕疲劳不怕牺牲的意志和精神,进攻战不但达不成任务而且伤亡会更大;其次是指挥问题,我不在一线不好发言,但是,各级指挥员都要靠前指挥,去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要用脑子打仗,还要果断下决心,战机稍纵即逝,容不得半点犹豫!第三,就是要在进攻中不断发现关键点,抓住这个关键点才能有优势,才有胜利的可能!”

团长们听得很认真,陈际帆讲的这些虽然比较抽象,但是他们好歹也是打过不少仗的,理解起来不难。

“我们再来谈点具体的,我们正面是关东军,不是土匪,他们有凶悍的火力和坚固的工事为依靠,我们呢?虽然也有炮,但是由于山路崎岖,这个方向不可能配置重口径榴弹炮,就是有,如果不动脑筋仅仅靠冲锋也会付出巨大伤亡。刚才钱连长的尝试不错,效果如何要等到战场检验,至少他肯动脑筋!我的建议很简单,各团要组建战斗工兵和小股步兵,在战斗打响后,小股步兵负责渗透,战斗工兵负责在火力掩护下清除障碍。大部队不是拿来挡子弹的,是拿来防止敌人反冲击的。打仗的时候,既要发扬连续攻击的作风又不能急躁。我们还有时间,要尽可能多组织这样的演习,寻找不足,多改进,多推广交流。你们记住!摆在我们这些指挥官面前的一切伤亡数字,在前线都意味着一条条活生生的命!”

陈际帆的这句话让军官们很感动,打了这么多年仗,死的人多了也麻木了。但是谁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熟悉的人倒下?谁没有见识过战场的残酷和血腥?

“别的话我不讲,我对你们是不满意的,士气不高,关键在我们这些当官的身上!多想想卢沟桥,多想想台儿庄,长城抗战是你们西北军打的,今天我把你们摆在这里,难道不想打出个样子给那些牺牲在这块土地上的前辈看看?这里由他们的魂!现在你们装备比那个时候好多了吧,如果再打不出个样子,怎么有脸面对他们?”

“总司令,您别说了,我们,好好训练便是,您说得对,这里是西北军将士战斗过的地方,我们要雪耻。感谢总司令的苦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孙将军和诸位放心,我们这一次投入了近百万大军,流血的不只是你们,我也不会让西北军的老底子白白送死,只要大家都存着打鬼子的心,我们就能做到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胜利,好好训练,我还要到15军和16军那边去。我相信你们能做得更好!”

离开第6军驻地后,陈际帆还是感觉沉甸甸的,按照参谋总部的计划,其实这几个军只要能拿下日军在长城沿线的隘口,将日军主力牢牢牵制,再有第1军和17军在他们背后来一下子,腹背受敌的日军就会崩溃。但是这里日军经营很久,而且陈际帆敢断定,日军定会将主力摆在二线,等到前面的火力对进攻部队造成重大杀伤后实施强大的反突击,这就不仅仅关系到士兵的伤亡,而且还关系到战役开始是否能在最短的时间啃掉日军第一方面军和第四方面军主力,为第2军在北线长途奔袭日军后方扫清障碍。

陈际帆不知道,他在北边视察队伍的这段时间,南边的安徽却迎来了一些特殊的客人。

26

第四百三十九章 前沿视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