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咫尺的危险2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咫尺的危险26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0/15 8:47:33

“瑞士原装进口钟表,随时欢迎副站长到我家中查验。”阿部六竹看到前田正夫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中也不免一丝得意。

“夫君,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总在查我和龙田君?”武腾兰子不满地问。

阿部六竹回答:“副站长咬定龙田君是共产党的情报人员,说亲眼看见他下午杀害了我们的一个保护对象,时间就在六点二十之后。”

武腾兰子斜眼看着前田正夫:“如此说来,按副站长的观点,我就是在帮助龙田君做伪证,是同谋哦?”

前田正夫不语。

阿部六竹急忙解释:“不会不会,怎么能怀疑夫人呢?我和副站长都只是想查清事实的真相,夫人若是同谋,那我岂不就成帮凶?”

“那真相只有一个,要么就是我和龙田君合谋杀人,要么就是副站长在信口开河胡乱咬人!”武腾兰子说完紧紧盯着阿部六竹。

“是是。”阿部六竹应承着自己的夫人,又对前田正夫说道,“前田副站长,你还想咬住龙田君不放吗?”

前田正夫明白了,阿部六竹已经认定自己是胡乱咬人,但除了自己的亲眼目睹,自己再找不出任何对龙田坂不利的证据。

“上次用赵老板陷害我,这次用伍发强诬陷我,我虽然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我拜托你,下次再想针对我的时候多花点脑筋,否则,被人揭穿了都还觉得你幼稚!”邓卓笑着对前田正夫挑衅。

阿部六竹心中明白前田正夫为什么这么做,答案就是武腾兰子刚才的那句话,一旦证明龙田君有问题,那夫人和自己都脱不了关系,前田正夫是在借力打力,借龙田君来打压自己。只不过前田正夫,你的手段真的太幼稚了,连自己的夫人第一次见面就能看出来,真不知道这种人如何在帝国从幼儿园毕业的。

邓卓的挑衅彻底激怒前田正夫。自己精心设计天衣无缝的计划,冒着巨大风险,还牺牲了好几个人,居然被龙田坂蒲公英一样一吹就散!难道自己受他的侮辱还不够吗?

前田正夫拔出手枪就对准了邓卓的额头。

武腾兰子身子一动,前田正夫立刻感觉手腕一麻,手枪就到了武腾兰子手中,武腾兰子左手“啪”的一声给了前田正夫一记响亮的耳光。

武腾兰子右手高举着,手指飞快地舞动着,一支南部手枪立刻“哗啦啦”散落一地零件。

好手法!邓卓惊叹。这种单手拆枪的手法自己自己也会,练这种手法足足花了自己一年多的时间,但武腾兰子的手法恐怕不比自己慢多少。

前田正夫疯狂了,拔出军刀,双手向武腾兰子额头劈下。

武腾兰子不躲不闪,冷笑着直视前田正夫。

前田正夫突然感觉两手一空,刀已不在手上。

“前田正夫!你非要逼我出手吗?”阿部六竹右手抓着前田正夫的刀刃,红红的鲜血顺着刀刃向刀柄处流着。

阿部六竹右手轻轻一动,前田正夫的军刀飞向墙壁,刀身竟然全部刺入墙壁,直到触柄。

前田正夫清醒了。武腾兰子如何夺自己的枪自己没看清,阿部六竹如何夺自己的刀自己也没看清,唯一让自己看清的就是墙上那柄只剩刀把的军刀。阿部六竹确实给自己留足了面子,以他和武腾兰子的武功,他们任何一人想取自己的性命,恐怕也就是两三招的事。

武腾兰子抓住阿部六竹流血的手,取出一块丝绸手帕给自己的丈夫包扎着:“夫君,你这是何苦,从副站长出刀动作来看,他不过剑术六段,你明知他伤不了我。”

阿部六竹深情地回答:“娶你的时候我说过,今生今世,不会让任何人你伤害到你,哪怕只是万分之一、亿分之一的可能。”

邓卓一阵肉麻。

“夫人,副站长毕竟是军部的人,还请夫人手下留情。”阿部六竹向武腾兰子恳求着。

武腾兰子盯着前田正夫:“如果不是夫君的话,你前田正夫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我不管你在军部的后台有多硬,我可以告诉你,我要想捏死你,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要难!”

“站长,夫人,我刚才,太冲动了,这次事件是我的不对!我向你们,还有龙田君,致歉!请你们原谅!”前田正夫言不由衷地对阿部六竹、武腾兰子和邓卓立正点头,脸上还火辣辣的。

此时此刻的前田正夫已完全冷静下来,他已经清楚地明白局势对自己如何不利,自己再不缩头的话,可能连缩头的机会也没有了。留得老婆在,不愁没小孩。龙田坂,我们的较量还没有结束,我们走着瞧!

“原不原谅你,就看龙田君了。”阿部六竹对邓卓说道。

“除了陷害针对我,我目前还没有查到前田副站长有做对不起帝国的事。我不希望以后再发生这样情况,但愿前田副站长能记住教训。不过,”邓卓看看阿部六竹,又看看前田正夫,“我的家被人翻乱了。”

“我会安排人重新还原装修,之前请龙田君挑一家旅店委屈几天。”前田正夫说道。

“不,我不住旅店,我觉得我的处境不太安全。家还原之前,我就住我的办公室,请阿部站长为我准备一张行军床和毯子。”

“没问题。”阿部六竹对野村队长示意一个眼神,野村队长会意地点点头。

“还有,我房间地板下有个暗格,里面有一个黑色的皮箱,地板翻乱了,皮箱却不见了,请前田副站长将皮箱放归原处。”邓卓慢悠悠地说道。

阿部六竹和野村关夫心中同时一震:莫非是那个装满金条的皮箱?

“黑色的皮箱?里面装着什么?”前田正夫在抄邓卓家时,目标是找人和重要证据,并没有注意手下是否翻出什么黑色的皮箱。

“没什么,一套《源氏物语》。”邓卓满不在乎地回答。

前田正夫欣慰地笑了,一套《源氏物语》而已,就算找不到,自己赔十套都可以。

阿部六竹却听得心惊肉跳。

“没问题,我会还原的。”前田正夫也轻松地回答。“站长,既然龙田君原谅我了,那我就此告辞。”

“慢!”阿部六竹叫住前田正夫。“你和龙田君的事了了,但今天在永江镇外的作战行动中,你擅自离开战场,导致我的人被游击队包围,造成部队损失。你明天对此事交一份书面报告。”

“几十个游击的骚扰而已,有没有我的支援站长一样能突围。事实证明,站长还是安全回来了,而且我们的人又没有死亡一个,用得着写书面报告吗?”前田正夫一脸不在乎。

“混蛋!”阿部六竹终于忍无可忍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今天出城的任务吗?”

“我知道,不就是护送一张国民党军队的第五战区防御分布图吗?中国军队不堪一击,有这张图没这张图帝国军队一样能打胜仗!”

第五战区防御分布图!邓卓心中一惊!他心中明白,国民党第五战区防区是重庆以东武汉以西,司令长官是李宗仁,第五战区是保卫重庆的最后一道屏障。南京沦陷后,国民党将政府机构迁至武汉,结果鬼子追着打进了武汉,蒋介石只好又将政府机构迁至重庆。如果重庆再失守,估计蒋委员长只能带着氧气瓶迁往拉萨唱“扎西得勒”了!

“中国军队的确落后,但也不是纸做的!胜利当然属于我们大日本皇军,但有这张图,你知道能少牺牲多少帝国军人吗?”阿部六竹激动地拍着桌上那份盖着“绝密”二字的文件袋。“这份情报,是我们的情报人员用血、用生命换回来的!你身为一个情报人员,居然丝毫不尊重情报人员的心血。”

“副站长本来就不是纯粹的情报人员,半路出家的。”野村关夫嘲笑。

“我知道了,回去我就写一份报告,明天交给站长。”前田正夫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想,阿部六竹不过是在找自己的把柄,你真以为一份报告就能扳倒我吗?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前田正夫了!“站长,夫人,龙田君,我先告辞了。”

前田正夫斜着眼睛阴冷地看了邓卓一眼,邓卓竟心中不免一丝寒意。

晚上,前田正夫家中。

前田正夫坐在桌前提着茶壶自酙自饮,脸上不时露出得意的笑容。

永井次郞坐在前田正夫对面,吃惊地问:“站长心态真好,这样了还笑得出来!”

前田正夫却昂首哈哈大笑一阵,说道:“我,我为什么不笑?失败是成功他妈!表面上看,我失败了,实质上,我离成功更近了。”前田正夫得意地饮完一杯茶,望着一脸困惑的永井次郞,“我只不过是挨了一巴掌,可有人,哼哼,却戴了绿帽子!”

“绿帽子?”永井次郞一下子来了兴致。

“知道我为什么认识武腾兰子吗?武腾兰子是军部一位退休将军的女儿,我在东京时,早就听说有这么一位将军的女儿,名门之后,国色天香,却生性放荡,比男人还好色,无数年青军官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东京军官中一直有这么一句说法,‘为人不识武腾兰,阅尽花丛也枉然’。据说,她老公戴的绿帽子,足足能开几家连锁店,所以阿部六竹在家中请佣人都只能请中国的太监!”

“那阿部站长真可算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了!”永井次郞笑道。

0

咫尺的危险2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