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1917>三十八、纯生意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八、纯生意人

小说:抗日1917 作者:生锈的菜刀 更新时间:2010/4/24 17:50:07

“耀迁兄,我知道你的旧部都在南昌城里。。。”蒋介石这个时候虽然心情极坏,但也不好发火,所以话说得还是比较客气。“只是你刚从吉安回来一路辛苦,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

方本仁脸微微发红,他从蒋介石的语气里听出了对他吉安之行非常不满意的意思,不仅没有劝降驻守吉安的蒋镇臣,居然还被他给扣留了,要不是北伐军第二军第五师谭道远部以三千兵力绝然进攻并击败挡在北伐军去路的吉安蒋镇臣部一万余人的部队,他现在还被扣在吉安。现在跑到这里来献劝降计,也难怪蒋介石不相信。

“吉安之行,蒋镇臣与邓如琢关系密切,我把握不大。唐福山、张凤岐是我的老部下,他们在南昌,机会难得。”

“总司令,我愿立军令状!”方本仁奋然起立:“半月之内拿下南昌城!”

“好!耀迁兄,只要你拿下了南昌城,我即急电广州任命你为江西省省长。”在严峻形势之下,蒋介石立即慷慨地开出一张口头支票,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能利用的力量还是要利用,有一丝希望也要去碰碰运气,南昌城必须由自己打下来而且要尽快,因为两天前武昌城已经被唐生智攻下来了。他决定再给方本仁一次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耀迁兄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南昌?”蒋介石紧紧握住方本仁的手,急切地问。

“呵呵,总司令,这次我不会进南昌城。”方本仁笑着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希望总司令对唐福山和张凤岐等人网开一面,允许他们加入北伐军。”

“没问题。只要他们愿意献出南昌城,我可以既往不咎。”蒋介石满口答应。“耀迁兄,你可以把他们全部收编。但是这件事你要尽快去办,我只能给你半个月时间,半个月之后,不管你成不成功,我的部队将发起进攻!”

“好!”方本仁喜出望外,使劲摇了摇蒋介石的手:“我马上去办,

蒋介石亲自把方本仁送到门外,目送他乘车离开,侍立在蒋介石身边的机要秘书陈立夫悄然打了个手势,一辆轿车发动引擎尾随而去。

10月16日上午8点,江西大庾黄龙镇,县长办公室。

“蔡廷锴、李宗仁都是熟人,大庾武器卖给他们倒不是什么问题,李宗仁可以成为我们的大客户,蔡廷锴虽然目前只是个团长,不过他和师长陈铭枢、副师长蒋光鼐私交很好,倒是一个很好的客户,不过,下面这些人你真的要卖武器给他们么?把我们大庾性能良好的武器装备卖给这些人,我觉得太过于冒险。”刘武指着文件里一些人名提出了异议和担忧。

“武哥,目前我们不会卖给他们什么大庾研制的先进武器,不管是李宗仁、蔡廷锴也好,谁都不给。”当着沈青和李天宝的面,方觉拍着胸脯向刘武保证:“除了外销的步、手枪等轻武器装备,我们只是进行必要的接触,接触而已。”

“除了这些地点和人,我还要在福建、上海、山东、东北三省、长江沿岸特别是南京设置更多的秘密军火销售点,一年内初步形成一个覆盖全国的武器销售网络。到那时,哈哈。。。”方觉手在东面墙上的地图使劲画了一个圈,信誓旦旦地表示:“武哥,你恐怕要钱数到抽筋啰!”

方觉这么有信心,刘武也不好多说什么,将信将疑地在文件上署上了自己的名字,沈青接过文件朝两人微微点头,出门办事去了。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李天宝不自觉地撇了撇嘴,对沉浸在意淫快乐中的少爷视而不见,饶有兴趣地研究方觉身后那幅全国地图来,这可是稀罕物,据说是沈青的情报局刚弄来的,县长让替代了以前那张铃木男草绘的江西局部地图,在有这幅地图以前,李天宝以为江西很大了,自从看到这幅地图,他傻了,原来中国有这么大,尤其让李天宝惊叹的是少爷对地图上的地方都知道,好像他都去过一样,李天宝很纳闷,自从跟了少爷之后一直形影不离,少爷没去过这些地方啊,难道少爷六岁前去过?不可能啊,那么大点小孩懂什么?!李天宝彻底糊涂了,当然想了一会儿他就不想了,只要跟着少爷就什么都不怕,他才不管到哪儿呢,哪怕是少爷说的什么南极北极,只要少爷去,他也敢去!

上午10点,江西高安,北伐军总司令部。

“校长,方本仁一直呆在旅馆里。”机要秘书陈立夫毕恭毕敬地汇报。

“哪里都没去?这个方本仁,到底想干什么?!”蒋介石忧心忡忡地低声询问秘书处处长李仲公,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把这样一个重要任务交给已经失败过一次的方本仁,是不是错了?

李仲公没吱声,机要秘书陈立夫无奈地摇摇头:“校长,他身边的人警惕性很高,我们的人很难接近旅馆。所以他在旅馆里的活动我们一无所知。”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陈立夫肯定地说:“方本仁还在旅馆里!”

“这个方本仁,到底在干什么?”蒋介石自言自语地从办公椅上起立,围着电话打起了转。

“校长。”陈立夫突然轻声汇报:“刘峙师长来了。”

“让他进来。”蒋介石慢慢坐回椅子,面无表情地回答。

蒋介石话音一落,门慢慢被推开,北伐第一军第二师刘峙那张微胖的圆脸大汗淋漓地探脑袋进来,随后小心翼翼地站到蒋介石面前立正。

蒋介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问:“部队都撤下来了?”

“是,校长。”刘峙任由头顶上的汗顺着军帽往下淌,动也不动:“全部撤下来了。”

“部队损失情况怎么样?”蒋介石问。

“伤亡412人,担任后撤任务的一个营只下来了半个连,不过。。。”起先刘峙还是老老实实汇报,突然撇到蒋介石脸色发沉,慌忙补充:“不过部队士气很好,将士们纷纷请求再打回去。而且,我们进攻南昌城的时候损失很小,只是撤退的时候要掩护兄弟部队,战场实在太宽,负责断后阻击的部队打得很艰苦,部队损失大了一些。”

“这个就不要讲了!”一听刘峙明显是对安排第二师断后不满,蒋介石不悦地摆摆手,厉声质问道:“进攻南昌城你的部队才损失了不到一百人?其他各军损失不下三百人,我命令你在黄昏前夺取南昌北段城墙,你为什么不派人加强进攻?”

“工兵炸不开城墙,部队冲上去就是死。”刘峙哀声道:“校长,二师是您亲手交给我的,我不能让他们白白送死啊。”

“什么你的我的!李烈钧的第四军、谭延闿的第二军、朱培德的第三军难道不是我指挥的部队?!”蒋介石铁青着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森森地挤出一个字:“滚!”

刘峙如蒙大赦,再次立正敬礼,低头跑了。

上午12点,江西大庾黄龙镇,县长办公室。

“好,蒋介石终于松口了。”到吃饭时间了,荆凤几次派人来催,方觉刚要带着刘武出办公楼大门,却得到来自吉安的大大的好消息,方觉马上返回办公室,兴奋地命令李天宝:“去,发报,命令邹文泰小组立即行动。”

“让邹文泰他们去做,方本仁的安全谁来负责?”刘武眉头不由一皱。

“没关系,几天的事,方本仁的参谋长贺守信不是跟他在一起吗。”方觉乐呵呵地开导刘武:“没有我们背后的支持,他能如愿当上江西省长马?再说,他要是知道邹文泰他们去做什么事,催的肯定比我们还急。”

“就这样吧。”方觉回头问李天宝:“给林白的命令也同时发出。”

李天宝答应一声,急忙奔向门口。

“来,武哥,趁着有空,咱们商量商量江西未来十年规划的事。秘书室和财政局拿出了一个初步方案,资金缺口很大啊。”方觉从桌上翻出一份文件,兴致勃勃地递给刘武看。

刘武睁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方觉:“小天,你不吃饭了?”

“我不饿。”方觉乐滋滋地回答,随后拉着刘武走到屋里那幅中国地图前一指:“武哥,你看,江西山多,东南西三面环山,中部全是丘陵地带,只有北面较为平坦。利用我们大庾建造山丘军事堡垒群的经验,我们完全可以选取江西各个战略要点以大庾为样板进行堡垒化改造,这样非常利于我们防卫江西,东南西三面用层层军事堡垒群完全可以把从广东、福建、湖南、湖北、安徽方面的敌人击退,北面则可以依托南浔铁路这一有利后勤支援,靠源源不断的士兵、武器、物资补给,把敌人挡在北部边界外,即使敌人突破了南浔铁路,我们还可以撤到中部,利用中部丘陵军事堡垒群抗击敌人。当然,这种防卫敌人与江西之外的设想,至少需要十年的建设时间,还要大力发展江西经济、争取民心。”

“另外,据有江西之后,我们就不能低调了。可以高调去寻找政治盟友了,不同时期,我们要选择适合我们当前利益的政治盟友,提供资源和安全协作的盟友,一切妨碍我们江西利益的人都将是我们的敌人。”方觉的手用力一劈,恶狠狠地想,到那个时候即便是历史强人蒋介石妨碍了他,不管会不会让历史大变,也要坚决干掉他!

“县长,桑德斯要见您。”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打断了手舞足蹈的方觉。

“嗯?桑德斯来干什么?”方觉自言自语地回头一看,李天宝一脸尴尬地站在他面前。方觉突然反应过来了,咦,刘武怎么不见了?

“秘书长。。。去吃饭了。”李天宝失魂落魄地回答,秘书长刘武鬼鬼祟祟溜到门口的时候被他撞上了,少爷独自在屋里手舞足蹈的傻样也被他撞见了,这回惨了。

“李天宝,请他进来吧。”方觉手指在光滑的办公桌上敲击了好一会儿,徐徐开口。

桑德斯是来自英国爱丁堡的机械工程师,三年前到中国负责公司对江西大庾的业务,41岁,相貌普通,但两只大眼睛不时闪烁着智慧和狡黠的目光,看上去就是个精明能干的人。

“桑德斯先生,请坐。”人一进来,方觉起身相迎,用英语热情洋溢地招呼:“怎么保罗没跟你一起来?”

桑德斯第一次来县长办公室,一进门就被方觉身前的办公桌吸引住了,四四方方的桌子布满深紫红色木纹,表面平滑如镜,一股浓浓厚重质朴扑面而来。长时间在中国传统式样的家具包围之下,突然看到在大庾县长办公室里居然有一张颇具欧式风格的豪华办公桌,这种熟悉的感觉真好。桑德斯来回扫视着光滑的办公桌,眼里流露出一丝欣赏和贪婪之色,张伯伦外交大臣的办公桌好像还不如眼前这张办公桌华丽名贵,真的是一张好桌子!

嘎吱!李天宝大大咧咧拉出一张椅子横空摆放到桑德斯跟前,顿时把心不在焉的桑德斯吓了一跳。

“喔,谢谢!”在李天宝凶狠的逼视下,桑德斯恋恋不舍地收回落在办公桌上目光,规规矩矩做到方觉对面,强打起精神回答问题。“保罗随同机器总公司的方一男先生到崇义县安装发电机和机床设备去了,这几天都回不来。”

“桑德斯先生,非常感谢您对大庾的支持。”方觉歉意地说:“本来这次回来要找个时间去拜访您一下的,可是最近实在脱不开身。非常抱歉。”

“方县长,我们都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需要客气的。”桑德斯大手一挥,脸色突然变得不太好看。“这次来,我想问方县长,您对广东国民政府的这次大规模军事行动是怎么看的?”

“生意,纯粹是生意。”方觉耸耸肩,无动于衷地回答:“我们只关心能赚多少钱,桑德斯先生,你也知道,我们大庾非常缺钱,至于南方广东国民政府和北洋军政府怎么折腾,我们不管。”

“可我听说您卖武器给广东政府,而且和他们进行合作。”桑德斯怀疑地问。

“是有这么回事,可是桑德斯先生,您也知道,如今俄国人垄断了广东政府的军火生意,我们卖给他们的军火数量非常有限。至于合作,完全是为了获取原材料。”方觉一脸无奈地回答:“煤炭、钢铁、棉花等等,总之,我们大庾除了石块、木头之外,什么都缺。您看,开了这么多工厂,没有原料,我们的经济就要破产。实在是没有办法!”

“这些原料不是一直由我们在向你们提供吗?”桑德斯狐疑地问:“难道还满足不了你的需求?”

“太贵。”方觉一摊手,坦率地回答:“从你们那里进口原料,价格太贵,运输成本极高,而且到货周期太长。您知道,我们现在有三个县要建工厂,马上就会有更多的县要建。”

“您应该知道,目前由俄国人支持的北伐军控制了湖南、湖北,江西的战事激烈,目前还出于相持阶段,不过据传广东国民政府把攻克武昌的北伐军精锐部队调往江西战场,估计江西也会被北伐军占领。到那时,江苏、浙江甚至上海都将处于北伐军的攻击之下。你知道,我国政府是极其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同时我们公司在华业务将受到很大冲击。对于您以前给与的各方面积极配合,本公司是非常满意的。然而,如今北伐军将占据整个南方诸省,公司将对在华业务进行重大调整,恐怕我们在大庾的使命也将结束,相信我们将很快被召回上海。”

“这是您公司的决定吗?”方觉听后很吃惊,连声问:“还是您个人的决定?”

“这是公司的决定,希尔和我也一致认为我们在大庾的任务已经结束。”桑德斯遗憾地回答。

希尔是驻大庾外国专家团美方业务代表,希尔也这么说,方觉这次坐不住了,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死胖子刘武,在眼皮底下居然连这么重要的情况都没有掌握。暗自调匀了呼吸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激荡,方觉把李天宝轰到一边,站起来亲自给桑德斯泡了一杯茶。

“桑德斯先生,大庾的分量或许不够,那么江西省呢?”方觉猛然发问。

“您是说。。。?”桑德斯何等聪明人物,吃惊地瞪着方觉,端着茶杯的手青筋暴露。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手里掌握江西省,我肯定不会与俄国人合作,我们和您的公司十年来合作非常愉快,当然是首选您的公司进一步合作了。同时,我们会充分利用在北伐军和广东国民政府里的影响力,尽可能地游说他们大量使用大庾产的军火,彻底把俄国人挤出去。您觉得您的公司会不会因此而再次考虑撤出的决定?”

“您真的只关心您的生意?”桑德斯思考了一会儿,神色凝重地问。“您难道不是一个爱国者吗?据我所知,您打击日本人可是不遗余力哦。”

“桑德斯先生,我打日本人,是因为他们不遵守商业规则。原料市场、销售市场甚至加工地它都要独占,难道您觉得不过分吗?!”方觉轻蔑地回答:“而且,很坦率地说,我也不看好广东国民政府。”

“俄国人和日本人都是不讲信用的野蛮人,你们中国人千万不要相信他们。”桑德斯点点头,死死盯着方觉看了半天,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知道方觉说的都是真心话,既然目的达到,他决定告辞。“那好。我去找希尔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公司取消命令。

“桑德斯先生,慢走。”方觉笑呵呵地起身送客:“李天宝,替我送送桑德斯先生。”

“另外,林天宝,把我的办公桌送到桑德斯先生家里去!”快到屋门口,方觉补充了一句。

桑德斯身体一震,回头向方觉点点头,眉开眼笑地出了门,李天宝咬牙切齿地紧随其后。

方觉注视着桑德斯魁梧的身材消失在楼梯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俄国人、日本人是野蛮人不错,你们英国人和美国人在中国又干了些什么呢?俄国人支持广东国民政府、日本人支持张作霖,你们英国人和美国人难道闲着了吗?五省联军孙传芳一被北伐军打疼了,你们就把军舰布置到长江沿岸,上海还集结和上万海军陆战队士兵整装待发,难道又安了什么好心么?!

方觉返回屋里,摩挲着橡木办公桌,恨恨地想:总有那么一天,让你们连本带利全还回来!

中午1点23分,江西九江五省联军临时兵营。

“太太,没时间了,请上车吧。”随着这句话,一个穿黑色军服的中校军官敲响了最后一间房门。在再一次的提醒之后,他烦躁地向身边的几个士兵低声命令:“五分钟之后还不出来,给我强行架走!”

0

三十八、纯生意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